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越喊痛男人越猛烈 坐在公车最后一排被强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而梅太太才20岁出头,她身材高挑气质出众,从外形上看怎么样都不般配,梅先生看上去比较沉稳,梅太太则天生一张骄傲脸,一副谁也没她身份尊贵的样子。

所以她们出现的时候,自然就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老少配嘛,都忍不住朝他们看了看。

“哇,梅尔根先生来了。”

“她老婆可真年轻,这是典型的父女恋吧?”

“听说梅先生特别宠爱他太太,上厕所都抱着去,在家里脚不着地的。”

“可人家有资本啊,年轻貌美就是好。”

“我和梅太太打过交道,她有点目中无人,我不喜欢她。”

“不喜欢她的女人居多,可人家依然过得很好,社交网站上晒图成天就是买买买。”

不远处,看到梅尔根及夫人的宾客们时不时地交流着,有人羡慕,也有人不屑。

但梅太太是迷之自信!连步伐都是骄傲的。

她穿着一袭红色长裙,脚踩红色镶钻高跟鞋,姿态从容优雅,红唇微扬,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笑意。

刚进门的时候,有很多商界大佬主动过来跟梅先生打招呼,梅夫人就觉得自己也成为了焦点,人家敬酒的时候也不会忘了她,她年纪轻轻酒量还是不错的。

偌大的环境优雅的院子里,夜色凉凉。

南宫莫诺琪盛誉小颖,四人坐在怒放的蔷薇花丛旁,他们聊得惬意,大家脸上挂着笑容,时不时碰杯对饮,没有人打扰。

“盛誉来了吗?”古堡金碧辉煌的宴会厅里,有人用目光四下环视着,“你们有看到吗?”

“没有来吧?”

“应该会来啊,昨天参加会议的人基本都过来了呢。”

“不一定,他身份特殊嘛。”

“他来了,下车的时候我看到他进大门,他带夫人来了,他夫人很漂亮。”

大家用英语小声交流着,然后有人兴奋地询问,“在哪呢?”

“不太清楚,我就在门口看到过他们,进来后再也没有见到。”

“会不会在二楼?”

“不会,我刚从二楼下来。”

“……”

要知道,今晚能和盛总在这儿聊一聊,对于接下来的会议是很有好处的,毕竟今晚的氛围很轻松,方便大家混脸熟。

偌大的宴会厅里没有看到盛誉,于是大家分头找出去了。

刚出宴会厅的时候,大家目光就仔细寻找着,一个个行走在院子里,不肯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宴会厅外的院子很大,各种名贵的植物盛开出不同颜色的花朵,暖黄的路灯下,随风摇曳着。

晚风徐徐……

今晚的梁诺琪也是特别美丽,她穿着裸色长裙,上了点淡淡的妆容,皮肤本来就很白,和时颖聊得特别愉快,就像亲姐妹一样。

“看,有人朝这边走来了。”梁诺琪无意间抬眸,看到了一些男人手持红酒杯径直朝这边走来,她收起了脸上轻松愉快的笑容,“应该是找盛誉的吧?”

盛誉和南宫莫抬眸看去,他们结束了刚才的私人话题。

“盛总好,莫总好。”金发碧眼的中年男人们满脸笑容,态度谦卑。

盛誉和南宫莫站起身,梁诺琪和时颖也站起来,然后大家举杯相碰。

几人低声谈笑着,不远处,穿着时尚的各名媛排队进入宴会厅,成为了一道靓丽的风景,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

今晚的舞会很隆重,当然会有人助兴,这是威尼斯文化。

侍应生端着点心出现在院子里,细心地为客人们送上糕点添上红酒。

越来越多的人冲盛誉而来,这是一场变相的商业聚会,所以想来攀谈的人并不少,都想提前混个脸熟。

灯光明亮的宴会大厅里,梅先生的目光也在四下寻找着,听说盛先生会来?人呢?到底来没来啊?

以盛誉在世界上的地位,他梅尔根当然也需要去高攀盛誉那样的金融大鳄,毕竟路是越走越宽的,如果能和天骄国际拿下合作,那以后他的事业就必定提高一个起点。

“老公,我去趟洗手间。”梅太太对身边的梅先生说,然后松开他的臂弯,转身离开了。

梅先生有心事,他眉尖轻拧则朝宴会厅外走去。

听说盛总会来,而在今晚这样的场合,想与盛总碰面的人应该并不少。

他也得赶个先,这样才能将关系拉近一点。

百花盛开的院子里,越来越多的商场精英朝盛誉走去,与他碰杯对饮。

盛誉没有拒绝,他心情似乎不错。

南宫莫也在一旁,做为海贝集团的总裁,他在国际上也是有影响力的,知道他的人也不少,而大多数人都知道他与天骄国际的盛总关系甚好,所以自然不能忽略他。

过了一会儿,梁诺琪小声询问身边的时颖,“去洗手间吗?”

“好啊。”然后时颖握住盛誉肩膀,众目睽睽之下踮起脚尖在他耳边轻轻说道,“我要去洗手间,和诺琪一起。”

“我陪你去。”盛誉轻声脱口而出。

时颖却抓紧他手臂,小声说,“不不不,你在这儿陪他们吧,我们马上就来的,放心,不会出去的,你不是说这里面安保措施很好吗?你都有派人检查的啊。”

大家看到盛总和盛太太小声交流着,却听不清他们说了些什么,但是感觉好恩爱啊。

过了一

女人越喊痛男人越猛烈 坐在公车最后一排被强

会儿,时颖笑嘻嘻地拉着梁诺琪的手离开。

大家看到了盛总脸上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意,目送着两女孩离开,这样的盛总是他们第一次见到,无论是现实生活中还是在电视上。

这或许就是爱情的力量,盛太太一定是盛总最在乎的人,只有在看到她的时候,他的目光都是温柔的。

穿着裸色长裙的梁诺琪和穿着小黑裙的时颖手挽手行走在偌大的院子里,从外面看上去,这座古堡偌大而美观,各种颜色的灯光从形状独特的窗户里透出来,古堡一共有八楼。

进了宴会厅,时颖和梁诺琪径直朝洗手间走去。

院子里,盛誉望着宴会厅门口的方向,感觉来参加舞会的人并不少,他突然有点不放心,尽管朝自己走来想和自己攀谈的人越来越多,但是他左手一抬,声音低磁地说道,“抱歉,我去去就来。”然

女人越喊痛男人越猛烈 坐在公车最后一排被强

后他抽身离开,步伐很迅速。

身边的各企业大佬还没恍过神来,什么情况?

南宫莫知道他是去找时颖,担心时颖。

喜欢神秘老公求放过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