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钰莹小说 齐天大性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强烈的冲击隔着门板石砖命中了自己,一瞬间身体失去了所有的知觉,紧接着麻木渐退,强烈的痛楚从每一寸血肉之中释放,就像扩散的猛毒,蔓延至了全身。

身体被高高抛起,狠狠地撞击在了墙壁上,在灰白的墙面上留下一道血迹,然后摔在地面。

他大口地咳出鲜血,双手无力地抓挠着,尝试着站起身,但骨骼似乎都在冲击中断裂掉了,只能无力地在地面上蠕动着,将身下的血迹不断地扩大。

耳边尽是喧闹,折磨着他的意识,勉强地抬起头,视线被鲜血所模糊,只能看到大抹大抹的色块在自己的眼前晃动。

灿金的、鲜红的、灰白的……

似乎有疯癫的画家在此作画,将这数不清的颜色混杂成了一片扭曲的混沌,散发着阵阵极寒的恶意。

“哈……哈……哈……”

用力地咳出鲜血,他的呼吸终于顺畅了些许,大口地呼吸着,强迫着肺叶扩张,将新鲜的氧吸入。

他的意识清醒了不少,同样的痛楚也越发清晰了起来,伸出手胡乱地抓着,终于在碎石与污血间,抓住了那把断裂的钉剑。

拄着地面,他努力地抬起身体,但却吃不上力。

右脚在刚刚的冲击中被撞断,脚踝反扭着,在血肉模糊间甚至能看到刺出皮肤的骨骼。

“喂!你怎么样!”

他隐约地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可他的脑海一片混沌,根本无暇思索那么多。

很快呼喊声也消失了,被另一重扭曲邪异的声响覆盖,它如流水般灌入自己的耳中,均匀地铺盖在耳膜之上,不断地撼动着自己的神经。

“该死的!”

他痛骂着,试着去捂耳朵,可他根本没有余力去做这些,只能强忍着这些折磨。

邪异之音仿佛是来自地狱的宏伟乐章,它起先很轻盈,就像回荡在夜幕下的女人浅唱,但很快这声音百年越发洪亮了起来,也是随着时间推移,有越来越多的器乐与乐师加入这场演奏,炽热的熔岩与累累带血的白骨扑面而来。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产生自己正身处于地狱的错觉,紧接着他便苦笑了几下,不,这不是错觉,他已经身处于地狱之中了。

刺耳的、金属之间的摩擦声,其中还有着某种撕裂声,就像有利爪将血肉活生生地撕扯成两半,所回荡的鸣响,他甚至能从这声音间,感受到炽热的鲜血铺撒在脸上的感觉。

“站起来!”

有人对他大吼着,朝着声音看去,能看到一抹灰白的色块,正剧烈地摇晃着,就像在与什么东西作战。

手中的断剑在身体的压力下,尖锐的一角崩碎,在地面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划痕,紧接着好不容易抬起的身体再度摔了下来,他深呼吸,这一次他松开了断剑,用力地抹了把脸,将遮掩视线的血迹擦干,终于看清了眼

杨钰莹小说 齐天大性

前的一切。

熊熊燃烧的大火,无穷无尽的大火,仿佛整个世界都在燃烧,又好像整个世界与地狱重叠在了一起,噩梦的光景不断地化作现实。

“守住大门!”

安东尼大吼着,向前迈步,挥起钉剑斩入妖魔的脖颈之中,按理来讲,血肉之躯应该被轻易切断才对,但这一次钉剑被坚硬如铁的骨骼所阻挡,卡在了血肉之中。

妖魔横过头,猩红的眼瞳从数不清的褶皱之中睁开,如万华镜般,倒映着安东尼的模样。

“安东尼神父!”

见此他惊声喊道,安东尼斜视了他一眼,却喊道。

“我没事!站起来!”

抽出钉剑,凶恶利爪迎面而来,粗壮的手臂上还嵌着数不清的金属碎片,有些许的布料勉强地束缚着,一副破破烂烂的样子。

安东尼低身躲过这一重击,而他身后的灰白墙壁则应声破裂,布满了裂痕。

妖魔迅速地收回拳头,身上残破的甲胄,随着身体的摇晃,发出清脆的鸣响。

银铃声带着野兽的嘶吼,又一重拳出击,令整个厅室都剧烈地晃动了起来,尘埃飞扬。

安东尼游刃有余地应对着这一切,每次那致命的重拳要将他砸成粉碎时,安东尼都如轻柔的羽毛般,与其错开,避开这死亡的一击,同时钉剑在追逐着空隙,在妖魔的身上留下一道又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看到安东尼这样从容,猎魔人一时间也松了口气,紧接着他便担心起了自己。

双手撑着地面,他扶着墙,艰难地站了起来,秘血在体内奔涌,将痛楚一点点地驱离,它开始越发地躁动、炽热,强键的肌肉开始复生,纠缠住了破碎的骨骼,在巨力的挤压下,将碎骨复位。

眼瞳炽白,猎魔人能感受到自己距离临界越来越近了,作为猎魔人他很清楚突破临界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可现在他又想不出,其它的解决办法,只能无奈地将心神交由给黑暗。

猎魔人喘息着,看着那与妖魔缠斗的身影,他还记得安东尼的教导,作为新一代的猎魔人,他们身上没有缚银之栓的限制,所以他们必须自己控制自己,在没有深陷绝望的时刻,绝对不能迈入禁忌之中。

现在是绝望的时刻吗?

猎魔人自己也不太清楚,但有一点他很明白,他自己也很犹豫,恐惧着黑暗中的存在,所以他迟迟没有越过临界,这也导致了他现在的状态如此之差。

只要迈入黑暗,这些伤势都将快速愈合,自己会获得更强的力量,会把这些妖魔赶尽杀绝……

数不清的话语在他耳旁呢喃着,直到有只手猛地抓住了他。

“你还好吗!”

安东尼拎着淌血的钉剑,对着猎魔人大吼。

吼声将猎魔人从呢喃之音里唤醒,他一副后知后觉的模样,僵硬地点点头。

“你受伤了!先离开这!”

安东尼继续大吼着,这种情况下,似乎只有大吼才能盖过那邪异的奏乐。

焰火与尘埃间,厮杀之音不断,围绕着天国之门,圣纳洛大教堂已经沦为了血腥的战场。

有数不清的人影在奔走,局势看起来险恶,但现在圣纳洛大教堂依旧在新教团的控制之中。

安东尼推搡着猎魔人,紧接着从后方有几名圣堂骑士快步跑了过来,他们扛起受伤的猎魔人,带着他暂时远离这里。

猎魔人只能看着安东尼的身影逐渐远去,在那浓烟密布的身处,传来阵阵沉重的叩门声,紧接着有剧烈的焰火从黑暗的深处爆发,再度掀翻了几个身影。

普通的士兵与圣堂骑士当场死亡,猎魔人身体坚韧,倒能承受住这一击,但在秘血没有完全释放的情况下,这种的重击对于他们而言也不好受。

灰白的墙壁被猩红的血液完全覆盖,林立的雕塑上也尽是血迹,尸体横立在慈悲的圣母之间,鲜血沿着它的眼角流下。

猎魔人注视着这一切的远去,直到脱离圣纳洛大教堂,微红的夜空映入眼中,皎洁的月光落下,带来清冷的寒意。

“医生!”

圣堂骑士把猎魔人放在一旁,大喊着,紧接着浑身是血的医生,匆忙地从另一角赶来,扑在了猎魔人的身上。

“这会让你好受些。”

医生逆着光,猎魔人看不清他的样子,但能感受到他呼吸的急促,以及藏在话语间的恐惧。

“这是什么?”

猎魔人语气艰难地问道。

“致幻剂……大概吧,反正能让你暂时忘掉身上的疼痛。”

医生说着便把针剂沿着他的脖颈全部注射进去,然后挪步到他骨折的脚踝处。

“你是准备对我开刀吗?这种时候可不适合这样精密的手术啊。”

猎魔人努力地抬起头,不禁倒吸口凉气。

四周的景色与自己记忆里熟悉的模样完全不同,熊熊大火在七丘之所内燃烧,猎魔人们在圣纳洛大教堂内战斗着,而在这之外,圣堂骑士们也在城中与妖魔厮杀。

终究还是有少部分的狂信徒,躲藏在了城中,被不断扩散的侵蚀所影响,化身为狰狞的妖魔。

就在他正观望着这一切时,身后的圣纳洛大教堂内响起了一声轰鸣的爆炸,剧烈的震动,连带着地面都跟着摇晃了起来,彩绘的玻璃纷纷破裂,窗帘被狂风卷出屋外,如同一只只狂舞的手臂。

猎魔人看向这宏伟的教堂,焰火从其中释放,从窗口涌出,就像内部燃烧的朽木,不断地走向崩塌。

“这确实不适合做精密的手术,但实际上对于你们猎魔人也不需要这些。”

医生剪开了他的裤子,露出了血肉模糊的右腿。

“忍着点。”

杨钰莹小说 齐天大性

医生说着便拿出了工具们,染血的铁钳与锤子……还有诸多猎魔人看不清的东西,如果不是知晓他的身份,猎魔人甚至觉得这个医生是在对自己进行酷刑。

咬紧牙关,医生切开了他的右腿,切除的过程很费劲,猎魔人的秘血没有停息,血肉仍在挣扎着、自愈着。

医生感觉自己就像在切割一种未知的、生命力极强的怪物,如果他的手术刀上没有事先镀上一层圣银,估计还不等他做完手术,切开的伤口便会愈合,并且这些血肉十分坚硬,带着挤压的力量。

剔除碎骨,将扭曲的骨骼复位,医生没有在意什么止血之类的事,他甚至没有缝合伤口。

“激发秘血,剩下的就交给你们猎魔人的自愈了!”

医生对猎魔人说道。

特殊目标特殊对待,猎魔人们不是什么精致的洋娃娃,医生无需那么精细地照顾他们,对于他们言,秘血便是最好的医师,医生要做的只是加快他的自愈。

猎魔人点点头,医生帮忙复位骨骼后,他能更快地愈合,也以免血肉疯长,令自己的脚踝变得畸形。

他大口地喘息着,在这短暂的时间里,又有一批猎魔人冲进了圣纳洛大教堂中,还有更多的圣堂骑士朝着这里靠近,他们无法正面对抗来自井下的怪物,但多少也能在战场上带来些许的援助。

眼中的炽白难以压制,光芒不断地闪动着,猎魔人能感受到自己血肉的自愈,他试着起身,可在这时又一重爆炸声响起。

这次爆炸要比以往更加强烈,能清晰地看到气浪卷起尘埃,然后将他们全部掀起,狠狠地砸在街道间。

猎魔人发出一阵哀鸣,但好在这次经过建筑的阻碍,冲击没有之前那样猛烈,他的伤势没有加重太多。

“医生!”

猎魔人喊道,隐约间,他听到有呜咽回应着他。

顺着声音看去,他找到了倒在台阶旁的医生,他半个脑袋都凹陷了下去,卡在了台阶的棱角上,鲜血不断地溢出,但他还没有死,口中发出阵阵呜咽声。

猎魔人的目光略显呆滞,但也这样的呆滞也仅仅维持了一瞬间而已。

他费力地爬了过去,捡起散落在一旁的手术刀,照着医生歪扭的脖子刺了下去。

“抱歉。”

猎魔人无情地说着,结束了他的痛苦,切断脖颈,搅碎心脏,杜绝了他被侵蚀支配的可能。

滚滚浓烟升起,喧闹的厮杀声从四面八方不断地袭来,猎魔人也不清楚这场仗还要打多久,他也不清楚自己能否活下来,他只能勉强地站起,而后望向焰火之中的圣纳洛大教堂。

这是如此宏伟的建筑上,外沿自下而上,刻画着烈焰的地狱与恶魔,凡人厮杀的尘世,而后便是那圣洁穹光的天国。

在不断的爆炸与冲击下,建筑的外壁已经出现了数不清的裂痕,裂痕带着血迹与火光,将地狱与尘世破碎,现在它们正朝着天国高歌猛进。

猎魔人的视线也随着裂痕不断地向上,最后脱离了建筑本身,升入夜空之中。

群星黯淡,黑暗的夜空也被战火染上了一层猩红。

猎魔人久久地伫立于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试着向前迈步,虽然步伐有些踉跄、摇晃,还带着难忍的剧痛,但这一次他没有倒下。

捡起染血的铁锤,他擦了擦脸,再度迈上了阶梯,朝着圣纳洛大教堂的深处走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