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到炸的暖心爱情故事 好妈妈在线观看完整免费版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老人接过晚云真人手中的名单,指间迸发出金色的光辉,抹过那些名字的时候,顺便为其渡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辉。

随着那些名字都被渡上金光,老人苍老的面容上,渐渐有了些赞叹之意。

“祀山那两个小家伙,倒是胆子不小,今年天骄榜上,当真还是来了不少人。”

老人有些感慨,作为前辈,他当然希望那些修行天赋足够出彩的年轻人不要那么早的踏足战场,战场凶险,即便有他们这样的强者照拂,说不定也会丢了性命,而且这样的天才,上了战场也肯定是被针对的对象,但从另外的角度来看,他又希望这些年轻人早日见识这战场的残酷,多多磨砺,以后才能成为真正的中流砥柱,扛起重任。

不过依着他身边这位晚云真人的说法,那就是没能在战场上活下来的,哪里算得上什么真正天才。

这个说法,倒是和云端的几位差不多,这也是难得的晚云真人能和云端几位达成一致的事情了。

眼看着那些名字全部被点亮,老人的眉头突然蹙了起来。

晚云真人脸色不善,“没有?”

老人收回手指,那些金光散去,名册复归寻常。

“罗浮宫当初都不愿意向世人昭示他的名字,我这个糟老头子,即便在这里有些权力,又能做些什么?”

老人摇摇头,名册上的那些修行者的去处他都知道,但和晚云真人有着莫大联系那个年轻人,名字不在名册上。

晚云真人挑眉,“你是说,那些狗日的直接将那小子给杀了?”

老人无奈摇头,“你还没死,谁敢这么干?况且你也不是不清楚,那几人做事,什么都讲究个名正言顺,无罪而杀,一个年轻人好杀,可后果谁敢承担?”

晚云真人不说话,但眼中已有杀意。

老人眼见他这个样子,赶紧开口道:“如今大战已起,一切恩怨都要放下,你要是在这个时候犯浑,谁都帮不了你。”

和眼前这个后生也算是并肩战斗了好几次,老人自然知道他的脾性,还真有些害怕他会在这里犯浑,到时候搅动风云,会被很快镇压,这样便再没有活路了。

晚云真人问道:“他们定然是已经来到了战场,可在名册上没有记录,会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老人当即便要摇头,忽然间脑海里又闪过一个念头,顿时间脸色凝重起来,他有些犹豫的说道:“或许是去了那个地方?”

晚云真人看向他,眼神里满是询问,他虽然境界高妙,是千秋境里最强的几人之一,但对于许多辛秘,却是不知晓,不是他没有资格知晓,而是他根本就不想去了解。

老人看了晚云真人一眼,没有立即说话,其实还是在等其余那些椅子里的修行者表态,眼见没有人阻止,他才缓缓说道:“数千年前那场大战,那位武圣陨落,这件事,你应当知晓。”

那位死后也有庙宇供奉的强者,自然值得所有人尊敬,也值得所有人记住。

“他大战的最后所在,是一个人独守千门关!”

那场大战惨烈,在那座关隘上,他一个人和数位同境强者大战,鏖战数日,打得天崩地裂日月失色,在那处战场上,留下了浓郁的痕迹!

“他死之后,我们将他的尸体寻了回来,用秘法将其下葬,当时声势浩大,有云端数位强者出手为他下葬,其实也是迫不得已。”

老人眼中出现了一抹恐惧,“那边的强者用秘法,将武圣的尸体练成了一尊傀儡。”

武圣生前的境界逆天,足以镇压半座世间,若是死去之后被那边的修行强者将其练成傀儡,再放任他走出战场,这世间便会迎来一场浩劫。

因此云端那几位强者才不得不联手用秘法净化他的尸体,最后将其葬下,只是当那些黑血从武圣身体里逼出来的时候,便将千门关废墟变成了一片诡异之地,风亭境的修行者踏入其中,只怕都不能全身而退。

“我一直在想,那些入侵者里,境界最高者,要强过我们多少。”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了,在经历千万年的大战之后,那些个真正的强者,渐渐明白,若是那些入侵者里的最强者亲自出手,只怕这里早就毁去,这里的修行者,早就战死,那边的道法也好,法器也罢,还是境界上限也好,都要比他们更高更强。

只是他们不出手,或许也有别的原因。

“若是传入了诡异之地,看不到踪迹也就说得通了。”

老人看着晚云真人,叹了口气,“看起来的确还是有人想要杀了他。”

晚云真人脸色难看。

复而恼怒。

老人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数千年来,他不愿意离开这里,踏足那个世间,也是因为外面的勾心斗角,对他来说,实在是太过于难以接受,只是在前往这里的后生中,也就只有眼前这个剑修,对他的胃口。

片刻之后,晚云真人神情复归淡然。

老人有些意外。

他可是很清楚,要不是现在大战已起,说不定眼前这小子是跳起来出剑杀人的。

怎么这会儿突然就安静下来了。

晚云真人没说话,只是找了张空椅子坐下,一言不发的开始闭目养神。

老人意外归意外,但依旧没有多说什么,外面的事情他管不着,战场上的事情,才是他关心的。

至于那个年轻人,既然那个姓顾的小子都不再说了,自己也不管了就是。

千万年来,哪里没几个冤死的天才,冤死了自然有人报仇,报不了仇的,也不用担心,因为这样子,他的故事就没后人知晓了嘛。

至于没被坑害死,再活着出来,那就是另外的故事喽。

反正一个顾晚云,就让这世间头疼了几千年。

再来一个姓顾的,凑足了三个。

挺好的。

……

……

御剑再度启程的顾泯,带着董宁,两人前行速度,变得缓慢,约莫就是一个繁星境修行者随便前行的速度。

董宁歪着头问道:“柳道友,此处不宜久留,为何不快些走?”

顾泯摇摇头,神情凝重,“这里处处充满着诡异,速度太快,说不定就要死得更快。”

董宁小脸发白,吓得说不出话来。

顾泯没说话,开始环顾四周。

出了石屋之后,眼前景象,又变得寻常,底下是黑色的土地,没有任何别的,但仍旧是时时刻刻充斥着一股诡异的气息。

有些黑雾在远处飘荡,只是还未临近顾泯便被他的剑气驱散,倒是如今还没出现什么情况,只是越往前,那些黑雾越来越浓郁,犹如实质,很难驱散。

顾泯皱眉,当即便落了下去。

开始步行。

“小心一些。”顾泯嘱咐了一句,还是将剑气撑开一个罩子,将两人笼罩在里面。

前面是一处林子,顾泯远远的便能看到,在最前面的那些树干上,在不断的淌着黑血。

看着极度诡异。

顾泯隐隐有些感觉,大概这处林子里就藏着最大的杀机。

他伸手牵过董宁的手,有些歉意的说道:“事急从权,我并无其他意思。”

董宁到了这会儿,自然也明白,顾泯这样是为了她,点头之后,说了几句话,只是顾泯没有听清。

这个时候,他已经临近林子。

有一条小路,通向林子深处。

顾泯缓慢的走了进去。

他牵着董宁的手,剑识已经散发出去,但却没有散出去多远,只有数丈的距离,太远了他怕自己的剑识会惊动某些存在,到时候打草惊蛇,或许会招惹不必要的麻烦,而且现如今这般,把剑识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更能察觉到周围的异常,也好及时做出反应。

走了没多久,眼前的大树旁,开始出现骸骨,乍眼一看,几乎是每一棵树旁,都有一具白骨,不多不少。

这样给顾泯一种感觉,那就是眼前的这些大树不是大树,而是一块块墓碑,这里也不是什么林子,而是一处坟地。

董宁早已经吓得不得了,却又不敢闭上眼睛,只能不去看那些白骨,盯着身侧的顾泯。

忽然,顾泯又一次的停下脚步。

眼前的大树枝丫上,挂着一具尸体。

顾泯要是没有看错的话,正是石屋里那个修行者,他是和庞云还有万青同行的。

他整个身体血肉模糊,像是被什么凶兽撕咬过一般。

一张脸上,满是恐惧。

好像是在死前,他经历过什么让他震惊到了极点的事情。

当然也恐惧到了极点。

董宁根本不敢去看,她只是任由顾泯牵着向前,如果不是顾泯牵着她,她早就倒在了路旁。

她虽然是个重意境的修行者,但心性远远说不上坚定,在这个时候,如果没有顾泯,她没有任何可能生还。

顾泯也是早就看出来了,要不然也不会提前便牵起她。

越是往前走,顾泯心头便越是有了不好的感觉,他的心脏跳得极快,似乎要从胸腔里蹦出来了一样,顾泯皱着眉头,不太理解,他此刻十分平静,并未激动,可为何身体有着这样的反应?

好似是身体本能的反应?

又是数步。

顾泯忽然看见了林中隐约可见,有一座宫殿?

在这里会有一座宫殿?

顾泯往前走去,很快便看清楚了,那的确是一座宫殿,并非是黑色的,而是红砖绿瓦,只是有大片黑血,沾染在上。

“咻!”

不等顾泯感慨,那宫殿之中,忽然迸发出一道绝世剑光,一柄金色长剑从宫殿里射了出来,悬停在上空,强大的剑气无比凌厉,顾泯感觉得到,那至少也是一位千秋境的剑仙才能如此施展!

“杀!”

随着一声怒喝,宫殿里的另外一边,也有一柄长剑掠出,顾泯能够看得清楚,那是一柄通体幽蓝的长剑,散发着强大的剑气。

两柄飞剑都朝着同一个方向涌过去,强大的剑气席卷开来,吹动一座林子的无数古树摇曳。

剑气冲天,直冲霄汉!

那些气机汹涌澎湃,如同海浪翻腾,惊涛拍岸,无比壮阔。

有两道伟岸身影,出现在了宫殿之上,唤回飞剑,重新握在手中,两人提剑,看着远处,目光深邃,然后对视一眼,大笑道:“兄长,我等先走一步!”

两人话音未落,也不等人回复,便已经朝着远处急速掠去,只留下一道光华。

而后整座大殿开始在这里轰然倒塌,在轰隆声之中,顾泯看到眼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好几道身影。

一道道都是血气如渊,无比强大,强大的气机散发,震慑人心。

而这些身影一道道出现,却全是对着一道坐在竹椅上的身影。

那道身影也极为高大,只是坐着,看着便要好不少,数道人影对着他,严阵以待,足以说明他的强大。

或许他就是宫殿的主人。

顾泯皱起眉头。

他早已经发现,这些身影绝对不可能是真实的,因为若是真实存在的,在他们面前,自己也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蝼蚁,闯入其中,不会不被人发现。

此时此刻,眼前这些身影,更像是很多年前的某种投影,能让顾泯看到当时的景象,但却只能看,别的什么都做不了。

只是为什么能看到这景象?顾泯也不清楚。

他看了一眼董宁,后者已经完全被眼前的场景吓傻了。

是的,在短暂的对峙之后,那几道身影开始动手了,一道道绚烂的神光在这里迸发,一门门玄妙的道法被施展出来。

整个天空五颜六色,整片大地都在摇晃。

那些强者其中的某一个都是至强的存在,如今却是联手在这里对付一人,举手投足之间,便能让这片天地难以承受。

看着那些伟岸的身躯,顾泯瞪大了眼睛。

那绝对是可怖的场景,换做旁人来看,只怕早就被吓得六神无主了,也就只有顾泯,能够镇守心神,死死看着,不愿意移开眼睛。

这是一场无比惨烈的大战,联手的强者打穿了天穹,无数大道气息从他们身体里流转出来,变成强大的气机轰杀那个中央的男人。

可那个男人只是提着一柄刀,一刀刀斩出强大的刀光,将那些手段斩碎。

那个男人被众人围攻,但一点都看不出慌张,反倒是有大气魄,仿佛在这里鏖战数人,也不过是寻常事。

那只有真正的强者,才会有这样的气魄!

有带着神光的长矛出现,强大的气势给人极大的压迫,顾泯能够认出,这长矛和之前袭杀自己的长矛,一模一样。

还有人放出巨大的甲虫,那仿佛是一种异兽,有着不为人知的强大能力,反正给人一种很是危险的感觉。

除此之外,还有人皮在天际悬停,上面在滴血,不过却非黑血。

黑色的花在天幕之上绽放。

全部都是顾泯之前经历过的东西,他们像是某个人的法器和手段。

他举手投足之间,便有强大的气机流转,将这里的天空震动,说是绝世强者,没有任何问题。

顾泯看到了一场迄今为止最酣畅淋漓的一场大战。

这个强者的境界,好似要比当初的白寅更要强大。

不知道过了多久,顾泯至少看到了数次天穹被击穿,才终于看到一道伟岸身影被击穿,被斩杀!

然后那个男人也被道法击中,整个人的身躯摇晃不已,但顾泯只是听到一阵阵大笑之声,除此之外,并无什么别的。

这是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到了最后,那个男人斩杀了好几个敌手,自己才被击飞,滚落到远处。

但他很快就爬了起来,继续鏖战。

虽然顾泯已经预感到了结局,但仍旧有些震撼。

那个男人,那种不服输的气势,感染了他。

“死吧!”

一声巨大的喊声响起,响彻天地。

绚烂的光华绽放,将那个男人包裹起来,如今已经只剩下两人,两个人的伤势不同,那个男人早就是重伤!

因此那绚烂的光华将其包裹之后,他未能在第一时间驱散,而是仿佛再也没有了反抗的能力,好似就要死在这里一般。

顾泯睁大眼睛,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局。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怒吼传出,“我即便要死,也要让你们陪葬!”

在绚烂光华里,一只大手探出,捉住这个强者,将其直接拉扯而去,要与他同归于尽!

那个强者脸色大变,想尽办法却不能挣脱,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拖入其中,他脸色难看,而后也不得不随着一起死亡。

“轰!”

一阵阵响声响起,宫殿里发生了巨大的爆炸,强大的冲击波将那座宫殿直接变成了废墟,顾泯原本以为就此结束了,可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眼前的天幕,竟然开始有黑血从天幕上流淌而下。

眼前一片,天空中满是黑血。

不等顾泯做些什么,那些黑血中,飞出一个个甲虫,和之前那个一模一样,只是大小不同,这个甲虫要大许多。

顾泯一怔,很快便发现那不是幻像,如果自己不出手,肯定会沦为那些甲虫的血食。

他提起剑,剑光一道道斩出。

斩中了向他冲来的那些甲虫!

他的剑光无比凌厉,斩开了那些甲虫,它们的体内不再是绿色的鲜血,而是黑血。

只是数以万计的甲虫开始冲着顾泯涌来,远远看去,便如同一片黑色的云彩,这让顾泯也皱起眉头。

他一剑斩出,又是数百个甲虫坠落。

但比较起来天幕那些甲虫,还是太少了。

而且在那些黑血之中,还在不停的涌出甲虫。

“走!”

顾泯没有犹豫,留在这里,结局一定是力竭而亡!

她丢出烛游,带着董宁御剑而起,冲向天际!

他身后一道道剑气凝结,为他斩下一片又一片的甲虫,开辟一条通往前方的道路!

董宁脸色煞白,呼吸声都急促起来,但却不敢开口,生怕打扰了顾泯,影响了他的心神。

顾泯神情凝重,剑光闪动,在顷刻间便斩下了数千个甲虫,但眼前的甲虫越来越多,他前行的速度被大大受阻,很难快速的离开这里。

顾泯甚至还在想,在通过这里甲虫堆积的地方之后,那片黑血自己该如何通过。

事实上早就证明,一旦沾染那些黑血,就很有可能会死在这里。

顾泯如果不是必要,他根本不想去面对。

可如今已然没有别的办法。

他祭出柢山的青龙剑诀,一条白龙呼啸着从他身体里冲出,近乎蛮横的在前面撞出一条通道。

顾泯亦是跟着那条白龙,在顷刻之间便掠了出去。

此刻他们已经临近那片黑血之前,身后的甲虫更是追了过来。

顾泯不再犹豫,在自己和董宁身前加了一片剑气屏障之后,便递出一剑,冲了过去!

黑血遇到剑气,被逼开,露出一个洞口。

顾泯从洞口里冲出。

前面又是另外景象,可还没等顾泯高兴,他瞬间心便凉了一半。

眼前天幕上,有一头怪兽,好似在这里等了许久了。

那头怪兽头生双角,背生双翼,看着像是一头老虎,浑身上下都长着的黑色的鳞片,也是浑身流淌黑血,看着极为可怖。

看到顾泯冲过黑血,那头怪兽张开血盆大口,黑血就一滴滴在它的利齿上滴落。

“吼!”

震动天地的吼叫声,让顾泯御剑都几乎不稳。

他稳定身形,一剑斩出,正对的便是这头怪兽的脑袋。

同时顾泯也没有任何逗留的心思,迅速从这头怪兽身侧掠过,要去往远方,别说能不能杀了这头怪兽,即便是能够杀了,那也没有动手的必要。

毕竟耗费了太多剑气,谁又知道前方到底会出现些什么?

那是一片未知,在没有剑气的时候,面对未知,不是明智的选择。

可一向以速度傲视同代修行者的剑修,尤其是顾泯这个剑修之中的佼佼者,很快便发现不对劲。

他的速度极快,但更快的是那头怪兽,它只是一转身,便几乎要追上顾泯了。

它的双翼挥动,周围的空间都被撕碎,而且速度极快,在顾泯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追上了他。

顾泯转身,

甜到炸的暖心爱情故事 好妈妈在线观看完整免费版

对着怪兽斩出一剑。

汹涌剑光,这一次甚至是被那怪兽一口便吞了下去。

这让顾泯十分无语,他想到若是庞云和万青遇到这怪兽,定然是没有任何活下来的可能,这也太过于强大了,他这般强大的剑光,在它面前,就像是挠痒痒一般。

顾泯咬牙,看了董宁一眼,现在最好的办法,其实是自己拖住这个怪兽,然后让董宁先走,之后自己想办法脱身,也要更好些,只是谁都不知道前方有什么凶险,放任董宁离去,或许是害了她。

董宁忽然说道:“柳道友,我替你拦下它,让它吃了我,你先走……”

她已经看出来了,顾泯之前的几次出剑都不能对那怪兽造成什么伤害,这就说明顾泯应付不了它,如果还带着自己,或许两人都会死在这里,既然如此,还不如只死自己一个人,换顾泯一个活命的机会。

这样的事情,董宁很愿意去做,毕竟眼前的男人,已经救过她很多次了,没有他,或许自己早就死了。

顾泯递出一剑,苦笑道:“说谁连累谁都说不好,或许你不跟着我,此刻早就已经离开这个地方了,哪里会遇到这么些东西。”

董宁咬着牙说道:“柳……大哥,你先走吧!”

顾泯挑眉,但依然摇头,“我早说过了,喝了你的酒,那就要保你的性命,酒吐不出来了,即便是吐出来了,也不是那个味道了,所以不能还你,只有保命了。”

董宁还想说些什么,顾泯又安慰道:“你觉得我就这点手段?我真正的杀招还没使出来。”

这句话半真半假,说起来,顾泯的确有些压箱底的东西没有施展出来,只是顾泯也没有信心在施展之后,能够将这怪兽斩杀。

不过事到如今,也该施展了。

他心念一动,血色的剑气缓慢出现在剑身上,一柄烛游,在顷刻之间便成了血红。

白寅的绝世剑诀白寅诀,依旧是杀力无双的剑诀,即便顾泯想要走出属于自己的剑道,但是在施展这剑诀的时候也不会犹豫。

半部白寅诀,即便是放在这边,也是杀力无双的剑诀。

这一次顾泯再次递剑,血色剑气涌出,杀力无匹,磅礴无双!

斩中怪兽身躯,有不少鳞片掉落,但是顾泯抬眼一看,在那些鳞片下,那怪兽还有一层鳞片,根本就没有斩开它的身躯。

顾泯皱起眉头。

这白寅诀施展出来,的确要比自己之前更加强大,但是还真是不能一劳永逸。

那怪兽吃疼,变得更加狂躁,它大口一张,一道道黑色的光华从自己的口中吐出,顾泯连续斩出两剑,才堪堪接下。

顾泯脸色不变,而后以白寅诀里的血色剑气来施展青龙剑诀,一条血龙猛然出现,撞向那头怪兽。

龙吟声震天!

董宁哪里看见过这样的景象,一时间怔怔出神,都忘记了思考。

顾泯展现出来的东西,已经超过她的期待太多,他绝对不可能是一个普通的剑修,应该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物。

在那条血龙前,那怪兽明显有些失神。

两相相撞,它甚至还被撞飞出去。

顾泯趁着这个机会,赶紧带着董宁朝着更远的地方掠去,他的速度到了极致,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他。

咻咻咻!

破空声响起,顾泯周遭的空间都被撕碎,由此可见他此刻的速度,到底是有多快。

“看!”

董宁忽然出声,就在两人脚下,他们看到了两具尸体,正好是庞云和万青。

也就是说,一行十几人,如今能够活下来的,也就只有顾泯和董宁了。

其余人,全部毙命。

顾泯神情不变,如果此刻不小心应付,自己也逃不出这个下场。

有些时候,人注定是要遭逢什么劫难的,可在劫难中,只有自己有着不屈的斗志,才能活下来,若是认命,就只好了。

顾泯这辈子都在为自己的命运抗争,好不容易有了个结果,如今都还未真正的走上战场,他更是不可能愿意就死在这里的。

他怒喝一声,祭出一抹精血,将自己的速度再提了些。

董宁看着手中的木牌,他们距离那个光点,也没有多远了。

她看到了生得希望。

而这个希望是眼前的男人,带给她的。

她感触很深。

眼前的景象,渐渐好起来,没有了黑雾,也没有了什么黑血,天地开始变得清明,一切的一切,都昭示着,他们的处境更好了。

董宁紧张无比。

可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忽然出现一滩黑血,然后一道伟岸的身影从黑血里走了出来,看不清面容,只能看到,那道身影浑身上下都流淌着黑血。

十分可怖。

顾泯皱眉,果然这劫难还没结束。

他斩出一剑,依旧是白寅诀的剑气作为基础,但是那道血色剑光,落到那个血人身上的时候,竟然没有任何的作用。

剑光很快便消散了。

眼前的血人,完全没有被伤害到。

顾泯绝望了。

这个血人,竟然要比那怪兽更难对付,如今前面有这样的存在,后面还有紧追不舍的怪兽,顾泯几乎都要放弃了。

他很疲倦,这是他经历过的最凶险的一场大战。

可到了如今,他也不能放弃,若是放弃,那么之前做出的努力,全部都是前功尽弃了。

他咬着牙,再度出剑。

只是这次结果依旧。

身后的怪兽已经临近,顾泯的速度已经变缓。

那个血人已经伸出他的大手,朝着顾泯抓来,那种诡异的感觉,已经开始笼罩顾泯的身躯,不出意外的话,在下一刻,他们就要在这里死去。

顾泯苦笑一声,没有想到自己的死法竟然是这个,他虽然有些不甘,但此刻已经什么都做不了什么了。

他吐出一口浊气,自嘲道:“对不起啊,白喝你的酒了。”

董宁留下两行清泪,哭着说道:“能和柳大哥一起死,已经是最好的事情了。”

顾泯没

甜到炸的暖心爱情故事 好妈妈在线观看完整免费版

有回应,只是看着那只伸出的大手,他依旧还想递出一剑。

就在这个时候,异变突然发生了。

一朵野花,突然出现,静静漂浮在顾泯身前。

顾泯看到了这朵野花,也有些失神,这是之前在遗墟里的那座宗门里棺木里找到的,是某个强者的陪葬物,很是普通,没有任何出彩的地方,好似就是一朵普普通通的野花,当初顾泯也没想着带走,只是离开之后才发现那朵野花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自己身上。

后来他也没有在想过这件事,毕竟一朵野花即便不凡,只怕也要在特定的地方才会显露,但谁能想到,就在此时此刻,这朵野花突然从自己的身体里飞出来了,就悬停在了自己的身前。

那血人本来已经伸出大手,但此时此刻看到这朵野花,也停了下来,他的手,盖着这朵野花,不忍再往前再做些什么。

他翻动手掌,那朵花漂浮在了他掌心,血人的眼中,仿佛多了很多情绪,很是复杂,也很是古怪。

顾泯能够感觉到他的气息都安静下来了,没有任何诡异的感觉,只有些平和安静。

那头怪兽朝着这边冲了过来,那血人被这朵野花吸引,但它却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阻拦,它朝着顾泯扑过来,顾泯此刻已经精疲力尽,几乎没有出剑的可能。

或许结局还是一样的,即便是不死在这血人这里,也要死在那头怪兽手上。

可就在下一刻,那血人忽然一拳轰在怪兽身上,只是一拳,轻松便将那怪兽给轰碎,剧烈的响声震动了天幕!

然后那血人也不去看,只是端详着那朵野花。

好似这朵野花和他之间有些莫名的联系。

但具体是什么联系,顾泯不清楚。

他只能猜想,眼前这个血人或许是那棺木里的男人故交,看到这朵野花,才会停手,除此之外,他很难想到别的。

血人忽然仰天怒喝一声,不再去看那朵野花,任由野花飘回顾泯这边,然后头也不回的朝着地面落去,很快便不见了踪迹。

顾泯重新收回那朵野花,有些劫后余生的高兴。

他伸出手,拍了拍脸。

董宁直到这会儿,才敢开口问道:“怎么回事,他好像很喜欢那朵野花?”

顾泯点头,随口说道:“或许这里没这种东西,他也觉得新鲜。”

这当然不是真正的事实,而且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是胡诌,但董宁却是十分乖巧的没有继续询问,只是长舒一口气,后怕道:“我以为我就要死在这里了。”

顾泯开玩笑道:“我之前说了喝了酒保你的命,不算食言。”

董宁看了顾泯一眼,倒也是没有去拆台,之前是怎么说的,想来顾泯这会儿还能记住的。

顾泯揉了揉脑袋,看了一眼木牌上的光点,据此已经只有千里之遥。

而且前面应该就是能够走出这个诡异的地方了。

顾泯也在心中默默叹了口气,这一路走来,是相当的不容易。

“走吧,我们还没有真正脱离危险,不可掉以轻心。”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实际上,董宁其实可有可无,不管发生了什么,她几乎都不能提供帮助。

董宁重重点头,她此刻对顾泯无比信任。

……

……

半日功夫之后,顾泯董宁,终于离开了那片诡异之地。

踏出来之后,那种诡异的感觉,彻底消失,再也不能笼罩在他们头上,但他们仍旧能够感受到天地之间存在的肃杀气息。

那是数次大战之后,天地之间自然而然形成的东西,想要驱散也简单,只要再过很多年都没有死人,都没有大战,自然便能够解决,但可惜的是,这样的事情几乎不能达成。

这就像是最开始的柢山一样,剑气太盛以至于草木不生,而后只要柢山还有练剑的,柢山就不可能恢复正常,只能是一日一日的都是如此。

好在后来小师姐洛雪研究了些阵法,才让柢山的面貌焕然一新。

在这一点上,小师姐洛雪还是功莫大焉。

顾泯自嘲一笑,这才离开多久,就开始时不时想起这些事情了?

不再多想,两人缓缓朝着光点所在的方向而去,此时此刻,想来两人最想要的,就是找个地方好好休息。

没过多久,他们就看到了前面一座小小的关隘,是关隘,也是一座小小的城池,不高不大,无比平凡。

而木牌上的光点,也在告诉顾泯和董宁,眼前的关隘,便是他们要找的目的地。

只是之前他们一个小队十数人出发,可如今只有两人,这不管怎么看,都极其惨烈。

顾泯和董宁临近关隘前,城门那边,一个木然的修行者看了顾泯一眼,“出示木牌!”

那是代表着顾泯身份的木牌,全靠这木牌在战场上分别身份,若是没有木牌,说破天也不会被人承认。

顾泯和董宁拿出木牌,那修行者看了一眼,然后便皱起眉头,“你们晚了三天,你们一起的其余人呢?”

顾泯说道:“都死了。”

那修行者一怔,随即道:“你们晚了三天,同伴都死了,按律当斩!”

他说完这句话,一身气势瞬间提了起来,血气如渊,十分强大,仿佛下一刻就要出手斩杀顾泯和董宁。

此刻城中也有不少修行者注意到了这边,把目光投向这里。

顾泯皱眉道:“不问便杀?”

他很愤怒,本来走出那诡异之地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可好不容易走出来了,来到这里,竟然在城门处,那人便要动手斩他。

那修行者冷漠道:“律法如此,谁也不能例外!”

顾泯此刻确信是被人算计了,自己一行人被传送到那个地方,算计他的那个人,肯定不相信他们能够离开,可即便离开了,又能如何,还是肯定会耽误,一旦耽误了,按着万古协定下的律法,也要被斩。

这是一个连环计,不管是谁,都无法完美解决。

尤其是顾泯这样的修行者。

只是他们小看了顾泯,顾泯是一个从来不向命运妥协的人!

——

万字章节

喜欢仙朝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