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最强霸主 主人在办公室里调教我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而就在几人忍不住激动的同时。

只见老子话音落下,却又作歌一首道:

“通天教主离金阙,

来聚群仙百万名。

两教生克终有损,

天翻地覆鬼神愁。

昆仑正法扶明主,

山河一统属西周。”

结果一歌落下,却即使通天教主早有心理准备,也差点忍不住气急攻心,昆仑正法扶明主,山河一统属西周?就其昆仑山是正法了?

而整个汜水关一片寂静下,苍老的歌声自也让所有人都是清楚听到,不由就是想到上次元始天尊作的歌:‘阐教法扬真教主,元始天尊离玉池……’

顿时无人注意的西方教幻惑天,可惜肚脐上的莲花已被刑天摘掉,但依旧忍不住一只手捏个兰花指,一只手放在肚脐上原来莲花的位置。

也立刻忍不住眸光一闪:‘听说这洪荒都说我西方教主无耻,尤其以准提教主为最,看来我西方教主无耻犹不如这老子、元始二人。’

诛仙阵前。

通天教主也忍不住下意识脸色一阴,但仅仅一瞬便就恢复平静,这位陛下贤婿都提前告诉自己了,自己怎还是忍不住发怒,只要自己不怒,恼羞成怒的自就是两人。

一旁赵公明、多宝道人同样听得脸色一沉:‘这大师伯太无耻了!’

另一旁龟灵圣母、无当圣母也都忍不住美眸一闪:‘这老子果是卑鄙无耻,竟能说出如此昆仑正法扶明主,山河一统属西周之话。’

截教万仙弟子同样全都脸上挂着:‘太无耻了!’

并终于一歌落下。

阐教、西方教浩大的队伍也终于走到万仙阵前。

通天教主上前一礼道:“二位道兄请了。”

不想老子直接便指着通天教主鼻子骂道:“贤弟可谓无赖之极!不思悔过,何能掌截教之主?

你率领群仙布此恶阵便罢了,又如何一再欺黄龙真人他一个小辈?一再的以金箍套他,叫他痛苦不堪?如此又可是圣人所为?

你布此恶阵,只待玉石俱焚,生灵戕灭殆尽,你方才罢手么,这是何苦作此业障耶!你速为黄龙真人解去金箍便罢,不然今日便莫怪我与元始贤弟落你面皮!”

汜水关四周天地上下依旧一片寂静。

就只有老子一人苍老的声音,同时也是在所有人万众瞩目下。

只见通天教主闻听,这次却反而丝毫不恼怒,但只淡淡道:“奉敕炼通天神火柱,绝龙岭等候我教三代小辈弟子闻仲,敢问道兄那云中子奉的是何人敕命,埋伏杀我教一个小辈弟子?”

元始天尊淡淡脸不红气不喘。

一众大脑门锃亮的老杂毛弟子中,云中子老眼皮也微微一垂:‘我听不到,我听不到,我什么都听不到……’

通天教主丝毫不停,继续淡淡道:“王魔!贫道奉玉虚符命,在此等你多时矣!再敢问道兄,那文殊广法天尊奉的何人符命?竟算计埋伏杀我教一个小辈弟子?”

元始天尊继续淡淡脸不红气不喘。

同样已莲花化身的文殊广法天尊也老眼皮一垂:‘与我无关,我什么都听不到……’

西方教下诸天菩萨、佛祖,以及凶神恶煞的十八罗汉、八大金刚,则也都仿佛什么都没听到一般。

就只有西岐阵前的一众西岐土著武王姬叔度等人,忍不住替邪教的阐教尴尬,这次又自落面皮了吧?

通天教主继续不停道:“火灵圣母!贫道奉玉虚符命,在此等你多时矣!再敢问道兄,广成子又是奉的玉虚何人符命,竟以长辈身份,埋伏杀我叫一个三代小辈弟子?

道兄倒是能颠倒是非黑白,那黄龙真人却是先对我圣人不敬,故此对其稍作惩戒,若我门下弟子有对二位道兄不敬的,二位道兄亦可以稍作惩戒。”

顿时西方诸天菩萨幻惑天、大黑天、帝释天、大梵天、散脂大将、坚牢地神、摩利支天、阎摩罗王、金刚密迹,虽然都是西方恶道的一头三面、四头、三头、三眼,各种凶神恶煞之相。

但闻听通天教主淡淡所说,眼中还是都忍不住闪过:‘太阴险卑鄙无耻了!前段时间传说洪荒中最为阴险卑鄙之人,却是一名秦云的道人,如今看来……

不过就是如此阴险卑鄙无耻的两位圣人,都在那秦云道人手上没占到便宜,反叫阐教九战九败,百战百败,逢战必败,不知那秦云道人……

听说那秦云道人,如今已入了我西方教为我西方副教主,这将来我西方教确是合该大兴。’

阐教一众大脑门锃亮的老杂毛弟子,也都是眼观鼻鼻观脚,一副

三国之最强霸主 主人在办公室里调教我

与自己无关的样子。

秃顶银发的广成子同样淡淡:‘我什么都没听到,根本就没有发生过。’

终于某位佛祖,忍不住淡淡微抬一下老眼皮,看向广成子一眼:‘听说这广成子也已是我西方教下,被两位圣人教主与了广成菩萨之位,不想果是如传说中一般阴险卑鄙。

我西方教虽都是恶道之人,多吃人为生之人,但却也没有其阐教的这般邪,往后这邪教的阐教若加上我西方恶道,这天地。’

同时终于这一次通天教主淡淡话音落下,元始天尊老脸也微微挂不住,就是我元始干的,就是我算计杀的你教下小辈弟子,你通天又能如何?虽然最后没有成功。

而也立刻忍不住道:“通天你也不必口讲,只你既摆此恶阵,就把你胸中学识舒展一二,我与你共决雌雄。”

终于通天教主也眸中精光一闪,往身旁淡淡一指道:“此阵二位道兄认得吧?”

老子立刻大笑道:“此乃是吾掌中所出,岂有不知之理。此是太极两仪四象之阵耳!有何难哉!”

上次也说诛仙阵有何难哉,结果不等四位圣人一起联手都不敢破。

汜水关就只剩下三位圣人的交锋,却少了另外的三位圣人,西方的两位圣人教主,以及轻易不会过问人间的天外娲皇宫女娲娘娘。

通天教主也再次不禁淡淡道:“道兄既说有何难哉,可任意派弟子来破阵,生死各由天命,二位道兄与我都不许插手。”

元始天尊同样淡淡道:

“混元初判道为尊,

炼就乾坤清浊分。

太极两仪生四象,

如今还在掌中存。”

谁去破此太极阵走一遭?”

一旁赤精子立刻大声叫道:“弟子愿会此阵!”

紧接赤精子也眸中精光一闪作歌而出道:

“今朝圆满斩三尸,

复整菩提在此时。

太极阵中遇奇士,

回头百事自相宜。

原来是你乌

三国之最强霸主 主人在办公室里调教我

云仙,你不可特强,此处是你的死地了!”

就在汜水关四周天地上下瞩目下。

但见赤精子作歌而出的同时,太极阵中也走出一道人,明显也是在洪荒有名的一位三花聚顶五气朝元练气士,不然赤精子也不可能一眼认识。

然而不想嚣张的一句话刚落下,乌云仙便眸光一闪,直接一混元锤化作一道混元之光向着赤精子打去。

“噗!”

结果一个照面,阐教十二金仙大仙道德之士赤精子,嗯便被打倒在地,一击闷趴没了动静。

终于瞬间就老子、元始两位圣人也不由脸色一阴,还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一直以为截教只有那赵公明等八大亲传弟子还行,不想就是一个小小乌云仙。

与此同时。

广成子也紧接一声大叫道:“少待伤吾道兄,吾来了!”

可让所有人目瞪口呆想不到的,不想阐教大仙广成子再出,竟也被乌云仙直接一混元锤闷趴。

“噗!”

但与赤精子不同的,广成子却紧接从地上爬起,老眼阴阴一闪,直接便向着西北方向而逃。

同样无人注意的,帝辛也正忍不住向身前通天教主传音道:‘老师,道祖鸿钧有可能会现身吗?会干出给你下毒之事吗?’

喜欢穿越封神我成了纣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