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 北川瞳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咳咳……”程大奎握拳轻咳两声,板着脸看着四位兄弟道,“你们不要轻敌,得拿出全力对付他们。”

“嗯嗯!”他们四个齐齐点头道。

“大哥他们也太嚣张了,大庭广众之下,就这么肆无忌惮的泄露了重要信息。”

“他们什么时候不嚣张了。”

姚长生聪明的笑而不语,这事要说出来,又得解释一大堆,就让他们这样以为好了。

程大奎看着他们道,“吩咐厨房早点做饭,吃了饭,好好休息一晚,明儿咱们大干一场。”

陶七妮看着亮堂堂的门外

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 北川瞳

,时间还早,小声地说道,“为了明天的伪装,是不是要捣鼓些药汁啊!”

“我想着滚一身泥巴就好,药汁?”姚长生给了陶七妮一个你懂的眼神,恐怕人家不会用,严防着有毒。

“那当我没说好了。”陶七妮无所谓的说道。

“姚公子和姚夫人在说什么呢?”程大奎看着嘀嘀咕咕地两人道。

“我们在说着伪装如何做,才不被燕军发现。”姚长生清澈如泉水般的双眸看着他们说道。

“怎么伪装。”程大奎好奇地看着他说道,双眸满是兴致地催促道,“快说。”

“时间太紧,只好简易的弄一下,滚一身泥巴。”姚长生看向他们直接说道,“反正把自己给整的如路边的乞丐似的,埋在厚厚的落叶中。”

“咦……”程大奎他们五个是一脸的嫌弃。

“怎么嫌弃啊!这才干净几天,我不相信你们以前都是干干净净的。命要紧,你们能保证干掉那三千兵马吗?”姚长生凌厉地视线看着他们质问道。

“别生气,姚公子别生气。”程大奎闻言赶紧说道。

在他面前,程大奎感觉这咋就不自觉的气势就弱人家一截。

“命只有一条,战场上刀剑无眼,这谁疼谁知道。”姚长生眸光严厉地看着他们铿锵有力地说道。

训的他们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我们滚还不行吗?”程大奎赶紧说道。

“大哥。”他们齐齐喊道。

这话别扭的程大奎也意识到了,赶紧改口道,“滚泥巴。”

姚长生面色和缓地看着他们道,“这惊蛰已过,滚上泥巴也是为了防蛇虫鼠蚁。”

“啊!”程大奎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他说道,“有这种说法吗?”

“你也养猪,猪喜欢在泥浆里打滚知道为什么吗?”姚长生黝黑的双眸看着他们道。

“为什么?”程大奎好奇地问道,“别告诉我猪滚的满身泥巴是为了防蛇虫鼠蚁。”

“对呀!”姚长生笑着点点头道,“你看那蚊子哄哄的却没有落在猪身上。”

“你这么一说?”程大奎仔细回忆了一下,“好像还真是。”

“那涂。”其他四人也齐齐点头道。

姚长生目光转向陶七妮嘚瑟的一笑,说服他们了。

陶七妮见状摇头失笑,看着他等着求表扬的样子,伸手握着他在石桌下的手。

姚长生眼睛忽然亮晶晶的看着她,抓着她的手轻轻的摇着。

“姚公子,你们在这儿等着开饭,我们去给兄弟们说说,明儿的大行动。”程大奎站起来看着他们说道。

姚长生松开陶七妮的手起身道,“好。”目送他们离开聚义厅,坐了下来,“感觉到了吧!都不是笨蛋。”

“这是做战前动员了。”陶七妮轻笑出声道,“有银子刺激,肯定如饿狼下山,嗷嗷叫。”

“呵呵……”姚长生闻言勾起唇角笑出了声。

“明天你也跟着去吗?”陶七妮忽然收住脸上的笑意看着他说道。

“我也去,有火铳不怕。”姚长生眼底喊不掩饰自己的杀意,他一定宰了那些调笑自己的混蛋。

“不会向前冲吧!刀剑无眼。”陶七妮紧扣着他的手道。

“不会,不会。”姚长生看着她保证道,不好意思地说道,“我的拳脚功夫不行,这么多年也没啥进展,还是不给人家添麻烦了。”

“这寨子里应该有弓箭,弹药用完了,射箭。”陶七妮想也不想地说道。

“嗯!”姚长生欣然应允道。

夫妻俩扯了会儿闲篇,程大奎他们就回来,尽管络腮胡子遮了半张脸,依然能看出他裸露在外的皮肤因为兴奋而红扑扑的。

可见刚才的动员会开的有多成功,多热血沸腾了。

程大奎拿着石条桌上的茶壶,直接着壶嘴灌了一通,流的胡子上都是水渍。

陶七妮别过了脸,很是嫌弃。

姚长生看着豪爽的程大奎开口道,“对了,程寨主?”

“什么?”程大奎放下了手中的茶壶看着他说道。

“寨子里有弓箭吗?”姚长生黑曜石般的双眸看着他直接问道。

“有,你想用啊!”程大奎看着文弱书生样子的他问道,满脸的疑惑,这能拉得开弓吗?

“相比于拳脚功夫,我骑射不错。”姚长生眸光坦然地看着他说道。

“你不是有那个……”程大奎手指比划着道。

“你说的是火铳啊!”姚长生看着他笑了笑道,“这个跟弓箭一样,没有箭矢就无法用了。”

程大奎闻言黑眸轻闪,这般坦白啊!“行,没问题,明儿一早给你可以吗?”

“嗯!”姚长生微笑着颔首。

“哟!天色差不多了,咱吃饭,吃了饭早点儿休息。”程大奎招手让喽喽兵去厨房看看这晚饭做好了吗?

很快饭菜端了上来,“熬的大米粥,馍馍管够,几个小菜。”程大奎看向他们道,“还想吃什么?我让厨房做去。”

“够了,够了,晚饭清淡点儿,大鱼大肉的容易积食。”姚长生赶紧拦着他说道,看着他又问道,“其他几位寨主呢!”

“哦!他们跟兄弟们一起吃呢!”程大奎脸不红气不喘地看着他说道。

他没说错,不过有一部分原因是跟着姚公子吃饭不自在。

吃完饭天就擦黑了,派出去的探子也回来了,气喘吁吁的看着程大奎禀报了他侦查一切。

和姚长生说的基本属实,至于银子的总数这无法看出来,也不可能靠的那么近,一箱一箱的查吧!总之很多,马车的队伍很长。

“不管多少抢来再说。”程大奎大咧咧地说道,吩咐探子下去填饱肚子,然后好生休息,又安排第二拨人去盯着他们。

“姚公子,早些休息,明儿一早,吃饱了,咱们就出发。”程大奎黝黑的双眸看着姚长生夫妻俩道。

姚长生夫妻俩看着他们行了行礼,在提着灯笼的喽喽兵带路下回了客房。

*

转过天天光放亮,姚长生他们准备齐了,下山朝锯连山埋伏。

程大奎他们真的去溪水边滚了一身泥巴,“别说,这远远的还真看不出来。”

“这头上在带上用落叶编的花环,就更难以辨认了。”姚长生清澈正直的目光看着他们笑眯眯地说道。

“到达锯连山,我们编花环。”程大奎黝黑的目光看着他们笑着说道。

好赖他程大奎分得清,人家是真心的为自己好。

有这些简单的伪装,那真的可以藏在燕军的眼皮

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 北川瞳

子底下,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就这身装扮,吓也能将人给吓个不轻。

以为碰上野人了,想想就更加的兴奋了。

程大奎下令全速朝锯连山奔去,埋伏在这里。

程大奎透过密密麻麻枝叶看着灿烂的太阳,“这已经中午了吧!”

姚长生看着身旁的程大奎道,“程寨主想说什么?”

“我想说应该快来了吧!”程大奎话落懊恼地闭上了眼,明明不是这个意思的,这语气立马轻了许多。

“来了!”陶七妮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道,“我看见大燕的旗了。”

果然是站的高看得远。

程大奎抬眼看着坐在树杈上的姚夫人,吞咽了下口水,他们滚了满身的泥巴趴在地上。

人家直接跑到了树上,没错在程大奎看来,人家就是踩着树干蹭蹭的跑上了树。

掩藏在树叶之间,真是一点儿都看不出来。

“左右传令下去,老实的趴着,以火铳的声响为号!”姚长生看着趴在自己左右两边的人,开始向下传递命令。

鸟鸣山更幽,都一个个乖乖的趴着,动也不动。

大约一盏茶后,清晰的听见车马声。

姚长生他们微微抬眼看过去,果然最前面,高挑燕字大旗,后面向长龙一样浩浩荡荡的轱辘辘的车辆从眼前通过。

这距离真是眼皮子底下了,大概也只有五十来步。

这银车在队伍的中间,都打着铁箍的箱子,上面用布蒙着。

生怕丢了,谁不害怕啊!

程大奎满眼通红,紧紧的盯着银车,这没有看见不觉得,现在这种直面冲击,让他的心脏狂跳。

要投靠楚大帅,这是最好不过的见面礼了。

肯定会让楚大帅另眼相看的。

姚长生手中的火铳瞄准了,那几个将军中的其中一个,砰……的一声,弹药穿过额头,人从马上摔了下去。

“怎么回事?”领头的打马闻声走了过去,看着同伴那额头上黑洞洞的伤口,“火铳!”

姚长生闻言在心里腹诽道:有点儿见识。

“给老子杀!”程大奎拎着刀率先的冲了出去,眨眼间就来到燕军面前,二话不说直接砍。

姚长生拿着火铳又对准了领头的,“去死吧!”扣动了扳机。

而这一回姚长生打空了,他机灵调转了马头,高声喊道,“你们是什么人?”

“你说爷爷干什么的?”程大奎仿佛在看傻子似的看着他说道,“聪明的把金银财宝给老子留下。”

姚长生闻言这山贼的习性还是没改,这不全暴露了,还有让他更糟心的,人家自报家名。

“你们干什么的?”

“占山的,石界岭的。”程大奎高声报上自家姓名。

“你们把眼睛睁的大点儿,我们不是行脚商人,我们是官军懂不懂,赶紧停手饶尔等不死。”他接着又说道,“没有抄山灭寨那就是便宜你们了,还敢劫官军,你特娘的长了几个脑袋。”

姚长生轻抚额头,这位燕军更绝,以为抬出自己官家身份就万事大吉了。

愚蠢!

“小子,老子劫的就是你,要不是官军,我们还不打呢!”程大奎手中的刀锋指着他道,“你带的是不是军饷,四十万两银子。”

“呀!你怎么知道的?”他惊讶地看着程大奎说道,可把他给吓坏了。

“放下,你赶紧走吧!回家抱孩子去。”程大奎看着他很干脆地说道,“要不然,此地就是你葬身之处。”

姚长生听的眼睛都直了,娘的,如果只是单纯的打劫,我用得着让你们伪装吗?

老子是要他们的命全部留下,要的是不走漏消息,要的是有更多的时间。

“哎呀呀!拿命来。”燕军直接拍马冲向了程大奎。

两人纠缠在一起,战作一团。

程大奎确实有些身手,三打两打的居然将他斩落马下。

主将一下子死了俩,这军心一下子就崩溃了,本来只是押送军饷,又不是常年在一线的作战的。

荆州大部在燕军的控制范围内,所以这老太师安排押送军饷的人,实际战斗力并没有那般的高。

仗着就是人多势众,仗的就是燕军在外的赫赫威名。

结果碰见了姚长生那就注定了结果。

姚长生眼看着燕军要跑,立马跳出来喊道,“乘胜追击,格杀勿论。”

姚长生使劲儿吃奶力气吼的这一嗓子,让这些打疯的山贼们,更加的起勇猛。

姚长生收起了火铳,手里的弓箭,如射靶子似的,一箭一个。

燕军根本就无法组织有效的反抗,被姚长生鼓动的那些杀红眼的山贼们单方面的屠戮。

程大奎看向姚长生低声道,“非要赶尽杀绝吗?我们只是求财,这四十万两到手了,放他们走不就得了。”

姚长生面容冷峻地看着他说道,“程大奎想要投靠主上,那么我教给你的第一句话就是军令如山,令行禁止。”看着他煞白的脸色道,“要收起你山大王的那一套。”黝黑的深不见底的双眸凝视着他解释道,“知道我为何赶尽杀绝吗?”

喜欢反派大佬的农家媳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