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性奴俱乐部调教 乱小说录目伦合集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封赏大事,朝廷自有成法。所以正月末刘备找钟繇荀攸讨论,也就是要个建议,最终的朝议结论,自然是等到了二月初一。

另外,就在正月的最后三四天里,高顺的情报也加急送到了长安,让刘备得知了袁术之死的消息。

这事儿跟刘备没有直接关系,是曹操打袁术。但弑君逆贼最终恶贯满盈,怎么说也算是个好消息,值得加大庆贺力度。

另外,因为刚好赶在二月初一的大朝会之前送到,刘备就顺带着让朝臣商议了一下:是不是该考虑赦免原袁术麾下部分有罪降将。

而朝议的结果,自然是建议刘备稍后再考虑此事——主要是因为刘协是去年二月被弑的,现在连刘协驾崩周年都不到。贸然赦免袁术麾下罪将,容易给袁绍曹操阵营找到口实,所以还是再稍微拖拖。

拖到二月下旬,就差不多了。

当然,这种理由不能摆到明面上说。所以明面上的朝议理由是:建议刘备就这事儿“兼听则明”,听听下次司空李素再送回书来长安时,对这事儿是怎么个意见。

李素上次派来报捷的信使,这五天一直被留在长安休息。就是等朝议结论后,才能带着刘备的旨意、指示回去。

这种日常公文往还不用太急,连赶路带两边歇息、等写回信,也就二十来天从长安到夏口打一个来回。

所以,等李素下次回信来,可不得二月过半了,刚好拖过刘协周年。

二月初二,刘备就正式给李素下了旨意,内容包括了对李素请功众人的封赏意见、嘉奖安抚、对后续的战略指示,外加把北线战事的最新情况也通报给李素。

并告诉他皇帝准备在北线腾出兵力后,让吴懿带援军去支援李素。

除了圣旨之外,还有一封刘备给李素的私信。内容无非是请李素下次回信时,别忘了再写一封给甄俨的,主动提出要对甄宓下聘,至于后续的手续,甄姜自然会在长安这边操办。

纳妾当然没有三媒六聘的麻烦,但也是可以纳彩下定的,繁简由人,自由度比较大。

如果是娶妻的话,按照“诸侯半年、大夫三月”提前下定,纳妾的话时间差没有硬性规定,不过郑重一点的话,为了表示对女方的尊重、李素也可以按照大夫的标准,顶格提前三个月。

此后二十天内,果然一切到也顺遂,南北两线战事都没有新的进展,就这么相持着。

二月初七,刘备的旨意抵达夏口,初九送到柴桑前线,被升官的众将自然是欢欣鼓舞。李素也吩咐军前设宴,可以略微放宽几日军纪,让部队欢宴庆祝。

黄忠、太史慈这两位升到四安将军的军中新贵,自然是得到了同僚最多的道贺与羡慕,反正战事也不紧张,便大醉三日。

二月十一,庆祝结束后的次日,李素也酝酿好了给刘备的回表,以及给甄俨的私信,再次让信使往返跑往长安送。二月十八顺利抵达长安。

甄俨拿到信后,第二天就按部就班请求进宫探亲见见自己的妹妹甄姜,然后装模作样把李素的信给妹妹,让妹妹为五妹做主,决定是否先接受下聘、三个月后再考虑下一步的事儿。

甄姜当然也不好显得早就愿意把妹妹给人做妾了,少不得再装模作样商议几天、请示一下皇帝。

另一方面,李素给刘备的正式回表,自然是第一时间到了刘备手上,并且在二月二十一的朝会上拿出来给大家公议。最后大家一致同意:为了显示皇帝的仁慈,加上袁术也死了个把月了,刘协周年也过了,那些有罪的降将就赦免减轻一下罪责吧,给他们重新做人的机会。

……

朝会后次日,刘备赦免原袁术麾下核心罪将的旨意,就送到了长安城外的将作监匠营,向在那里服刑的相关人员宣读。

将作监是执掌朝廷工程和车船水利营造的衙门,传统分为“五校”,其中“左校”一般是专门供有罪人员劳动的(当年朱儁的上司尹端就曾讨会稽贼许昌失利被罚为左校劳作,朱儁仗义花钱奔走,把上司赎出来)。

因为刘备阵营爱搞基建,这几年权限和油水也越来越多了,地位比先帝时上升不少。将作监的衙门当然是设在城内的,但是服刑匠人们劳动的匠营还是设在城外的,长安城里土地拥挤值钱,没那么多地皮给这些罪人浪费。

年纪四十出头的桥蕤,已经灰头土脸地在这儿做了快十个月铁匠了。旨意来的时候,他跟其他一群级别比他低的戴罪俘将正在辛苦劳动,神情麻木反应也有点迟缓。

桥蕤毕竟曾是袁术篡逆前就封的京兆尹,在被刘备俘虏的有罪将领中,地位最高。去年被迫投降的时候,他一开始还幻想过很快能被改为“投诚”处理,而不是像死硬被俘那样一直服刑。

不过他很快就绝望了,随后不得不接受新生活。而且内外消息不通,连自己的家眷被如何处置都不知道。

桥蕤既是武将,力气还是挺大的,所以进入左校劳作之后就被分配为铁匠,让他每天抡大锤,不抡够八个时辰不能休息。

见过传统铁匠的人都知道,铁匠往往是两人一组,老师傅拿小锤,学徒拿大锤。小锤负责掌握节奏、指挥往哪儿锤、锤多大力度。而大锤就只管卖死力气。

桥蕤当然不懂铁匠技术,只有力气,只能抡大锤。好在将作左校的刑徒倒也能吃饱饭,想吃自己可以添,管饱为止,过年过节还能见到荤腥,平时也有充足的豆制品,倒是不至于过劳死。

看来刘备果然是个人君,对于这些重劳作的罪人也没指望让他们直接累死了账,是打算让他们活着出去、洗心革面接受改造的。

桥蕤在三百天里抡满了两千四百个时辰的大铁锤,手臂都抡粗了一大圈。倒也抡出一点心得,学到了他每天打造的玩意儿叫做“板甲”,正是刘备军这些年来新打造的优质钢甲。

其中胸甲和整块的背部板甲、大腿正面的弧形甲片,这些大块的,用不到人工铁匠锻打,都有水力锻锤去锤。

人工主要是打造肩膀、手肘等等需要灵活开合的关节部位甲片,这些地方需要一条条弧形的细窄弹性钢片,每片弧度还不一样,来连接那些大块的部分。机器太粗犷了,没法打出曲率的差异化,只能手工锤定型。

这些东西原本只在益州的犍为郡的工坊里打造,最近两年才在长安也开了同样技术的甲署坊。

服刑久了之后,因为抡锤这活儿也不费脑,熟能生巧后偶尔能走走神。

Sm性奴俱乐部调教 乱小说录目伦合集

桥蕤渐渐冷静下来,也琢磨明白自己为什么出不去了,但刘备又不屑于对付他——

刘备其实当初根本就不想救刘协,但明面上桥蕤当时阻挡了刘备救刘协的道路。所以刘备必须严惩桥蕤给世人看,来证明他救刘协的心有多诚。

今天,就在桥蕤彻底麻木麻痹之后,居然有转机了。

他听到大赦恩旨的时候,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袁术上个月底就死了!是被曹操攻破寿春之前,跳进火里自己烧死的!还把寿春的伪宫烧了!”

一群罪人听说故主终于死了,竟是如释重负的心态。

“桥将军,我们自由了,怀帝死了也一年多了,陛下终于既往不咎了。”他身边的几个校尉、都尉,纷纷跟桥蕤庆幸。

桥蕤浑浑噩噩地走出左校甲署坊,看到那个来宣旨的官员就在门口监督,他壮着胆子上前询问:“敢问上差,罪将桥蕤,想知道我的家眷如今……”

那个来放人的官员人还不错:“放心吧,陛下特地交代过,不要为难罪人之妻。你夫人只是白粲十月,并未受辱。今日我也特地带来了,你带回家好好过日子吧。”

说着,旁边一辆车上押下来一个妇人,正是桥蕤的后妻杨氏。

“白粲”就是筛粮食,把白米和米糠分开,或者是把面粉里的麦麸子筛掉,算是女人服的劳役刑里比较轻的劳动了。

桥蕤还有些不敢相信,抓着妻子双臂上下摸索了一下,倒是不像吃了什么苦,也就不管了。

他又追问自己的儿女情况如何,得知他儿子因为年少,也只是被要求砍柴,已经释放。但是大女儿和小女儿就完了。

大女儿已经沦为李素的奴婢,小女儿目前也是诸葛亮的奴婢。李素是不准备把大桥纳为妾了,而诸葛亮目前也还没打算补纳妾的手续,除非是将来小桥给他生了孩子,那就补一个。

负责放人的官员貌似还挺尊重桥蕤的意见:“怎么?莫非桥生还有想法?陛下倒是宽仁,对于已经大赦之后的前罪将家属,依法可以完全不予追究。

所以,桥生若想要回令嫒,找友人稍微准备些钱财,按照赎奴婢的手续,正式提出,可以把两位令嫒从李司空和诸葛长史府中赎回。”

当然了,对于已经被玩弄了这个事实,就没办法了,赎也只是恢复自由身而已。

桥蕤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这种人怎么惹得起。他现在就算在大赦的范围内,也只是变成平民,又没有恢复官位,怎么斗得过别人。

而且他就是想赎,眼下也找不到人。稍稍打听了一下,他两个女儿应该都被主人随身带走了,所以大女儿在夏口,小女儿在野王。千里迢迢赎个屁,连门都找不到。

喜欢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