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大炕小说 一开始就在里面漫画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东方欲晓,晨曦微露。

小郡主睡醒了,小孩子不像大人,醒了还想赖两下,小郡主萌呆呆地坐起身,从床上跐溜溜地爬下来。

咦?

这里是哪里?

“奶嬷嬷?”

她光着小脚丫走了出去。

看着陌生的回廊与院子,她一下子懵掉了。

不等她害怕到哭出来,小净空练完早功过来了。

“小雪?”

小郡主萌呆萌呆地转过身:“净空?”

净空哒哒哒地跑过来。

看见熟悉的小伙伴,小郡主瞬间忘记了害怕。

两个小豆丁面对面站在一起,小胳膊扑棱在身后,像两只兴奋的小雏鸟。

“小雪!”

“净空!”

“小雪!”

“净空!”

院子里全是他俩叽叽喳喳的小声音,姑婆生无可恋地瘫在椅子上。

回去的时候可千万别把那个小小喇叭精也带回去,不然她得上天。

……

顾承风一觉睡到下午。

他提前吩咐过,果真没任何人吵他。

要说他的行为还是有点儿崩人设,毕竟太子总是一副十分勤勉的样子,时常宵衣旰食,睡懒觉是从未有过的事。

可就算再奇怪,也没人会猜到太子已经换了人。

顾承风醒来后,去太子书房翻了会儿,他想找点太子与韩家人,或者韩氏与韩家人密谋造反的罪证,却并无太大收获。

韩氏连换了国君的事都未曾知会太子,想来是希望自己儿子的手里干干净净,可她的儿子早不干净了,从下令去刺杀萧珩的那一刻起便已经是个心思歹毒之人。

只有韩氏自欺欺人,认为她儿子杀人也还是那么单纯。

这是一个可悲的女人。

明明拥有不俗的智商,却总在丈夫与儿子身上栽跟头。

顾承风啧啧道:“说你笨吧,你又搞了这么多花招;说你聪明吧,你又对国君和太子是个瞎子。”

此时的顾承风并没意识到,是姑婆与顾娇无形之中提高了他对这个朝代的女子的要求。

她们生来就被灌输了男子为尊的思想,出嫁从夫,夫死从子,韩氏能对国君下手都已是违背了自己多年来的教条了。

“咯咯哒——”

窗台上,小九凶悍地用翅膀拍了拍窗子,示意顾承风该行动了!

真是个特别凶的小司令呢。

顾承风撇了撇嘴儿,换了套干爽的衣裳,又对着铜镜照了照。

他之所以说了那么多话也没露馅儿是因为顾娇给他戴的不是面具,而是一整个头套。

弄成鼻青脸肿的样子是为了防止做表情失真。

缺点是太闷了。

算了,为了大业,忍忍了!

顾承风挑了两名锦衣卫随自己入宫,另外还挑了两个太监,锦衣卫只能止步外朝,而太监是可以带入后宫的。

他乘坐马车前往皇宫,路过一间点心铺子时,他带着两名太监亲自去给“自己父皇”挑选点心。

等三人从点心铺子出来时,两个太监已经换了人。

关于拨乱反正的计划,并不是说要弄得多复杂、多轰轰烈烈才显得他们这边有手段,有时,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胜利才是真正的智慧。

“太子”虽鼻青脸肿,但也能从轮廓上看出是太子的模样,加上声音、令牌、太子府的太监与锦衣卫,一路上并无任何人怀疑他的真假。

假国君这会儿在上朝。

“咱们去后宫?”顾承风问。

太监之一的国君淡淡说道:“下朝后他会去中和殿。”

顾承风:“哦。”

那就是不能去后宫了。

真遗憾,还想好生领略一下大燕后宫的风光美景呢。

有一对宫女从不远处路过。

顾娇一把摁住国君的头,往下一压:“还能不能有点太监的样子了!”

她自己倒是雄赳赳的。

脖子险些被压断的国君:“……”

朕怀疑你是故意的,并且已经掌握了证据!

三人进了中和殿。

中和殿的管事依旧是李三德。

李三德有没有被韩氏收买,几人并不清楚,几人都很小心。

“你退下吧。”顾承风说。

“是。”李三德躬身行了一礼,古怪地看了看“太子”身后的两名太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你还有事?”顾承风沉声问。

“回太子殿下的话,奴才没事,奴才先行告退。”李三德讪讪地退了出去。

人都走远了,还忍不住地犯嘀咕,那两个太监很眼生啊,是太子身边的新人吗?

顾娇与国君是易了容的,但没戴人皮面具,所以脸上是两张妆化后的陌生脸庞。

顾承风舒舒服服地坐在椅子上喝茶吃点心,国君恭顺地站在他身后,嘴角抽到飞起。

他看着顾承风得意的后脑勺,恨不能一个大耳刮子扇过去!

做国君这么多年,谁想到有一天要化身小太监?

顾娇眼神示意他,纠正一下,是老太监。

国君内心中了一万箭!

国君终于体会到做太监的不容易了,就这么猫着腰站了两刻钟,他的老腰杆儿快要断掉了。

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假国君下朝了。

李三德去给假国君请了安,并向他禀报太子过来谢恩了,此刻正在偏殿候着。

假国君面色威严地点点头:“朕知道了,你去吩咐一下御膳房,太子中午在中和殿用午膳。”

听听这熟稔的业务能力,顾娇与顾承风都差

东北大炕小说 一开始就在里面漫画

点儿以为边上这个才是假的。

国君咬牙:“朕是真的!”

顾娇:“哦。”

东北大炕小说 一开始就在里面漫画

承风附议:“哦。”

你真不真有什么关系?

反正能把韩氏的“国君”捶了就行。

国君再次:“……”

假国君进了偏殿。

他身边跟着新提拔的于公公。

于公公见到鼻青脸肿的太子,先是微微一愣:“太子殿下,您这是……”

顾承风叹道:“别提了,昨夜遭遇了一波刺客,索性有惊无险,今日特地进宫来给父皇请安。”

他说着,拱手,冲假国君行了一礼,“儿臣参加父皇。”

这是大燕国的礼数,上官燕教了他半天。

假国君自带威严地颔了颔首:“于长波,去把梁御医叫来,给太子瞧瞧。”

“是。”于公公转身去了,留下李三德与几个中和殿的太监谨慎伺候。

“父皇。”顾承风冲假国君说道,“儿臣今日前来,其实是有一件要事启奏,还请父皇屏退左右。”

假国君点了点头,对李三德几人道:“你们退下吧。”

顾娇也做出一副与国君退下去的样子。

顾承风叫住国君:“李总管,你留下,你是重要证人,有些事,须得你亲自向父皇禀报。”

国君被光明正大地留在了偏殿内。

顾娇在外守着,不忘将屋门合上,李三德笑了笑:“你叫什么名字?杂家没见过你,但又觉得你有点儿眼熟。”

顾娇弯了弯唇角:“李公公好眼力。”

李三德一怔。

偏殿内,假国君看向顾承风道:“祁儿,你有何事要向朕禀报?”

一声祁儿出来,顾承风的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

国君冷冷地看着面前的赝品,怒容一沉,道:“大胆逆徒!还不快给朕跪下!”

天子之威,八方震动,龙吟虎啸,不外如是!

假国君一下子呆住了!

门外,李三德目瞪口呆地看向顾娇:“你你你……你是……萧、萧大人?”

顾娇只会两种声音,自己原本的女声与少年音。

李三德一听这少年音便认出是曾经的“萧六郎”了。

他看看顾娇,又看看紧闭的房门,萧六郎是安国公府的人,也就是三公主上官燕的心腹,怎么会和太子搅和在一起?

不待他想出个所以然,里头传来一阵打斗的动静。

李三德忙要进屋护驾。

顾娇拽住了他:“李公公,许久不见了,咱们叙叙话,别着急嘛。”

“你、你们……”

“放肆!”

李三德话音未落,不远处传来了韩氏的厉喝。

韩氏居然从冷宫走出来了,还真是急不可耐啊。

韩氏的身后跟着一支御林军,韩烨被卸任了御林军付统领一职后,上位的是韩赋,韩家的旁系子弟,但因受韩老爷子的器重,与嫡系的地位相差无几。

韩氏对一旁的韩副统领道:“还不快进去护驾!”

“是!”韩副统领领命,率领一大波御林军冲进了偏殿,将顾承风、真假两位国君团团围住。

韩氏似笑非笑地走过来,看了看顾娇,又看向屋内的顾承风道:“你们真以为本宫连自己的亲儿子都认不出来吗?”

她说着,目光落在一身太监打扮的国君脸上,唇角一勾。

“本宫正愁找不到人,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萧六郎,你们中计了!”

顾承风心下一沉。

不是吧?

他的绝世好演技,居然没骗过这个老妖婆吗?

那、那他们今日岂不是自投罗网了?

现在说他们手里的才是真国君,只怕也没人会信——

毕竟,他是个假太子,要说他带来的是真国君,哪里还有说服力——

完了,这下彻底完了!

他们没有任何翻盘的机会了!

韩氏将顾承风的惊慌尽收眼底,仰天长笑了起来:“萧六郎啊萧六郎,和本宫斗,你们还是太嫩了些!今天,你们一个人也别想活着出去!”

顾娇淡淡地歪了歪头,双手抱怀看着她:“你确定吗?要不要回头看看?”

喜欢首辅娇娘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