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逃 车厢 (h)by清糖 私人拍摄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在没有找到怎么找回韩秀秀阴魂的办法之前,顾安绞尽脑汁的想着办法。

如今,香囊在手之时,顾安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有点怂了……

心中总是有种浓烈的愧疚感,脑海中,在韩家村,韩秀秀一袭红妆,对着自己一礼,喊出一声夫君,随后倒下的画面,已经化作烙印生生的刻在他的脑海中。

他觉得,自己没有救下韩秀秀,没有打破那个历史,自己其实还是失败了,哪怕拿到了香囊。

脑海中没有其他多余的想法,顾安走在楼梯道上,跨过一层层阶梯。

在到了第二层时,他停了下来。

或许是老天爷锦上添花,没有让他花太多的时间去寻找韩秀秀。

‘雾’正站在二楼的墙角,面朝墙壁,一动不动,她长发下的耳朵好像在抖动,似乎在听着四周所有的讯息,在寻找着那个一直等候的人。

“还真像个傻子一样……”

顾安默默看着,嘴里嘀咕了一句。

他低头看了看手里的香囊,内心的紧张前所未有。

“我也是一个傻子…”

顾安想着自己最近的所作所为,自嘲一笑。

“两个傻子一起,还真是绝配了。”

他又嘀咕了一句,同时从怀中掏出红盖头,捏在手心,轻轻一甩。

一抹红影闪过,一身红妆,表情僵硬的韩秀秀出现在一旁。

顾安扭头看了眼,眼皮一跳,自我安慰的笑道:“也不知道香囊到底行不行,不行就算了,以后绝不会这么费劲了,像个傻子一样。”

韩秀秀似乎听懂了这句话,她僵硬的扭过头,双目迷茫的看着顾安,一直这么看着。

难逃 车厢 (h)by清糖 私人拍摄

顾安莫名的心虚,摸了摸鼻子,小声嘀咕了一句:“就随口说说不行嘛。”

他重新看向雾,深深吸了一口气,该来的终究还是会来。

收起紧张的内心,抬起脚步,朝着墙角走去。

顾安很难想象,韩秀秀的阴魂就这样,每日重复着这个动作,听着无数的声音,模仿无数次发声的语气,在这里,等了一百年多年……

真不后悔吗?

嗯…应该不后悔,后悔的话哪里还看到这个傻子……

顾安站在‘雾’的背后,轻轻拍了拍它:“还记得我吗?”

‘雾’没有反应,也没有回应,就这么站在那里,面对着墙,呆呆的看着。

顾安笑了笑,眼中有光:“我是顾安。”

顾安?

听到这个名字,‘雾’有了反应,它扭过头,看了过来,歪着头仔细打量了眼顾安,然后摇摇头:“你不是……你不是……”

顾安默默将香囊递了过去,他能感觉,自己的手在颤抖,他很紧张,非常的紧张,就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等着大人的审判。

‘雾’看到香囊的时候,它明显震了一下。

顾安一直在注意着它的动静。

这是它第一次从一个诡异眼中看到这么夺目的光芒,眼中不再是那泛白死气沉沉的眼珠子,而是星光闪烁,宛如银河。

没人能想到一个诡异的前后变化会这么大。

‘雾’颤抖着手从顾安手中接过香囊。

它苍白的手捧着香囊,慢慢碰到眼前,眼珠子一动不动的盯着看,一直这么看着。

眼中的泪水开始往下流淌,一滴滴滴落在香囊上,那被岁月抹去的秀字上沾染了泪水,和原本的布料融为一体。

诡异会哭,以前顾安是不信的,可是在见过韩秀秀的眼泪后,他信了。

‘雾’一直捧着香囊,它身子开始颤抖,它看上去很激动,眼中又是泪水又是光,像个孩子。

似乎一桩百年的羁绊这一次终于有了了结。

它的身影开始变淡,开始虚化,开始消失。

顾安有些慌了,他没料想到这种情况,也不知道这种情况意味着什么,难道牵挂得到了结,便是解脱?

韩秀秀会消失?

顾安上前一步,他胡乱的挥舞着双手,他很少会这样失去方寸,他在‘雾’原本的位置上拼命尝试着抓取什么。

可是明明那道身影被抓在手中,捏着的也只是空气。

他什么都没有抓到,连空气都从手中逃脱,更别说是‘雾’

雾是韩秀秀的阴魂,它要是散了,那韩秀秀会不会死?

顾安眼神迷茫,他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哪怕脑海中想到自己可以读档,可以去回到这件事发生之前,可是他还是很害怕,害怕韩秀秀的特殊原因,害怕会变得和古画一样,即使自己读档,也只能保证自己不死,而不能改变画中的一切。

“秀秀……秀秀……”

顾安挥舞着双手,嘴里不断呼喊着。

雾还在消失,身影越来越淡,他有种自己失去了整个世界的感觉。

他的内心,这一刻,是绝望的。

他从未想过自己会因为一个诡异而绝望。

直到……

“夫君……”

一声熟悉的称呼,由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传入耳中。

顾安浑身一震,他猛然清醒,好像想到了什么。

他僵硬的转过身子,回头望去。

走廊上闪烁的声控灯,在光与暗之间来回切换,那明亮的刹那,他看到,韩秀秀那鲜红的身影,正站在自己身后,离自己很近,她的眼中,多了以往所没有的色彩。

‘雾’没有散去,只是心愿得到了结,阴魂回归了本体?

顾安大胆的遐想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也在证明着他的想法。

韩秀秀依然站在这里,而且,她的目光不在和以往一样那么呆滞,眼珠子里面多了一些神采,看上去,似乎像是一个人了。

“你再叫一遍……”

顾安害怕自己是听错了,呆呆看着韩秀秀,轻声发出请求。

“夫君……”

韩秀秀又重复了一遍。

顾安听得清清楚楚,他笑了,笑的很开心,咧着嘴,从未笑的这么开心过。

“秀秀……这么多年,后悔吗……”

顾安问出了一早就藏着内心深处的问题。

韩秀秀看着他,眼神中的光还在,只是,偶尔会在迷茫与清醒之间转换。

看到这种状态,顾安明悟,韩秀秀的阴魂虽然回归了本体,但是还没有彻底的恢复,她和以前比起来,只是没有那么呆板了,并且看上去更像是一个人了。

但很可惜,只是更像,而不是彻底成为韩家村的那个韩秀秀。

“不过也挺好的,慢慢来,终究还是有希望的。”

顾安安慰着自己,他还是很开心的,起码以后不用真的再去埋怨韩秀秀是一块木头了。

这时,一双手小手突然伸到顾安面前。

顾安一愣。

韩秀秀正望着自己,眼神中有泪光在闪烁,她张了张嘴,发出了很小的声音,怯怯的,好像是在回答顾安刚刚的问题:“委屈……”

这么多年,后悔吗?

不后悔,就是委屈……

顾安懂了,明白了韩秀秀的意思。

虽然,她还没有恢复到原本的模样,但是,她是有思维的,知道自己在问什么,只是反应会有些慢,但是,她还是努力回答着自己的问题。

韩秀秀一直看着顾安,见他迟迟没有握住自己的手,小脸上露出了一丝害怕,嘴里又道:“夫君,不要生气……”

顾安瞬间清醒过来,看着她一脸害怕的样子,一把握住那双手,冰冷冷的,还是个冰块,但是心里,却暖暖的。

“我不生气,我没资格生气。”

顾安低着头,轻声嘀咕了一句。

看到顾安握住自己的小手,韩秀秀目光也变得暖暖的,她表情发生着细微的变化,似乎想努力做出一个微笑的表情:“夫君,真好……”

顾安笑容灿烂:“嗯,秀秀更好,结婚都不找我要彩礼的……”

彩礼?

韩秀秀歪着脖子,沉默不语,似乎在努力消化着顾安的话。

看来阴魂入体也只是第一步,想真正变成韩家村里的韩秀秀,还是需要一段时间或者一些准备。

顾安看到这,心里默默想着。

同时。

“秀秀,我们回家。”

他拉着冰冷的小手,开始往一层走去。

韩秀秀仍由他拉着手,没有一丝的抗拒,默默跟上。

很快,到了一楼,推开104的门,看着里面的一切,顾安扭头一笑:“秀秀,欢迎回家。”

韩秀秀望着陌生的屋子,眼神有些迷茫,过了些许才吞吞吐吐道:“夫君……这不是……家……”

顾安愣了一下,他明白了韩秀秀的意思,在韩秀秀心目中,韩家村才是家,那个推开窗户,就能看到远处青山,还有萤火虫停留在窗檐上的那个家。

“秀秀,我们会回家的。”

顾安回了一句,一般人听不懂这话,但是目前来看,智商和反应还停留在孩子阶段的韩秀秀却是懂了,她轻轻念道了一声:“好。”

见韩秀秀这般信任自己,顾安开心的笑了,感觉比谁认可自己都要开心。

如今韩秀秀阴魂回归,那接下来,他就可以去控制僵尸王韩老财。

缘分就是这么奇妙,感觉上一刻韩老财还在那里对自己恭恭敬敬喊着仙师,这下一秒就过了百年,韩老财也成了没有意识的僵尸王。

对于韩老财这个人,顾安从未有过好感,老东西作恶多端,变成僵尸王都算便宜他了。

不过说起韩老财,顾安不由得又想起张黄五……

这个家伙,之前和自己对话的时候,中间有很多事都遗漏了。

比如那些新兴词语,比如自己和他透露的关于百年后的一些讯息等等……

顾安这一次,进入古画的时候,一直在忙忙碌碌,可没有时间和张黄五闲扯这些事。

还有,自己在韩家村发生的一切,虽然韩秀秀还是死了,自己没有救下她,没有能力改变那一切,但是,也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吧……

更没有对秀秀许诺什么,那个时候,张黄五也去了龙虎山,不在韩家村……

这和渣男两字貌似也扯不上关系吧?

那张黄五又是怎么知道后来那些事情的呢?

顾安心里想到一个可能,就是后来,自己又进入了古画世界?

可是古画已经毁了,自己之前试过,无法再次进入,若是后面自己真的又一次进去了,那是如何进入的呢?

顾安站在房间内,沉默着。

顺便看了眼被自己放在拐角卷起的画卷,上面黑乎乎一片,就像用墨水涂染了一遍。

这些问题,他暂时想不通,随即摇摇头,也不再去想这些,暂时第一任务是去收了韩老财。

想到这,顾安也抛开杂念,先是领着韩秀秀在屋子里转了一圈,现在的韩秀秀,他可没有完全当成是诡异在看待,而是当做一个孩子,还在牙牙学语的阶段。

阴魂回归的韩秀秀和之前没有其他区别,依然被顾安用红盖头收入其内。

这种和家人们联络的方式似乎不管发生什么都不会改变。

小心将红盖头塞入怀中放好后,顾安便离开了屋子。

又一次走过游乐场,回到外面,老司机继续露出惊讶的表情。

最近这顾先生,进进出出有些频繁啊。

但他依然保持着自己的本来工作,没有多嘴去问。

他需要问的永远只有一句话,顾先生,去哪?

“韩家土坑。”

顾安坐在后面,轻轻念道。

发现韩老财的那个土坑,因为里面放满了韩姓的灵位,所以暂且命名为韩家土坑。

那里日夜都有人把守,甚至还特意加了不少人手。

毕竟里面有一尊僵尸王,此时正被一柄铁剑镇压着,要是出了意外,放了出来,那对外界来说,必然是一场灾难。

老司机保持着稳定良好的开车习惯,几个小时的车程后便到了韩家土坑。

把守的人员看到顾安后都点头打着招呼。

顾安微微点头,也没没有寒暄太久,直接进入土坑内。

此时,土坑四周已经重新立好了灯火,将每一寸角落都照耀的明亮。

顾安凭借着记忆,熟练的走着,很快找到放着韩老财的主棺。

韩老财正平静的躺在里面,它的心口上正直直插着一把铁剑,铁剑很粗大,但是它那宽厚的身躯,完全能容纳的下铁剑的大小范围。

顾安上前一步,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双手握住剑柄,猛然拔出。

喜欢拥有不死技的我能无限读档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