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人妇系列全文阅读 杂乱小说目录阅读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山海经》中讲述的一些事,往往是打散在各个角落中的,单看的话很容易错过。

像是窫窳被杀一事,如果不根据书中给出的线索进行寻找和联想,那么,窫窳就只是简简单单的被杀,压根称不上“谋杀”二字。

而接下来的先壁画走向,就印证了都是围绕江执口中的“不死药”展开的。

江执接着沈瑶之前的思路,将重点圈在了南壁第四单元的壁画上,背景也是山,只不过是荒山,没草木,有野兽出没。

他指着怪兽的形态说,“身体为红色颜料,整体乍看上去是头牛,长得却是马蹄子,还有,吃人。”

转过身看向大家,“我记得《北次一经》里写到,又北二百里,曰少咸之山,无草木,多青碧;有兽焉,其状如牛,而赤身、人面、马足;名曰窫窳,其音如婴儿,是食人。所以说,这幅画里的山就是少咸山,里面吃人的怪兽就是窫窳。这幅内容排在最后,恰恰说明了窫窳最终的结局。”

征服人妇系列全文阅读 杂乱小说目录阅读

盛棠对山海经的研究尚浅,只是知道大体事件,闻言后不解,“难道不是因为描写错了吗?”

“如果不前后对比和进行联想的话,那这段描写很容易会被当成是偏差,前头说窫窳人面蛇身,在这里又说他是长相似牛马蹄的吃人怪兽,但实际上正如江执说的,这就是被不死药复活了的窫窳。”

“等等。”肖也的眉头拧成了麻花,他呢喃,“我想想啊……我记得《山海经》里好像不少吃人的怪兽,都是声如婴儿。像是……《南山经》里的盅雕、《东山经》里的合窳、《北山经》里的狍鸮,都是婴儿叫,会吃人,特点相同啊。”

“所以!”盛棠一捶桌子,也顾不上手疼,“这些怪兽都是被巫族拿来做了不死药的试验品,也就是说,其实窫窳已经不是第一个试验品了。”

沈瑶也赞同这样的推测,“现在通过上述壁画的内容,其实我们大致就能推演出来一场细思极恐的阴谋。那么多部落首领,贰负和危为什么偏偏就杀了窫窳?”

一般来说,杀了人就会毁尸,不毁尸难道还等着被抓吗?这是尚且人类都明白的道理,作为神灵的贰负可能不明白?

唯一的解释是,窫窳的尸体是有用的,而贰负和危明白自己会被脱罪。

为什么会这么想?他们认为有人会在背后帮他们。

这个人是谁?

江执说,“从书中记载来推断的话,这一切应该都是西王母做的局。我们之前说过,西王母族是最大的巫师,在众人眼里,生活在昆仑的西王母族是天帝的巫师,具有无上的荣耀和权力。可要怎么长久的维持权力和荣耀?不死药的研制就是关键。也许,西王母族想要建立一个不死民的国度。”

山海经中出现吃人的怪兽,形态各异,但显然都是失败品。而窫窳不同,他是神明之子,在上古时期,蛇身人面的神灵可视为龙的传人,窫窳就是龙的传人,它身上流淌着的是神明高贵的血液。

所以,用来研究不死药效果会更理想。

西王母以部落纷争为由囚禁了窫窳,暗地里却串通了贰负杀了窫窳,如此一来,不但会引起各部落的内部矛盾,还为不死药的研制提供了神明的身体,一石二鸟。

“复

征服人妇系列全文阅读 杂乱小说目录阅读

活窫窳的巫师中,其中一位叫巫彭,这个巫彭就是中医的鼻祖,而且还是黄帝的医官。”沈瑶说,“之前我们说昆仑天帝极有可能就是指黄帝,这么看来,灵山十巫其实是跟西王母一样都在昆仑,受制于黄帝,但显然,巫彭比西王母级别低。”

巫彭跟医学打交道,那么研制不死药的任务自然也就落在巫彭头上。

只是令西王母没想到的是,灵山十巫以下犯上,起了忤逆之心,他们想做最大的那个巫师,将西王母取而代之。

“据书中说,在窫窳死后,其部族就离开了蛇巫山,而跟着一同离开的还有灵山十巫,他们脱离了西王母的控制与华胥族交好,甚至一部分的巫氏成员加入了炎帝族,这就为之后炎帝族与苗族的兴起打下了基础。”沈瑶将这些壁画中的线索一一跟《山海经》中的内容对应。

灵山十巫怎么就那么巧也离开了蛇巫山?这只能说明,十巫已经得到了窫窳的尸体,背叛了西王母独立来研制不死药。

盛棠紧跟着沈瑶的思路,“那……九尾狐算不算试验品?”

沈瑶想了想说,“你说的九尾狐是出自《南山经》,青丘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婴儿,能食人。这么看,说不准也是试验品。但除了青丘九尾,刚刚肖也提到的《东山经》里有一种怪物,叫蠪侄,九尾、九首、虎爪,音如婴儿,能食人,特点相同。”

祁余提出疑问,“那灵山十巫到底有没有创造出不死民啊?”

可话音刚落,他蓦地反应过来,“不死民?那个之前我们提到过的能死而复生的吴启国?”

“吴启国是死而复生,但书中还记载了真正的不死民,应该跟灵山十巫有关。”沈瑶说,“《海外南经》里记载,不死民在其东,其为人黑色,寿,不死。”

盛棠想象了一下,“这……怎么跟僵尸那么像呢?”

“所以说,灵山十巫所研发的不死药是不成功的,经他们手复活的要么成了四不像的怪物,要么就成了像是僵尸的怪物。”

沈瑶说到这儿顿了顿,又想到了一点,“其实在《山海经》里,除了记载了不死民,还有不死国。说有不死之国,阿姓,甘木是食。这里的甘木,据说就是一种不死树,吃了就能让人不死。”

“这个树……”盛棠左思右想的,提出了大胆的假设,“如果真有不死国,如果真有一种树吃了能让人不死,那么这种树里是不是有什么物质能够让生命保持很久很久的时间?就像是吴启国的方式一样,我的意思是,所谓甘木,有没有可能就是这种寄生物在很古老的时间里选择的共生体?”

喜欢他以时间为名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