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野花视频在线观看免费播放高清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已是夜半。

村子里人家灯火早已熄灭。

廉景拆了老宅堂屋里那架着的,用不上了的门板。

也熄灭了老宅的灯,摸进了自己卧室。

平躺在床上,望着卧室的房梁屋顶,心情愈加有些复杂。

今天一整天的变故,似乎等到此刻夜深人静,

周围安静下来了,才渐回过神来。

本来在学校好好的,结果突然接到电话,让回来奔丧。

到了家,没看到尸体,就看到他爸养得那只小白鼠。

他还能听懂那只小白鼠说得话,小白鼠好像还能知道他心里想什么……

小白鼠,嗯……白叔还告诉他,他爸妈没死,可能还不知道跑哪度蜜月去了。

原本已经憋在眼底的眼泪水,都不知道该不该落下来。

然后,

原来他爸是个天师,师天的那种,

小时候他骑在脖子上的,穿着蟒袍的原来地府阎罗。

他也能修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野花视频在线观看免费播放高清

道……

只是好像有点困难。

他支付宝里的钱被白叔骗……赚走了……

想着,心情好像更加有些复杂了,

再想着……白叔安慰他的话,他胸口好像有些堵。

廉景从床上翻过了个身,朝着床外边,

窗户外,夜幕中的月亮透过窗,往屋里挥洒进些清冷的月光,

有些安静着的屋子里,还响着小白鼠吃着些东西的细微声响。

一旁张桌子上,小白鼠还吃着身前盘子里装着的些东西,

已经吃了这么些东西下去了,肚子却依旧平着,也没什么变化。

“……想什么呢……吱吱,你支付宝里那点钱才多少啊……你想想,等你有法力了,给人抓个鬼什么的……一次赚得钱可多着呢,你们家收费又狠,地府都知道的……你现在那点钱才多少……”

吃着盘子里些东西的小白鼠直起些身,冲着廉景叫了两声。

廉景听着,不禁再在床上动了动身子,

“……白叔,那你估计,我要什么时候,才能通过考核有法力啊?”

廉景再有些期待着问着。

小白鼠安静了下来。

“……这还有点薯片,你吃不吃?”

捧起了些盘子里的几片薯片,小白鼠再冲着廉景问了句。

廉景感觉胸口愈加堵得有些厉害。

“……咳咳,你想想,想修得法力,哪那么容易啊,你学点别得,也要个一年半载啊……”

小白鼠将捧着的几片薯片塞进了自己嘴里,再安慰着,

“……就算你现在没法力,凭借那三本书上记载的些方法,再靠着你爸的面子,你一样可以做很多事……”

小白鼠顿了顿,转了转脑袋,

“……要不……你也学廉歌,外出游历吧……你爸就是外出游历,很快就成道了。”

小白鼠出声对着廉景叫了两声。

廉景再床上侧着身子,再动了动,

“……白叔,我爸外出游历的时候,应该有法力,很厉害了吧……我这修行基础就看了十几页……出去不会被什么厉鬼给撕了吧。”

廉景有些意动。

“……你出去读书,来回这么远路,有遇到过厉鬼吗……嗯……也不对……以前你遇上了也不会知道……也不会主动凑过去……没事儿,你这不是还有我吗?你白叔我跟着你呢,你怕什么……”

小白鼠出声吱吱叫着,愈加显得有些兴奋,

“……而且你爸当初可是走过了很多地方。只要我站在你身上,别说是厉鬼了,就是你一分钱出门都不带,你白叔都不会让你饿死……当初好多人让廉歌过路的时候再去坐坐呢,看到我们了,不得给我们摆好多桌酒席,让我们吃……实在不行,还能叫人啊……”

说着,想着,小白鼠有些兴奋了。

“……那我们就外出游历?”

廉景意动了。

只是看着小白鼠,感觉他白叔不是因为前面那些话,那么积极,而是因为吃席。

“……外出游历……你白叔带你出去见见世面……当初我可是和你爸以前游历的……”

“……今晚……明天早上就出发……我带你出去游历。现在赶紧给我睡觉……”

小白鼠再有些兴冲冲吱吱叫了几声,恨不得现在就扯着廉景出声。

看着小白鼠的模样,廉景不自觉感觉有些不靠谱,

不过忍不住还是有些期待,

“好……”

应了声,再翻过了身,平躺着,

望了望屋顶房梁,再合上了眼睛,心里盘算着,明天要是出门,要不要准备点什么。

“……白叔,你说我爸妈这出门去了,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他们?”

“……快了,快了……说不准你出门看到的谁,就是你爸妈装得呢……”

迷迷糊糊着,廉景再问着些话,睡着了过去。

小白鼠似乎还有些兴奋,应了声,再望了望床上睡着了的廉景。

傻孩子,要不是之前你还小,你爸妈早把你扔屋里,跑出去到处转了。

这会儿出去了,哪那么早回来。

小白鼠望了望廉景,转过了脑袋,望向了窗外。

……

“飒……”

一条老旧的巷子里,夜色弥漫着,有些昏黑。

夜里带着些凉意的风,不时从巷子拂过,

也扰动着巷子边,几颗树上的枝叶,地上落着的几个没人收拾的塑料袋子,

就站在这老巷路边,

廉歌先是目光似乎跨越了距离,看着老宅屋里小白鼠和廉景的景象,微微笑了笑,

旁边,顾小影挽着廉歌的手,陪在廉歌身边,看着也不禁微微笑着。

再转过了些视线,廉歌再看向了身前,巷子里,路对面,脸上笑容渐褪去了些。

巷子对面,

是个疗养院。

这里是鄂州。

相比之前,疗养院再多了些修缮过的痕迹,只是依旧破败了。

透过疗养院的门,往着疗养院里看去,

疗养院里,弥漫着些夜色,也没什么灯火光亮,

只是院子里,几颗还立着的树木,在拂过风中碰撞着枝叶。

不知道是,这会儿夜已经深了,还是这疗养院太老了,已经荒废了。

看着这疗养院,廉歌再停顿了阵目光。

“后来,我还去地府见过霍思国。”

“按照他原本一生功绩,即便有强留人世的错,但终究考虑其情,轻判过后,还能在地府做位鬼差。”

“不过,他没同意。地府便按照他的意愿,也没让他在地府久留,让他再投了胎。”

廉歌出声说了句,再看着这早已经破败了的疗养院,

旁边,顾小影静静听着廉歌的话,只是陪着廉歌身侧,也没说话。

“走吧,再往前看看。”

在这疗养院前,再停顿了下,

廉歌带着顾小影,再转过身,顺着路离开了。

……

“……这个给你吃。”

这时候,有些昏黑的巷子里,

再有两人路过,互相依偎着,说着些话,手里还拿着东西吃着,

一个年轻人,一个穿着白裙的姑娘,

两人脸上都开心笑着。

喜欢我真不想当天师啊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