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车上故意睡着被陌生人摸 你懂的图片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冥河老祖?!

林海瞳孔一缩,立刻全身戒备。

这冥河老祖,论实力可当得上圣人之下第一人。

而且,与自己又有仇,必定来者不善。

“哈哈哈,别紧张嘛,幽冥王。”

“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我还能害你不成?”

冥河老祖眯着眼睛,朝着林海笑道。

林海嘴角一撇,背着手傲然道。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冥河老祖的笑容,瞬间凝固,身后血海猛然沸腾,阴冷道。

“还从来没有人,敢在老祖面前如此放肆!”

“你是在找死吗?”

林海玩味一笑,露出深深的不屑,鄙夷道。

“你若是想杀我,怕早已经动手了。”

“若是不想杀我,我怕你个球!”

“你!”冥河老祖气得,怒火燃烧,一脸铁青。

这个该死的小兔崽子,说话怎么这么气人呢!

“就算不杀你,也要让你吃点苦头!”

冥河教祖一声大喝,血海铺天盖地而来,瞬间将林海禁锢。

嗡!

林海意念一动,直接躲进了炼妖壶。

悠闲的躺在仙儿的木床上,一脸得意。

打不过你,哥哥我躲起来就是了。

站在那让你揍?

你当哥哥傻吗?

“林海!!!”

冥河教祖见林海跑了,气得差点吐血,眼睛都绿了。

这个混蛋,太他么可恶了!

自己空有无敌神通,却奈何不了这个蝼蚁。

可恼,可恨!

“主人,是不是有什么危险?”

仙儿见林海进来,主动的靠过来,伸出绵绵玉手,为林海轻轻的按摩着。

林海摇了摇头,笑着道。

“危险倒是没有。”

“不过,有条疯狗乱吠,倒是挺吓人的。”

仙儿听了,不禁莞尔一笑,美眸露出一丝无奈。

主人还是那么没正经,不知道又骂谁是狗呢。

“差不多了,我出去看看。”

林海等了四五分钟,意念一动,重新回到了幽冥。

“卧槽!”

刚一出来,林海就吓了一跳。

只见冥河老祖依旧站在那里,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可以啊,学会守株待兔了?”林海懒洋洋道。

冥河教祖一声冷笑,轻蔑道。

“拙劣之计!”

“有本事,你倒是跑啊。”

“跑出我血海的掌控,我算你牛逼!”

“你牛逼,行了吧。”林海无语道。

随后,看着冥河教祖,没好气道。

“说吧,找我什么事?”

冥河教祖

我在车上故意睡着被陌生人摸 你懂的图片

嘴角一撇,狞笑道。

“找你,谈一笔买卖。”

“请!”

林海叹了口气,知道如果不去,自己就只能一直躲着炼妖壶了。

点了点头,跟着冥河教祖,到了血神宫。

“幽冥王,伐天之事,你怎么看?”

林海玩味一笑,淡淡道。

“何必明知故问?”

“哈哈哈!”冥河教祖一声大笑,随后面色凝重道。

“你我是冥界邻居,不分彼此。”

“不知幽冥王,可否助我一臂之力?”

林海眉头一挑,沉思片刻道。

“你要我如何助你?”

冥河教祖眼睛一挑,目光凌厉盯着林海,一字一顿道。

“伐天之盟,推举我为盟主!”

“好啊。”林海想都没想,直接答应道。

“额……”冥河教祖一愣,看着林海充满了疑惑。

显然,林海答应的太痛快了,让他有些始料未及。

“幽冥王,你不需要考虑一下?”冥河教祖问

我在车上故意睡着被陌生人摸 你懂的图片

道。

“考虑什么?”

“反正谁当,对我来说都一样。”

“我就是个炮灰,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冥河教祖顿时森森一笑,仿佛要将林海看穿一般,说道。

“幽冥王,可敢对着血海,发下毒誓?”

林海猛地抬头,看着冥河教祖,目光如同利剑。

冥河教祖却始终带着笑容,毫不退避,与林海直视。

“好吧,我向血海发誓。”

“如果所说有假,天道不容!”

“哈哈哈哈!”听林海发完誓,冥河教祖一声大笑,重重拍了拍林海的肩膀。

随后,兴奋中带着欣慰,高兴道。

“幽冥王,以后你就是我冥河教祖的亲兄弟。”

“待伐天成功,我若取天道而代之,你就是我的代言人!”

“三界之内,以你为尊!”

林海闻听,顿时受宠若惊,激动的抓着冥河教祖的手,哽咽道。

“大哥,你,你对我太好了。”

“我好感动!”

“那啥,现在天庭有个斗姆元君,老要杀我。”

“赐件法宝,护个身呗?”

噗!

冥河教祖脚下一个踉跄,差点趴地上。

这他么,脸皮也太厚了。

开口就要法宝啊?

冥河教祖讪讪一笑,露出尴尬之色,说道。

“幽冥王啊,你可能有所不知。”

“我与其他修道之人不同,血海贫瘠,并无法宝啊。”

林海一脸惊讶,诧异道。

“大哥,你不是有元屠阿鼻两把剑吗?”

“对了,还有十二品业火红莲。”

“随便给哪个都行,放心,我不挑的。”

“我保证,绝对不嫌弃!”

噗!

你他么!

冥河教祖气得差点吐血,你他么还不嫌弃?

你有资格嫌弃吗?

元屠阿鼻,那可是他的伴生法宝,属于先天灵宝啊!

十二品业火红莲,那来头就更大了。

与魔祖罗睺的黑莲、接引圣人的金莲,共为先天三十六品混沌莲台所化。

是他么混沌灵宝啊!

你丫的,也好意思说不嫌弃?

你先问问自己,你配得上吗?

“大哥,你脸怎么黑了,昨天没睡好啊?”

“听闻,阿修罗族的女人,各个妖冶嬴荡,注意节制啊,大哥!”

林海一脸关心道。

噗!

冥河教祖捂着胸口,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我他么节制你妹啊!

老子脸黑,是他么被你气的!

“大哥,你准备给我哪件法宝啊?”

“真的,千万别有心理负担。”

“不管是元屠阿鼻,还是业火红莲,我都没意见。”

我他么有意见!

冥河教祖鼻子都气歪了,这小子平时都这么可恶的吗?

“大哥,你怎么还不给我法宝啊?”

“你,该不会是没把我当兄弟,就是想利用我吧?”

林海突然眼睛一瞪,震惊的说道。

“草,给你给你!”

冥河教祖气得骂了一声,意念一动,两把煞气冲天,冰寒彻骨的长剑,出现在手中。

正是冥河教祖的伴生法宝,元屠阿鼻!

林海大喜,一把接过来,收入了炼妖壶,哈哈笑道。

“多谢多谢,回见啊大哥!”

嗖!

说完,林海直接腾云驾雾,飞速的离开。

“幽冥王,别忘了答应我的事情!”冥河教祖见林海跑的比兔子还快,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赶忙急急喊道。

“知道了,知道了!”

林海随意的敷衍了两句,人早已经无影无踪。

喜欢我的微信连三界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