小喜全文阅读第一部小说全文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从门头沟回到家。

骆涛就和朱霖商量着,能不能为京城的青山绿水出一份力,弄个基金会做些积极向上的有益之事。

“现在上面可是严查这事儿,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说了弄了这个基金会谁来管?”

她洗过澡,穿着素净的睡衣,坐在梳妆台前,用手揉搓着头发。

她说这两件事都不叫什么事,弄这个基金会又不是为了从中获利,上面不会不给办理。

说到谁来管理这个基金会,这都是不用想的。

“上面严查那是因为某些人从中谋利,我们这又不是挣钱,全是为了京城的绿化做贡献。”

骆涛向她解释清这第一个问题,下了炕,

小喜全文阅读第一部小说全文完整版

低头压在她肩上。

“你不是没事干吗?”

“我可没时间。”又犹豫了一下道:“再说我又不懂,别到时候弄砸了那就不好了。”

骆涛笑笑,自然地给她捏着肩膀。

“谁都不是天生就会,不会,咱就慢慢学。我们自己出钱做这好事,有错了又有什么关系。舒服吗?”

语气特别温和劝说她来担这个担子。

“舒服,有进步。”

“是吗?”

骆涛手上的劲又加重了几分,“嗷,轻点。”

这百分百就是故意的。

“等你把基金会的事处理好,我再看看做不做这个领导。”她还摆上了谱。

“得嘞!”

骆涛笑着答应了一声就转身上了炕,还是享受一下大爷的生活吧!

小喜全文阅读第一部小说全文完整版

“咳!你可够现实的,就捏了这几下,我可不领这个情。”

“嘘!小点声,别吵醒了咱闺女。快点吧你,上炕运动运动一下。”

小褂一脱,一身健子肉,结实又富有弹性。

朱霖那双媚眼打量了一下,“急什么,我头发还没干呢?”

“……”

咕叽咕叽就天亮了。

骆涛一大早就去找了领导,可惜没见到人。

现在也快到阳历年的年底了,这市里的工作也是非常的多,民生大事,会议是一个接着一个。

他作为市里的一把手,还真没有多少时间来跟骆涛聊几句。

“领导,今儿个什么时候有时间。我这事儿吧挺急的,你还去问问就两分钟。”

在市门卫这儿打电话给此时当市大秘的秦华。

那头的他听骆涛的语气听着似有点急,也没有多问他是有什么事急着找领导,就缓缓地说,“我再给你问一下,要是不行那就只能改天了。”

“好嘞!我在这儿等你的信儿。”

摞下电话,门卫的大爷就凑了过来,这茶水也给端好了,就连那久久放在兜里的红塔山都舍地拿了出来。

“骆同志,刚才有眼不认泰山,您大人有大量,千万别跟我这个老头子一般见识。”

这机关的水就是养人,已经快退休的人了。他这脸上还真没有被时光留下多少道痕。

骆涛接过烟,这心里也没有在意他刚才的阻拦,言语和动作口还有一点小刁难。

“呵呵呵!易大爷,您这是说哪的话,我也就是个平头老百姓。您这烟不错,哪买的?”

骆涛陪他打镲了几句,不过多聊自己跟市里的关系。

他要是想知道,前阵子看报纸就能了解清楚骆涛。要是不想知道,那说了也没有用。

“要是喜欢,您就拿去抽。”他的嘴角微微抽动了几下,艰难地说出这句不和事宜的花。

他一脸的不舍和不情愿,骆涛怎么可能会做这个恶人。

“哈哈哈!抽一根尝一下鲜就可以了,这剩下的还请您老留着慢慢享受。”

骆涛从香烟盒里掏出了一根,放在鼻子边嗅了一下,这没抽这前过过瘾。

一整盒的红塔山,又给他还了回去。

“这…多不好意思,……”

东西在半推半就的下,易大爷也就收了下来。

这脸上的花又娇艳了不少,“骆同志,您快尝尝这李领导放我这儿的好茶,跟您说啊,喝过的人都说好喝,……”

骆涛认真听着他的演讲,脸上一直都报以微笑,算是给足了领导面子。

尝过才知道也就是一般的龙井,市面上都是论斤的买。

“不错,不错。”

两人心照不宣,喝着绿茶打听最近的新风向。

现在可不要小看了这个看门的岗位,能为领导看门,那不是一般人哦。

市里一生有点风吹草动,他们这儿就是往外面传递消息的突破口之一。

传达室的电话又响了。

易大爷接过之后就递给了骆涛。

“怎么样啊?”

“中午吃饭的时候,您直接到市食堂,领导就那会儿有点时间。”秦华不急不徐地向骆涛说着新情况。

“好嘞!麻烦你了。”

摞了电话,易大爷就笑着,“骆同志,您这太有面儿了,您是不知道咱们这领导,现在可真是大忙人,想见他的人,都快有一个团了。

一天到晚忙地手脚都不沾地,就连来我这儿喝茶的时间都没了。”

骆涛笑笑敷衍了两句,心想这老头儿也太会来事了,就那最后的一句抱怨也成了他骄傲的资本。

中午的时候,骆涛又同李领导坐在一起吃了顿饭,他把自己的想法完全都告诉了他,希望能得到他和市里政策上的支持。

“这是天大的好事啊!骆涛同志,你要我说什么好,要是全中国的个体户都像你这样为国家为社会考虑,四化的建设肯定能早日建设好。”

李领导非常激动,饭也不吃了,紧紧握着骆涛的手,表扬他做利国利民的大好事。

“不敢当领导您的赞扬,做为一位土生土长的京城人,我是有义务为京城的……”

这见的领导多了,这官腔说来就来了,有理有据的讲述他的青山绿水的生态理念。

“你比我们想的都很全面,也很超前。我看下次再开人大会,你必须要到场,……积极建言献策啊!”他语重心长的说了这么一句很有份量的话。

他被骆涛所提到的“沙漠化”给震惊到了,做为国家高级领导,又长期在北方执政,他还是非常有这方面的意识。

京城自古多风沙,绿化的工作从十九初就做了不少。八十年代的京城沙尘暴还是非常少见,但随着经济的上升和发展,环境也多多少少遭到了破坏。

九十年代的时候京城的春天,就时不时的出现沙尘天气。

【月票推荐票】

喜欢1979闲鱼人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