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电影 不知火舞漫画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从容这几年经常坐车,大概习惯,亦或者坐自家的车心态不同,总之晕车的症状大为减缓,不过这次去送儿子上大学,其实原本也有犹豫,经房长安劝说才答应同行。

王珂这边情况大抵类似,原本也说是去一个人送,当天去当天回,后来王珂劝说,才都去的。

轿车坐不下,房禄军把原本买了新车之后,就留给了送包子用的五菱开了回来,30号一大早,吃罢早饭,带上东西,就载着儿子和媳妇到亲家……王珂家里,把她跟王友发夫妻俩都载上,然后往市火车站去。

房禄军是赶早不赶晚的性子,十点发车,九点就到了,在市里面的沈墨和宋棠都还没到,因为天热,两家人先进车站。

等了会儿,宋玫与宋棠姐妹俩先过来了,王珂先看到,招了招手喊:“棠棠!玫姐!”

“叔叔好,阿姨好。”

“叔叔好,阿姨好。”

姐妹俩走过来,都很客气和礼貌地打招呼,

除了房禄军因为鞋店的事情曾见过宋玫之外,珂爸珂妈和从容都是第一次见姐妹俩,此前多少听说了她家里的惨剧,心里面有同情也有好奇,笑着回应,然后又招呼她们坐下来。

宋母在狱中,宋玫算是半个家长,不过仍是晚辈,与长辈们话也不多,跟妹妹一块挨着王珂坐下,保持着礼貌与两边家长寒暄闲聊。

“你们两个是同一个学校对吧?”

珂妈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看了眼宋棠,然后问房长安。

“嗯。”

房长安点点头,珂妈也点点头,笑着说道:“那挺好的,都是同学,也可以互相照应一下。”

“嗯。”

宋棠笑了一下,轻轻应一声。

王珂笑着道:“我看过了,人大跟北航也不远。”

从容笑道:“那就好,你们都是同学,出门在外,有什么事情,互相帮助。”

“嗯。”王珂乖巧点头。

宋棠眼睛看看从容,也微笑着点点头。

沈墨一家很快也到了,三家长辈,四家小辈,互相打招呼,十分热闹,随后坐下等车,沈墨跟另两方家长都很熟悉,甜甜地打了招呼,然后自然地凑到王珂身边去,跟她们说话,房长安则一路都基本在三方家长之间周旋,很有一种重任在肩的使命感。

下午一点到站,出站口已经有接新生的学长学姐,旁边立着学校的牌子,北大、人大、北航都有,不过众人并未直接跟着去学校,先找了地方吃饭。

沈诚立安排了两辆车来接,房长安的车还在这边,共三辆车。

房禄军和从容第一次来京,而且之前知道儿子好几十万买了好车,还没见过,当然要跟儿子的车,沈墨拉着王珂的手没松,房禄军又邀请了珂爸珂妈。

于是沈墨与王珂、宋棠、宋玫同车,房长安载着自己爸妈和珂爸珂妈,沈诚立夫妻俩气场太强,单独一辆车。

午饭是房长安请客,说的是自己开了公司,算半个东道,另外两方家长都跟他关系“匪浅”,也都没见外。

吃罢饭之后,就得分开了。

沈墨请客特殊,其实今天也没打算去报道,沈诚立已经提前联系好,等正式报道的那天直接去办理手续即可,今天过来,夫妻俩是有公务,晚上有饭局,沈墨则纯属于凑热闹。

从饭店出来,沈诚立和舒眉乘车会住处休息——他们在京城有好几处房产,不过大多都没收拾,这次是打算回前段时间沈墨她们住的那套房子,收拾休息一下。

沈墨要跟王珂一块去人大看看。

宋棠自然跟房长安一块去北航。

众人在饭店门前作别,珂爸珂妈本是想要打车走,不过沈墨一家都很热情,闺女也没跟人家见外,夫妻俩也就不好却人盛情,坐着姓沈的奔驰车去学校。

房长安这边依旧是自驾,房禄军坐在副驾,从容跟宋棠姐妹俩坐后面,路上基本是她们三个在说话,房长安和房禄军偶尔也说几句,不过都是跟彼此说,像是自成小天地一样。

从容之前的注意力都在王珂和沈墨身上,只与姐妹俩打了个招呼,宋棠的话也不多,原本还担心一路上会尴尬,于是她随便找了个明知故问的话题:“你们是同一个专业对吧?”

然后宋棠应了一声,就接过了话来,语气温柔平和地说她选专业的原因,并且不留痕迹的把房长安带了进来。

北航到10年才实行大类招生,如今仍是按照专业招生,她与房长安一样,都是软件工程专业。

女孩子报这个专业的不多,在宋棠的口中,这都是受了房长安的影响,所以对这个领域很好奇和喜欢,很自然地把房长安写软件、开公司的事情都提到了,并且顺便讲自己分数比较低,被录取有运气成分……

问:怎样以最快速度跟一个目前拉近关系?

答:夸奖她的孩子!

从容听过不少对房长安的夸赞,但大多都是来自亲戚朋友,是房长安的长辈,而且都十分直白且俗套,不外乎是寻常人情往来的那些话。

宋棠这些话很委婉,甚至没有直接夸奖的意思,不过说的十分自然,没有任何刻意痕迹,完全就是一个跟他同学了三年,并且将要继续同学四年的一个漂亮的女同学,以她个人的视角讲她的事情。

偏偏就这么巧,都跟他有关!

连房禄军也在偷偷地听,心里面暗暗舒爽。

坦白说,这几年家里境况蒸蒸日上,尤其是办了鞋厂之后,身边洋溢的笑脸与好话比早些三十年加一块还多,不论是亲戚故友,还是新结实的新朋,都是如此。

夫妻俩未尝不因此而自得,但也清楚这属于人情社会的奉承,私底下也常常感慨人情冷暖,然而从儿子的同学口中听到这些,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

前者像是香甜的糕点,尝起来可口,吃多了会腻;后者像是微甘的清茶,滋味没有那么直接、浓烈,需要细细品味,回味无穷。

宋棠并未很刻意,甚至没有多说关于房长安的事情,随着从容的询问而回答,很快把话题转移开,但总能在不经意间提起房长安。

哪怕是期间偶尔有话题停止,她也能很快找到新的话题,哪怕是路边的街景,也可以轻声细语的简单介绍一番,并无炫耀,就像是在给长辈介绍新奇事物一样,也一如她平日风格,阳光温暖,却绝无灼热之感,

房长安在

good电影 不知火舞漫画

前面听得十分意外,完全刷新了此前对宋棠的印象,以前只觉得她善良温暖,还是第一次发现她这样“健谈”

——一路下来,其实从容也说了很多话,尤其是后半段,甚至跟今天才第一次见面的宋棠说了不少家里的事情,包括过去的经历,以及房长安小时候的事,但整个谈话节奏基本都是宋棠在主导。

宋玫也跟着说话,不过相对而言要少很多,偶尔看一眼妹妹,不知道是不是妹妹将要上大学,姐妹俩将要分开的缘故,看起来像是有什么心事。

下车的时候,别说对宋棠,房长安帮忙拎行李箱,宋玫要去接,从容对宋玫说“不要客气”的时候,那语气神态都已经不像是对一个今天才认识的人了。

宋棠在房长安心里面的一贯印象,就是善良、温暖、体贴,因此对宋棠这番表现虽然意外,但也没太意外,意外的是能力,不意外的是性格,因此也没多想——也多想了一下,只是闪过一个念头:“要是宋棠跑来跟墨墨、珂珂在老妈面前争宠,俩傻丫头哪里是人家对手啊!”

俩小姑娘见从容时表现确实没有这样“亮眼”,不过更多是心态差距,一方面从小就见过,另一方面因为与房长安关系暧昧,见了家长就心虚、害羞,并没有表现什么的想法,倒不是真的能力上就差多少。

而最重要的是,见家长的最终目的是获得好感,方式不重要,从成果角度来说,那俩都很成功。

学校1号报道,今天30号,还差两天,但已经陆续有新生来学校了,进了校门就有接待,俩人同专业,省了不少麻烦,直接找到软件学院的学长学姐。

虽然有接待,但毕竟还差两天,如果是明天来,这边接待处的人都要更多,今天只有三四个,而且刚刚有学妹来,分走了好几个学长,这边就只剩下俩人,还得留下有人看着“摊”,于是赶紧打电话叫人,又忙招呼着坐下,给倒水,十分热情周到。

宋棠长得太漂亮,房长安这边又有家长过来,学长学姐明显误会,没啥营养的闲聊几句,一直表情都有点八卦的学姐干脆直接问宋棠:“你们俩是一对吗?”

“啊?”

宋棠没想到大学的学姐这样直白,脸刷地红了。

房禄军和从容反应更绝,听了学姐的问话,直接用探询又带着质问的目光去看儿子,一副也很怀疑的模样。

“不是,我们是同学。”

房长安问心无愧,他前世对宋棠有过想法,但前世暗恋过的人多了,总不能全都搂家里,现在动了心思想要俩,就已经够头疼的了,对她压根没想法。

为了避免宋棠尴尬,他又进一步解释:“高中三年同学。”

“哦。”

学姐很理解地点点头,又看一眼宋棠,以及房长安的家长,在心里面悄悄地给两人补充完整了背景:

高中同学,互有好感,甚至可能有过类似于“考上同一所大学就在一起”的这种约定,不过还没正式确定关系,现在又有家长跟着,当然不好否认。

她在心里面补充完整,又瞅一眼旁边的同学,递过去一个彼此心照的眼神。

北航男多女少,眼前这个新生学妹别说在北航,哪怕放到北影中戏也是拔尖的,可以想象入校之后会引来多少“狼”躁动。

结果人家进来就是有主的了,不知道会让多少学长、同学先兴奋再失望……

很快就有别的学长和学姐过来,很热情地帮忙拎着行李,领着往宿舍楼去,不忘热情地帮忙介绍。

没有任何意外,宋棠那边是俩学长,半路上还又赶来了两个,共四个人“护送”着去女生宿舍,想来多半有人在通知的时候补充过“这学妹超级漂亮”之类的话。

房长安这边是俩学长,看起来都不怎么善于跟人打交道,倒是很热情,很努力地帮忙介绍些学校的情况,但照顾不大周全,房禄军和从容很快被抛在一边。

夫妻俩倒不介意,沿途带着几分好奇、几分崇敬的心态打量周围,走了一段,从容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叹了口气,像是自语般说道:“这个女孩也挺好的……”

房禄军起初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地看向前面正跟房长安说话的两个学长,随后意识到妻子说的是谁,眼睛一瞪,又看一眼前面,生怕被谁听见似的,低声道:“你瞎琢磨什么呢?人家好不好,关你家屁事?”

从容白了他一眼,没说话。

喜欢重回2003请大家收藏:

good电影 不知火舞漫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