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无道徐灵儿小说 我的风流岳每2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与此同时。

一间审讯室里,头发略显蓬乱的白美凤坐在铁椅子上,对面一男一女两名警务人员,正在对她审讯。

主审的是男警,女警做笔录。

男警:“姓名?”

白美凤微微低下头,“白、白美凤。”

男警:“性别?”

白美凤:“……”

她没敢吐槽,哑然两秒后,呐呐地答:“女的。”

男警:“年龄?”

……

基本信息问完后,审讯进入正题。

男警:“有人指控你在五年前,也就是1998年,与人密谋杀了受害人徐卫西,对此,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白美凤:“……”

沉默,悄然弥漫。

男警皱眉,忍不住抬手敲了敲桌子,“白美凤!请回答我刚才的问题,有人指控你与人密谋杀害徐卫西,你是承认?还是否认?请尽快回答!”

白美凤身躯微微一抖,头低得更低了。

片刻后。

白美凤低声回答:“人……不是我杀的,是白金根杀的。”

男警:“你确定?白美凤,我提醒你,你现在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会纪录在案,撒谎的话,只会让你罪加一等!所以,你不要抱任何的侥幸心理!”

白美凤:“……”

又是一阵沉默之后,白美凤低声重复:“人真不是我杀的,是白金根杀的。”

男警:“好!那你现在详细描述一下那天晚上的案发经过!”

白美凤:“案发经过……”

“那天晚上、那天晚上,我小叔子……”

男警:“请说人名!不要用‘小叔子’之类的称呼来代称。”

白美凤:“……”

片刻后,白美凤重新开始说:“那天晚上,我小叔子徐卫西,忽然很急的拍我家的门,我去给他开门,他进来后,看见、看见白金根藏在我房间,他、他们就打了起来,然后、然后没打几下,他就倒在地上,人事不省了,后来白金根说,要把他沉到他的鱼塘里,那样就没人知道了。”

审讯室里又一次陷入沉默。

好一会儿后,男警皱眉:“没了?说完了?”

白美凤讶

叶无道徐灵儿小说 我的风流岳每2

然抬头,呐呐地说:“说、说完了。”

男警又一次敲桌子,“详细!我让你详细说,你刚才说的详细吗?行了!还是我来问吧!”

顿了顿,男警开始提问:“白美凤!那天晚上徐卫西去找你的时候,大概是几点钟?”

白美凤想了想,“应该……应该快12点了。”

男警:“快12点了,白金根还在你的房间里?那么晚了,他为什么还在你的房间?”

白美凤头又低了下去,呐呐地说:“他、他来我这里过夜。”

男警:“他一个大男人去你那里过夜?你们当时是男女朋友关系?”

白美凤:“……”

大概是羞于启齿。

好一会儿后,白美凤才低声回答:“算、算是吧!”

男警:“是就是是,不是就是不是!请不要说这种模棱两可的回答,现在请你重新回答,到底是还是不是?”

白美凤默然两秒,低声答:“是。”

男警:“徐卫西进门后,看见白金根,有没有争吵?”

白美凤微微偏头回忆,片刻后,点头,“有。”

男警:“他们为什么争吵?他们当时争吵的内容是什么?”

白美凤蹙眉,神情透着几分犹豫。

数秒后,摇摇头,“我记不得了,几年前的事了,我真记不得了。”

男警皱眉,又一次抬手敲了敲桌子,并提高嗓门:“你撒谎!那天晚上你们亲手杀了一个人,所有的记忆都会变得非常深刻,你不记得了?你在撒谎!白美凤!我刚才提醒过你,撒谎,只会让你罪加一等!

现在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请你想清楚了,再回答!

那天晚上,他们为什么争吵?争吵的内容是什么?”

白美凤被吓得微微一哆嗦。

脸色更白了。

头也低得更低了。

男警再三催促,她才低声回答:“那天晚上……卫西……徐卫西进门后,忽然听见我房间里有茶杯摔碎在地上的声音,当时、当时他一惊,就冲过去打开我房门,他以为、以为我房里进贼了。

结果……一开房门,他就看见白金根在里面,而且、而且……”

说到这里,她吞吞吐吐的,又不想说了。

男警沉声追问:“而且什么?”

白美凤咬了咬嘴唇,脸上现出几分羞愧之色,闭上眼睛,答:“而且,当时白金根正好穿着他大哥的衣服,卫西、徐卫西当时一见白金根穿着他大哥的衣服,当场就发作了,一边冲上去,一边怒骂,然后就一边争吵,一边动手打了起来。”

男警、女警相视一眼。

男警重新看向白美凤,追问:“白美凤!你说清楚点,当时白金根穿的谁大哥的衣服?还有,徐卫西当时看见白金根穿着那身衣服,为什么会那么愤怒?请你解释原因!”

白美凤依然闭着眼睛,“是、是徐卫西他大哥徐卫东的衣服,那、那天晚上,白金根从鱼塘那里来我家,他身上出了一身汗,身上衣服也脏了,我、我就弄了些水,让他洗了个澡。”

顿了顿,又说:“徐卫东,是我丈夫,当时已经去世好几年了,家里还有他几套衣服,那天晚上……白金根没换洗衣服,我没多想,就把徐卫东的衣服拿给他穿了。

我没想到,徐卫西会突然来我家。”

男警和女警的脸色都变得很惊讶。

女警忍不住问:“就因为白金根当时穿着徐卫西大哥徐卫东的衣服?所以他们就打起来了?而且还打出了人命?”

白美凤默默地点点头。

男警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忽然问:“白美凤!你刚才说,你当时没想到徐卫西当天晚上会去你那里,也就是说——如果你知道徐卫西当天晚上会去你那里,你就不会让白金根穿徐卫西大哥的衣服?也就是说:你知道只要徐卫西看见白金根穿他大哥的衣服,他们就一定会打起来?是不是?”

白美凤默然数秒,无声点头。

男警:“为什么?因为你们当地的风俗吗?”

白美凤:“……”

好一会儿后,白美凤:“不完全是风俗的问题,主要是……主要是因为……白金根他……他以前和徐卫东打过两次架,他们、他们是死对头……”

喜欢返回1998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