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安分的手在身上游荡完整版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干!”

章镜哈哈一笑,端起酒杯,与三人共饮。

定好了后续的打算,三人都没有再多说什么。

反而是直接拼起酒来。

四人约定都不许用真元炼化酒劲,全凭自身。

于是,便有了接下来的一幅场景。

张也,樊冲,等人,不断的将酒抱进来。

然后将空酒坛抱出去。

......

“来了?”

“来了!”

“恭喜了。”

“没什么恭喜的,晚了你这么多年,你我之间的差距不仅没有缩小,反而是更加大了。”

忘忧和尚感受着韩千树身上强过自己不知多少倍的气势,不由得感叹道。

几人虽然约好了先回西南,再往东海。

但,也没有必要那么急切,所以,忘忧和尚便来了镇武司。

韩千树微微吐息了一口浊气,缓缓转过身来。

他和忘忧和尚是老相识了,以前的关系很不错,只不过后来发生一些事情,导致了二人的关系降低了一些。

再加上忘忧和尚迟迟没有结丹,也不愿见到韩千树。

所以,也就搁置了下来。

当初之所以将章镜带出来之后,便找了借口说回到金莲禅院,就是不想见到韩千树。

不过,他了解韩千树的为人,况且他们也没有闹掰。

才会将章镜推荐到镇武司的。

“坐,”韩千树指着旁边的座位。

忘忧和尚自是没有什么客气的意思,直接坐了下来。

韩千树也随之坐到了忘忧和尚的对面。

“来一盘?”

“好。”

......

“这是什么棋?”忘忧和尚挑了挑眉头。

“五子棋。”

“从何处学得的?”

“章镜琢磨出来的,我觉得挺有意思的。”

“确实是有点意思。”

韩千树手执黑棋放入棋盘之中,沉吟道:

“什么时候突破的?”

“也就前段时间,比你是差远了,”忘忧和尚摆了摆手。

韩千树郑重的点了点头,道:

“确实。”

忘忧和尚:“......”

没想到刚刚在楚狂人这家伙面前秀了一下,转头就被韩千树给秀了回来。

“这么厉害,离天人也不远了吧?”忘忧和尚调笑道。

韩千树沉吟一阵,缓缓道:

“前不久不小心突破了金丹巅峰,现在正在准备突破天人事宜,你呢?”

忘忧和尚:“......”

......

忘忧和尚走了,

面上带着笑容走的。

虽然被韩千树小小的秀了一把,但,这并没有什么。

他们两人差不多得有十几年不曾见过了,一见面倒也没有什么扭捏。

都是很平淡的神色。

又不是什么生离死别,他们都是金丹境界的大宗师。

寿元四百载,日后有的是时间见面。

忘忧和尚去见韩千树的时候,章镜也被李显邀请到了家中。

在章镜回来之后,李显便一直派人去邀请了。

但,恰巧赶上章镜闭关,也就没有去成。

这一次总算是逮到了一些机会,自然是不可能放过。

“章兄此次是名扬四海,威震江湖了,”李显端起酒杯恭维道。

在章镜逆斩金丹的消息传来之后,李显极为高兴。

当晚便来了兴致,从天黑到天明,足足折腾了数次。

不知道的,可能还以为是他逆斩的金丹呢。

他虽说不是在微末之时便结交的章镜,但也不是在章镜扬名之后,才上赶着攀附上去的。

二者的关系,在他看来是不错的。

现在李显只希望章镜快快结丹,争取早日成为镇武司之中的高层。

到时候,或许因为章镜的一句话,他就能从新皇的手中活下来。

“都只是虚名罢了,算不得什么,章某又不是江湖豪侠,需要扬名,章某身为镇武司中人,要做的可不是扬名,而是为我大齐出力。”

章镜随意的摆了摆手。

“章兄高义,”李显举起了手中的酒杯。

“殿下过誉了。”

“前几日家宴的时候,父皇对章大人是赞不绝口啊,知道章大人与我关系甚好,还夸奖了我几句,在这里,还得多谢谢章兄,”李显眯着眼睛笑道。

“承蒙陛下厚爱,臣惶恐,”章镜微微颔首。

“父皇赞章大人是未来的大齐忠良,让我很是艳羡啊,恨不得也能够如章兄一般,纵横江湖,闯下偌大的威名。”

李显的目光之中似乎真的有些艳羡之色。

他这样的皇子,得不到皇位,在上京就像是囚笼一般。

有时候,还真不如外面的江湖豪侠爽快。

“章某必定不辜负陛下厚爱,当一个,大齐忠良!”

章镜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了一抹笑容。

实力弱,那章大人就是大齐忠良。

实力强,那就是“彼可取而代之。”

“啪啪啪。”

二皇子李显哈哈一笑,拍掌三声。

很快,章大人便看到,屏风后面走出一排俊秀的女子。

这些女子明眸皓齿,亭亭玉立,双目好似能勾魂儿似的盯着章大人。

双眼之中似乎有水珠流转,十分的惹人心疼。

章镜眯着眼睛,打量了一番。

身上倒是穿的很凉快,能露的都露了,皮肤十分的白皙。

个个双腿紧闭。

再结合她们望着自己的眼神,章镜只能用一个成语来形容。

那就是,

“夹道欢迎!”

“章兄,如何?这些都是我专门为章兄选的,个个都是处子,且很大一部分都是曾经都是大家闺秀,”李显稍稍靠近了一些,轻笑了一声。

“换一批。”

“什么?”李显似乎是没有听清楚。

“哦,没什么,倒是劳烦殿下准备了,”章镜轻声道。

“哈哈,不妨事,不妨事,章兄是挑几个还是?”李显看向章镜。

“小孩子才做选择,章某,都不要。”

章镜婉言拒绝了李显的安排。

之前章镜已经托韩千树回绝了皇帝的安排,眼下要是收了这些女子,岂不是打皇帝的脸?

再者,鱼水之欢,章大人其实也并不是有多在意。

无非就是交流那三个嘴,然后插插花罢了。

偶尔玩玩还行,跟武道之路比起来就没什么意思了。

心中无女人,才能拔刀神。

依照着章大人心软的性子,真要是收下了,以后免不了成为累赘。

倒不如,从刚开始便婉言谢绝。

“不要?呃...章兄,是不是这几个不合口味?要不要找几个熟透了的?”李显问道。

他以为章镜和他口味一样,不喜欢这些嫩瓜,想来点老葱拿拿味。

“殿下莫要如此,章某向来不近女色,在章某心中,只有武道才是最重要的东西,”章大人正襟危坐。

“这......怪不得章兄实力高绝,看来是有原因的。”

“下去吧,”李显挥了挥手。

身前一排女子缓缓退去,她们可不敢有丝毫的怨言。

甚至是眼神都不能有,不然,等待她们的是极为残忍的处罚......

“章兄不近女色,那咱们喝酒便是,”李显笑了笑。

丝毫没有因为章镜的拒绝而有丁点的不满。

他本来的打算是通过女人的道路,跟章镜的关系再进一步。

但,看章镜这模样,似乎是有些不喜,那就算了。

维持原样便可。

其实,他是能够感觉出章镜是那种少言寡语的人,所以,才会一直主动的邀请章镜。

不然,恐怕章镜根本不会来找他。

没办法,谁叫他是以后有求于章镜呢?

“章兄能不能稍稍透露一下当时的情况?说实话,在下很是向往啊,”李显笑眯眯道。

拉近关系其实并不难,只要说起对方的辉煌事迹。

那话自然也就多了。

“那日啊,我与沈临生......”

李显不住的点头,面色凝重道:

“章兄真乃大丈夫也!”

“殿下过誉了,算不得什么。”

“章兄人言金丹之下无敌,那接下来章兄是外放还是准备在上京准备突破?”

李显虽然这么问,但是自己心中下意识的还是觉得章镜应该会留在上京突破。

章镜的处境他知道,外放出去实在不是明智之选。

“自然是留在上京准备突破事宜。”

......

“这么快便要走了?”韩千树看着面前的章镜,眉头微皱。

他之前劝诫过章镜了,没想到他还是准备如此做。

“大人所说有理,但不是卑职的武道,卑职浅显的以为,武道当如逆水行舟,勇猛精进。”

在上京枯等数年,对他来说实在不是明智之选。

“大都督说你是个有决断的人,如今来看确实是如此,”韩千树轻声道。

“卑职只是想尽快突破金丹,希望能早一日帮上大人。”

“回西南?”

“回西南!”

章镜已经打算好了,这一趟重新走一遍以往的路。

闭关,斗战,章镜都试过了。

下面也只能靠悟了。

“回去也好,你刚从南晋回来,他们也不会想到你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再回去。”

“是啊,卑职也是这个认为的,当然,小心谨慎还是不会放松的。”

“要是遇到了什么麻烦,来得及的话可以派人来信,”韩千树淡淡道。

“大人放心,卑职不是扭捏的人,要是遇到了麻烦,必定是第一个想到大人。”

章镜微微颔首。

在镇武司之中,章镜唯一能够信任的人,也就是这位韩千树韩大人了。

“下次再见,希望你结成金丹。”

章镜面色凝重,轻声道:

“不破金丹,不还京!”

————

求订阅啊大佬们。

喜欢从山匪开始的武侠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