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公车最后一排被强 庶难从命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时间回到团建之后的回程,南都的白云机场。

陈涣拖着行李箱,与陈燃、孟小贝一起出了机场:“亲爱的弟弟,水榭花都的别墅应该还有我的房间在吧?”

陈涣偷偷跑回国没敢告诉陈父陈母,他诓骗两老的钱投进水晶石然后亏光,再要让他们知道他一直在外面胡混根本没有学医,老头子非得气死,所以陈涣无论如何是不敢直接回北都那边的家。

陈燃:“有,房间多的很,但不是为你准备的,拜拜!”

李博豪眉头一扬,看看远处陈燃,那意思:你俩兄弟还在闹?

“他是你哥,”李博豪朝陈燃说,“无论他做了什么,他都是你的大哥,你不让他回家,他还能去哪儿?”

陈燃没有回答,只在机场安静地站着,望向远处,陈涣正在自动售卖机前买饮料,员工们已经各自散了。

孟小贝:”L,你去劝劝陈燃。“

陈燃:”L,麻烦你帮我找找看哪里有房屋出租。“

L:“哦,我到底听你们俩谁的?同时分成两个分身,让我觉得很分裂。”

陈燃:“算了,改天让他自己去找房。”

陈燃拖着行李,走出机场,一行人上了小林早就开来等候在机场的商务车。

一路上无话,陈燃先将孟小贝送回了恒雅豪园居。

到达水榭花都之后,陈涣跟着陈燃进了家门。

“这段时间里,你给我老老实实地住在这里,”陈燃朝陈涣说,“哪里都不许去,反省你的错误。

是你自己放弃了名下的所有财产,不过我想,你如果聪明的话,用不了多久就会自动离开这里的。”

”why?“陈涣不解的问。

陈燃看看四周,发现没有佣人在场,冷声道:”事先告诉你,家里都是老妈安插的眼线。”

”what?“陈涣大惊失色,低声道,”我都已经进家门了,你这叫事先告诉?”

”你不是对家里的事情了如指掌吗?这点怎么没算到?“陈燃冷淡的回答,领着陈涣上了二楼。

”大少爷!!!”张姨站在二楼的走廊惊讶的看

坐在公车最后一排被强 庶难从命

着迎面走来的陈涣。

张姨又惊又喜:“大少爷,你回南都怎么不提前通知一声,你走了这么久,大家都盼着你回来,老爷和夫人知道了吗......”

陈涣慌忙扯出一脸笑容,“啊?知道,他们已经知道了,张姨,我来南都这事......你就不用通知他们了。”

“张姨,你去给大哥收拾一下房间,”陈燃说。

“好,”张姨应了一声,乐呵呵地去

坐在公车最后一排被强 庶难从命

了。

“完了,”陈涣挺绝望的看了陈燃一眼,“我过两天就离开这里。”

陈燃:“那怎么行,你难得回来一趟,至少也得住满一个月以上,不然老爸老妈要是过来问人,我上哪再找你去?”

陈涣:“你太残忍了!弟弟!你不能这样!”

陈燃面无表情道:“南都这边,现在是我当家,由不得你。”

陈燃将一把房间钥匙扔给陈涣:“记住,不准碰我的任何私人物品,我的房间和书房以及小贝的房间更不许进去,在家里请务必保持谨言慎行。”

……

与此同时,另一对冤家,梁颖与李博豪。

梁颖开着家人预先停在机场的车,载着李博豪一路往他家的方向开。

在距离李博豪家最后一小段路程的时候。

李博豪朝梁颖说:“要不要......去……我家坐坐?”

梁颖:“不了,我家也快到了。”

李博豪:“???”

梁颖用手指指窗外:“这条小河的另一端,就是我家。”

两人面面相觑,这个区域是南都有名的兰溪谷别墅区,他们俩家之间只隔着一条景观河,以及一栋常年空置的三层楼别墅。

“咱们俩家居然隔这么近,”李博豪忽然觉得好笑,“这应该算是邻居了吧?居然一次也没碰上。”

“我家搬来这里的时候,我已经出国去了,回来后,也没几天时间呆在家里,我妈都难得看到我几回,怎么可能跟你遇上。”梁颖说。

“咱们这不是遇上了么?”李博豪说,“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缘分来了势不可挡,你看,这应该就是命运的安排吧。”

梁颖撇着嘴角笑:“你可拉倒吧,照你这么说,那些跟你千里来相会的‘缘分’多到数不清了。”

“不不不,也就十来个吧,有些就只是见过一面,“李博豪连忙解释,”我对你付出的爱,绝对是最多的一个。”

梁颖一脸不爽,看着李博豪。

李博豪大方地说:“所以呢?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说完,李博豪居然伸手去捏梁颖的脸,“相信我,我一定会好好疼爱你的。”

梁颖一口怒气卡在心口:“!!!”

“滚!”梁颖抓狂地说,“快给我滚下车!”

车门打开,李博豪被一脚踹了下来,追在后面跑了几步,怒道:“我的行李!”

然后,一个行李箱被扔了出来,在地上滚了两圈。

李博豪莫名其妙,吼道:“上班那天你给我等着!”

梁颖的车开走了。

李博豪在自己家大铁门外按了下门铃。

“谁啊?”男仆的声音从大门内传来。

“我!”李博豪怒道,“你家少爷!”

……

孟小贝回到恒雅豪园居,没有小花在家,家里显得格外冷清,她稍作休息调整好时差之后,第二天就去看望了被大火烧伤的小姑娘。

小花的烧伤不算严重,在医院住了有四五天就出院了。

孟小贝赶到医院的时候,医护人员告诉她,小花和她的母亲昨天已经被警方带走。

南都金田区的警局,看守所内关押的并不是小花,而是小花的母亲。

十五分钟的探询时间内,小花的双眼已经哭的红肿。

“花儿,有什么好哭的呢?这里不是比外面更好更安全的么?”小花的母亲安慰小花,脸上带着一丝难以捕捉的,温和慈爱的笑意。

“都怪我,”小花哽咽着,“我是实在看不下去才......”

“闭嘴,别瞎说。”小花的母亲打断了小花。

“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小花泣不成声。

“我说是我干的就是我干的,你来淌什么浑水,”小花的母亲大声道,“我早就恨他们入骨,你别在这里犯傻了。”

喜欢贝姐有毒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