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快点拔出来快回来了 家庭乱论小说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如果所料不错的话,在鲜血魔主身陨之后,接下来玩家就会顺理成章地发现这个空间通道。

然后,以此为线索,逐渐解开此版本的“血屠之谜”。

这才是这版本主线剧情任务的正确展开方式。

只是陆青山这一次却是因为有人如作弊一样,暗中传递了一条“庆王血屠,以求祖境”的消息给他,才造成了如今这截然不同的“剧情展开”。

一旁的李求败在这时已经是眯起了眼睛,眸中有冷光微闪。

能有这个能量,在燕兰关悄无声息地引数位魔修入境,并且不用接受任何检查的,整个燕兰关也就那几位大人物,一只手可数得过来。

庆王便是其中一位。

再结合陆青山所提的血屠消息,以及那曾经的三城皆空血案,他也几乎是可以断定血屠之事并非空穴来风了。

至于这条空间通道.......

也同样是能看出许多信息来。

玄尊之所以如此大费周泽,在这般荒无人烟的地方暗中设下一个回天门域的空间通道,那就只有一个原因........

在玄尊看来,此行之后,他大概率是无法再从燕兰关这条路径返回深渊,所以才要为自己安排一条后路。

李求败虽然已经强大到很多事情是不用多费心思,但并不代表他没有脑子。

其中的隐秘,他一下子就想明白了。

“后路?”李求败深深地看

啊快点拔出来快回来了 家庭乱论小说

了一眼那条小型空间通道,冷哼一声。

下一刻,一道剑气便是凭空生出,呼啸凌厉,直斩向那幽黑的空间通道。

叮叮叮!

剑气径直射入空间通道之中,在幽黑的两界空间中不断前行。

其中有一阵阵叮叮当当的声音传出。

在天门域以及黒渊两方魔修的齐力之下,此时的空间通道已经被加固,能暂时容纳玄尊通过。

所以,同样的,李求败所发出的这道剑气虽然威力恐怖,但也一样是能通过这条空间通道。

…………

深渊,天门域。

茫茫血月之下,一处山谷之中,数十道幽幽的紫色身影盘腿而坐,围绕成一个圈,微闭双眸。

在他们的中心,是一个幽深的宛如黑洞一般的存在。

勾连苍穹中天域以及深渊天门域的两界通道。

有幽紫色的光华不断从这些紫色身影的身上涌出,再流入那条两界通道。

“咦,有动静了,如此强大的波动,应当是玄尊要回来了。”

这时,山谷之内一位实力已达八品的虚空魔族的魔主突然心中一动,感应到了波动,轻轻出声提示道:“玄尊实力强大,对空间通道稳定性要求极高,大家都赶紧给我提起心来,不要出现疏漏了。”

“是。”其余的虚空魔修连忙齐声应和道。

说话间,他们都是纷纷发力,身上所闪烁的紫光在此时又浓郁了几分,一团团的流向空间通道。

“那是什么?”在众人的全神贯注之中,有一人在这时突然是睁开了双眸,随意地扫了空间通道一眼,下一刻他便是瞪大了眼睛,惊骇出声道。

随着他的惊呼,其余人也随之不自觉地睁开微闭的双眸,顺着其手指的方向,投过视线。

只见那条幽黑深邃的通道之中,在这时竟然是闪烁起了一道煌煌的光点,炽烈、灿烂、耀眼。

还没等他们反应分辨过来这是何物,那煌煌的光点已经是在不断放大,倒映在他们的瞳孔中,最后凝聚成一条细长的霜线。

一条凛然剑气从空间通道呼啸而出。

在出现的一瞬间,剑气便是一化二,二化三,三化万千,成了一条浩荡的剑气长河。

密集的剑气犹如海底的鱼群,宛如涛涛的洪流,密密麻麻,铺天盖地地向四周扩散。

即使穿行了一整个空间通道的距离,即使只是由一道剑气分化而成,这每一条纤细的剑气都依然是能轻易杀死普通的八品魔修。

那场景,就犹如陆青山前世古早游戏中某位角色的标志性技能——剑刃风暴,瞬间就是席卷了这一片区域。

剑气轻而易举地撕裂了那一位位魔修的身体,让他们化成一团团血雾散开。

呼!

须臾,剑气长河扫荡过后,原先聚集了数十位虚空魔修的这片区域内,已经是空无一人。

没有任何的抵抗能力,没有任何挣扎的余地。

一道剑气便是穿越遥远的空间,穿越了一界的距离,将他们送往了另一界。

.........

这边。

原先在不断旋转的空间通道猛地一滞,随之发出咔擦咔擦的刺耳声音。

在五位虚空魔修惊悚的目光中,那足有五六丈大小的空洞猛地收缩,变得狭窄,一直缩小至不到一丈,这才重新稳定下来。

对空间无比了解的虚空族魔修哪里会不明白原因所在?

这代表这条空间通道回复成了原先的不稳定状态,也代表在空间通道另一头的其它同族之人在此时应当已经是命陨西天。

兔死狐悲物伤其类。

他们心中已然是涌出不详的预感。

这时,陆青山收敛起心中的感叹,又叹了口气,目光扫过几位魔修,感叹道:“配合倒是配合,只是你们一问三不知,给出的消息如此之少,还想要放过你们,真是很难办啊。”

这五位虚空魔修闻言心顿时一凛,一股死亡的危险感直面而来。

就在陆青山满是杀意的目光扫视中,在五位虚空魔修中身材显得最为瘦小的那位魔族,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颤抖着发声道:“您刚刚说的是庆王血屠之事吗?”

“哦?”陆青山面无表情,目光投向这位虚空魔修,继续听着。

“我好像有一点点印象........”这位虚空魔修见众人目光都投向自己,声音已经是开始微微颤抖,显得十分紧张。

“我与鲜血魔主大人说话时,他曾经偶然提过一句“连自家皇城都敢屠,有的人族对待本族同胞可比我们魔族残忍多了”.......”

“当时我也没多想,现在看来,是不是与您所提的庆王血屠之事有点干系?”魔修小心翼翼地问道。

“自家皇城都敢屠”?

这句话,宛如焦雷在陆青山和李求败的耳边炸响。

长安城?!

庆王血屠的地点,竟然是......长安?!

庆王,要屠城!

陆青山只感觉自己的脑子在此时是嗡嗡作响,像是被人当头敲了一棒。

他的意识甚至是出现了刹那的恍惚,懵在了原地。

这个消息,太过骇人听闻!

“是啊,本就该如此,本就该如此啊.......

庆王既然想要通过血屠破境,如此大事,他必然不可能离血屠地太远。

离得太远,一是不方便他到时吸收炼化血精,二是他又怎可能将如此大事交于他人,自己不在现场看着呢?”

陆青山失神地喃喃道,大彻大悟,“所以,庆王如今身在何处,那个地方大概率就是他预设好的血屠之地......”

这个思路,他其实一开始就考虑过。

只是很快这个想法,就因为庆王是被李求败亲手押送到长安的这个过程,让他否定了........

这便是庆王此次筹谋之中的一大高明之处。

分明是自己想入长安,却是通过这般手段与筹划,来了一波苦肉计,以不敌长安剑仙,被逼无奈的方式进入长安,从而掩盖了入都的突兀以及转移他人的目光。

而陆青山之所以否定此念头,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他不敢去相信,不愿去怀疑。

长安,那是什么地方?

那是大夏的皇城,是大夏的象征,是整个人域最庄严

啊快点拔出来快回来了 家庭乱论小说

肃穆的地方,汇聚了无数的大能修士,戒备森严。

人域之中哪里都可能出事,唯独长安是最不可能出事的!

在大家的潜意识中,长安若是出事,人族也差不多是等于完了,到了天倾之际。

庆王就偏偏是反其道而行,拿长安开刀。

只是,如果是长安的话,庆王如何能瞒得过天下人,如何有办法血屠?

那可不是什么小门小派,而是人域第一大城啊,底蕴雄厚。

虽然戮尊大阵的存在是隐秘,陆青山并不知晓,但他可以肯定,长安之中必然会有什么特殊手段,用来护城。

另外,庆王是大夏皇族,大夏封王,皇城对他来说,就是祖地,是“祖宗祠堂”。

哪个不肖子孙,会是一把火将自家祖地给烧了啊?

只是.......陆青山心中念头纷飞。

在他的预想中,庆王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所要血屠之地必然会是一个谁都想不到的地方。

他认为不可能,即使是得到确切的消息,下意识的第一反应都是不可能。

其它人肯定也认为不可能,即使是天机观主得到消息,也只是探查了一遍庆州,即使是水月观主相信了他的提醒,也只是让天机观弟子对于人域诸州进行彻查,而忽略了长安城。

事实上,长安城之中也并没有天机观弟子监察存在。

毕竟那是皇城,太多隐秘,不允许外人查探。

那这不就是所谓的“谁都想不到的地方”吗?

真正意义上的灯下黑,利用惯性思维来瞒天过海。

仔细一想,长安一城便有数千万人口,也是汇聚修士数量最多的人族城市。

一个修士的精血,比得上一千个一万个凡人的精血。

所以,长安虽然仅仅只是一城,可若是血屠,庆王从中所能获得的精血却是比得上血屠一州之地。

这恰好也满足庆王的破境需求!

只是庆王怎敢?

就算他成功了,他事后又准备如何应对天下悠悠之口以及千夫所指?

丧心病狂,丧心病狂!

陆青山揉了揉眉心,强行压住心中翻滚的情绪。

他转头想要与李求败说话,却发现这位向来遇事成竹在胸,风轻云淡的长安剑仙,此时脸色却是显得无比阴沉与难看。

甚至在李求败那深邃的眸光中,他还看到了一丝极为浅的恐惧。

堪称人域无敌剑修的长安剑仙,也有害怕的时候?也有害怕的东西?

“前辈......”陆青山微怔,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要去长安一趟。”李求败声音还飘在空中,人影已经化作剑光,一冲而起,气势毫无保留的放出,又是数道剑气生出。

而剑气还未散开,长安剑仙的身影已然在瘴气缭绕的黒渊之中开出了一条真空地带,刹那之后,就消失在了陆青山的视线中。

“夏曌......便在长安城,若是庆王真的能屠城成功,夏曌的结局也定然不会好到哪里去!”陆青山猛然回过神来,明白了李求败之惧,明白了李求败为何动作显得如此急切。

噗嗤噗嗤!

这时,李求败方才放出的剑气才以肉眼不可见之速,鬼魅无比,在半空中留下曲折的轨迹,直扑那五位虚空魔修以及昏迷过去的鲜血魔主。

耀眼的剑气划过长空,已然掠过这六位魔族的身躯。

仅仅是瞬间掠过,五位虚空魔修便是惊恐地瞪大了眼睛,目光之中有恐惧也有不甘,还有怨气——你们可是剑修啊,怎么不守诺言,我们明明已经有问必答了,怎么还.......

人族剑修重诺,这是连魔族都知道的事,也是他们会如此配合的原因之一。

嘭的一声。

六团血雾已然炸开。

魔族引以为傲的神魔体,在李求败随手发出的剑气面前,直接崩溃湮灭。

“从头到尾可没有任何人答应过要饶你们一命啊。”看着空中犹如烟花般逐渐散开的血雾,陆青山叹了口气,只是觉得有些肉疼。

这可都是经验啊。

他知道李求败这是考虑周全,虽急着赶往长安,但也考虑道陆青山一人可能无法处理这些魔修,便在临走之前帮他一并处理了。

只是.......

陆青山摇了摇头,不再纠结此事。

“出大事了,得立刻把此消息通知天机观以及剑宗。”他眸中清光一闪。

此事实在太大了,即使长安剑仙第一时间便是赶往长安,也不一定是能处理好此事。

庆王能大胆到欲要血屠长安,他的准备必然是异常充分才对。

必须要请道宗出面才行。

事情紧急,刻不容缓。

陆青山也不再耽搁,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却发现心中之气郁垒难平。

意难舒,气又怎可平?

“剑开天门.......”他再次想起了这个版本的主线剧情之名。

如今,他已经是大致猜到了此名是何意。

“能改变的......一定来得及的。”陆青山握紧了拳头,眼光坚定无比。

他来到这个世界后的经历,已经让他深刻地明白一个道理——这个世界预设好的剧情绝非是不可改变!

同样是御剑而起,顺着李求败先前开出的那一条真空地带,陆青山快速离开黒渊。

长安,今日还可安否?

喜欢这个剑修有点稳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