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皆是修罗场 快穿 大团圆结局公交车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小鱼儿,你确定你租住的地方是这里?”

方镜背着沉鱼,站在一幢岛国旧式庭院前,院墙之内,青翠的竹子在风中摇曳。

光着脚的沉鱼从方镜背上爬了下来,看了一眼四周,东张西望:“是这里!”

方镜看着她,总觉得她的样子有点古怪,鬼鬼祟祟的。

沉鱼走向墙边,猛得加速,高高跳起,脚在墙上一踩,白晰的大长腿借力上窜,整个人腾空,如一只轻盈的燕子,稳稳地落在尽三米高的院墙之上,然后潇洒跳了下去。

天青色的小短裙飘飘,穿着丝袜的美腿露出一大片白晰,煞是诱人。

我去!

攻略皆是修罗场 快穿 大团圆结局公交车

方镜整个人惊呆了。

这怎么可能。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飞檐走壁!

方镜嘴巴张开,仿佛能吞下一个拳头:小鱼儿,你是真的皮!

只是,为什么,不走正门,钥匙掉了?

很快,庭院的门被打开了,沉鱼站在门边,左顾右盼,朝方镜招手,小声道:“快进来!”

方镜刚跨过门线,沉鱼嗖的一下子,就将大门给关严实了,那动作叫一个迅速。

只见沉鱼张开双臂,野野的一笑:“欢迎来到我的世界,我亲爱的小宝贝!”

方镜配合将她抱起,转起了圆圈,沉鱼顺势搂住了方镜的头,两只修长的腿放在方镜的腰上。

圈圈圆圆圈圈,天天年年天天的我。

我是谁,我在哪里,我的头好晕。

庭院很安静。

竹叶摇晃着。

天色渐晚,四周迷离。

沉鱼咯咯地笑个不停:“好啦,放我下来,头好晕。”

方镜喘着气,将沉鱼横抱,放在走廊上。

沉鱼看了看,推开一楼的窗,爬了进去,然后从里面,将入户大厅的门打开。

“小鱼儿,这真是你租住的地方?”

沉鱼的假发和眼镜框早就扔掉了,此刻,方镜看着那祸水级的脸蛋,怦然心动,但总觉得不对劲。

“对啊,我住这里快一周了。”

沉鱼将一双拖鞋递给方镜,自己则是脱掉了丝袜,光着脚丫子,往里面走去。

方镜在房子里看了看,卧室有一张老年夫妇的合影,照片中,两位老人各背着一个双肩包,身后是大海,夕阳西下,海边波光粼粼,看上去,是那样的温馨。

方镜对着卧室的镜子,看了一眼头上包扎的白色绷带,问题不大,伤口很小,他已经喝了灵泉,到时,再用灵泉清洗愈合的伤口,连疤痕都不会存在。

颜值不会降低。

折腾了一天,身体还是有点疲惫。

方镜合衣侧身躺在床上,不禁想起了分别不久的石原里美。

石原里美回学校了,和方镜互留了联系方式,在医院的时候,乘沉鱼不在,她重重地袭吻了方镜。

这让方镜有点飘。

方镜本想着睡一会,可是想着白天的事,怎么也睡不着。

方镜离开卧室去寻沉鱼,发现沉鱼换了一身和服,躺在走廊里的榻榻米上,不知在想什么。

方镜从客厅里端了把椅子,坐在她的身边。

她显然刚洗过澡,秀发微湿,粉色的和服无法隐藏她那凹凸有致的火辣身材与傲人曲线,是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她的那一双眼睛。

天,这是怎样一双迷人的眼睛!

如大海一般深邃,如星辰一般明亮,凝视这双眼睛,仿佛能看到世间一切美好。

“怎么不说话。”沉鱼淡淡道。

“有些事情想问你,可是不知从何问起。”

沉鱼眼里闪过一丝哀伤:“我来说吧,就从昨晚塞给你的那两样东西说起,你已经认出来了,是永乐大典副本和玉玺。”

“昨天跟踪的那个男的其实是文物走私贩子孙彪,女的是她的一个情人歌娜,孙彪是国际文物走私集团‘天工’一员!”

天工?

方镜吃了一惊,文物走私一直存在,总有不非之徒,挺而走险,逃避打击,没想到,还存在这样的组织。

“小鱼儿,我很好奇,你怎么知道这么多,还冒险调查这些。”

“我恨他们,要不是因为这,我爷爷,我父亲都不会死。”

“对不起,小鱼儿,让你想起这些伤心事。”

沉鱼摆了摆手:“我爷爷是一名文物修复师,立志文物保护,从曾爷爷那来继承了二件国宝级藏品,分别是一册《永乐大典》,乾隆的一枚玉玺,还有一件爷爷从岛国人手中购得的米芾的一幅字《砚山铭》。”

“我父亲是做外贸生意的,外来岛国与国内,不料被下属和朋友出卖,醉酒中违规担保,欠下巨额债务,不得不从爷爷那里偷出天件藏品,进行抵押,我爷爷被气死了,我父亲十分愧疚,后得知这三件藏品会落到文物贩子手中卖给岛国人,在交易的前一个小时,将其中两件藏了起来,只有《砚山铭》落到了孙彪手中,我父亲被追债逼得没办法,爬上东京塔跳下自杀了。”

说到这里,沉鱼已是眼泪婆娑。

方镜没有想到,沉鱼背后还有这样的故事,对她即钦佩,又怜惜,真是一个坚强的好女孩。

“所以,你昨晚找到你父亲藏宝的地方,将其取了出来。”

沉鱼点了点头:“孙彪在找,还有一伙岛国人也在找,他们可能已经觉察到我的存在,我不敢住酒店,昨晚太累了,就去了你那里。”

沉鱼伸手握住方镜的手:“答应我好么,将

攻略皆是修罗场 快穿 大团圆结局公交车

《永乐大典》和玉玺带回国内,无论如何不能落到岛国人或是外国人手中,至于《砚山铭》,我就算死,也要把它拿回来。”

方镜认真地点了点头:“小鱼儿,我答应你,我会把它们带回国内,完完好好地交到你的手上。”

沉鱼摇了摇头:“你拿着吧,在我手上,我保不住,我如果有什么不测,你能帮我照顾一下我妹妹么,我爸妈都不在了,爷爷也不在了,她和我奶奶在一起,可我奶奶年纪也大了。”

说着,说着,沉鱼哭了起来。

方镜眼角不禁湿润了,将沉鱼从榻榻米上抱了起来,搂着她,将其拥入怀中,在其额头上吻了一下,轻轻拍着她的肩膀,如同哄小孩入睡一般。

“不许再说胡话,你的妹妹,当然由你去照顾,放心,你不会有事的,我会帮你,你可是我方镜罩着的女人!”

沉鱼心神一动,方镜霸气的话语,却让她感受到幸福,紧紧地搂住方镜的脖子,把脸枕在他的肩上。

“小鱼儿,这处宅院,其实并不是你租来的吧!”

沉鱼吱吱唔唔道:“我见没人住,就进来了,然后发现房主去旅游了,要过些天才能回来。”

服了!

你牛!

方镜刮了一下她的琼鼻:“你还真是胆大包天,私闯民宅,真有你的,以后不需要这么委屈自己,去我的酒店住。”

沉鱼眼睛一亮:“你的酒店?”

“不错,你知道希化吧?”

沉鱼点了点头:“我当然知道啊,国际酒店巨头,市值达到100亿美元,在东京就有三家希伦酒店。”

方镜看着她的眼睛:“我摊牌了,其实,就是希伦国际的副董事长,占有希伦25%的股份,在希伦拥有绝对的话语权。”

呼!

沉鱼身子一颤,因为震惊,呼吸变得急促起来,目乐灼灼地望着方镜:“镜镜,你好厉害啊!原来,你是大富豪。”

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舒服。

“那是,走,收拾东西,我们去希伦,那个孙彪的情人歌娜不是也住哪里么,你还顺走她的房卡!”

喜欢开局成为学术泰斗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