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润同事小少妇 绳结陷入花缝惩罚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小净空正与小郡王玩得欢,老远便听见两个小豆丁的笑声。

小郡主在宫里是不这么幼稚的,她总端个小长辈的架子,老气横秋。

两个小豆丁在院子里追逐着星星点点的萤火虫,没留意到有人正在朝这边过来。

张德全第一个发现了国君,他赶忙躬身行了一礼。

国君抬抬手,示意他边儿上。

张德全侧身让到一旁。

两个小豆丁追呀追,小郡主跑在前面,她一不留神儿撞在了国君的大腿上。

她身后的小净空没刹住车,为了避免撞在她的身上,小身子往旁侧一晃,撞在了国君的另一条大腿上。

此前国君与小净空一共见过两次。

第一次是小净空与小郡主站在麒麟殿外唱歌,什么你爱我~我爱你~什么什么甜蜜蜜的,至今都在国君脑海里回荡。至于说长相,国君还真没细看。

第二次是中午,两个小豆丁坐在麒麟殿,脸上脏兮兮的,也没看清长相。

眼下小净空到了他面前,他才终于得以打量这张稚嫩的小脸。

好看是毋庸置疑的,小净空的优秀长相从不因晒黑而减分,他不论是昭国白白嫩嫩的样子,还是如今小麦色肌肤的样子,都可爱得不像话。

但精致的眉眼中又透着一丝英气。

更重要的是他的眼神,面对大燕国君也没有一丝怯懦。

这孩子将来长大了……定非池中物。

“伯伯!”小郡主抱住了国君的大腿。

小净空哦了一声,后退一步,礼貌地打了招呼:“小雪伯伯好。”

国君的目光一瞬不瞬地落在小净空的脸上。

他一边看,一边不由地皱起了眉头。

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连他自己也说不上来是什么。

“陛下。”

萧珩从另一边的老槐树下走了过来。

“庆儿。”国君移开落在小净空脸上的视线,看向萧珩,“是不是他们吵到你歇息了?”

萧珩如今立的是病弱人设,还有半年就要撒手人寰。

他调整了呼吸,带着一丝虚弱说:“没有,天热,我睡不着。”

国君看着他道:“难受的话就让国师给你拿点药。”

萧珩苦涩一笑:“不用浪费药材了。”

一个要死的人吃药只是心理安慰而已,萧·腹黑·珩将人设拿捏得妥妥的!

国君的目光还是不自觉地被小净空吸引。

他蹙了蹙眉:“这孩子……”

萧珩说道:“萧大夫说他刚从林子里回来,最好先在国师殿观察一两日,确定身心都没大碍了再送回去。我已经派人通知过他家人了。”

毕竟是豁出去救过上官雪的孩子,在国师殿休养几日也是情理之中。

国君深深地看了小净空一眼,没再多言:“小雪,我们该回宫了。”

小郡主依依不舍地冲几人挥手道别:“净空再见!老师再见!小侄儿再见!堂姐再见!”

上官燕从窗户后冲她挥挥手。

国君看了看上官燕,眉心微蹙,最终一个字也没说。

上马车后,小郡主开心地把玩着手里的浅色琉璃瓶。

琉璃是半透明的,里面装着小净空抓来的萤火虫,一闪一闪,像天上的星星。

国君却是想到了那个孩子。

一个五岁的孩子居然敢当街咬住人伢子不放,又冷静地带着小雪逃出被关押的地方,还找了个藏身之处,一藏就是一下午。

自己饿肚子,东西全给小雪吃。

勇敢、机智、沉稳、善良……世间所有美好的品质似乎都能用在那孩子身上。

“伯伯,我明天可不可以还来找净空玩?”小郡主打断了国君的思绪。

“你不害怕了?”国君问她。

“害怕什么?”小郡主反问他。

国君好笑地说道:“你下午不是还说以后都不出去了,害怕出宫又遇到坏人。”

“哦,这个啊,我刚刚和净空也说了。”小郡主道,“可是净空说我们不能……不能爷爷灰石!”

国君一头雾水,什么爷爷灰石?

小郡主努力解释:“就是、就是……你你你……你吃饭噎住了,你不能以后害怕被噎住都不吃了。所以我、我也不能害怕碰到坏人就再也不出门了!世界那么大,我要去看看!”

我看你就是想来国师殿转转!

还有,那叫因噎废食!

国君问道:“他真这么说?”

小郡主奶唧唧地点头:“嗯!”

国君嗤了一声:“懂得还挺多。”

他下午哄她哄得嗓子都干了,小丫头一句也听不进去,怎么?她的小伙伴说一句,她就立马奉为了真理?

张德全笑了笑,说道:“一看就是家教好,小郡主能交到这样的朋友也是一桩美事。”

国君:“哼。”

……

小净空白天睡多了,晚上没睡意。

他坐在椅子上,百无聊赖地晃着小腿儿:“娇娇我想吃千层酥,没有糖的那种。”

千层酥有甜口也有咸口,但一般为了增加口感都会放一点猪油,只有在大兴巷的一家老字号有素油做的千层酥。

顾娇道:“好,我去给你买。”

萧珩道:“我去买。”

小净空蹦下地:“我也想去!”

萧珩:不,你不想。

小净空坚决要跟出去。

考虑到他刚受过一场惊吓,粘人也算正常,顾娇将他带上了。

大兴巷里国师殿不远,今晚有风,气温还算凉爽,一家人决定步行。

顾娇将小净空牵在中间,小净空一蹦三跳,兴奋得不得了。

盛都内城不宵禁的时候还是很繁华的,这个时辰不早了,街道上却依旧车水马龙,行人摩肩接踵。

“哇!好漂亮!她们的花灯是金子做的!我可以去看看?”

不可以!

那是青楼!

“哇!好热闹!好多人!我可以进去转转吗?”

那是赌坊!

“那那那那这个呢?”

这是寿衣店!

“那边有好多小孩子!我也要去!”

那是民间给净身的地方,穷人家将孩子通过那里送进宫做太监。

你是有哪里想不开吗,小子!

萧珩果断将小家伙扛在了肩上。

小净空一阵扑腾:“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萧珩:“不放。”

小净空小脸憋得通红:“我要尿尿!我憋不住啦!”

萧珩:“……”

小孩子的尿真是说来就来。

萧珩虎躯一震:“不许尿我身上!”说罢,对顾娇道,“我带他去一趟茅厕。”

“那我去排队,铺子就在前面的巷子里。”顾娇为萧珩指了方位。

萧珩嗯了一声:“我知道了,一会儿去找你。”

顾娇去前面的巷子里排队。

这间点心铺子的生意十分不错,队排得很长,顾娇站在末尾,几乎排到街对面的巷子里去了。

她等待的功夫忽觉头顶一道强大的气息一闪而过。

太快了,四周的百姓全无察觉。

顾娇起先没往心里去,哪知下一秒,又一道强大的气息自她头顶闪了过去。

这二人的气息与齐煊的有的一比,甚至似乎更强。

二人在附近的另一条胡同里交起了手来,顾娇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二人你来我往的内力碰撞。

她决定去看看。

那是一条卖棺材铺与寿衣的胡同,铺子早已关门,只剩下寿衣店与棺材铺的布招牌在夜风中无声招展,月光一照,颇有几分阴森诡异的气息。

顾娇站在胡同外,将身子挡住,只探出一颗脑袋偷望。

交手的是一名佛家弟子与一名道家弟子。

佛家弟子足尖一点,凌空后翻落在了一侧的屋顶上,正巧对着顾娇所在的方向。

顾娇定睛一看:“咦?美和尚?”

这时,那名道家弟子纵身一跃,一掌朝他打来。

他身形一转,往顾娇这头从容退行了半丈。

这下,道家弟子的脸也露了出来。

顾娇更惊讶了:“清风道长?”

这俩人怎么打上了?

清风道长该不会就是上次追杀美和尚的牛鼻子吧?

一个美和尚,一个仙道长,什么叫神仙打架,这就是了。

“太养眼了……”顾娇看得眼睛都直了。

“牛鼻子,你讲点道理!要不是我把你从林子里带出来,你指不定要在里头困上一年半载,

滋润同事小少妇 绳结陷入花缝惩罚

不如我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了如何?”

“你做梦!”

清风道长凌空一掌,朝着和尚的心口拍去。

他的衣袍被迎面而来的夜风吹得猎猎作响,眉眼仙气如玉,眼神却充满杀气。

和尚身形一闪,避过他的攻击。

普通之下能避开清风道长掌风的人可不多了。

月夜下的和尚美得像个妖神。

他勾唇一笑,指尖夹住一片飞落而下的落叶,幽幽叹道:“唉,不就是偷看你洗了一次澡吗?至于记仇这么多年?”

清风道长俊美的面庞闪过愠怒,杀招凛冽:“秃驴!受死!”

和尚冷冷一笑,手臂一挥,指尖的落叶成刀,嗖的朝清风道长的眉心射去!

这一招,亦是杀招!

……

“尿完了?”萧珩看着从茅厕出来的小净空,“去洗手。”

小净空摆着个小臭脸来到井边洗手。

萧珩好笑地看着他:“你摆臭脸给谁看?”

小净空鼻子一哼:“不让我吃糖的坏姐夫!”

萧珩挑眉道:“明明是娇娇不让你吃的。”

小净空叉腰跺脚:“那还不是你告诉娇娇我的牙齿坏了!”

萧珩无辜地说道:“你的牙齿是坏了呀。”

小净空两手抱怀,撇过脸:“哼!”

这是一间卖肉脯的铺子,萧珩顺道给顾娇买了一点肉脯。

随后萧

滋润同事小少妇 绳结陷入花缝惩罚

珩牵着小净空去了卖千层酥的铺子。

排队的人很多,萧珩从队伍前方一直找到队伍的末尾,依旧不见顾娇的踪影。

小净空严肃地问道:“你是不是记错啦?娇娇不是来这里买千层酥的?”

萧珩一手拿着一包肉脯,一手牵着小净空,说道:“就是这里,我没记错。”

小净空想了想:“娇娇是不是也去茅房啦?我要去找娇娇。”

萧珩道:“不要乱跑,就在这里等。”

小净空拒绝配合:“我不要,我就要去找,你不让我找我就哭,说你是人伢子你拐卖我!”

不怕小孩和你杠,就怕小孩有智商。

这是小家伙最后的倔强,谁让他弄没了他的糖?

萧珩好气又好笑:“好,带你去找。”

兜一圈就回来。

萧珩牵着小净空随便找了个方向溜达起来。

顾娇是从巷尾出去的,他俩是从巷头。

阴森诡异的小胡同里,清风道长与和尚已交手了十几个回合。

顾娇只恨手边没一包肉脯,对不起这超燃的打斗现场。

二人虽是打得厉害,但招式皆只针对对方,并未毁坏一房一门、一砖一瓦。

这才是高手的修养与意境。

那些动不动就将人家的房子轰个窟窿的,考虑人家修房子要钱吗?

“贫僧还有事,实在不想和你打了,结束吧!”

和尚立在屋顶,周身内力陡然暴涨,灰色僧服无风自动,宛若气海翻涌。

清风道长眉头一皱,好强的杀气!

和尚飞身而起,杀气凌厉,如同一尊堕入魔道的佛,猛地朝清风道长的命门攻去。

“师父!”

一道脆生生的小声音撕裂了胡同里的杀气。

和尚的身子蓦地一僵。

喜欢首辅娇娘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