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在线观看直播 岳弄怀孕了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感谢书友20200215185316983的十万赏,十五个盟主了!)

原本在白雾的计划里,自己是通过石碑登船,登船之后慢慢探索游轮。

大概就像一次正常出塔探索。

随着游轮进入黑雾外,他原以为自己不需要探索这艘游轮了,但这段备注已经说的很明白了。

“看来这艘游轮里藏着不少秘密。不过眼睛像是透露了,又像是没有透露……”

一切还得看文灏怎么说。

游轮极其巨大,海上城市,海上堡垒,这些说法都是为了突出其巨大。

所以游轮的区域划分,就可以分出很多领域。

备战区域就有十二处,生活区域多达百处。

恶堕们不需要进食,甚至有些恶堕连很多脏器都退化了,不过恶堕也有着独特消化能力。

比如林无柔解剖以利亚,白雾发现以利亚的胃连接全身各处。

而且恶堕更为纵欲,没有某些部位,完全不影响它们的一部分欲望,比如食域。

所以游轮里光是海鲜交易市场,就有六个。

且每个地方都很多人。

海里的鱼类,贝类,有些是恶堕,有些是为了应付恶堕而进化的生物。

后者很少,价格很贵。

船内也有各种工作岗位,这艘船里,只要拥有文灏所推行的货币,就能够买到许多服务。

简而言之,这是一座移动海岛。岛上有着许多人类城市文明里才有的东西。

方舟开始朝着未知海域前进,已经渐渐远离新月海岛。

船外的广阔天地,人们为光矢侠二度拯救人类而欢呼,这注定是一个让无数人振奋的夜晚。

情绪是这个扭曲世界里,最强大的武器。

白远曾经强调过的概念,不仅仅适用于白雾,也适用于这个满是普通人类的世界。

仿佛这些正面的情绪,纵然不能消除扭曲,也能够让扭曲扩散的速度变慢。

船内的小世界里,白雾慢慢开始了解这艘船。

文灏带着白雾参观了大概四十分钟,甚至没有浏览完这艘巨轮的三分之一。

最终来到了餐厅,白雾和文灏开始享用美食。

华丽的餐厅里,浩大的第一层,只有文灏和白雾两个人。

船员们都有着自己的职务,包括几个干事,也都已经安排好了工作。

白雾对于吃一向是很感兴趣的。

“这是恶堕?”

餐具的银色封盖被揭开,摆在桌上的食物让白雾犹豫了一下。尽管眼睛很快给到了解释——

【尽管它长着仿佛被核废水滋润了,顺便再经过几个病毒变异毒株侵蚀后扭曲的样子,但你可以放心,它的口感嘎嘣脆,凤凰味儿。有那个病篓子在,你都不知道这艘船上的人吃的有多健康。】

白雾愣了一下,随后乐了,倒是没有想到柳病树的能力还能这么用。

仔细想了想也是,一个能掌控细菌与病毒的人存在,这艘船根本不担心中毒。

文灏说道:

“白大哥,你身上有人类的气息,和我们不一样,所以你放心,虽然海洋里的生物,正常的鱼类很少,基本都是恶堕,但并非没有。我给你准备的还是正常的食物,你可以放心吃。”

“它们和人类不一样的,它们之所以濒临灭绝,不是因为什么四小时一次的负面属性。而是单纯的太弱。”

“恶堕的强大,导致原生生物的生存率大幅度下降。七百年来,没有全部灭绝已经是万幸了,得亏不少生物,变成恶堕后,没有智慧,依旧保留着以前的习惯。”

“海洋里还有不少原生鱼,但终究会一点一点淘汰,成为恶堕的海洋。”

这番话指的是鱼,也指的是人。

曾经这艘游轮里全是人类,随着有人不断变成恶堕,也有人试图抵抗。

但没意义,游轮很大,却也很小。

最终整艘游轮里,全是恶堕,再无人类。或许游轮之外也是一样。

“有时候我在想,这是否是一种进化?也许我们就是要带着某种使命,去让人类完成这场进化?”

文灏将内心的疑惑说了出来。

白雾没有立马反驳,而是认真的思考了一番文灏的问题后,才缓缓说道:

“有机械恶堕已经掌握了能够让世界科技复苏,甚至科技突破性发展的技术。”

“然后区域之间的限制取消,某种程度来说,恶堕更适合生存在这片世界。假如这个世界只有恶堕了,那么我可以确信,将来恶堕也会建立新的生物文明。”

“但是……”

白雾淡然一笑,话锋一转:

“井所带来的扭曲规则未能取消,而且人类并非全部保留理智,智慧种是很少的。”

想到自己刚来高塔时,队长也说过,有人将恶堕化看做一种进化。

但自己虽然遇到了不少智慧种,可大多数人的恶堕化……不是智慧种。

“又有谁有资格去决定将一个人变成恶堕呢?何况人类也有自己的提升机制,我不认为恶堕化是一种进化,它也许符合某些进化的表现,但它不是进化。”

“这只是一场博弈者们的游戏,人类也好,恶堕也罢,本质还是地球上那些生物,只是博弈者们,试图用

两个人在线观看直播 岳弄怀孕了

某种方式,将我们分离开。”

文灏也只是有这么一个观点,认为人类或许更适合成为恶堕,但并没有真正的将其作为信条。

听到白大哥的这番话,文灏也意识到了自己的一些局限性:

“你之前好像就说过……我们的相遇,也许是一场正义的启示,也许是一场阴谋?”

“是的,包括你被挑起怒火,攻击人类,也许我们现在做的每一件事,都在某个人看到的因果里。”

“那岂不是……很绝望?”文灏无法想象。

白雾的话有些晦涩。但文灏很信任白雾,这种信任与多种因素有关。

“是啊,很绝望,要彻底消除扭曲,就得面对两个强大的对手,这两个对手,至今甚至没有认真的出手过。”

农场主到底在干什么,井六现在又在干什么,一切都不清楚。

白雾当然不会狂妄的以为几个Q就称得上农场主的底牌。

“文灏,我不知你是怎么当上船长的,我只是确定这条路并不轻松。但在你们在船上的岁月里,世界发生了很多变化。我会慢慢说与你听,关于我的经历,以及这些经历里,我得到的启发。”

白雾很清楚,什么人可以信任,什么人不可以信任。以及什么人,值得去争取其信任。

文灏这些年一直跟在恶堕身边,虽然还有为人类着想,但已经更加适应了恶堕的身份。

他可以因为是人类而退避,也可以因为人类欺负到了自己的船员,实施毁灭。

就像那几个干事一样,文灏需要引导。

人类一定是好的么?

恶堕一定是坏的么?

很多事情上升不到好坏的高度,即便单说立场,人类也绝对不是恶堕一定要消灭的目标。

于是白雾开始慢慢讲述自己的经历,讲的很细,末日拼图碎片,井家势力,高塔怪物,方舟,航班,他知道的很多内容都说了出来。

他没有把握扭转文灏的想法,但至少要让文灏明白一些真相。

文灏也听得很认真,时不时,白雾为了让文灏更有参与感,也会询问文灏的一些事情。

白雾是一个很有个人魅力的人,尽管因为白远的关系,他总觉得看谁都是平平无奇,包括自己,但事实上,他撒起谎来让人很容易相信,而他真诚起来,更是让人能够直白的感觉到那种诚意。

文灏没想到,短短一年的时间,白大哥的经历竟然如此精彩。

文灏对于人类态度,因为避难所事件扭转了不少。

“所以说……扭曲才是一切源头,人类和我们不是敌人……只是因为某种原因,我们会对人类的负面情绪,有某种极强的渴望。而这种渴望,也许本质上……就是恶堕的源头,那个扭曲之源的一种刻意的设计?”

“是的,恶堕与人类残杀,淘

两个人在线观看直播 岳弄怀孕了

汰掉所有人类,人类在这个过程里,要么成为恶堕,要么死去,或者以半恶堕的形式存在。”

白雾继续说道:

“不过镇压扭曲源头的存在,显然也给了人类对应的,甚至更强的力量。或许正是因为如此,恶堕的源头,我们可以将其称之为这个恶堕中的阿尔法,才想要灭绝人类。”

“白大哥,你的意思是……人类其实拥有更大的可能性?甚至可以超越你说的六个井?”

“不如胆子再大点,也许能够超越阿尔法?不过人类和恶堕的上限不同,下限也不同,恶堕普遍比人类强大,就是因为这一点,并且人类要提升实力,比恶堕要难很多。”

“种种因素限制下,导致了人类并没有出现超级强大的存在,或许有一个……不过能不能与那些井字级的抗衡,还很难说。”

白雾想到了两个人,许卫,还有一个不知道其存在,只知道拥有万相法身的人。

当然,初代面具怪人,也就是从农场长大的那个林锐,或许也有着对应的实力。

而且参考的井字级,是井五。

井二的实力明显强于井五,农场主恐怕又在井二之上。

所有的事情白雾都给文灏说完后,文灏也理解了白雾的想法:

“白大哥,你放心吧,人类应该也不敢再挑衅我们,我和我的船员,只希望能够找到一片可以定居的地方,我不会伤害人类。”

白雾说了一句看似随意但很关键的话:

“无所谓其实,只不过大多数人无辜,有些该死的人类,死了也就死了。好言难劝该死的鬼不是么?”

一番交谈,白雾已经清楚了文灏的个性,这早已不是当年的幼童,现在的文灏,完全是给自己面子。

不然新月海岛的十数万人,怕是无一人能活。

对于人类,白雾秉承的是,能救的,他就去救一下,自身更在意的,是与恶堕源头,六个井字级的博弈。

如果有人非要作死的,没点交情的话,他绝对不拦着。

白雾最后这句话,让文灏更清楚了白雾的立场。

不是绝对站在人类这边,至少不是纯粹狭隘的站在人类这边。

更大的任务,应该是解开世界异变的谜团。

“如果游轮能够帮到你的话,我们愿意帮你。”

“一样,如果避难所能够帮到游轮的话,我们也绝对不推辞。”

两个势力的领袖达成了共识,而文灏则内心有些犹豫,要不要邀请白大哥去禁地。

白雾看出了文灏的小心思,知道文灏可能有求于自己,而且麻烦还不小。

结合眼睛提到的,一个能够与井势力抗衡的切入点就在游轮内部,再加上骨子里的冒险精神——

白雾愿意尝试一下:

“这艘船,作为一个巨大的场景,想来是有很多地方,也有着特殊的规则吧?你面露愁容,应该是希望我帮你,但你也不确定我能不能做到,你担心会场景的规则会对我造成威胁?”

文灏惊了。

这白大哥是有读心术?

白雾不值一提的传统艺能,倒是让文灏好开口了:

“我会把我知道的全部告诉你,游轮禁地的危险性,以及藏在游轮禁地里的宝藏。但白大哥,这里面实在是很凶险,去不去,你自己决定,不管去不去,不影响你我的交情,将来避难所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不愧是当了船长的人,这番话说得颇有义气。

白雾早已有了想法,也非常义气的说道:

“不,我既然答应了你,你的难处我就愿意帮你去解决,危险又算得了什么。我们的经历,哪一次是不危险的?”

文灏没有说话,只是举起酒杯,与白雾碰了一杯,沉吟十来秒,他才缓缓开口:

“我先从历史开始讲吧,因为也许有一些事情,是白大哥你感兴趣的。”

“首先这艘方舟,是一场骗局,你知道吗?”

文灏看着白雾,白雾点点头:

“我知道,因为方舟无法抵达高塔,航线上根本看不到高塔。而在2128年末,高塔就消失了。”

“没错,当我们登上船后航行了一阵子后,第一任船长陈降先生,就发现了航线吃假的。当时是两艘方舟并排走,另外一艘方舟,则坚持认为航线是真的。”

白雾记得这一段,井五在赌场的时候,通过电话跟自己说过,两艘方舟的命运也因此截然不同。

一艘方舟最终淹没或者说被摧毁了。

另一艘方舟则撞破了黑雾,继续寻找着最终的自由。

白雾不得不感叹命运无常,一个选择也许很关键。

果然,很快文灏也讲述了另一艘方舟沉没的事情,只是文灏的说法,略有不同。

“那艘方舟,始终坚持着既定的航线,但我很清楚……就算那是末世初期,很多区域规则还没有形成,可那艘方舟,绝对不会无缘无故沉没。”

白雾听出了问题关键:

“你怀疑那艘方舟的沉没,不是撞礁石或者冰山,是被人弄沉的?”

“是的,另一艘方舟的沉没并非某种意外事故,这不是怀疑,而是我认为的真相。”

“判断依据呢?”

白雾隐隐感觉到,自己可能要找的另外某个人也出现了。

文灏的表情也凝重起来:

“因为这个人在后来,也登达了这艘船,他的实力非同小可,别说七百年前,就算七百年后,我们也不是他的对手。”

白雾问道:

“他要做什么,摧毁游轮?”

“算是有这个目的,但是没有成功,他说要寻找井三留下的东西,但是后来……他去了禁地,就消失了。永远消失了。”

几个关键点白雾很快把握住了。

这游轮有一个禁地,而且进去后会消失。

这个人要寻找井三留下的东西?

等等,井三?

井三不是在航班上吗?而且根据井六的说法,井三在2128年已经在上面躺着了。

什么情况?难不成在这艘巨大的方舟正式出海前,井三来过方舟?

找井三的人又是谁?

而井三又是为何来到这艘注定无法抵达高塔的方舟?

白雾兴趣被钓起来了:

“你继续说。”

(晚些还有)

喜欢末日拼图游戏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