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 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雾原秋在界山山谷中一待就是良久,仔细摸索“乾坤秘纹”相关,只觉确实博大精深,是个成熟又完善的修行体系,就是暂时所获不多,白玉壁上的高深之术他现在都“看”不清楚,需要先夯实基础,提高细微感知之能力。

而除了“乾坤秘纹”,白玉壁上还刻有一些制作灵兵、灵药,以及和灵性占卜相关的杂术,与“乾坤秘纹”一脉相承,原理一致,都脱不开灵气秘纹的应用,只不过载体不同,相对于意念凭空勾画,效能更加持久。

这些杂术和在狐人一族中流传的技法十分相似,想来是纯狐世代近身服侍天狐,经常旁观天狐施法,多多少少学去了一些,只是天狐没有收徒的想法,顶多也就随口指点一二,纯狐们多半都只是学了些皮毛,“乾坤秘纹”这种核心精髓完全没接触到。

也难怪狐人看起来和其他妖怪族群不太一样,除了血脉天赋还会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法术,原来跟脚在这里。

雾原秋小小解开一个困惑,一时走神,这才发觉精神十分疲累。他长时间对着两块白玉壁全凭意念感知寸寸摸索,努力分辨肉眼完全看不清的小字,心神损耗太大,有种连熬了半个月的夜,随时准备猝死的感觉。

心力交瘁!

他准备休息一下,然后就按白玉壁上的要求来,先锻炼自己的细微感知能力,再开始从简单的灵纹勾画开始尝试,接着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而等出了山谷问了问狐人,才发现自己已经在山谷里待了至少有三个壶中日。

他随便找了点吃的,又抓了一个刚刚从壶中镇过来搬东西的杂狐问道:“镇子那边情况如何了?”

他光顾着摸索白玉壁了,精神太过集中,完全没感觉到时间在流逝,这会儿隐隐有些后悔,十分担心这段时间那边一团混乱,甚至山神、湖神或河神跑来捣乱。

好在无事发生,杂狐毕恭毕敬禀报了一番,虽然说得有些混乱,但听起来黄太公等人干得还不错,依着前例在继续接收难民,诱杀鬼树妖也很顺利,每日交战十余次,目前才重伤了八个,轻伤两百多人,没人死亡,损失微乎其微。

大妖怪们有没有跑来窥探不清楚,但没人跑来生事,想来不打算找天狐练练,或是没找到天狐真身之前,不敢轻动普通狐人,免得彻底激怒了强大的天狐,大家弄个不死不休。

没事就好!

雾原秋又吩咐了几句,让这狐人去给黄太公等人报个平安,好让他们继续安心干活,然后就回了界山山谷,准备去人间界瞧瞧情况。

粗算算,他这段时间超忙,得有三四个人间日没露面了,也不知道两个女友情况怎么样了,有没有开始生气——量子中间态女友和假女友,一共两个,确实是两个女友没错。

上次他进来时没在搬货,现在出现在了家里,先给手机充电,正等开机呢,感知到沙太郎正在门外轻嗅。这老狗有狗窝,雾原秋给它买了,就放在后院,但它平时还是主要待在客厅里,听到了雾原秋房间有动静,便过来察看一下。

雾原秋意念轻动,门就开了一条缝,沙太郎马上伸进了半个狗头。

“小花梨和前川姐这几天还好吗?”雾原秋刚才感知过整幢房屋,就沙太郎自己在家,也就只能问问它了。

沙太郎沉稳点头,示意家里一切正常,没进贼也没人受到伤害。

“那就好。”雾原秋一摆手,示意它可以走了,但马上想起一事,又把它叫了回来,原地闪烁了一下,手里就多了一个小布袋,抖手打开就是数十枚药丸浮在空中,问道,“你要不要再吃一颗,增强一下战斗力?”

这些药丸他弄不清副作用是什么,不敢多吃,放着也是放着,不如废物利用一下,让沙太郎来一颗,免得将来魔潮愈演愈烈,他又经常不在家,一个不小心老窝就被人抄了。

这是帮前川母女上个安全保险,至于沙太郎会不会因此多个“新器官”……它已经够丑了,再丑点也没关系。前川美咲和小花梨那边也不用多顾忌,前川美咲知道的秘密已经够多,再发现点异常估计还会装什么也看不到。

沙太郎耷拉着一张满是褶皱的丑脸,望着地面沉默了一会儿,最终抬头看着漂浮在空中的药丸寻找起来,随后轻轻一跃,咬下了一颗。

雾原秋一笑,抓起它原地一闪就将它放进了山谷中,准备等它消化完药力再放出去,回来拿起了手机,直接打给了美佐,张口就问道:“这几天怎么样?”

“呦,是我最亲爱的欧尼桑嘛,谢谢关心,我很好!”

雾原秋无语了片刻,没好气道:“我管你好不好,我是问你千岁姐姐和小代姐姐这几天怎么样了!”万一这几天千岁和三知代又吵过架,甚至互相告状去了父母那里,他出现实在有点尴尬,不如再躲躲,就不去触那个霉头了。

“我怎么知道,千岁姐姐和小代姐姐都一直闷在家里,叫她们玩她们也不出来,我这几天也没见她们呀!”

什么,没见过人?雾原秋不满问道:“你现在在哪里?”

“我当然是和丽华姐姐在一起了,丽华姐姐正带我来看‘深水乌贼’。诶,这马好横,斜着眼看我,还冲我和丽华姐姐吐唾沫,正好你打来电话了,顺便快过来一趟,帮我们教训一下它……阿秋?阿秋?”

雾原秋已经把电话挂了,这废物妹妹一点用都没有,当个间谍都当不好,除了捣蛋从来不知道为她最重要的欧尼桑分忧。他肚里骂着,开始给“量子中间态女友”打电话,而电话响了一阵子才被接通,还没等他试探一下,里面就传来了千岁的声音:“阿齁,你忙完了?”

“还没,先给你打个电话,看看你怎么样了。”雾原秋干咳了一声,小心问道,“你最近还好吗?”

千岁拿着毛巾擦了擦小脸上的汗,心里对预备男友的关心有些高兴,哼哼道:“我挺好的,没什么事,就是好多人找你找不到,就找到我这里了……阿齁,你现在有时间吗?有时间就过来一趟吧,我在家等你。”

“直接上门拜访吗?那我带点伴手礼。”雾原秋心里也有些发暖,觉得好像是预备女友也想他了,想和他见见面。

“不用那么麻烦,你爬墙进来就好。”千岁不太想事后被老妈又追着问三问四,就还是让雾原秋走老路,偷偷进来。

雾原秋马上精神一振,觉得市场竞争果然是改善服务环境的根本原因,极有可能三知代声明要抢千岁的“宝座”,让千岁有了危机感,准备给自己点甜头尝尝。

这种甜头他当然会笑纳,他和千岁是正经的恋人,是一同走出孤零零村的战友,就算有些亲亲抱抱搂搂,这也完全合情合理,谁都说不出什么!

“你稍等,我马上到!”

他说着话就开始找干净衣服,抱着就去了浴室,打算火速冲个澡,然后再用灵气强行蒸干!至于三知代嘛,她那个女友是假的,就是不想千岁骑到她头上成了“老板娘”,不准千岁再多占便宜才非要抢那个位子,纯属胡闹,不必管她,就不用给她打电话问安了。

…………

半个小时后,雾原秋火速赶到了佐藤家旁边的小巷子里。这墙他熟,以前没少爬,原地一站,快速感知了一下周围情况,立刻翻身而入,闪电般穿过院子,弹身而起就攀住了二楼的窗檐,在窗台上一滚就进去了。

这一连串的动作行云流水,灵如猫快如风,比起四个月前爬女朋友窗户,强了不止一星半点,就是去当采花贼至少也能混个大师级,水平相当之高。

短短数秒间他就站在了千岁的香闺中,刚想抬头看看自己的“量子中间态女友”,觉得她八成穿着可爱的小裙子、白丝袜正等着,说不定白丝袜还是带喵爪的,但立刻心头有警,发现一股劲风冲着自己的侧后颈就来了。

他都没过脑子,本能侧身反打,只听闷哼一声,一个穿着白色练功服的娇小身影踉跄后退,一屁股坐到了地上都不算完,直接翻了个四仰八叉——赤足,没穿喵爪白丝袜,但是自己的预备女友没错。

雾原秋大吃一惊,他刚才在墙外是感知到了千岁在房间,但他千算万算没算到自家女朋友会偷袭自己,本能出手到一半才反应过来,收力没及时。

他赶紧上前把“量子中间态女友”扶了起来,紧张问道:“有没有受伤?”

千岁觉得自己尾巴骨都要碎了,痛得厉害,瞬间眼圈泛红,本能就委屈道:“阿齁,你……你怎么可以这么用力打我?”

这不是你先动的手吗?你说你这是犯什么神经病非要偷袭我?最近被三知代气傻了?雾原秋一肚子槽想吐,但对着女朋友嘛……只要女朋友没犯原则性错误,一些小错没必要和她太计较,你就是养只猫,猫有时也会闹脾气、撒撒娇、玩玩无理取闹,更何况一个大活人。

他赶紧安抚道:“一时失手,没反应过来,疼得厉害吗?”

“当然疼得厉害。”千岁觉得自己小屁股都麻了,更委屈了。她和三知代不一样,三知代从小苦练,那是挨打挨到大的,她却从小是个娇娇女,被老妈捧在手心里当成宝,连点重活都没干过,忍痛能力和三知代差了十万八千里。

雾原秋一看她小脸都白了,犹豫了一下,

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 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

也没敢把她翻过来看看小屁股,哪怕离着交往就只差一线了,这行为也过于

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 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

变态,他不太敢。他只是开始给预备女友输送灵力,希望这能缓解一下她的疼痛,无奈问道:“刚才……你到底是想干什么?”

千岁不吭声了,感觉很憋屈,片刻后又开始沮丧。

她生在这种家庭,从小喜欢格斗技,理论知识还是很全面的,就是差一副好身板子。不久前托雾原秋的福,她终于摆脱了“体弱”的问题,哮喘也不会犯了,所以这段时间她什么也没干,就在家里宅着努力训练,以求能早日达到身心合一,拥有战斗力——脑子里清楚技法和身体能准确无误用出技法是两码事,不经过反复练习,形成肌肉记忆,她还是只能当嘴强王者。

这段时间她都没管雾原秋去干嘛了,也没有和三知代吵架的兴趣,就闭关苦练,终于觉得小有成就了,这才特意把雾原秋叫来,想展示给他看看。

计划很完美,她也知道自己不可能是雾原秋的对手,借着他刚滚进来重心不稳的一瞬间,先抬腿虚踢雾原秋侧后颈佯攻,以她对雾原秋的了解,雾原秋一定会侧身连躲带打,到时她就以三分力胜十分力,截受雾原秋的反打,趁势钻进他怀里,迅速进行肘打二连,让雾原秋对她刮目相看。

结果她猜对了前半节,雾原秋确实侧身反打了,就是她截受失败,根本没能把雾原秋的手臂打开,截断他的发力,反而被雾原秋随手一划拉就重心全失,踉跄后退,一屁股坐倒在地,还表演了一下小蛤蟆四脚朝天式——也就穿的是道服,要是小裙子,胖C都要被雾原秋看光,当场亏到姥姥家。

技巧是为了以弱力胜强力而准备的不假,但她仅就服用了一颗药丸,体质是大幅增加,不过雾原秋吃得更多,还在修炼,实力增长更快,双方差距实在过大,她现在十分力都胜不了雾原秋三分力,一击就垮。

这还是雾原秋留手的结果,他刚还手就发现了不对,马上快速收力,不然她八成要飞到墙上变成贴画,还要倒霉十倍,但就是这样,才让她憋屈又沮丧,她苦练十天,全力以赴都应对不了雾原秋的随手一击,这还怎么和雾原秋一起去猎杀魔物?

当单纯的拖油瓶吗?

不能给雾原秋当好辅助,怎么赶走三知代?总不能不管雾原秋的死活,让他独自去冒险,连个必要的掩护都没有。

憋屈沮丧让她心情迅速变坏,明明知道是自己不对,但心里就是超委屈,眼圈更红了,也不答雾原秋的问题,发现自己正被他半搂着,用力扭了扭身子,开始发小脾气:“不要抱着我,我们又没在交往!”

雾原秋当然不可能松手,反而更加了把劲,柔声安抚道:“好了好了,不要生气了,你又不是没打过我,你以前一个月用小竹竿抽我几千下,我也没说什么。”

“你是阿齁,我又不是。”

千岁本能还了一句嘴,心情终于好了一些,觉得被雾原秋这么搂在怀里也挺舒服的,这家伙身上凉凉的,像个小空调一样,而且他身上的“阿齁气味”也特别让人安心。

这阿齁还是挺好的,把女朋友打得四脚朝天的事就不和他计较了……

她忍不住又在雾原秋怀里蹭了蹭,而雾原秋这会儿也琢磨明白了,笑问道:“你刚才是不是想向我展示一下最近的练习成果?”

“不是,我没有,我怎么会那么无聊!我就是想随便打你两下,根本没认真,没想到你这个阿齁这么坏,用那么大力气打我!”千岁已经失败,当然不肯承认那是她的训练成果,立刻否认三连,以免丢脸,甚至还反咬一口,给雾原秋扣了个帽子,倒让雾原秋糊涂起来,不解道:“那为什么要打我?我这段时间忙,没空见你,不是早和你说过了吗?你也同意了啊!”

千岁憋了一会儿,当然想不出理由,强行嘴硬:“因为你是阿齁,我看到你就生气!”

这不是你让我来的吗?雾原秋松手欲走:“那我现在回去好了!”

千岁本能就一把揪住了他的衣服,但马上反应过来,松手不高兴道:“那你回去吧!”

该死的阿齁,走了下次就别来了,你和小代那个一根筋的家伙交往去吧!

雾原秋当然不会走,走了就又回孤零零村了,他没那么傻,又用力把她圈了回来,笑道:“想了想,我还是再待一会儿吧!”

“是你自己非要留下的,我可没留你,”

千岁哼哼了一声就算了,也不敢再耍小性子了,不然真把雾原秋给气走了,她也舍不得,这一周多都没怎么见面,虽然她有事在忙,但其实也挺想他的,这会儿就依偎在他怀里不说话,享受二人难得的独处时间。

雾原秋也觉得现在挺舒服的,但低头看了看千岁的发旋、小巧洁白的耳廓,再嗅嗅她身上的香味,突然觉得嗓子有点干了,正琢磨着是不是该主动一点再低低头,把嘴伸过去试试能不能更进一步,千岁倒是记起正事了,窝在他怀里小声哼哼道:“对了,阿齁,这几天一直有人在找你。”

雾原秋正思考怎么才能不着痕迹地把嘴伸过去,自然又顺滑,但他没经验,一时想不出办法,心不在焉地问道:“都有谁?”

“乱七八糟好多人,道警总部要给咱们支顾问费,武川小姐要找你签字,还有特别急袭队的一些队员想找你请教技巧,这些我都帮你应付过去了。重要的人有黑木警部和平子妈妈,黑木警部想组织一支新队伍,和那些突然有了异能的人相关,他想问问你的意见。平子妈妈想请你参加宴会,让我一定要把你带过去。”

雾原秋瞬间遐思全消,黑木的事儿倒好说,正好借这机会看看“人类术士”什么样儿,但三知代的老妈怎么突然要见自己?

不会和三知代非要抢千岁的女朋友宝座有关系吧?

喜欢在下壶中仙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