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奇动漫 小丹的性欢生活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我们没有兴趣知道一对日本人在吵什么,所以在远远地瞧了他们一眼后,我们就走了。”

“而那对日本人似乎从头至尾也没发现我们。”

“那你还记得你们当时是在何地看见这俩人的吗?”绪方追问。

“嗯……不太记得了”瓦希里摇了摇头,“毕竟也是蛮久之前的事情了。”

“我们居无定所,每隔几天就换一个地,所以也不记得当初是在什么地方看见过那2个日本人了。”

见瓦希里忘记是在何地见过那2人,绪方稍稍有些失望。

但瓦希里刚才所提供的情报还是有一点价值的。

倘若那对日本人真的是玄正和玄真——那玄真的精神状态可能真的非常不好……

连瓦希里这个远远旁观的外人都看出较年轻的那人看上去不像个正常人……

“那你们之后还有再见到这对日本人,或是见到其余外貌较相似的日本人了吗?”绪方接着问。

“没有了。”瓦希里摇摇头,“自那之后,我们就再没有见到那对日本人了。也没再见到其余外貌相似的人。”

“这样啊……我明白了。”绪方朝瓦希里轻鞠一躬,“感谢你提供的情报。”

“没事。”瓦希里摆了摆手,“不需要那么客气。嘶……”

话未说完,瓦希里便突然倒抽了一口凉气,然后捂着自己的胸口。

绪方:“怎么了?”

“没啥……只是刚才不小心扯到刚才被你打伤的地方而已。”瓦希里笑了笑,“话说回来,你可真是厉害啊……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快的拳头。我竟毫无还手之力。”

“你有没有意愿之后跟着我们一起去我们的国家?”

“在我们的国家,凭你的这对拳头,若是参加那些拳赛的话,一定能赚大钱!”

“我们哥萨克人平常最喜欢举办各种各样的拳赛,然后在那赌钱了!”

“凭你的本事,一定能大赚特赚!”

“不了。”绪方委婉地谢绝着,“我不懂任何的拳术,只有一身蛮力而已,拳赛什么的,不适合我。”

“你可真谦虚啊。”瓦希里苦笑着摇了摇头,“只凭你的力量和速度,即使不会任何的拳术,我也觉得你可以横扫我们那的一切拳手了。”

瓦希里也不是笨蛋,他听得出来绪方刚才只是在委婉地谢绝他而已。

他刚才的那句对绪方的邀请也只是抱着好玩的心态说出的,不是认真的,所以即使绪方拒绝了他的邀请,他也并不觉得沮丧。

原本想向瓦希里询问的,就只有和玄正、玄真他们的行踪有关的线索而已。

想问的,现在都已经问完了。

但绪方并没有立即带着阿町离开。

因为——就在刚才,绪方多出了一个想向瓦希里询问的第2个问题。

“瓦希里。”绪方说。

“嗯?”

绪方看向不远处那挺放在枪架上的肯塔基长步枪。

“你们能把这枪卖我们一把吗?”

“啊,对。除了枪之外,还希望你们能把这枪所用的弹丸也一并卖给我们一些。”

“哦?”瓦希里将他那双本来就挺大的双眼,瞪得更大了一些,“你想要肯塔基长步枪?”

瓦希里朝绪方投去惊讶的目光。

而站在绪方身旁的阿町,也同样用着惊讶的目光看着绪方。

“嗯。”绪方点点头,“你刚才说过——这枪目前有在你们哥萨克人中小规模装备。”

“所以可以卖我们一把吗?价钱好商量。”

“你们需要熊皮和熊胆吗?我们这儿刚好有2张熊皮和2个熊胆。”

“你们竟然想要我们的枪啊……你们对枪感兴趣吗?”

“嗯,差不多吧。我们可能还需要你教教我们这肯塔基长步枪怎么用。”

“嗯……抱歉呀。”瓦希里在沉思了一会后,抬起手揉了揉他那本来就已经蛮乱的棕色短发,“枪和望远镜不同。”

“对于身在遥远的异国他乡的我们来说,枪和马就是我们的生命。”

“望远镜我能随便送你一个。但枪可不行。”

“我不能随便把重要的枪卖给外人。”

绪方并不死心:“真的不能卖我们一把吗?”

“嗯……”瓦希里沉吟起来,“不如……你等我们的老大回来吧。”

“卖枪这种事情,太重要了。我做不了主,得由老大他来做主。”

“你等老大他回来了,再问问他吧。”

“你们的老大?”绪方追问,“那你们的老大什么时候才回来?”

“他几天前带着人去绘图了。我想……应该很快就会回来了。”

“等他回来了,我会通知你们的。”

“……那好吧。”绪方点点头,“反正我们也会在这里逗留几天。”

“那等你们老大回来了,可以请你及时前来通知我们吗?”

“当然可以!不过……作为补偿,你可以答应我一件事吗?”

“事?什么事?别说一件太难的事哦。”

“不是什么难事……”

瓦希里用力地咽了一口唾沫,然后眼睛转也不转地看着绪方下面的那自然垂下的……

双手。

虽然有极力掩饰,但瓦希里还是没能掩盖住他眼瞳中的火热光芒。

察觉出瓦希里眼瞳中的火热的绪方,其眉头不由自主地皱起。

瓦希里的这种光芒……绪方有些熟悉。

以前在潜伏在吉原,在吉原的四郎兵卫会所当差时,那些前来寻欢的游客们在打量那些游女时,也是类似的目光……

“等我休养几天后,可以再来跟我比试一场吗?”瓦希里举起他的右拳。

刚才和绪方的那场比试,瓦希里仍记忆犹新。

每当绪方的拳头落在他身上时,在感到疼痛之余,也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正融入五彩雾霭中,十分畅快。

五体仿佛都在发出同样的呐喊:对!就是这样!拳斗就得这样!不用留情!尽情地打过来!

瓦希里也搞不明白为什么强者的拳头打在他身上,他会感觉那么地舒畅。

他有询问过其他人——其余人都不会像他这样,其余人不论是被弱者打还是被强者打,都只会感觉疼痛,并不会感觉畅快。

虽然显得自己很另类,但瓦希里对此毫不在意。

瓦希里今日久违地在绪方身上体验到了酣畅淋漓至极的舒畅感。

就像在过了大半年的苦行僧生活,突然发现了一个只需1卢布就能共同谱写美好记忆的美丽女孩一样。

上一次有类似的感觉,还是在老大那——但他的老大不怎么喜欢和人斗拳,他自个没心情的话,即使瓦希里磨破嘴皮,他老大也绝不会动手跟他打。

瓦希里自个都忘了他上次和他老大对打是在什么时候了。

他非常想将刚才从绪方身上体验到的畅快感觉再体验一遍。

“你还真是喜欢跟人比拳啊……”绪方喃喃道,“可以倒是可以。不过你的身体行吗?我刚才跟你对打时,我的每一拳可并不轻啊,只休养几天的话,你的身体恢复得过来吗?”

“没问题!我从孩提时,就跟人打架。是跟人打架打到大的!老早就练出了一身的厚皮。”

“你今天给我留下的这些伤,只需静养几天,就能好得七七八八的了。”

见瓦希里竟然只要求再和他打一场,绪方不禁感到有些意外。

瓦希里刚才的那火热目光,让绪方还以为他要提什么很奇怪的条件……

“既然如此,就麻烦你了。”绪方道,“等你们的老大来了,就请你到库玛村那通知一下我们。”

“不过我们之后要去其他村落需按照我们要找的那俩人的线索,所以也有可能会有几天将不在村里。”

“好。”瓦希里点点头,“等老大他回来了,我会去通知你们的。”

“如果你们恰好不在村中,我就先把你们想买枪的事告诉我们老大。”

“嗯,劳烦你了。”绪方再次向瓦希里轻鞠一躬,“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瓦希里站起身:“我送你们出我们的营地吧。”

“不用了。”绪方连忙道,“我们记得离开的路。”

虽说绪方表示不必相送,但瓦希里还是执意要求送他们。

见瓦希里坚持要尽地主之谊,那绪方也不再多说什么,任由瓦希里走在前头带着路。

瓦希里也真的是耐打,他刚才说他皮厚,还真不是胡乱吹嘘。

刚才与绪方多打时,挨了绪方那么多记重拳,竟还能好好走路、说话,还有余力送绪方他们出他们的营地。

刚出瓦希里所住的营帐,绪方便瞧见了瓦希里的那些正忙前忙后的部下们。

绪方猜测这些还能好好走路的人,应该是正忙着照顾那些于刚才的“传统活动”中受伤的同伴们吧……

他有听到在不远处正不断传来呻吟声和痛呼声……

“为什么你们的这能弄出很多伤员出来的传统活动,可以传续千年的啊……”阿町听着那一声接一声的呻吟与痛呼,面露不解,“虽然我们日本也有很多类似的活动,但也都是点到为止,可没有像你们这样狠狠地打人的……”

“哈哈哈哈!”瓦希里大笑了几声,“这大概是民族性格使然吧!”

“虽说我们的这传统活动每次都会有很多人受伤。”

“但是这样的活动还是有些好处的。”

“最大的好处就是能消磨大家的精力。”

“只要精力被消磨,就不容易去想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

“在老大的要求下,我们不能做任何的坏事。打架就成我们消磨精力的重要方式之一了。”

“若是连架也不能打,我感觉肯定会有很多人忍受不了这枯燥的生活的。”

“不能做坏事?”绪方扬了扬眉,“你们的老大竟然还有这样的要求?”

“我们的老大……他的性格不知是该说高尚,还是该说他迂腐。”瓦希里耸耸肩,“他不允许我们做任何的坏事。”

“所以在离开故土、前往远东的这4年里,我们就像一帮高尚的骑士。”

瓦希里换上半开玩笑的口吻。

“不论走到哪,都绝不会做出任何邪恶之事。”

“不仅不做任何邪恶之事,还时不时地做点好事。”

“啊,所谓的骑士,你们可以理解成那种很高尚的人。”

“曾经有2个不听老大管教的人,偷偷溜到某座农村里面祸害了一个村姑。”

“然后老大就当着大伙和那条村的村民们的面,将那2人吊死了。”

“得亏老大他是个很有魅力、很擅长统御别人的人。”

“否则换其他人来,不让部下们去做各种坏事的话,队伍早就因士气低落而崩溃了。”

说到这,瓦希里轻叹了口气。

“也不知道老大他现在怎么样了。”

“肯定是正享受着冒险吧……”

“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们的老大叫什么名字呢。”绪方道,“你们的老大叫什么名字啊?”

“他叫斯库卢奇。斯库卢奇·多夫纳尔。是个苏格兰人,同时也是哥萨克人。”

……

……

此时此刻——

虾夷地,某地——

今日是个多云天。

几缕阳光艰难地穿过浓厚的云层,轻尘一般洒在白茫茫的雪原上。

到处都是白色。

地面是白的,树叶上、草页上、石头上,全都覆盖着一层厚厚的雪。

但在这片放眼望去皆为白色的天地里,有一抹十分显眼且突兀的红色。

这抹红色,其实是一头红发。

一名有着头红色短发的青年,正坐在一颗大石上。

时不时有微风吹过,吹动他的红发。

他的这头红发在这一片雪白中,显得格外显眼。

此时的他,曾用左手捧着张地图……准确点来说,是画到一半的地图,右手抓着根铅笔,一边遥望着前方的景色,一边在手中的这份半成品地图上涂画着。

他正处在一块高地上,前方低地的景色一览无余。

他面带笑意,看上去心情似乎很不错。

“老大!老大!斯库卢奇老大!”

就在这时,一声接一声的兴奋大喊在红发的身后响起。

红发向后望去,只见一名满脸雀斑的青年正提着6只兔子朝他奔来。

“斯库卢奇老大!你瞧!我抓了这么多的兔子!”

“嘿!阿夫杰!”红发高声道,“你从哪猎到那么多兔子的?”

“斯库卢奇老大,你忘记我之前跟你说的吗?兔子是种很蠢的动物!”雀斑青年道,“只要把棍子往兔子的脑袋上方扔去,它们就会误认为是遭到了鸟的攻击,而一头扎进雪里动弹不得!”

“今天运气不错!靠这方法连抓了6只肥兔子!”

“阿夫杰!你真他妈是个打猎的天才!”

“就凭你这打猎的手艺,都他妈够封个爵位了!”

“我如果是英吉利的国王,我他妈一定封个伯爵给你!封地就设在格拉摩根好了!我封你为格拉摩根伯爵!”

“走!我们回营!架锅!烧火!准备吃兔肉大餐!”

说罢,红发收起手中未完成的地图以及笔,亲切地揽着雀斑青年的肩膀,朝他们设在不远处的营地大步走去。

“斯库卢奇老大。”提着6只肥兔子的雀斑青年朝身旁的红发青年问,“地图画好了吗?我们什么时候回去瓦希里大人那儿啊?”

“快了,快了!”红发道,“地图最迟后天就可以画好了!”

如果瓦希里在场的话,在见着这红发青年后,绝对会很亲昵地喊上一声“老大”。

因为这名红发青年,就是他们这伙人的统领——斯库卢奇·多夫纳尔。

此次外出绘图,斯库卢奇共带去了12名部下。

回到设在不远处的营地后,斯库卢奇便看到另外11名在营地的各处忙前忙后的部下们。

“伙计们!把你们的眼睛转过来!”斯库卢奇高喊道,“瞧瞧阿夫杰手中的6只肥兔子!今天我们吃兔肉大餐!”

斯库卢奇的话音刚落下,欢呼声立即此起彼伏地响起。

随后,众人以麻利的动作做着开饭的准备。

架锅的架锅。

劈材的劈材。

烧火的烧火。

杀兔子的杀兔子。

至于斯库卢奇——他正老神在在地躺在不远处的一张吊床上,手中捧着一本书,在那津津有味地看着。

身为老大,他拥有着什么也不干、就躺着等开饭的特权。

斯库卢奇现在正看着的书,是一本英译书。

所以只有懂英文的人才看得懂书的封皮上写着什么字——《堂吉诃德》。

在斯库卢奇看书看得正爽时,他突然扬了下眉。

然后猛地将手中的书合上。

“伙计们!”

斯库卢奇从吊床上跳下来。

“我听到大量马匹自西边朝我们这儿靠近的声音!”

“都他妈将你们手里的活停停!把你们的枪掏出来!”

“记得别掏错了!掏成胯下的枪了!”

说罢,斯库卢奇从旁边抓起一把很长的步枪——肯塔基长步枪。

斯库卢奇此言一出,他周围的部下们纷纷脸色大变,然后赶忙停下手中所有的活,拿起各自的步枪。

斯库卢奇的这些部下们所用的步枪,也同样是目前最先进的步枪——肯塔基长步枪。

他们都是跟随斯库卢奇蛮长一段时间的老人了。

和斯库卢奇相处了那么久,他们早就知道——斯库卢奇的感官非常灵敏。

奇奇动漫 小丹的性欢生活

灵敏地像是有超能力一样。

他说有东西靠近,就一定有东西靠近。

停下手里的活,拿出武器,找好掩体,将枪口对准斯库卢奇刚才所说的西侧——他们的动作一气呵成,就像是一帮训练有素的士兵一样。

没过多久,他们也听到了马蹄声。

斯库卢奇又一次说对了。

真的有大量马匹自西面朝他们靠近。

这声响,少说也有50匹马。

某些年纪较轻的,不由自主地咽了口唾沫。

至于斯库卢奇——他则老老神在在地以一棵大树为掩体,一副很悠闲的模样,还在哼着小调。

终于——这大量的马匹现出了他们的身形。

这大量的朝他们靠近的马匹上都坐着人。

而这帮人的穿着,则和斯库卢奇他们相像至极。

至于走在最前头的那人,斯库卢奇更是非常眼熟。

“哇偶~~”斯库卢奇吹了个口哨,“这不是弗拉基米尔吗?真是好久不见了呢。”

这支马队和斯库卢奇一样,也是被露西亚国的沙皇派到远东这儿来探险的哥萨克探险队。

而领头之人,也是斯库卢奇的认识的人——弗拉基米尔。

“这不是斯库卢奇吗?我刚才看见这里有炊烟,所以就待人过来看看,没想到竟然能在这里碰见你啊。”弗拉基米尔挥手示意身后的部下们停下。

虽说碰见了认识的人,但斯库卢奇却并没有从充作掩体的树后现身,也没让他的部下们解除临战状态。

“弗拉基米尔,你怎么跑这儿来了?我记得你之前不是跑东边探险去了吗?”

“这就说来话长了。斯库卢奇,既然难得碰见了哥萨克同胞,那我有桩好事要跟你说说,你要不要来听听?”

“好事?我最他妈爱听好事了,来跟我说来听听吧。”

弗拉基米尔翻身下马:“跟我来吧,我们去一个没人打扰的地方。”

斯库卢奇朝他身旁的部下们使了个眼色后,便将手中的肯塔基长步枪背到身后,然后跟着弗拉基米尔朝不远处的一处远离各自的部下的地方走去。

刚来到这处无人打扰的地方,弗拉基米尔便赶忙朝斯库卢奇说道:

“斯库卢奇,你想不想要一起来找点乐子?”

“找乐子?我他妈最爱找乐子了!为了找乐子,我常常会和我的伙计们举办堆雪人大赛!”

“每次成功堆出一个巨大的雪人时,我都快乐地像是找到了一家喝酒不用给钱的酒馆一样。”

“噢,斯库卢奇。”弗拉基米尔微微皱起眉头,“这么久没见,你还是一如既往地贫嘴啊。”

“我说的‘找乐子’,可要比堆什么雪人要开心地多。”

“不堆雪人?堆城堡吗?弗拉基米尔,我告诉你,我最他们擅长堆哥特风格的城堡了,如果沙皇陛下举办‘堆哥特城堡大赛’,我绝对他妈的拿第一名。”

“够了,别打岔。你要不要跟着我们一起去劫掠当地土著的村落?”

“劫掠村落?”斯库卢奇扬了扬眉,“弗拉基米尔,你忘记沙皇陛下的要求了吗?”

“他要求我们此次的探险少生事端,只专注于探险、绘图。”

斯库卢奇的话刚说完,弗拉基米尔粗暴地插话进来:

“沙皇陛下只要让我们‘少生事端’而已。并没有要求我们一定要像个高尚骑士一样。”

“我们可是哥萨克人,虐杀敌人、凌辱敌人的妻女,才是最适合我们的生活。高尚骑士的生活——这不适合我们。”

“自来到远东后,我和我的弟兄们就一直憋着,快憋不住了。”

“斯库卢奇,我老实跟你说吧。我和我的弟兄们,已经好久没有好好发泄过了。”

“所以我决定了——我要趁着现在马上要过谢肉节了,带领部下们去畅快地劫掠一番!好好地过个节!”

“我已经成功拉了阿列克谢入伙。”

“阿列克谢和我一样,也想久违地大干一场。”

“我的人加上阿里克谢的人,一共有82号人。”

“如果你也入伙的话,我们就有上百号人。”

“劫掠一个村落,完全不在话下。”

“虽然欣赏不来这里的土著的女性的模样,但没关系,反正女人该有的地方,她们都有。”

弗拉基米尔的话刚说完,斯库卢奇便用夸张的表情和语态说道:

“哇噢噢!弗拉基米尔!你竟然将阿列克谢也拉入伙,集合了这么多号人呀!”

“你他妈真是个天才!你简直是超凡骑士!天生的领导者!日月的兄弟!上帝的亲孙!男人中的男人!”

“我如果是英吉利的国王,我他妈绝对封你个公爵!”

“封地就设在北芒斯特好了!我封你为北芒斯特公爵!”

“行了!斯库卢奇!别讲这么有跟没有的!”弗拉基米尔皱紧了眉头,“为什么你每次都爱讲这么多的废话。”

他如何听不出来——斯库卢奇刚才的那番话从头到尾都带着阴阳怪气的味道。

“弗拉基米尔。”斯库卢奇收起他刚才展露出的夸张表情,露出一副平静的模样,“你难道不知道——我斯库卢奇从不做这样的事情吗?”

“我当然知道。”弗拉基米尔道,“但我们现在的人手稍微有些不足,所以我也只能来请你入伙了。”

“斯库卢奇,我是不知道你是为了什么,才逼迫自己和自己的部下过得像个高尚骑士一样。”

“你不觉得这样的生活很累吗?”

弗拉基米尔抬手搂住斯库卢奇的肩膀。

“劫掠可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

“没有什么事情比夺走他人的财物、妻女还要快乐了。”

“难得碰上一年一度的谢肉节,就跟着我们一起干吧。”

“只要你也入伙,就再没有任何一个土著聚落是我们的对手。”

“如何?要一起来吗?”

弗拉基米尔像个在他人的耳畔低语的恶魔一样,将散发着浓郁口臭的嘴唇贴近斯库卢奇的耳朵。

……

……

瓦希里将绪方他们一路送到出营为止。

在绪方和阿町并肩离开了瓦希里的营地,并离瓦希里的营地稍远后,阿町便立即像是迫不及待似的扭头朝绪方问道:

“你怎么突然说要买他们的铁炮啊?”

“当然是为了你了。”绪方直言不讳,“你不觉得那铁炮很厉害,很适合你吗?”

在蝶岛初遇阿町时,阿町用长铁炮长距离狙杀一名弓箭手的英姿,绪方可还是历历在目的。

阿町之前在蝶岛上所用的长铁炮,是经过她改造的铁炮。只可惜在和那“妖僧”战斗时损坏了。

据阿町所说,这种受她改造过的长铁炮,她一共有2把。

一把已经在蝶岛上被毁。

另一把则放在不知火里的家中——只可惜随着阿町的叛逃,她家中所有的物品都被清理了,包括仅剩的这把改造过的长铁炮。

因为长铁炮不方便携带,所以当初庆叔在协助阿町离开不知火里时,只能将素樱和霞凪带出来,没能把那长铁炮也一并带出来——不得不说,这实在是一件憾事。

在离开蝶岛后,阿町就迟迟没能再获得一把趁手的长铁炮。

即使想再自造一把,也没有足够的工具与材料。

绪方不知阿町是怎么想的,反正绪方对此一直深以为憾——擅长射击的阿町,却迟迟未能再次拥有一把趁手的主战武器。

而现在——了却这憾事的大好机会,此时出现在绪方眼前了。

倘若这肯塔基长步枪真的如瓦希里刚才所说的那样,拥有着超长的射程、超高的精准度、曾有人凭此枪在300码之外精准击毙敌军指挥官的话,那这枪可以算是这个时代的狙击步枪了。

和擅长射击的阿町相当配。

“既然难得碰见了非常厉害的铁炮,那就没有不去努力争取的道理,而且——”绪方微笑道,“你也很想要那把铁炮吧?”

在刚才,绪方就发现了——阿町对这肯塔基长步枪非常地感兴趣。

在听瓦希里讲述他们当初碰到那2个吵架的奇怪日本人的遭遇时,阿町一直有在时不时地瞟枪架上的那把肯塔基长步枪。

而且阿町在从瓦希里对那把肯塔基长步枪的介绍中,听到这把枪的高超性能时,她那双目放光的样子,也被绪方敏锐地捕捉到了。

“如果有机会拥有这样的长铁炮,我是很乐意拥有啦……”阿町嘟囔着,“但是我觉得就算他们肯卖给我们,我们所要付的代价一定很高……”

“那个瓦希里刚才都说了。枪和马是他们的生命。”

“就算肯卖,也绝对不会便宜卖给我们。”

“那就等到时再说吧。”绪方耸耸肩,“等他们的那个名叫斯库卢奇的老大回来后,看看他怎么说。”

“如果他们所开的价格合理的话,那我们就买。”

“如果他们所开的价格不合理,或是不肯卖给我们……那就等当时再说吧。”

阿町像是被绪方的这种乐观劲给感染了似的,露出淡淡的微笑。

阿町一边微笑着,一边像是害羞似地低着头。

“……谢谢。”

绪方没有多言。

只微笑着跟着阿町一起并肩朝不远处的库玛村走去。

……

……

余后的几日,艾亚卡也继续兑现着他的诺言。

他此前和绪方他们约定过——除了会带绪方他们去他所住的库玛村,也会带他们去和他的库玛村交好的其余村落寻找玄正他们的线索。

艾亚卡有养4条可以拉动雪橇的雪橇犬。

绪方他们就靠着这台雪橇,在各个村落之间往来。

然而——一直一无所获。

不论去哪个村落,不论去问哪个人,都没收到任何有用的情报。

在前往各个村落寻找玄正他们的线索时,绪方也默默等待着瓦希里他们的那位名叫斯库卢奇的老大归来——反而直到现在,也仍未将他们的老大等来。

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

终于——在不知不觉间,艾亚卡已经带着绪方他们去了几乎所有能去的村落。

还未前去的村落——仅剩一座。

……

……

夜晚——

库玛村,艾亚卡的家——

“真岛。”艾亚卡朝最近这段时间一直借住在他们家的绪方说道,“你们今晚早点休息吧。明天我带你们去奇拿村。奇拿村离我们这儿蛮远的,所以要起早一点。”

“奇拿村……”绪方露出无奈的笑,“这是你所能带我们去的最后一个村落了吧?”

“嗯。”艾亚卡也露出无奈的笑,“没错。如果在那儿也找不到你们所要找的人的线索的话,那我也无能为力了。”

“毕竟我也没有办法带你们去和我们库玛村完全不熟的村落里去。”

“阿伊努之间也是挺排外的,并不喜欢和他们村子完全不熟的其余村的人随便进他们的村子。”

“没关系。”绪方冲艾亚卡露出微笑,“你已经帮我们很多了,我们不是不知感恩的人。”

“如果在最后的这座奇拿村也未能找到线索的话,我们会另寻方法的。”

“嗯。”艾亚卡用力地点了点头,“那你们早点休息吧,我也要去睡了。”

就在艾亚卡刚转身要离开时,他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身形一顿,然后将身子转了回来。

“对了,真岛。在前去奇拿村之前,我还是先跟你们说一下吧。”

“奇拿村和你之前所见的所有村落都不一样,所以你们要做好点心理准备。”

“不一样?”绪方反问,“什么不一样?”

“奇拿村有着很多的女战士。”艾亚卡道,“倒不如说——他们村中的绝大部分战士都是女战士。”

“女战士?”绪方发出低低的惊呼,“为什么是女人来当战士?他们的男人呢?”

“奇拿村的许多青壮在2年前,不知为何,都突然消失不见了。”艾亚卡用低沉的嗓音答道。

喜欢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