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木马上 出水了+使劲+太舒服了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最快更新大夏封神记 !

“我们接下来去哪?”

出了火云洞,黎山老母便好奇问道。

姒癸遥望东方,淡然道:“去趟碧游宫。”

黎山老母沉吟片刻:“为何想着先去碧游宫?由易到难吗?”

姒癸收回目光,哂笑道:“可算不得易,碧游宫之行恐怕没那么顺利。”

“哦,为何?”

姒癸认真说道:“前辈可还记得晚辈师尊说过,晚辈师祖早就命他拟好了封神名单,按理来说,他得知太上圣人欲提前启动封神,准备起来应该很快。”

“可过去这么久了,晚辈却没收到任何消息,意味着出了难以预料的意外。晚辈想在事态扩大之前,尽快解决此事。”

这就是不对劲的地方。

通天道人之所以让多宝道人提前准备,主要是为了借着拥立天帝的这件事,在天庭中占据更多的话语权和主导权。

换而言之,截教弟子得提前占据大量实权性质的神职。

多宝道人不可能不知道自家老师的良苦用心,可偏偏实际情况却与预期的相反。

只能是截教内部出了问题。

令他难以理解的是,在通天道人不在的情况下,多宝道人这位截教首徒,居然摆不平其他人?

……

话说姒癸虽然去过金鳌岛几次,可每次都是多宝道人带着他一起,以至于他一时半会竟然找不到位置。

好在黎山老母熟悉路,两人才得以快速抵达。

刚到金鳌岛附近上空,黎山老母便低声道:“有人在斗法。”

不用他说,姒癸同样看到了。

一边是一头遮天蔽日,由内及外散发着混沌气息的鲲鹏。

另一边,灰衣道人,不正是自己那位便宜师尊吗?

可问题是,便宜师尊怎么和鲲鹏打起来了?

其他截教弟子在干嘛?

看戏?

就不能让鲲鹏见识一下截教的万仙阵?

脑海里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姒癸拔出天帝剑,天地人三道之力附在剑身,一边朝鲲鹏斩下,一边喊道:“师尊,徒儿来助你。”

他没空去管是非对错。

于私,多宝道人好歹也是他师尊,教了不少东西给他。

于公,他要赶在四圣回归之前完成封神。

所以出手相助多宝道人是唯一的选择。

姒癸突然入场,顿时引起交战双方的注意。

多宝道人感动之余不忘提示道:“小心,他的混沌神通很强。”

察觉到从姒癸身上传来炽烈杀意的鲲鹏嗤笑一声:“区区小辈,也敢在老夫面前张狂?”

“鲲墟。”

只见光暗交织之间,浮现暗灰色的漩涡,深不见底。

起初漩涡只有丈许大小,倏忽间四向扩大。

其扩散同时腾空而起,徐徐转动间,道蕴流溢,似与四周的天地发生了共鸣,转瞬转瞬已然蔓延十丈,百丈,乃至于更远。

姒癸的剑光投入其中,就像给一头虚空巨兽喂了一口还不够塞牙的点心。

混沌神通,一切归于寂灭平静的鲲墟。

姒癸见攻击无法奏效,淡然一笑,将一把人道之火丢了过去。

鲲鹏嗤笑一声,看姒癸的目光就像看刚学会修行的小孩子。

这么弱的准圣境,恐怕也只有三教才有。

随即不再关注姒癸,全心全意应对多宝道人这位截教首徒。

目光回到多宝道人身上,他不由感叹一句:三教终归还是有真正的强者的。

若非有人相助,他恐怕早就败了。

如今却还有战而胜之的机会。

几乎在鲲鹏的注意力刚转移的瞬间,落在鲲墟上的人道之火,却没像他预料中那样熄灭,而慢慢燃烧了起来。

而看到有效的姒癸,一口气抽取了体内五分之一的人道之火,几乎将刚扩大到千丈范围的鲲墟包括在内,肆无忌惮的灼烧。

“嗷~”

鲲鹏发出痛入骨髓的叫声,不可思议望着与自己血脉相连的鲲墟被大火燃烧。

圣人不出,帝俊已死,竟然还有人用火焰伤到掌握了混沌大道的自己?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忘了作出应对。

于是他看到了一柄剑。

一柄普普通通,好似凡人诉诸武力的长剑。

一股不屈不挠,敢于只身斩荆披棘,开创文明的气息在剑上流转不休。

这是人道之剑。

在火云洞三分之一的人族精锐加入天庭那刻,姒癸新领悟的招数。

而后他手持人道之剑,朝冒着熊熊烈火的鲲墟,以及还未反应过来的他劈落。

两人之间的数百丈虚空瞬间被一道清亮剑光贯穿!

一股难以言喻的危机感浮现在鲲鹏心头。

剑光所向,天地好似被分开两半,包括位于这条线的一切。

号称位于虚实之间,可抵挡任何攻击的鲲墟,直接裂成两半。

眼看将要波及鲲鹏本体,他连忙吐出一块似金非金的物体,挡在剑光必经之路上。

“滋~”

空中响起尖锐物品划开坚硬铁

坐在木马上 出水了+使劲+太舒服了

器的刺耳声。

那物体上多了一道极深白痕,让鲲鹏心疼不已。

这可是他来之不易的宝物啊。

然而比他更心疼的是姒癸,体内嗡嗡响个不停的混沌钟告诉他,眼前物品分明是东皇钟的碎片。

而且是极大的一块。

当年姒癸若能得到这块碎片,本命巫宝几乎可以轻松吊打大罗金仙。

当然,对他来说,现在也有很大用处。

“你究竟是何人?”

回过神来有些后怕的鲲鹏,开口质问道。

姒癸咧嘴一笑:“你猜。”

转而将混沌钟祭出,朝那东皇钟碎片打去。

对付鲲鹏不急,先把这块碎片收回来再说。

然而姒癸没想到的是,看到混沌钟的瞬间,鲲鹏就像被踩到尾巴的猫,又惊又怒道:“是你?”

“帝俊,你怎么可能还活着?”

能靠火焰伤到自己,还有一件与东皇钟高度相视的法宝,除了帝俊还有谁?

他可没忘,当年帝俊道心被破,遭到十二祖巫围攻,曾让他关照妖庭,带着十太子逃走。

结果他为了自己逃命,不曾有任何作为。

这要是让帝俊知道……

姒癸闻言眉头一挑,一边放出周天星斗大阵,一边说道:“你认错人了,本帝不是帝俊。”

周天星斗大阵都出来了,还说不是?

鲲鹏下意识就要逃,却被人厉声制止:“你慌什么?安心对付多宝师兄,他由我来应付。”

姒癸听到来声,不由有些惊讶。

“无当师姑,你这是?”

无当圣母冷声道:“闭嘴,你个灾祸星,不配叫本座师姑。若非因为你,龟灵和公明他们怎么会陨落?你一个晚辈,有什么资格踩着截教长辈的尸骸,登临天帝之位?”

“长幼有序你不懂吗?天帝之位本该是多宝师兄的,你个忘恩负义欺师灭祖的混账。”

姒癸被无当圣母突如其来的骂声弄懵了。

转念一想,试探性问道:“师姑认为师侄是几位师叔师姑陨落的罪过祸首,还应将天帝之位让与师尊,所以不惜勾结外人也要破坏封神?”

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答案。

不然明明准备好了封神名单,却又迟迟不应。

鲲鹏一个外来者,竟敢在碧游宫如此嚣张。

原来是内外勾结的结果。

只是,这样有用吗?

死者能复生吗?除了转世轮回以外?

天帝之位既定,还能禅让吗?

无当圣母冷笑道:“看来你也不是没有自知之明,你若识相一点,就将天帝之位让与你师尊,再自裁谢罪。”

姒癸嗤笑一声,眼中尽是不屑之色。

“本帝叫你一声师姑给你脸了?你身为截教弟子,连师祖的安排都敢质疑,还有脸说本帝欺师灭祖?”

“不过你毕竟是长辈,还轮不到本帝来审判你,所以给本帝让开,自己回去等师祖回来责罚,免得等下丢尽脸面。”

无当圣母怒极而笑:“就凭你?不过是得圣人之助勉强跻身准圣境的废物?真以为靠着多宝师兄与阐教斗法几次,就觉得自己很强了?”

姒癸懒得再听对方毫无营养的垃圾话。

他向前一步,凭空出现的天道之眼缓缓睁开。

然后无当圣母忽然发现自己被整个世界遗弃了。

她感受不到任何大道的存在,除了本体拥有的力量,别无所依。

然而她虽本体特殊,防御极强,但也比不过将八九玄功修炼到第九层巅峰的南极仙翁。

更别说盘古真身又大幅度提升的姒癸。

姒癸连变身都懒得做,直来直去的一拳,隔空正中无当圣母,将对方“镶嵌”在金鳌岛的一个角落。

这一招,将无当圣母的本体震成了极为细微的粒子,却又没灭掉它们的活性。

换而言之,无当圣母被姒癸一

坐在木马上 出水了+使劲+太舒服了

招打成了植物人。

活着,意识一时半会醒不过来,只能瘫在那里等慢慢恢复。

这个时间段肯定是远远大于他封神所花费的时间,甚至在通天道人归来之前。

解决了无当圣母,姒癸的目光落在了唯一能与多宝道人斗法的鲲鹏身上。

目光扫视下,鲲鹏没由来打了个寒颤。

他打算以最正确的方式来对付姒癸。

那就是逃,逃的越远越好。

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他将当年帝俊陨落后,偷偷收集的东皇钟碎片一股脑全丢了出去。

接着二话不说,收起神通,双翅一振,直冲云霄。

姒癸见他窜逃,只是冷冷说了一句:“妖师,你和本帝还会再见的。”

他很明显看到鲲鹏的身形凝滞了一下,随后爆发出更快的速度逃离现场。

他没有去追击,相比要两个烧烤架才能烤得下的鲲鹏,明显封神很重要一些。

等他有空了,再尝尝鲲鹏的烤翅膀,可是极具诱惑力。

多宝道人和姒癸一样,没去追逐鲲鹏,而是来到无当圣母身旁,替她检查神通。

待他确认无误后,冲姒癸点了点头。

“你我师徒二人找个地方聊聊。”

姒癸自然求之不得。

……

“师尊,这是怎么回事?”

见多宝道人三番五次欲言又止,姒癸只好主动出击问道。

他可不想磨蹭了半天,结果被一句“此事说来话长”终结。

多宝道人叹道:“如你所料,截教有人对你成为天帝颇有意见,所以受到煽动,都不愿意封神。”

“为师本想以截教首徒的身份强行让他们封神,结果遭到了你师姑无当圣母的反对,她还找了帮手,真正的妖族巨擘,当年妖庭的帝师鲲鹏。”

“他们一拍即合,因此有了鲲鹏拖住为师,你师姑到处宣扬为师的做的这件事。”

姒癸忍不住打断道:“可对他们来说有什么好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