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雪影视在线观看影视大全 日本XX18一19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希夷老祖对陈义山说道:“人得仙体,出神变化无方。此术有‘大分身’与‘小分身’之别。所谓‘大分身’,乃是本体一分为二,相貌、本事并无区别;所谓‘小分身’,又名‘身外身之术’,乃是取本体之毛发血肉,或认主之宝贝兵器,幻化蜕变而成,相貌也是与本体一般无二,但是本事却差之甚远,妙处在于身外之身,可以无穷无尽。仙友且看——”

说罢,希夷老祖亲自演示,他捏着诀法,默念咒语,喝一声:“疾!”

陈义山凝神细看,但见眼前的老祖晃了一晃,那身子如水摇波,如波泛鳞,刹那间,竟真的分成了两个!

两个希夷老祖的衣着装扮、相貌体态毫无差异,根本就看不出来哪个是本体,哪个是分身!

“义山仙友,贫道有礼了。”

两个老祖一起对陈义山打了个稽首,笑吟吟的分左右而立。

陈义山兴奋的抓耳挠腮,连连赞叹道:“妙!此术真是妙极!”

两个老祖异口同声说道:“这便是‘大分身之术’,贫道再与仙友卖弄一次,让仙友看看‘小分身之术’。”

话音落时,两个老祖同时晃动,又合二为一了。

陈义山的眼睛连眨都不带眨的,只死死盯着老祖,但见他伸手揪了一根头发放在掌心里,仍然是捏定诀法,默念咒语,蓦地把头发吹出去,喝一声:“疾!”

那根头发飘散在空中,倏的落下来,“呼”的一声轻响,早变成了希夷老祖的模样,正是完全相同的体貌!

“嘶~~”

陈义山倒抽一口冷气!

老祖伸手又揪胡须,揪眉毛,连吹两口,地上便站着四个他了。

在陈义山瞠目结舌的注视之下,希夷老祖反手取了背上的仙剑,往空中一抛,呼喝声中,第五个老祖出现了!

“哇!厉害厉害!”

陈义山激动的哈喇子都流出来了。

希夷老祖不免微微有些得意,把手摆了一摆,仙剑仍是仙剑,头发还是头发,胡须复归胡须,眉毛也依旧是眉毛,都各回各处,各复原样了。

“这便是小分身,也即‘身外身之术’,义山仙友觉得如何?”

“简直是叹为观止!”

陈义山服气之余,冲着老祖深深一揖,道:“拜求希夷先生,将分身术传授给在下!”

希夷老祖扶起了他,道:“仙友何须如此客气?此术的诀窍其实不难,难在仙体须有根基,也难在施术者须有悟性。”

陈义山道:“陈某自认悟性不至于太差。倒是仙体,敢问先生,须得有什么根基?”

希夷老祖道:“外化元神,内成金丹,元神可以出窍独立,金丹可以聚散重塑。”

陈义山心里暗暗忖道:“那不就是成丹阳实境界么?看来这个时代还没有细分仙道的修行境界。”他嘴上说道:“陈某已经是外化元神、内成金丹的境界了,但是却不会元神出窍,至于金丹聚散,也没有试过。”

希夷老祖笑道:“既然如此,那贫道先传你元神出窍独立和金丹聚散重塑的法门,再把分身术的诀法传给你,咒语说给你。到时候,学会或学不会,可全凭仙友自悟了啊。”

飘雪影视在线观看影视大全 日本XX18一19

陈义山连连点头,道:“那是自然!陈某省得,师父领进门,修行靠个人嘛。”

希夷老祖一怔,连忙摇头道:“传授一个法术而已,算不得什么师父。再者说,贫道对仙友也有所求呢,只盼仙友不会拒绝。”

陈义山忙道:“希夷先生请说!但有吩咐,陈某敢不从命?”

希夷老祖还稍稍忸怩了一下,道:“说出来,不免有些过分,还请仙友勿怪。呃~~你身上那件百衲麻衣可否脱下来让贫道钻研钻研?”

陈义山“哈哈”大笑道:“我还当是什么,原来如此!我方才就想脱给先生看的嘛,是先生自己不要。”

言罢,陈义山三下五除二的把麻衣脱了下来,递给希夷老祖,希夷老祖又是感动又是兴奋,珍重再三的抱在怀里,连声道谢。

陈义山想了想,又把乌月钵拿了出来,说道:“陈某还有个宝贝,大是不凡,希夷先生不妨一并拿去钻研钻研。”

希夷老祖并没有接钵,而是端详了两眼,狐疑道:“仙友,此宝又有什么妙处?”

陈义山微微一笑,道:“先生且看仔细了。”

说时迟,那时快,陈义山忽然纵身往崖下跳去。

希夷老祖吃了一惊,赶忙追过去看,却骤听“哗”然响动,冷不防一个近千丈高的巨人凭空立起,直挺挺的与壶山顶处相并,手按巅峰,头穿层云,声如惊雷道:“希夷先生,此术如何?”

老祖骇然仰望,但见那巨人的模样依稀与陈义山相似,可形态如此巨大,直把老祖吓得浑身瘫软,惊呼道:“仙友,你怎么也会幻海神通?!”

陈义山收了幻象,恢复本体,笑道:“先生,这哪里是什么幻海神通,只是凭借这乌月钵,幻化出来的一道假象罢了。”

希夷老祖愣了片刻,抚掌说道:“妙!妙啊!此术法天,象地,真可叫人畏惧入骨!”

飘雪影视在线观看影视大全 日本XX18一19

陈义山道:“这乌月钵的妙处还不在于此,灌注以灵气,便能现出此等巨大幻象;若是灌注以先天元炁,则几乎可以吸收一切后天法宝!”

希夷老祖悚然道:“那此宝是如何祭炼出来的?”

陈义山笑道:“跟这麻衣一样,都是得异人所授。希夷先生一并拿去钻研吧。”

希夷老祖艳羡至极,忍不住伸手接了去,又叹息道:“义山仙友,贫道还没有传你元神出窍独立、金丹聚散重塑之法,也没有告诉你分身术诀法和咒语呢,你便把这样贵重的宝贝都托付给了贫道!如此热忱诚挚,实在是令贫道感动且汗颜啊!”

陈义山道:“先生言重了。但盼先生以后也能炼出这两样法宝,作为衣钵,传给自己的门人弟子。”

希夷老祖默然片刻,忽然一拍大腿,道:“好提议!该当如此!贫道若是能炼出这两样法宝,必定作为衣钵,传给关门弟子!”

陈义山笑而不语。

如此这般,希夷老祖把衣和钵收了,开始传授陈义山元神出窍独立、金丹聚散重塑的法门,又教了陈义山分身术的诀法和咒语,让陈义山去修炼。

老祖自己也钻研起百衲麻衣和乌月钵了。

不知不觉间,夜色已经完全深沉了下来,陈义山原本还担心白芷会趁夜来“收拾”自己,但是却始终不见白芷露面。

他心里有些担忧,便进了仙洞去找白芷,但见石门紧闭,他贴耳凝听了片刻,里面隐约有吐纳之声,料想是白芷在闭关,不想被人打搅,便也放了心,自去修炼了。

喜欢麻衣道祖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