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车车好快的车车有点污 等不及在车里就要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人类无休止的科技扩张,只会通向毁灭,归于虚无。”

顾禾搂着简的腰身,她一边踩自行车,一边说着,一路上就没有停下来过。

如果她是他的客户,不管他是心理医生还是牛郎都会欣慰的,她太愿意沟通了。

她说,低科族厌恶两个人面对面却沉默无声,离开机器就不会说话也不想说话。

“总是说科技让人零距离,但现在的发展,不是让人互相越来越有距离吗。人们追逐着虚幻,却对眼前的事物视而不见。”

顾禾默默地听着,理解着他们的理念,并不作什么评判,低科就是一种事物。

但可能是简说得太多、太快,他昨晚又没睡好,听着听着就不由打哈欠……

要不是夜雨打在脸上冰凉凉的,霓虹灯光又太闪耀,他挨着简的后背就睡过去了。

到底谁才是唐僧……

“还有多久到呢?”顾禾问着,琢磨着她都骑了快一个小时了。

“快了。”简的声音依然有力,没有一点疲惫和沙哑,并不只是因为她是个旁门超凡者,“低科族直面现实,不管是血淋淋的还是破残残的,我们活在现实里。”

顾禾闭上昏昏欲睡的眼睛,挨在她肩膀上,想要暂时活在梦境里……

歌舞伎町作为流光城最古老的几个区之一,寸土寸金,没什么荒地。

顾禾这个月来虽然去过三脚区、城寨区一趟,却没怎么出过寿惠街,这时才在半睡半醒中,经过草园街,看到街道边成排的木制古风建筑,但霓虹光一点不少。

简是往着西南边驶去,沿着一条铁路轨道,地铁轰鸣而过的声响把顾禾惊醒。

“地铁算不算高科技?”顾禾问道,“汽车呢,你们都不用汽车吗?”

“用,但尽量少用。”简找到了新话题,“交通通信的发达有好处,也有坏处。它让我们失去了牵挂的能力,我要求牵挂,我要求对远方的忐忑。”

什么叫断言,这就叫断言,顾禾想着,小甜饼都没她能说。

简说她不是每天都回去低科地,因为每次来往都要踩上几小时自行车。她平时活跃于寿惠街的丽彩俱乐部一带,晚上就睡睡胶囊旅馆。

沿着铁路又骑了很久,顾禾不认得地儿,简说这是位于六方街一带,要到了。

自行车渐渐驶离了繁闹的街头,驶向一条大河的铁架桥,铁桥的金属反射着炫目的桥灯,但他们不是往桥上去,而是往桥底下一处河畔边。

顾禾远远就看到迷蒙夜雨中,河畔边有着一片不同于灯光的烛火,点点如同萤光。

他顿时又是意外,刚才听简说了一路,还以为低科族的生活环境其实井井有条。

然而,那片低科地分明是由破旧凌乱的雨棚、帐篷和铁皮屋组成,像是什么流浪汉聚集之地,不过扬有低科族的旗帜,有人在守卫和巡逻。

简归心似箭,踩得自行车更快了,冲向那片让她牵挂着的低科地。

“大狗,鱼刺,冬瀨,今晚你们守夜吗,我回来了!”

“简妮,简妮!你车上的这位是谁啊?”“你男人吗?”“终于带男人回来了!”

简没有停车,驶过去的同时与那些守卫笑着打招呼。

“呃,大家好。”顾禾也向他们挥挥手,他们都身着朴素甚至破烂的衣物,笑得很灿烂,手上拿着自制的简陋金属武器,有的像枪,有的像鱼叉。

他看到了有汽车,就停在河畔边一处,而且数量还不少,皮卡车特别多。

似乎根本是简是个低科狂热分子,才这么坚持骑自行车……

但自行车有一处好,让她可以直接驶进低科地那片棚户之间的小街道里去。

“我回来啦!”简按动自行车的响铃,路上的一些孩子奔上来追着自行车跑,笑闹不已,纷纷问着顾禾是谁,是不是简的男朋友。

“低科族孩子一个都不会成为流浪儿童,相反,很多流浪儿童成为低科族。”

简的语气自豪,也隐约有着一丝追忆,“我就是那样。”

顾禾还真的看到了很多孩子,好像那些街鼠都跑到这儿来了。

他又注意到,不管是刚才的守卫们,还是路人,几乎都满是刺青。

简的双手小臂也有一些精致的纹身,颈子也有点花纹,脸上没有而已。

刺青是低科族的时尚。他们不拿科技折腾,就拿自己身体来折腾了;不看电视去关注别人,有的是时间打理自己,也有的是时间生孩子。

他又听到响亮热闹的音乐声,棚户之间装有很多的音响设备。

“这也算低科?”顾禾疑惑,这环绕立体声的效果……

“音乐是我们生活的重要部分。”简解释道,“音乐不会让你沉迷虚幻,但可以让你更好地感受真实。”

“什么是低科,什么是高科,这都是谁制定的?”顾禾不由问道,合不合理?

“低科奇人。”简顿时声音尊崇,“但没人能找到他,他在三十年前就离开了,像芒博-拉巴斯,罗顿-卢德。低科奇人建立起了各城的低科族,创立了断电人职业系,是我们的精神领袖。”

顾禾这才知道有这么个历史人物,低科奇人,好吧。

“简,简,简!”

这时候,当自行车驶近一片热闹的小广场,简停下了车。一伙中年男女走来了,为首的一个中年男

男男车车好快的车车有点污 等不及在车里就要

人衣着破烂,裹着一块方格头巾,辫子舞动。

中年男人乐道:“这是哪位,让我猜猜,你男朋友,噢猜错了。”

“他叫摇摆船长。”简向顾禾介绍道,“我们这里的头儿。”

“暂时的头儿。”摇摆船长大笑说,“早晚要被简取代了去。”其他的几位中年男女都笑着同意。

“呃,你们好,我是鱼塘的人。”顾禾说道,从自行车下来。

“那我知道了。”摇摆船长点了点头,感叹道:“我和彩音小姐认识多年了,她像简这么大的时候,嚯嚯伙计,多看她一眼都能斩死你。”

顾禾知道自己此行没什么特别任务,就是跟着低科族,作为中间人带着上街,是低科族与雅库扎合作的常规程序。

“我们这里是破了点,没啥钱。”摇摆船长笑道,“我们就做点手工艺品,卖点垃圾,也往野外干点活儿。但是我们活得自在,请便吧,玩得开心。”

顾禾确实从这里人们的面孔中,几乎只看得到笑容,四周也都欢声笑语的。

“三藤那些大公司利用科技给人们编造了所谓的现实,控制着人们的注意力和思维,好让大家沉迷进去,变得会想会说,却不会对现实付诸行动。”简又讲了起来。

“嚯嚯,伙计,她可真会说对吧。”摇摆船长乐了,“真不知道谁教她的,反正不是我。这就是个愤怒女孩,充满能量着呢。”

“船长,你教过我,失去愤怒就是失去快乐,失去快乐就是失去一切。”

简懒得理他们的打趣,拉着顾禾的手走向前面的小广场,“我带你去跳舞,我们这里每晚都有舞会,风雨无阻。”

顾禾随着走进了广场,这里拥挤而热闹,各个年龄层的低科人士齐集一堂,他们弹奏着乐器,唱着歌跳着舞,也有歌舞伎表演,面对面地欢声笑语。

没有人看电视、玩手机什么的,他们在进行着一种复古生活。

简拉着顾禾的到来让众人一片欢呼喝彩,当即让他们跳上一支舞。

顾禾不是什么舞蹈高手,但大家也没什么要求,他也就陪着简扭动摇摆了几下。

“简妮,顾禾!简妮,顾禾!”人们欢声鼓掌,很有一股集体的感染力。

不过顾禾总是有一点点自己落入传销团伙的即视感……

但他知道不是,彩音小姐也

男男车车好快的车车有点污 等不及在车里就要

说低科族不是坏蛋和疯子,理念不同而已。他们有自己对于生活的理解,因而有独特的生活方式,有自己的乐趣,不听从资本的编造。

舞会过后,夜色渐浓了,广场上的人群在笑谈中散去。

“今晚我睡哪里?”顾禾瞧着周围的铁棚和帐篷,是不是有空调房来着?

“你今晚跟我一起睡。”简说道,“我不能让你乱跑。”

好家伙……说话注意点。但顾禾今天真是开始习惯了,“那你睡哪里呢?”

不多时,简带着顾禾来到了桥底边的一处帐篷。

帐篷外面有些破了,就只是用几块旧纸板糊上挡着风,帐篷内还算整齐,没什么家具,睡地毯的,摆满了或破烂或精致的手工艺品,以及些女孩儿的东西。

简点燃了一支蜡烛,顾禾可以更清楚地瞧着那些手工艺品,多数是陶塑,也有用破旧金属材料做出各种蒸汽机械感的玩意儿,还挺精美的。

只不过,这不就是睡天桥底吗……

顾禾欲言又止,虽然天气凉快,可也不用这么凉快吧。

“吹吹自然风,比空调风带劲多了。”简走向帐篷一边,拉开了一块挡风纸板,露出一个透风的大窟窿来,也能看到外面的黑夜、奔流的大河和河对面的街区。

“你看看这风景,我能看上一天。”她赞道,“欢迎来到真实的世界。”

顾禾真的没想到,小禾导师也有这么一天,会被人说个不停地谆谆教导。

他望过那个帐篷窟窿,看到外面光线朦胧的夜雨景色……

“但是,这个窗户……不也是一个小框框么。”

他问道,姑且说那是窗户而不是窟窿。

“是真实的小框框。”简说道,烛光把她的雀斑映得漂亮,她的声音自信,“能让我们面对自我,而不是遁入虚幻。我们自己,最精彩。”

喜欢夜行骇客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