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清录播服务器 横恋母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蛇语靠坐在半截残壁下,背部微烫,土石结构忠实地传递着热能,并提供了粗砺的触感。

这是荒芜原野上,一处巨大建筑地基残块边缘,它刚被一轮爆炎轰炸覆盖,但已经没有什么可破坏的了。

火线正向远方蔓延,浓烟遮蔽了大半个视界。烟雾中,强光、爆炎乃至于冷兵器的寒刃,都若隐若现,厮杀零零落落,却似永无终止。

浓烟一直在升腾,似乎要污染天空中飘浮的巨大云团。后者全不在意,其灰沉的底部,偶尔还有电光快速穿梭,照亮内层似有若无的狰狞魔影。

大地犹有余温,却已经有嫩芽强行顶开焦土,顽强生长——这个就有点儿过分了。可是细看那嫩绿的草叶,还有边缘滚落的土粒微尘,每一处的细节,都真实得刺挠人心,尤其是知道它们的存在本质之后。

蛇语伸手,拈起那根刚冒出来的草叶。

后者终究脆弱,干脆地断掉了,指尖甚至沁了点儿微凉的汁水……

蛇语刚经过一场高强度战斗以至于还有些发木的脑子,面对这样的外部刺激,已经很难再有多么细致的考虑,种种思绪,到最后只是一声似荒谬、又自嘲的叹息。

若非亲历,谁能想象,这处仿佛正经受战火洗礼的战场,原本只是梦境般的空无?

蛇语是眼看着,这个前身为“噩梦”的虚无之地,那只存在于梦境的建构,是如何映射到现实,再由亿兆沙尘般的碎片,从无到有,拼接复原而成。

所有的“建材”,都来自于雾气迷宫,是那些已经在岁月时光中磨销了原样的规则碎片,只是受到地球时空的浸染才‘变形’成可以感知的存在——“把它们拼接起来”这件事本身,就有一种“手搓时空”的荒谬感。

但不管其间经过了怎样的近似、变形,通过罗南无日无夜的工作,历时两个多月,“荒谬”还是变成了现实,变成了一个确确实实推进的、“打造时空规则”的宏伟工程。

如果强行划定时空坐标,这处“战场时空”,正是存在于雾气迷宫深处。但是根据蛇语的观察,它又时刻与外界保持着复杂的联系与互动。

便如此刻……

战场上,光线似乎变强了些,温度有一个明显的提升。

蛇语皮肤微微栗然,本能地向侧方躺倒,隐藏进残垣废墟的阴影中。

其实这并没什么用。

“哗啦啦”的颤音,从天空、大地乃至于最微小结构单元的微粒中传导过来,无所不至,无可逃避。

蛇语双手环抱,蜷成一团,调节气息,似紧又松,尽可在这细密而有节律的颤音中,保持住整体的协调。

但又要在协调中,留出变形的空间。

下一秒,灼热狂暴的光芒热量,打穿了烟雾、云团,甚至穿透了厚重的基石结构,辐射了整个“战场时空”,将其变成了“无影之地”,所有的存在,都要经过它的检视、摧残。

蛇语在这一刻仿佛又进入了魂灵状态,整个人失去了重量。但作为资深人士,她知道,这回已经基本通过了检视。所以她微抬起头,用瞻仰奇迹的视线,远眺那光源所在。

其实,和狂暴的辐射式穿透感相比,光线本身并不是特别刺眼。蛇语甚至能够直视,那一轮被锁链捆缚的太阳,从天空中碾压过去。

光芒所过之处,升腾的浓烟真的变成了透明,里面绞杀在一起的狰狞身影,有的没有反应,有的却倏然崩解,化为飞灰。

正如早前蛇语的经历。

蛇语不知道这轮“太阳锁链”的异相究竟为何物。但它每次到来,都是破灭的征兆:

既是扭曲的混乱,又是苛刻的规范。

现在这些只是小儿科。

在更早阶段,“战场时空”会整块地崩溃,形成大片的、被雾气迷宫沙尘暴渗透的空洞,然后再重塑成型,变得比以前更坚固扎实。

这样的场面,出现了何止千万回?

有一点毫无疑问,“太阳锁链”代表了罗南的意志——有时候,罗南非常不满意,直接用这玩意儿砸下来,将整个“战场时空”砸个粉碎,彻底推翻重建,也是有的。

按照他的说法:这是拓印需要的模板,再怎么尽善尽美,都不为过。而且,时间也很紧迫了,好像只剩两个月左右。

蛇语并不太懂模板、拓印是代指什么。但她由此知道,外界传说的什么“新位面”,多半只是子虚乌有。

或许云端世界算是,但似乎并没什么特别的奥妙。所有的奥妙,都是在罗南越来越扎实可靠的构形知识中,慢慢堆积出来。

初时,蛇语还有些别样想法,可随着她踏足这个世界,随着它破灭再生,敬畏较之前远甚。

一个“手搓时空的存在”,要比一个“发现时空位面的幸运儿”,强出不知几何。

便是称之为“神明”,也没什么不好。

当然,罗南这个“神明”,绝不是全知全能。他也有失败的设计,也需要不停地做出妥协。

据蛇语的观察,最初,罗南总想把她现在所处的“基地废墟”搭建起来,进行某种复杂的设计。但最终的推演检视,永远是毁灭最“稳定”。

最接近成功的一回,大约是前两天,罗南曾经借着血意环堡垒演习的机会,将其规则映射进来,让这个基地,有过短暂的复苏。但却如海边沙堡,很快又坍塌下去。

所以,时至今日,废墟仍然是废墟,最多也只有一些零碎的个体,比如从断壁残垣中挣扎出来的全副武装的战争机器,与那些异形、妖魔一起,游走在战场上,彼此厮杀。

但多数时候,又会在“大日锁链”的检视下,分崩离析——随后可能复生,也可能不会,在不确定的轮回中挣扎。

其他相对比较稳定的,只有天空中那个巨大的云团,似乎也是一个稳定的妖魔生成装置,与基地废墟遥遥相对。

嗯,正如蛇语所观察的那样,“战场时空”是与外界有频繁交流的。

什么大日锁链,什么血意环堡垒均如是。

既然有“外界”,自然有“边界”。

“战场时空”的边缘,显现出来,就是一层混沌的迷障——蛇语知道那是什么,是雾气迷宫的沙尘暴,与奇特梦境的混搅。

蛇语正是从中而来,以某种烙印的形式,具现化在“战场时空”中,通过特殊的造物流程,形成现在的躯壳,进行频繁的战斗实验。

她理论上也可以逆转这一过程,从“战场时空”出去,穿越梦境,回归现实——只不过罗南没给她多少次机会。

不管怎样,“战场时空”是以一种特殊形式,粘连在人们梦境边缘的。

蛇语怀疑,罗南是通过“入梦法”之类的手段,造出了一个特殊的“缓冲地带”和“过滤装置”。

那边形成的元素,有特殊价值的会形成烙印,进入这个战场。只不过绝大多数都留不下;留下了,也会很被淘汰出去。

比如:亚波伦先生。

那位超凡种大能,一直在边缘地带挣扎,试图进来。

有时候会成功,但总难以坚持太久。

虽然这和他对规则的理解和追求有关——总想和大日锁链的“检视”相对抗,那还能有好?

蛇语多少存了点儿看笑话的心思。

不过她终究是有自知之明的,她知道,自己在这处特殊时空的存在烙印,本身就很特殊。

至于特殊在哪儿……

她轻轻触碰一下眼皮,微热的皮层之下,此时存在的,是一对错乱破碎的瞳孔——甚至让她失去了照镜子的勇气。

通过了又一次检视,蛇语是真的疲惫了,她也不再调整姿态,就蜷缩在这战场之上,后脑靠着断壁残垣,缓缓吐息。

这时候,细密而规律的波动从石壁上传导过来,与空气传递的音波一先一后,共同还原了这处废墟的深处,似有若无的歌声。

蛇语曾经做过探索,她知道歌声的源头在哪里:就在这座已经崩塌腐朽的基地废墟深处,某个错乱的空间屏障后面。

那里有一个已经严重变形的房间,莫名存在一部尚算完好的播放设备,里面只

高清录播服务器 横恋母

有这一首歌。

是用她完全无法理解的语言歌唱的。

但调子有些耳熟。

蛇语已经分辨出来,这首歌在瑞雯直播节目中曾经出现过的。就是在预告片的尾声,罗南和瑞雯驶向荒野的那一幕里。

当时是用吉他弹奏,没想到原来是一首歌。

或放进听得多了,总觉得和现在的情形不那么相配:

这首歌前面的调子有些哀婉,可是中段的进行曲风,总还能给人激昂向上的感觉。也许罗南不断尝试的对基地的重建,能够成功的话,会更加匹配……

可现在,当激昂的进行曲响起,燃烧着火焰浓烟的荒原上,却没有任何的呼应,只有看似激烈、却仍旧空洞的厮杀挣扎。

蛇语的叹息在喉咙里低回。

可这种伤春悲秋的情况也没有持续太久,罗南的直接指令到来:

碰撞预备。

喜欢星辰之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