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夜堵着h 穿越到以性为考试的世界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万世上神的主合道世界并不在此处,拉吉莫纳什世界不过是祂合道世界强大到极致,自然侵染的诸多小世界之一。

这也是一条路,绝大部分合道强者认为,这种自然的流出侵染,就是合道至洪流的前奏,只需要主世界足够强大,强大到足以影响诸天万界,那么洪流自然可成就。

到也不算是错,理论上这条路完全可以走通,多元宇宙中不存在‘不可能证道’的方法,毕竟理论上就算是每天做十个俯卧撑连续做无限个无量量劫说不定也能与道相合,成为俯卧撑之合道什么的,但这种证道之法说实在属实是脑袋缺点啥的人才会去实践。

祂的主世界自然强大,乃是以天命贵血为核心,层层统御,完全将整个世界掌控在手心的体系,你要说生活的有多糟糕,那也不至于,毕竟是合道强者的直系世界,当然不会像是普通的衍生世界那样有诸多资源不足造成的问题,哪怕是最底层的平民,也能算是丰衣足食,亦有机会拼搏,成为贵血。

但问题并不在这里——仅仅是一个世界达成了这样勉强说得过去的情况,并不能算是常态,真正令人不爽的,正是那亿亿万万衍生世界中暴露出的丑态。

“趴下!”

一层清晰无比的虚空震荡以苏昼的拳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爆发,原本就被他打的悬浮于空的万世上神登时就被直接扫飞,撞击在一处大界的世界屏障上,而这虚空震荡如此暴烈,乃是苏昼不断地在虚空中创造时空,又将其湮灭制造的崩坏撕裂,这足以摧毁宇宙的风暴就像是一把把锋锐的刀光,向外蔓延了不知多远。

如若依照武侠风的起名方式,这一手或许可以被称之为【大碎灭无形拳意】。

而在这刀光消失前,万世上神再一次撞碎了世界屏障,伴随着隆隆震鸣,祂又被卷入了世界本身的反击中,承受双倍攻击——而最可恶的是,祂一转头,赫然又发现这一切的毁灭都是幻觉,苏昼的碎灭拳意居然只对祂造成伤害,对于一方世界来说乃是大补药,可以粉碎宇宙内所有万古不化的顽疾,重造一片清平宙宇。

但这种攻击想要让祂服输却还早得很,晃了晃脑袋,祂重新站立起身,自己的鲜血混杂着身上虚空中诸多世界碎片从躯体上流下,虽然狼狈,但却仍然神圣至高。

但当祂刚刚站起来的刹那,苏昼已经来到祂的身前——当然不是冲锋,他变成龙了,当然是用飞的,原初烛昼之躯展开双翼,无尽星光皆在其漆黑翼下闪动,那肯定不是什么星光

整夜堵着h 穿越到以性为考试的世界

,而是苏昼以承世鳞之法催化的诸多小世界,微型个人空间。

而这些鳞片个人空间中蕴含的,乃是最为纯粹的黄昏本意,倘若是黄昏魔物,只要被这鳞片导弹轰炸中,当场就会陷入长眠,而倘若是其他种类的强者被轰炸……

苏昼这不是正在试吗?

面对诸多黄昏导弹轰击,即便是合道强者也感觉棘手无比,就像是遭遇了普通人遇到了硫酸水枪射击那般,一时间,祂立刻起身翻滚,极其狼狈的躲开了这一波饱和轰炸。

【你这狂徒……】

才刚刚闪完,万世上神就看见苏昼已经来到自己面前,而对方甚至已经拔出了刀,随着凄厉的呼啸,灭度之刃的倒影在祂眼中越来越大,越来越近。

立刻,祂抬起手,一面清澈的圆镜浮现在身前,合道武装·澄辉镜湖,宛如盾牌架住了苏昼的斩击。

嘭的一声闷响,无论是合道还是拉吉莫纳什世界中的众生,都看见苏昼这双手持刀的全力一击被神镜架住,锋锐的刀刃就像是没入了深邃的湖面,虽然已经切入三分之一,但却始终无法进展更多,架在了原地。

纯粹的澄澈之光挡住了灭尽一切不祥的刀意。

直到此刻,万世上神才能发出怒吼:【你究竟打算做什么?!】

“我就是要在这里打你,给你的子民看你狼狈模样。”

苏昼言简意赅:“然后把你抓捕归案,批评教育!”

咔——苏昼抽刀,登时无数宛如星尘一般的镜子碎屑便在虚空中流溢,化作弧形线条,而神镜上也同样出现了一道裂缝,虽然正在不断地蠕动重生,但距离愈合还很漫长。

万世天神认为,世界中并非是所有人都有意义,除却少部分创造新事物,引领时代的人杰外,绝大部分普通人并非没有能力,但他们却只想要过平静的人生,所以只是庸庸碌碌。

多元宇宙如此危险可怖,有无数敌人意图入侵,万世上神成长时,恰逢祂的宇宙遭遇诸多虚空巨兽集群和敌对的世界入侵,无数人杰英雄前赴后继挺身而出,为自己的故乡牺牲,也为万世上神提供了成长的时间,最终将侵略者赶出了家园。

那些人的后裔,便是当今所有天命贵血的源头。

宇宙是所有人的宇宙,普通人的幸福生活是所有强者竭尽自己的生命和未来夺还而来,如若愿意奋起,万世上神从未封绝他们成为贵血的权利,但倘若只是想要生活,那他们被人统治又有什么可抱怨的?

要知道,在这个多元宇宙,强者并不一定需要子民,而子民却一定需要强者庇护。

倘若是在过去,苏昼说不定还会与万世上神论道一番,毕竟祂的道理的确有其必然之处,超凡者和普通人之间的关系的确是一个无解难题,不能说强者就必须任劳任怨为人所用——强者也是人啊,既然强者能任劳任怨,那弱者为什么也不能?

以祂过去的经历,会有这样的想法实乃正常无比。

但今天不一样。

今天的苏昼只打拳,不论道。

苏昼话毕后,便直接收刀,他振翅加速,登时便一拳轰出,要轰在万世上神的左脸上——但在轰中之前,又有一面镜子浮现,挡住了他的拳。

虽然镜子也发出了‘吱嘎’的嗡鸣,可这一拳的确无功而返,然而苏昼对此毫不在意,他高抬左肘,手肘轰击而下,就像是足以压碎的宇宙的水压机一般,朝着万世上神的脑袋碾去。

砰——庞大的力量刹那就将这位合道强者打的一个踉跄,即便是有合道武装减少冲击,可祂仍然差点身体前屈,摔倒在地。

万世上神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但祂的声音被苏昼完全忽视。

巨龙只是握紧了拳头,然后加速,加速,无以伦比的破坏力将烛昼之躯崩坏,这足以造成自灭的力量在沉默中挥出,却在漆黑的虚空中带起凶厉的咆哮,它一拳接连一拳轰击在万世上神身上,将合道武装·澄辉镜湖轰的满是裂缝,支离破碎。

“哈哈……哈哈哈哈!”

打着打着,苏昼突然笑了起来,笑的畅快随性,又无比轻松自在。

他长尾甩动,化作刚猛无比的巨斧劈下,青年表情显化在龙躯上也算是阳光灿烂:“谢谢你,万世上神。”

【谢?】

而不断格挡,并试图还击的万世上神愣了一瞬,祂并非没有对苏昼造成伤害,澄辉镜湖持有净化和平衡两种力量,一切攻击祂的力量都会在净化后原样奉还,还附带祂自己的澄净之光。

但苏昼这浑不在意的模样,让祂一再疑惑自己的攻击是否有效,而苏昼这突然笑起来的模样,甚至令万世上神怀疑自己的攻击是不是已经不知不觉把这原初烛昼打的疯了。

但祂的猜测有错——苏昼本来就不怎么正常,轮不到祂来打疯。

其次,他是真的开心。

“我很畅快。”

一拳挥出,苏昼发自内心地感谢到:“之前那些日子,我其实好难受。”

“雅拉走了,很多问题没有另一个人帮忙回答,想抬杠和被抬杠都没有对象,太多太多事情都是如此模糊,宛如混沌一般难以分明……归根结底,我已经习惯有个人在一旁给出意见,给我提示,告知我许多错误和漏洞。”

苏昼的一拳被万世上神挡住,但烛昼之躯的龙爪上布满龙鳞,它们竖起,就像是一根根毒刺,对格挡之物强制注入革新亦或是黄昏,直接进行冰火两重天,这大道级别的撕裂瞬间就摧毁了万世上神的防御,令苏昼踏踏实实轰中了万世上神的下巴。

登时,便有一声清脆的骨折声响起,万世上神的下巴出现了显而易见的凹陷。

“我一直都想不出很多问题完美的解决方法。”

但仍不满足,苏昼继续出拳,不断轰击在万世上神的脸上,与此同时,他还还在笑:“我一直都在抑郁,就算我想了那么多,那么深爱众生,依然给不出一个完美结局……究竟怎样才能算是真正的伟大之爱?怎样才能让所有人都幸福而不会哭泣?”

“想不出来,太难了,我简直是个废物。”

万世上神睁大了眼睛,虽然祂暂时没时间振动虚空说话,但从祂那惊诧愕然的目光中显而易见地能看出来,祂正在怒斥苏昼胡说八道。

废物?你家废物是三十岁的合道吗?!

但苏昼的要求和祂截然不同,他哈哈一笑:“但我刚才在揍你的时候想通了。”

如此说着,他向后疾速一跳,闪过了万世上升的神光反击,烛昼之龙长尾微微甩动,有神刀的刀刃之光在其之上流淌:“我谁啊?我又不是完美,我为啥要自己想完美答案?”

“我只需要揍你们,然后让你们自己被迫亦或是自愿的革新不就行了吗?”

“是啊,我为啥要自己想答案,那是你们的世界,你们的子民,只要你们自己想就行了,不对的话我就去揍你们啊!”

如此说着,苏昼的声音越来越大,直至最后,甚至化作虚空中的雷鸣,带着浩荡的笑意:“我有什么可抑郁的,归根结底,我还能揍你们啊——只要给我听见了你们世界中有人正在哭泣,有人正在祈愿,报警!”

“只要我听见——有人正在怒斥‘上苍不公’亦或是‘贼老天,我***!’这样的怒吼,我就亲自过来替他们完成愿望!非要抑郁,等我揍不动你们的时候再说不就好了?”

整夜堵着h 穿越到以性为考试的世界

“该革新的是你们!是这个多元宇宙!我自己把自己的世界做好就行了!”

如此说着,苏昼侧过头,他环视在场的所有合道。

“这里居然有这么多合道可以给我揍。”

他咧开嘴角:“我何止要笑,我简直要打十个!”

【听见了没有!】

而万世上神同样怒吼:【这疯子要打你们全部!还愣在这里做什么,快点来帮我!】

但是,两个人都得到了令他们失望的答复。

【不了】

一位看上去像是巨龟的合道晃动尾巴道:【你们就这样打着挺好的,我仔细想了想,是时候回去调整一下世界秩序了】

【是啊】另一旁,看上去颇像是个兔子,背负世界而行的合道深有感触:【最近这些年睡的时间有点长,差点都化道,感谢万世和烛昼两位道友的提示,我的使命还很漫长,工作还剩下许多,现在还不能休息】

【是极,是极,差不多可以了,我现在要回去重新思索一套社会体系了,我其实早就想改了,主要是之前觉得没必要,现在有外力提醒,我一下子就有动力了起来】

【一起走,鸿悠道友,也有几十万年没有和你论道,不如咱们去隔壁虚空促膝长谈一番,互相借鉴借鉴】

【好说,好说】

一时间,诸合道呈鸟兽散,原本意图反对烛昼的诸合道瞬间就消失无踪。

全部人都是因为苏昼的正确而不愿意与他敌对吗?

当然不是。

原因其实很简单……那就是祂们看见了苏昼的‘强’。

真的强到能打十个吗?未必,至少祂们觉得未必,但是的确比绝大部分合道强。

现在祂们能留住苏昼吗?怎么可能,别看万世上神如今看起来惨,实际上受伤最重的还是被黄昏道意侵蚀那次,其他的伤害更多是侮辱性,而并非是实际上的损伤。

祂们联手,也留不下苏昼,而苏昼却可以反过来找祂们抓单。

苏昼的确比祂们强……不想着如何变得和苏昼一样强,非要嘴硬,非要强撑面子,非要坚持自己那一套就是完美无瑕?

合道强者又不是傻逼,祂们自己还不清楚,自己构筑的世界社会模式最多就是自己用的舒服,亦或是习惯了懒得改,根本就不算是‘最好,更好’?

祂们只是强过头,没有动力去改罢了,既然苏昼提出了这样一条路可以让祂们变得更强,那么试试又何妨。

【烛昼】

在转身离开前,一位合道止步,祂转过头,认真道:【你不一定是对的,但有句话你说的没错,我们得把自己的世界弄好,世界才不会排斥我们的大道……如此简单的道理,却真难领悟】

【我也不喜欢听我世界里面的人成天怒斥上苍不公……我其实很公平,但或许是我没有讲清楚,亦或是没有实践完全……总之,我无法欺骗自己,我的确没做好】

话毕,祂离开:【祝您道成】

而苏昼也停下了战斗,他站在原地,对那位合道告别:“我也希望不会出警到你的世界去,祝您道成。”

战斗还在继续。

而遥远时空之外。

弘始上界。

沉思许久之后,伴随着一声叹息,端坐于皇座之上的人影起身,迈步。

见证的已经足够多了,现在,祂要开始行动。

喜欢怪物被杀就会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