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美子 4410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冲锋!!!”

目光燃烧,心脏跳动,项羽一把高举天龙破城!

喊声如同雷动,鞭挞大地,震动整片华夏瀚宇!

“冲锋!!!”

一万多应龙铁骑红着眼呼唤,回应着一切!

轰!

轰!!

轰!!!

黑压压的应龙化为了一只尖锥,撕裂一切,在项羽的带领之下,义无反复地冲向了匈奴狼骑!

放弃逃走这种事情,无论是谁都可以做到。

如果仅仅只是那么一瞬间也是如此,想要赢下这场战争,那就只有他们能够做到!

因为他们又铁质武器,有马蹄,有马鞍!

还有项羽在前方!

“诸夏被这些匈奴人侵略了数百年,现在是时候还回来!”

蒙恬站在长城之上,愣愣看着这一切。

不知道为何,在听到这一番话语之后,他突然对这一战充满了自信!

死寂的心灵慢慢觉醒,有力地跳动着!

这种战争,除了胜利之外,难道还有第二条路吗?

没有了?

没有了!!!

“传令下去!”

“放弃长城!”

“张弓持矛,批甲举棋,全军......

出击!”

一声令下,带着蒙恬的癫狂!

和那一往无前的应龙铁骑一样,长城上,三十万兵甲同样冲击而下!

他们不知道应龙铁骑能不能拖延住匈奴人的主力,但到了这一步,除了相信之外,其它情绪就都是多余的!

如果无法阻止,那么遭殃的就只有身后陇西的百姓!

对此,诸夏已经忍了数百年。

现在,诸夏已经不想忍耐了!

驱除鞑虏,还我诸夏!

他们用自己的生命,来和这些畜生一决生死!

轰隆!轰隆!

天空之中一阵电闪雷鸣,冰冷的雨水掉落,是冬天的冬雨!

撑起雨伞吧,信念这种东西,从来都是没有地图的!

轰隆!

碰撞声响起,席卷山河,比天空的雷鸣还要响亮!

这一战,注定被载入历史!

“轰隆!”

“就这样直接碾压过去!”

王远露出微笑,单手一震,“嘭”的一声拍在了桌子上!

“狭路相逢勇者胜,没有退路,也不需要任何的退路!”

“只要项羽在,只要他还在最前方,那么崩溃的就是敌人!”

对与古代战争来说,军粮,兵力虽然重要。

但最重要的决定性因素还是士气!

虽然那些大规划战役参战的双方往往都是几十万,但只要一方出现了几万人的伤亡,那么那一方就彻底败亡就不远。

有一个能够一马当先的将领,对于任何军团来说,都是一计强心剂!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

那是项羽!

任何试图用常理去分析这一尊战神的人,和坚信刘秀是天命之子,王莽是穿越者的家伙一样,都是在瞎扯淡!

有时候人总想要一个解释,可历史本身就没有解释!

你当然可以用科学,用猜测,用阴谋论去否认它!

可问题,你所否定的根基,本身就是记录这些历史的史书!

“实在是太......

扶苏下意识想要否认,但本能回头看了一下身后的黑袍人,下意识缩了缩头:

离谱了。”

他不知道现在王远是不是正在对暗号,但看样子,这种概率应该是很小。

王远是真的很自信,而黑袍人也是真的饿不信。

黑袍人站在身后,眼中同样露出了无奈。

臭小子,真的是千算万算都没有想到你坚信项羽会赢的理由居然会如此的简单!

不过还好,这一切的前提是蒙恬会交出自己的指挥权。

蒙恬虽然是一个大老粗,平时也呆头呆脑,看起来一点也不靠谱。

但在关键的时候,应该是不会犯傻的。

越是深思,他就越是安慰。

好在当初传达命令的时候,他本能留了一手,没有明说让蒙恬全力配合项羽。

不然的话,真就成为了笑话。

“哈哈!”

王远轻笑,一点也不在意:

“扶苏,你还是太年轻了,一点都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么的魔幻!”

“逻辑这玩意是写书的人才会在意的东西,现实之中根本就没人和你讲逻辑!”

“就好像我......

呜呜!”

说到最后,似乎勾起了某些伤心的回忆,王远的忍不住哭泣了起来。

“真的是,太难了。”

【呜呜~政哥你这个花心大萝

糯美子 4410

卜,早晚有一天我就拿着法棍,把你给狠狠打一顿!】

【我的半副身家,就这样没了!】

黑袍人:“......”

扶苏:“......”

两人情绪不一样。

扶苏眨了眨眼,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小年轻?

如果光论年纪的话,他都有王远的两倍了。

居然也有一天,要被嘲讽为小年轻。

而且明明是王远在嘲讽自己,怎么自己还没有什么反应,王远反而先哭了。

这又算是什么道理吗?

没有得到回复,王远泪眼朦胧,继续道:

“老铁,我最近压力好大~”

“好想自杀,一死百了!”

扶苏:“......”

“陪我喝一杯吧!”

哭丧着,王远情绪涌上心头,让明叔拿来了数坛高度酒,撒上了桂花,叫做桂花酿。

虽然未成人不能喝酒,但他都穿越,这些规定当然要无视!

真有那么厉害,可以跨域时空来阻止自己!

“来!苏大傻!”

扶苏:“???”

“我们干一杯!”

王远主动站起,拿起酒坛子。

给自己和扶苏,黑袍人都满上了一杯。

黑袍人不为所动,也一言不发。

扶苏看着酒水,看着其上漂浮的桂花,嘴角微微抽搐。

最终,轻轻喝了一口。

而仅仅只是这一口,他就愣住,一种极致的桂花响起涌上喉咙,充斥在扶苏的整个鼻腔。

满满当当!

仅仅这是一瞬间,扶苏就迷醉,感觉自己来到了传说中的蓬莱仙山。

这种酒的劲道,实在是太足了!

“何酒?”扶苏诧异。

“桂花酿?”王远心中开启了网易云。

“桂花酿?好一个桂花酿!好酒!”

忍不住惊叹,以他的性子,从来都没有这般夸奖过一种酒水。

唯有这个桂花酿,是一个例外!

“哈哈,绝对好喝的话,那就继续喝下去吧!”

“好!”

两人彼此对杯,不管他人,黑袍人默默注视,没有喝酒。

“王县令,为什么?为什么你都十六岁了,还没有妻子?”

“因为没人看上.....呸!女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

“老子...不需要女人!”

【呜呜呜~我的大妹子!】

【今晚的网易云,主动要比以往更久一些。】

客厅之内,王远和扶苏饮着桂花酿,彼此开怀大笑,黑袍人不知道何时推到了角落,靠在墙壁,默默注视,一言不发。

只是在看着两人的时候,眼中会时不时露出一丝浓浓复杂。

似乎某种一直很难感受到的东西,正在慢慢浮现。

怀念而陌生。

“王县令,你觉得父皇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醉意涌上心头,脸色涨红,扶苏笑着询问。

借着醉意,他也终于战胜了心中最后的一丝害怕本能。

“说到最后这个,我可就不醉了!”

王远打起了精神,兴奋地站了起来。

抬手指着门外,越过黑袍人,指向了外界的天空。

“政哥是一个好皇帝,开创大一统皇朝的千古一帝!”

“是他让诸夏有了共同的名字,有了一样的信仰,有了属于自己的不朽文明!”

“奋六世的余烈,开创前所未有的功绩,在华夏大地上铭刻下属于一个民族的痕迹!”

“就是他,诸夏才会成为一个文明,才会成为一个伪装成文明的国家!”

“他就是千古一帝,诸夏有史以来,哪怕再往后推两千年,也是最伟大的皇帝!”

没有小气自己的夸赞之词,王远把自己能够想到的夸奖,全都说了一次!

黑袍人:“......”

既然你如此推崇,为什么你非要想大秦灭亡?

他很想开口询问,但却明白,现在还不是时机。

因为一旦询问,那么什么都会暴露。

不值得。

念头翻转,另一边王远的话锋却是悄悄一转。

“但身为一个父亲,他实在太失败了!”

“不过也正常,人的精力是有限,他能够做好一个好皇帝,本身很了不起,超过九成九九九九的人了。”

听到这里,扶苏低着头,苦笑道:“还好吧,其实父皇也......”

虽然喝醉了,但他还是忍不住想替嬴政辩解。

“得了吧!”

王远白了扶苏一眼:

“扶苏公子,实话实说,你恨过政哥吗?”

“或者说,你正在埋怨政哥吗?”

扶苏下意识否定:“这怎么可能.......”

王远继续道:

“你想要成为大儒,不想成为君王,他却视而不见!”

扶苏神色僵硬:“这也是无可奈......”

王远开口:

“为了不让你继续‘误入歧途’,他将你的母亲囚禁。”

扶苏:“......”

王远:“为了.....”

扶苏:“别说了,喝酒吧!”

王远举杯:“好!”

“谢了!”

黑袍人:“......”

时间不知不觉流逝,夜幕悄悄来领,两人彼此互相说着醉语。

说到高兴处,更是一起拍桌子狂笑,像极两个憨批。

没有任何的隐瞒,也没有任何的心机,所有话语都是内心最真实的表现。

如果是不知情的人在这里,恐怕还会以为他们会是一对亲兄弟。

从历史到天文,从天文到政治,又从政治到鸡毛蒜皮,美女财富,无话不谈!

“哈哈哈!”

“哈哈哈~”

两人大笑!

虽然这个苏大傻脑子是蠢了点,但不得不说,他的确是一个可以值得交心的朋友,最起码王远是这样认为。

最起码他不会背叛,也不会和他虚伪和蛇,有什么就会直说什么。

这当然可以说是傻,不过也可以说是真诚。

桂花酿一坛接着一坛变空,醉意开始弥漫王远和扶苏的讨论也来到了结尾、

两人都喝的头昏眼胀,对面在自己的眼中都出现了重影。

“王县令,你怎...么裂开...了~”

在重重欢迎之中,扶苏终于支持不住了,“扑通”一声倒地不起。

“切......

王远下意识想要嘲讽,但话到嘴边,就变成了无尽疲倦,如同海啸一般席卷而来,拉扯眼皮,让他眼皮急速下拉:

到头来,还是我赢了......”

说罢,也意识一暗,同样倒地不醒!

喝到醉过去,对于男人来说,是最大的幸福。

“警告!”

“警告!”

“系统运行出现了未知bug!”

“匈奴毁灭,大秦北方边境已定!大秦龙脉加强!”

“成就:大秦王朝的守护神完成进度(410)!”

“项梁死亡,项羽驻守长城,楚国气运发生转移,大秦龙脉加强!”

“成就:大秦王朝的守护神完成进度(510)!”

“红薯初步进行推广,大秦龙脉加强!”

“成就:大秦王朝的守护神完成进度(610)!”

“铁器出世,新竹造纸术出世,大秦龙脉加强!”

“成就:大秦王朝的守护神完成进度(710)!”

“张良背叛诸夏,大汉气运剥夺,被大秦继承!”

“成就:大秦王朝的守护神完成进度(810)!”

“警告!”

“主线任务没有变动!没有任何的变动!”

“请宿主立刻停止所有帮助大秦的行为,否则将会触发...触发...”

系统的机械疯了一般响起,剧烈无比,回荡在王远耳边!

而在极度昏迷之中,王远感受不到自己的身体,也听不清系统的轰鸣声。

只觉得自己的意识正在急速的拔升,如同传说之中的飞升,很快来到了宏伟的咸阳宫之内。

周围熙熙攘攘,全是大秦的礼官,文武百官彼此分别站立,敬畏地看着中央那位比记忆之中年轻了无数倍的秦始皇!

此时的秦皇,须发还没有斑白,不怒自威1,独自皇位之上,一人镇压山河,俯视苍生!

目光带着无尽的威严,什么话语都没有说,就这样坐在这里也被山岳要宏伟,比山峰还要高不可攀!

虽为凡人,但却是非凡人!

“朕统六国,天下归一,筑长城以镇压九州龙脉,卫我大秦,护我社稷,朕以始皇之名在此立誓!”

......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

“朕为始皇帝,后世以计数,二世三世至于万世,传之无穷。”

......

“从此,天下归秦!”

......

庄严的声音一道接着一道回荡,如同幕鼓晨钟,响彻在王远的耳中,也响彻在文武百官,浩浩青史之中!

回荡

糯美子 4410

千年!

这是九年前,秦始皇统一天下后,在咸阳宫举行,加封始皇帝的登基大典!

王远呆滞了,他灵魂飘荡,如同一个局外人,默默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没有“人”能够看到他,他做什么都没有关系。

“奇怪......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当初的登基大典,我应该没有看见过吧?”

“难不成都是我在幻想?”

“奇怪!”

同样的疑惑,还出现在嬴政的眼中。

他看着周遭的幻想,本能发话,但脑海却是一片的空白。

莫非自己也醉了?

可是他明明什么酒水都没有喝啊!

虽然平时很爱酒,但身为始皇帝,这点定性他还是有的。

相比暴露身份,酒水什么不过小事。

虽然的确很香,但他也能以后慢慢“借”用。

嗯!

反正儿子的东西就是老子的,没有任何的问题。

目光横扫,看着那些记忆中熟悉的身影,最终定格在了大殿中央!

那里没有任何的虚影,只有一道淡淡的影子,凭空而立。

王远!

打量着一切,既好奇又迷茫。

他是有意识的吗?

嬴政闪过念头,而王远也注意到了目光,转头过去,彼此对视。

这一眼,就是刹那永恒!

“王远?”

嬴政打破沉默,居高而望:

“王远,能不能告诉朕,你为何非要大秦......

灭亡?”

幻听吗?

王远呆愣,看了看四周,周围的大臣。

不知道为什么在嬴政问话的时候,他们全都停滞了。

果然是梦境!

心中大石头落下,王远露出了轻松自得的微笑:

“因为这是历史,历史上的大秦,终究会被汉朝所取代!”

“不是我想要大秦灭亡,而是大秦自己就应该灭亡!”

“可那是没有经历过的事情!”

嬴政反驳:

“没有经历的事情,真的也配叫做历史吗?”

“不知道......”

王远被问住。

的确,如果是在他的前世,那秦朝灭亡的确是历史。

可现在,他自己本身就是大秦的一部分,就是这一场浩荡历史洪流的参与者。

但很快,脑海便是微微清晰,他看着嬴政,目光无比复杂。

既然是梦境,那有很多的话语,他就可以毫无顾忌地说出来。

“因为你就要死了,就算是不再吃仙丹,你的身体也支撑不了几年!”

“秦皇死而地分,哪怕到时候你再不甘心,也无法抵抗分裂的洪流!”

“只要你一死,六国余孽就会暴动,农民起义就会爆发,汉军就会入关。”

“诸夏因为你而统一,也终将因为你而分裂!”

“一切都是历史车轮,不可阻挡!”

“无论是扶苏,还是胡亥,他们都无法继承你所打下江山!”

“但你可以啊!”

嬴政露出微笑,打断话语,笑容满脸:

“如果朕愿意死一次,帮你铲除六国余孽的话......

你是不是就愿意放弃造反,继承大秦?”

“我的儿子......”

喜欢大秦,造反被祖龙窃听心声请大家收藏:

  • 版权声明:本站网络整理文章,于2021年8月9日19:48:00,由 叉子网赚 发表,共 5183 字。
  • 转载请注明:糯美子 4410 | 烧烤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