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宝贝会说话 青梅竹马是消防员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君家父子三人在学校附近找了一家酒店住了进去,显然暂时没有返回蓝城的意思。

顺便也将君玺抓了出去一起住,平时也不耽误上课,但一下课不是君大哥就是君六哥轮流负责接送,完全杜绝了龙少在来找君玺约会的可能。

对此龙钺和君玺都很苦恼,他们才刚开始交往正是新鲜热情的时候。况且人总是会有一些逆反心理的,没人阻挠也没什么感觉,一被人阻挠反倒是掏心掏肺地想要见面了。

对于自家老爹的蛮横无理,君玺数次抗议可惜都没什么效果。

“小七,你别跟爹犟了,你又犟不过他。”君六哥看着坐在床边生闷气的君玺,苦口婆心地劝道。

君玺对自家六哥做了个鬼脸,“他就是专制!”

君六哥耸耸肩,“他专制,你能把他怎么样?”君玺郁闷地低下了头,她还真不能把他怎么样。

突然君玺抬起头来,喜滋滋地道,“我让龙钺把你们赶出北四省?”

君六哥半晌无语,“你可真孝顺,爹一定会十分感动。”然后给你一顿暴揍。

君玺叹气,摊手道,“我也没办法啊,算了,我才不信你们能一直待在北四省不回去,反正我是不会回去的,你们高兴的话就在这里陪我好啦。”

君六哥道,“我们不用一直待在这里,再过几天柳家那小子就要到了,到时候我们就回去。”

“反正老爹就是想要拆散我跟龙钺就是了。”她算是看出来了,什么婚约什么未婚夫,老爹根本就不在意。他就在意能不能拆散她和龙钺。

君六哥并不否认,安慰地拍拍她的肩膀道,“你自求多福吧。”

君六哥转身出去替她关上了门,君玺百无聊赖的趴在床上哀嚎。

这是窗口传来了几声轻响,君玺有些疑惑地坐起身来朝窗户的方向望去。

“砰砰砰。”又是几声轻响,君玺这才听清楚是有人在外面敲窗户,吓了一跳连忙走过去查看。走到窗边果然看到龙钺俊美的面容出现在窗外,君玺忍不住抽了口凉气,这可是七楼!

连忙打开窗户,龙钺身手利落地从窗口翻了进来,伸手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依然一副衣冠楚楚的模样。

“你怎么来啦?”君玺连忙压低了小声问道。

龙钺道,“好几天没见了,来看看你。”

君玺闻言不由感到有些愧疚,“我很好,你以后别冒险了,这是七楼呢,掉下去怎么办?”

龙钺笑笑不语,这种高度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危险。

“真的没事?”龙钺问道。

君玺摇摇头,只是想起自家老爹忍不住叹了口气,“龙钺,你要跟我分手吗?”

龙钺微微眯眼,盯着君玺淡淡道,“你想甩我了?”他龙钺是那么容易被人甩掉的么?

一种莫名的危机感让君玺飞快地摇头,当然她本身也真的并不想跟龙钺分手。

龙钺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摸摸她有些散乱的秀发道,“那就不用担心了,剩下的事情我会解决的。”

君玺道,“可是,我老爹很麻烦的。还有…我前几天才刚刚知道,我还有个……“

“我已经知道了。”龙钺打断了她的话,道:“不用担心,我都会解决的。”

君玺眨了眨眼睛,有些好奇地看着龙钺,“你这么喜欢我吗?”虽然君玺觉得自己也很喜欢龙钺,但她觉得自己如果龙钺有这么多麻烦的话自己大概不会继续喜欢他。

这么算来,对龙钺好像不太公平,好像是龙钺喜欢自己比较多一些。龙钺为什么要这么喜欢她?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君玺也没发现自己有什么不得了的优点。

龙钺没好气地道:“难道我这段时间是在跟你玩游戏吗?”

“对哦,你很忙的。”君玺点头道。

龙钺在心中叹了口气,有时候精明有时候傻乎乎的,难怪君老先生想让她在蓝城结婚,如果嫁到外地被人欺负了都不知道。

“跟我说说,你想不想嫁给你那个未婚夫?”龙钺问道。

君玺理所当然地回道:“当然不想啊。”

“那就好。”龙钺不知从哪儿掏出一枚戒指拿起君玺的手给她往指尖套去。

一瞬间君玺只觉得头皮都要炸了,“喂!”

虽然大夏还不太流行结婚戒指什么的,但身为一个留学生以及新时代女性,君玺还不至于不知道戒指代表着什么。

龙钺抬头看了她一眼,淡淡道:“别动,听话。”

君玺身体一僵,连忙道,“我…你、我们……”

龙钺道:“反正你也不打算跟我分手,你又不想嫁给那个姓柳的,那就直接告诉你爹,你要嫁给我。”

“可是,我们不是说好了……”不结婚的么?“

龙钺道:“我们在一起,结不结婚有什么区别?就算结婚了也还可以离,你现在不跟我结婚,回头就要被你爹抓去跟一个不认识的人结婚。玺玺,你考虑清楚,没有人帮忙的话,你跟你爹硬杠有多少胜算,要浪费你多少时间,耽误多少事情?“

“这个……”君玺皱眉。

龙钺将戒指戴在了她手上,满意地微微勾唇,继续道,“据说如果你二十四岁还不结婚,就必须要履行和柳家的婚约了。现在距离你二十四岁还有多久?”

君玺老实回道:“三个月。”

龙钺道,“告诉你爹和柳家,我们三个月内一定会结婚,柳家那个人……就不用过来了。”

君玺抬头看着龙钺,“你真的要跟我结婚吗?”

“怎么?”

君玺道:“我不会做一个好妻子,我什么都不会。”她不会做家务,不会做饭,对人情交往也很生疏,她甚至不想生小孩。

龙钺淡定地道,“跟以前一样,不用你做什么。咱们先把伯父这一关解决了,别让他把你带回蓝城去。至于以后……如果我们都觉得不合适,可以离婚。“

君玺恍然大悟,“对哦。”

他们又不像从前的人觉得离婚很丢人,如果觉得不合适再离婚就好了啊。

就是,有点对不住龙钺,“那…麻烦你了哦。”

“不麻烦。”龙钺道。

跟他结了婚还想离,做梦呢。

把玩着君玺戴着戒指的手,龙钺道:“你乖乖待着,我去见君伯父。”

君玺有些不放心,“还是我跟你一起去吧。”万一老爹真的动手,她还能替他挡两下。

龙钺拍拍她的背心,“你去他会更生气的。”

“好吧,小心点。”

龙钺失笑,“君伯父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君玺并不知道龙钺跟自家老爹谈了什么,总之在私下交谈了两个小时之后,君儒风臭着一张脸应下了这桩婚事。

龙少的办事速度奇高,两天后龙总长就从京城赶回来跟未来亲家商量婚事了。经过今天的商量,最终两家将婚期定在了五月的最后一天。

龙府书房里,解决了儿子的婚姻大事龙总长心怀大畅,哼着小曲喝着茶。

看到儿子进来抬起眼皮瞥了他一眼道,“这次干得很不错,干脆利落没给你爹我丢脸。”

龙钺在他对面坐了下来,淡淡道:“这一切都是你安排的吧?”

龙总长眼神一飘,“什么我安排的?”

龙钺道,“君伯父,还有那个婚约,柳家。玺玺真的有婚约在身?”

龙总长挑眉,打量着儿子,“你怎么知道的?”

他特意安排好了的,这短短的一段时间龙钺就算让人查也不可能查得这么清楚啊。

毕竟婚约这种事情本身就是私底下约定的,君家说有自然就有。

龙钺轻哼了一声,没好气地道:“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龙总长笑眯眯地道,“我想有个儿媳妇早点抱孙子,君儒风想找个好女婿,有什么问题吗?儿啊,你可别以为你这个媳妇儿来的容易,你爹我亲自跑了一趟蓝城,跟姓君的低声下气说了好几天的好话他才答应过来看看的。不过你爹我对你还是有信心的,哪个老丈人看到我儿子这么优秀都不会不满意的。”

龙钺皱眉道,“你跟君伯父关系不是不好吗?”

龙总长道,“我跟他关系是不好,但他有个好女儿啊。为了我未来的儿媳妇和孙儿,稍微忍耐一下也是值得的。倒是你,你是什么时候猜到的?”

龙钺皱眉看着他表示拒绝回答。

龙总长也不在意,即将有个儿媳妇的好心情让他很好说话,“话说回来,君儒风答应这桩婚事我是预计到了的,但是…我怎么觉得他这两天的脸色有

我的宝贝会说话 青梅竹马是消防员

点难看啊?看你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君儒风既然答应了那就是对婚事和女婿满意才对,那为什么还是这个表情?

龙钺面无表情,“没什么,君伯父舍不得玺玺。”

“是么?”龙总长表示不信。

“不然呢?”龙钺问道。

龙总长耸耸肩,“好吧,你说是就是。不过你既然知道是我安排的,为什么还……”

龙钺淡然道,“既然是父亲和岳父大人的美意,我自然笑纳。”玺玺不想结婚,但是他想啊。

“……”龙总长无语。

结婚之前自然要做大量的准备,君儒风想将女儿带回蓝城待嫁未果,只能带着两个儿子回去给女儿准备嫁妆了。

现在已经四月了,五月底举行婚礼,两地相隔千里时间还是很赶的。

和龙钺一起将父兄送上了南下的列车,君玺依然很是好奇,“你到底跟我爹说了什么,他这么快就答应我们结婚的事情了?”关键是,答应都答应了为什么还气呼呼的?她真担心老爹被气坏了。

龙钺意味深长地看着她道,“没什么。”

这也是龙少求婚途中唯一的失策,害他险些被君老先生打死,就连求亲也险些翻船。

幸好他很快察觉了自家老头子和君老先生的计谋,果断承认错误做出了深刻的检讨和自白打动岳父大人,这才能顺利抱得美人归。

“咱们回去吧。”

“嗯嗯。”君玺任由他牵着手往外走去,一边有些感慨,“真奇怪,我们才认识没多久的样子,竟然就要结婚了。”

龙钺道,“没关系,以后我们还有很长得时间互相了解。

我的宝贝会说话 青梅竹马是消防员

“好吧。”君玺笑道,“那,龙钺,以后请多指教。”

“乖。”

大夏二年五月底,龙钺君玺在北四省完成婚礼。

大夏三年四月,君玺生下一对双胞胎,取名龙亦晨、龙向晚。

所以,不结婚不生子什么的……

喜欢我在豪门当夫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