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摄影 3d走势图带连线图专业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顾小北听罢莫小然这样子说,微微一怔,很快的就明白了所有的事情,莫小然,也是一个私生女,一个私生女,生活在一个这样了的家庭,是什么样子的感觉,莫小然,是深有体会。

这难怪,她会如此的替着郁欢说话。

听罢莫小然这样子说,顾小北只感觉到更加的心疼,下意识的伸手,紧紧的抱着莫小然,说:“小然,我的宝贝,以后有我,我会好好的保护着你的,再也不会让你受到像在莫家,还有苏家,受到的那些痛苦的。”

莫小然摇了摇头,仿佛是并没有什么怨恨一样子的,说:“对于莫家,我并没有更多的怨恨的,毕竟,我当时,还有我哥哥,还有萧子白,他们都对我很好,很保护我,就像保护神一样子的。

就像,你在郁欢身边一样子保护着郁欢一样子的……”

其实,听罢顾小北说完了所有的事情的时候,她就已然是清楚的明白,她介意不起来顾小北跟郁欢之间的过去的了。

郁欢的过去跟她的过去,是那么的相像,她不可能会真得怪郁欢的。

听到顾小北说起来郁欢的过去,她就可以清楚的想起来自己的过去,想起来,自己曾经受过的那么多的委屈,顾小北,不是更像是当时保护着她的哥哥,还有跟萧子白呢?

顾小北听罢,看着莫小然,心疼万分,说:“可是,我更想要当你的保护神,以后,我也只会是你的保护神,会好好的保护着你的,再也是不会让你受到任何的伤害着的……”

莫小然听罢,忍不住的勾唇,笑了起来,说:“一切都是命中注定,所谓缘份,大概就是如此吧,你有你要保护着的人,我也有人保护着我,可是我们终究是会相遇……”

顾小北听罢,勾唇,笑了起来,紧紧的的抱着莫小然,说:“所以说,你现在,不怪我跟郁欢之间的过去的了?”

莫小然摇了摇头,看着顾小北,说:“你不感觉,你跟郁欢之间的过去,跟我跟萧子白之间的过去,很像很像的吗?”

顾小北却是摇了摇头,说:“不像……”

莫小然有些奇怪问了起来说:“哪里不像?”

顾小北抱紧了莫小然,说:“我一直是保护着郁欢,欢欢的是自己的身体的原因,而你,萧子白在你十八岁那一年,离开了你,让你嫁入了苏家,过着更像地狱一样子的生活,你跟欢欢,虽然一样,但是你受得罪,比欢欢多的许多的了……”

莫小然听罢,笑了起来说:“可是,我现在不是遇到了你的吗,再说的了,我当时,还有我哥哥呢,保护着我,他也会为我据理以争的。”

说罢,莫小然这才是想起来,当初,她跟顾小北之间的交易之所以能够达成,很大一部份,还是因为顾小北答应了帮她寻找她的哥哥这件事情……

一想到这里,莫小然立马抬眸,看着顾小北,说:“对了,顾小北,我哥哥呢,当初,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你答应过我,会替我寻找到我的哥哥的,我哥哥在哪里,你找到了没有,怎么这么久以来,一直都没有消息的呢,你到底有没有查这些事情啊?”

想到这里,莫小然有些自责,她居然是将哥哥的事情给忘记的了,哥哥以前待也是那样子的好,那样子的保护着她,处处为她好,而她现在差一点将找哥哥的事情给忘记了,她真得该死。

顾小北一听到莫小然这样子说,他微微一怔,然后,看着莫小然,笑了起来说:“你放心,你哥哥的事情我处理好了,人我也知道在哪里,不过,他现在有事,暂时还不能回来。”

莫小然一听,眼眸之中闪过一丝丝的惊喜,说:“这么说来,你已经是找到我哥哥的了,他在哪里,为什么暂时还不能回来?”

顾小北笑了起来,看着眼前的女人,伸手抱着她说:“男人嘛,总归是有自己的事情要处理的,而且,他现在也知道你过得很好,所以,就暂时先安心的处理着自己的事情的了。”

莫小然听罢,有些着急,说:“那他现在在哪里,为什么不能回来,到底是有什么事情的啊?”

顾小北听罢,微微拧起了眉头,看着莫小然的时候,眼眸之中带着一丝丝的为难,说:“这个事情,我要怎么跟你说的呢,我答应过你哥哥,不能告诉你的,现在我告诉你了,我到时候就要失信与你哥哥的了,你不想要让我跟你哥哥之间,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的吧……”

莫小然一听,立马摇了摇头,说:“怎么可能,你们都是我最重要的人,我怎么可能会让你和我哥哥之间有什么事情不开心的呢?”

顾小北听罢,捏了捏她的鼻子,说:“那就是的了,你现在这样子说,就要这样子做到哦,若是方便,我肯定会告诉你的,肯定是我答应了你哥哥,我才不敢说出来的嘛!”

莫小然一听,看着顾小北这样子说,她微微一怔,然后嘟了嘟自己的嘴巴,看着眼前的男人,乖乖的点了点头,说:“好吧,我就听你的,不再继续追问了!”

刚说罢,莫小然感觉到一丝丝的不对劲,她微微拧起了眉头,眼眸一转,然后,抬眸看着眼前的顾小北,说:“顾小北,你不会是骗我的吧,根本就没有你跟我哥哥之间的什么约定,是不是,你是骗我的,根本就没有找到我哥哥,对不对?”

顾小北忍不住的有些委屈的盯着莫小然看了起来说:“莫小然,我就像是那么喜欢骗着你的你的吗?

再说的了,我骗你干嘛,我在你的眼中,就是这样子的人嘛?”

顾小北有些生气了,他在莫小然的心中,就是这样子无耻的一个人的啊……

莫小然急急的说了起来道:“我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啦,顾小北,我就是在担心,是不是我哥哥出了什么事情,你不好告诉我,所以,就找了一个这样子的借口来告诉我,免得让我会伤心的了……”

顾小北一听,心底咯噔了一下直响,莫小然的直觉,还真得是准到了极点。

只是,事情的真正,并非是如此……

顾小北微微摇了摇头,不再想下去,看着莫小然,笑了起来说:“怎么可能,你是那么经不起来刺激的人吗,有什么事情,我一定是会告诉你的,才不会想着隐瞒着你的呢。

我告诉你的,肯定都是实话,你就先相信我吧,等你哥哥回来了,就知道的了……”

莫小然听罢,只得是点了点头,看着顾小北,说:“好吧,你都这样子说的了,我自然就是相信你的了,只是,我好想我哥哥哦,我好久没有见到他的了……”

顾小北笑了起来,说:“你放心吧,我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了,一定会告诉你的。”

莫小然眼眸一转,说:“既然这样子,那你有没有他的电话,有没有他的电话,知道不知道他联系方式,我跟我哥哥先打电话联系一下,好不好?”

顾小北捏了捏莫小然的鼻子:“你着急什么,我也就只跟你哥哥联系过一次,他说他的事情处理好了,就会回来的,然后,我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他的了。

我知道他安全之后,就也没有再过问他是想要处理什么事情的了,所以我也没有他的电话号码。”

莫小然一听,微微一怔,看着此时的顾小北,紧紧的蹙起来了眉头,此时的她,终于是感觉到了顾小北的话中,是有多么的不对劲的了。

可是看着顾小北这样子,莫小然知道,此时她想要问什么,也不可能会问出来一个什么线索的了。

只是,哥哥到底是怎么了?

还是,哥哥是出了什么事情?

莫小然不敢猜下去,顾小北不说,她也不知道这些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的,可是,她能感觉到,肯定不是什么好的事情。

只是,就算是知道不是什么好事情,此时,这一会儿,她就算是要问出来,顾小北死活也不愿意说,她又有什么办法的?

她微微拧起了眉头,看样子,等过一段时间,再好好的问一下,顾小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的了,要不,也就只能是告诉她自己查的了……

想到这里,她深吸了一口气,抬眸看着顾小北,也索性是不再继续追问下去的了,而是勾唇,笑了起来,说:“好吧,既然你这样子说,那我就相信你……”

他不愿意说,她就不勉强他……

而顾小北一听到莫小然这样子说,明显的,就整个人就仿佛是松了一口气一样子的,他没有发现,他这样子,让莫小然是有多么的怀疑?

他这样子松了一口气的模样,分明就是有什么事情隐瞒了一样子的,可是,到底是什么事情,顾小北,为什么不愿意说?

莫小然也不知道怎么再继续追问下去的了……

而顾小北看着莫小然这样子,松了一口气之后,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是放了下来,还好这个女人不再继续追问下去的了。

不然,要他怎么告诉她,她的哥哥,那个男人,在国外,跟他的父母,好好的生活在一起,根本就没有管过她的死活的呢?

这样子的消息,叫他怎么忍心告诉她?

莫小然受到的苦够够的了,这样子残忍的消息,叫他怎么告诉着他的?

况且,一直以来,莫小然,是真心的把她的那个哥哥,当成了真正的亲人,唯一的亲人的了,可是,那个亲人,终究是一个懦弱无能的一个哥哥而已的了。

那个男人,终究不是把她当成了亲人的,不然,怎么可以这么安心的呆在那里的?

终究是自私的。

她以为,她哥哥是没有办法才逃避的,却不知道,他的父母,之所以能顺利的逃到国外,也是他一手计划好起来的。

然后,他再一起也到了国外,一家人,开开心心的生活在国外,压根是都忘记了,国内,还有一个女人,这么替他们担心着的呢!

他早就忘记了国内的还有一个莫小然,还有一个莫小然是会担心,害怕,压根早就忘记的了。

这些事情,要他怎么残忍的告诉着莫小然的,要他怎么说?

莫小然,一直以来,把他当成了在莫家,唯一的亲人,唯一的可以依靠的人,可是,她却不知道,他对她再好,也是在莫家之后,他的父母之后的。

其实,这些事情,他是能理解的,毕竟,任何一个人,都是这样子的,莫小然,是在那么晚才出现在莫家的,就算是真得对她好;又能有几分的真心的呢?

父母,才是他相伴了二十几年的人,就算是首先是要保护,也是要保护着自己的父母,而不是莫小然,这个外人的啊!

莫小然,再是他的妹妹,也终究是一个外人,比不是,那样子亲生的父母,其实,对于这些,他是能理解的,他真得是能理解这一切的。

只是一想到这些事情,一想到这些事情他说的,可能全都是真的,他就有些难以接受,心底,就是有一种难以掩饰的疼痛,怎么人进这样子的,怎么会的?

莫小然,他真得很心疼他的宝贝,怎么可以受到这么多的痛苦的,怎么可以的?

顾小北摇了摇头,不想要再去想那个无情,无义,对莫小然又不是真心实意的男人的了,而是抬眸,看着莫小然,笑了起来说:“那就对了嘛,放心吧,他的事情处理好了,就一定会回来的了,谁让你是他唯一的妹妹的呢?”

不得已,他只能是给莫小然编这样子的假话,最起码,可以让莫小然还是有一丝丝丝的希望可以这样了等着,等着她的哥哥回来。

而莫小然看着顾小北这样子,只是微微一怔,然后,也是笑了起来说:“嗯,我就听你的话,乖乖的等我哥哥回来吧……”

看着顾小北这样子哄着她,劝着她,莫小然也不好再继续追问下去的了,而且,顾小北这样子,分明就是有些事情,让他根本就是猜不透的样子的。

想到这里,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抬眸看着顾小北,什么话也不再继续问下去的了,只是顾小北这样子隐瞒着的模样,真得是让她有一种强烈的不安,难不成,哥哥是真得出了什么事情?

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

她不敢再继续往下去猜,也不敢再猜下去的了,顾小北一直是在强调的告诉着她,说哥哥现在过得还不错,她不用担心,她怎么可能会不担心的?

可是顾小北这样子,又有问出来一个什么所以然的呢?

问不出来,也只能是这样子的了。

而接下来,莫小然的身体已经是恢复的差不多的了,腿上的伤,只要是没有任何的事情,应该是不会有事的了吧…6

走路,对于莫小然来说,她的腿,并不会有什么大问题,这些,并不需要担心的。

而到了出院的这一天,莫小然和她妈妈早早的就收拾好了东西,然后,夏唤华看着莫小然,说:“小然,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去医生那里一趟,完了就等着小北过来接我们回去。”

莫小然点了点头,笑了起来说:“嗯,我知道的了。”

说罢,莫小然整个人也松了一口气,住了这么久的医院,真得会让人快憋不住气的,住了这么久的医院,难受死了,终于可以出院了!

而此时,夏唤华刚刚离开了没有多久,莫小然的病房里面,就出现了一个不速之客,莫小然微微一怔,看着出现在眼前的两个女人,她微微怔了怔,她认得这两个女人,一个是顾小北的母亲,一个是顾小北的妹妹,顾小南。

若是莫小然记得没有错的话,这两个人,都不喜欢她,怎么会在她出院的时候过来的呢?

想到这里,莫小然微微拧起了眉头,却也没有再细细的往下想下去,而是看着这两个女人,立马露出来了一个笑脸,说:“顾伯母,小南,你们怎么过来的了,赶紧过来坐……”

顾小南一听莫小然直接就是叫起来了她的名字,微微拧起了眉头,声音之中的嫌弃之意,是那么的明显,说:“别叫的那么亲切,我跟你之间,并没有任何的关系,还是叫我顾小姐的好……”

顾小南看了一眼莫小然,眼眸莫名的冰冷了起来,就这个女人,也配叫她的名字,她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也配叫吗?

莫小然听罢,微微一阵阵的尴尬,有些不自然,然后立马道歉了起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了起来道:“对不起,顾小姐……”

顾小南这才是冷哼了一声,看都没有看一眼莫小然,然后,这才是是扶着顾夫人,。

而一旁的顾夫人听罢莫小然和顾小南的话,并没有任何的反应,而是看着莫小然,只是淡淡的笑了起来,她并不是一个刻薄的女人,所以看着莫小然的时候,先问候了一下莫小然的身上的伤,说:“不用客气,莫小姐,你身上的伤,现在好一些了……”

莫小然一听到了顾夫人这样子问了起来,有些受宠若惊了起来,顾夫人怎么了想起来了关心她的伤势的了、?

难不成,顾夫人并不像是她看到的那样子的讨厌着她的吗?

一想到这里,她的眼眸之中闪过一丝丝的欣喜,立马看着顾夫人,就连态度,都变得多了几分的恭

私人摄影 3d走势图带连线图专业

敬,急急的说了起来道:“我没事了,谢谢你,谢谢顾夫人的关心。”

顾夫人听罢,看着莫小然的模样,自然是猜到了莫小然是在想一些什么事情,她眼眸之中闪过一丝丝的淡薄之意,淡笑了起来说:“不用客气,再怎么样,就算是一个陌生人,我也会关心一下,何况,我还跟莫小姐,有过一面之缘的呢?”

莫小然一听到顾夫人这样了一说,脸色微微有些惨白,顾夫人这样子说,她话中的意思就明显的了许多的了,她顾夫人,根本就不是并心着她莫小然的。

而就是这样子随口一问而已,就算是一个陌生人,这些上流社会上的礼仪也会教着她,让她有这么一个随口一问的,何况,就算是顾夫人说过的,他们,还见过一面的呢?

算不得是上陌生的人的呢?

莫小然听到这里,脸色微微有些难看,她不自然的笑了起来,看着她们也就不知道再说什么话,只有是干笑了起来说:“我知道,不过不管怎么样,还是谢谢您的关心。”

顾夫人听罢,微微挑了挑眉头,没有想到莫小然这么能忍,听说,这个姑娘,并不是一个能忍的姑娘啊!

顾夫人看着莫小然这样子,相反的,不知道在继续说什么话的了,倒是一旁的顾小南,看着自己的妈妈不知道说出来什么样子的话,她直接就是站了出来,看着莫小然,她说话,就比顾夫人难听的许多的了,相当的不客气。

她骄傲的眼眸,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莫小然,然后,半响,冷哼了一声,声音冷漠的说:“看样子,身体恢复的挺好的,不过,有我的哥哥在这里照顾着你,还有,我哥哥出面,请来的秦风替你医治,就算你真得想死,也死不掉的。”

莫小然一听顾小南这样子说,脸色更加的难看了起来,对顾夫人客气,顾夫人好歹也是顾小北的母亲,可是顾小南这样子的话,莫小然却是真正的听不下去。

她看着顾小南,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眼眸微挑,带着一丝丝的淡漠之意,说:“顾小姐说的是,秦风的医术,确实是厉害,顾小北对我的照顾,确实也挺好的。”

顾小南听罢莫小然这样子轻轻的话,她忍不住的脸色一变,说:“你倒是厚脸皮,要我哥哥这样子照顾着你?”

莫小然一听,挑了挑眉头,看着顾小南,说:“顾小姐这话可就说错的了,我可是受伤住院着的呢,我这一个多月,将近两个月以来,可是一直都是躺在医院里面的呢,走都走不了的,怎么要顾小北照顾着我的呢?”

顾小南一听莫小然这样子说,气结,说:“你这么说来,是我哥哥自己厚着脸皮,非要过来照顾着你的了?”

莫小然听罢,勾唇,笑了起来,看着顾小南,说:“顾小姐,这样子的话,我可没有说过的哦,而且小北,也不喜欢听到这样子的话6”

顾小南一听,脸色微微一怔怔的难看,看着莫小然,气得要死,说:“莫小然,你别给脸不要脸,你最好离开我哥哥远远的,我们顾家,不是你能高攀得起来的,你想要嫁给我哥哥,做你的春秋大梦去的吧……”

莫小然仿佛是丝毫不生气一样子的,而是提醒着顾小南:“顾小姐,注意你的风度,你的身份,可是上流社会的顾家大小姐,你这样子说话,呆会,要是被哪个不长眼的媒体给拍到了,到时候,传了出去,对你,对顾家,对你的夫家,这些,影响可是都不大好的……”

莫小然看了一眼顾小南,长得确实是漂亮,可是因为这样子的生气,那一张脸,看上去,却是有些扭曲的了,奇怪的很!

顾小南一听到莫小然这样子说,气得要死,这个该死的女人,得瑟什么,可是一听到她这样子说话,她却是十分着急的四处的看了一眼,生怕是周围有什么媒体会出现在这里,真得到时候要是拍出来了照片,传了出来,她还要不要活的啊?

她可是不想要做出来这样子丢脸的事情来的……

而一旁的顾夫人看到这里的时候,她微微的摇了摇头,看样子,女儿压根就不是这个莫小然的对手的。

女儿的性子,还是太过于娇纵的了,几句话,就能把她给气成了这样子的了。

私人摄影 3d走势图带连线图专业

看着顾小南看到周围没有媒体的时候,意识到莫小然是在耍她,她刚想要发起来脾气的时候,顾夫人就上前了一步,握住了她的手臂,然后摇了摇头,说:“小南,好了,别在这里生气,降低了自己的身份。”

顾夫人一句话,就让莫小然脸色微微一怔,十分的难看,顾小南她可以跟这个女人争锋相对,可是对于顾夫人,她就未必是敢这样子争锋相对的了。

好歹,这也是顾小北的母亲的啊!

她再怎么样子,也不敢对顾小北的母亲这样子啊!

听罢顾夫人的话,她脸色微微的难看,咬紧了下唇,却是什么话也没有说。

而顾小南听罢顾夫人这样子说,深吸了一口气,眼眸一转,然后,笑着点了点头,说:“妈妈,你说的对,跟这样子的人说话,生气,她根本就不配。”

顾夫人笑了起来,说:“你懂就好,别那么容易生气,一旦开始生气,你就输了,知道吗?”

顾小南点了点头,说:“嗯,妈妈,我懂了……”

莫小然就这样子看着顾夫人教着自己的女儿,面对自己不喜欢的人的时候,也别轻易的生气,一旦生气,你就输了。

她听着,心底尽管是十分的不舒服,可是,还是站在这里,乖乖的听着顾夫人说着的话。

而顾夫人教完了自己的女儿之后,扭过头来,看着莫小然,然后淡淡的笑了起来,扭过头来,看着莫小然,声音淡绽而又缓和,说:“莫小姐是吧,小南是我的女儿,她从就被宠坏的了,说话,难免是有些冲,所以,还请莫小姐不要介意。”

虽然是这样子说着,但是压根是一点都不曾怪到自己的女儿的模样,再怎么样子不好,那好歹也是自己的女儿,再怎么错,都是优秀的!

莫小然一听顾夫人这样子说,她怔了怔,然后,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也不敢反对,乖乖的看着她说:“我知道……”

顾夫人笑了起来,十分的满意着莫小然说着的话,她说:“很好,看样子,莫小姐是一个很识趣的人,既然这样子,我们过来的目的,也就不再拐弯抹角的了,我就直接告诉着莫小姐吧……”

莫小然听罢,微微一怔,心底下意识的一紧,然后,提高了精神,看着此时的顾夫人,还有顾小南,她看着她们,说:“顾夫人,你想要说什么,你说吧!”

顾夫人看着莫小然,脸上依旧是带着大方得体的笑意,声音却是十分的肯定,还有冰冷到了极点,说:“我是一个母亲,我并不是一个老土的母亲,会干涉自己的儿子的婚事。

但是莫小姐,你跟我的儿子小北,真得不适合,我的儿子,是天之娇龙,就算是他选择一个再差的女人,可是,那个女人,都不该是一个离异的女人。

配不上我的儿子,当然,也配上不我们顾家。”

说完了,顾夫人看着莫小然,笑了起来说:“我这样子说,莫小姐能懂我的意思吗?”

莫小然脸色微微惨白,十分的难看,早就知道的顾夫人不喜欢她,可是听着顾夫人这样子说了起来,莫小然的脸色,还是十分的难看,有些忍不住的伤心了起来。

可是,她却是倔强的强忍着自己的伤心,看着顾夫人,不动声色的说道:“我知道顾夫人的意思。”

顾夫人点了点头,十分满意的说道:“很好,既然莫小姐知道我的意思,那就应该是明白怎么样子做吧,虽然,我知道拿钱对于莫小姐来说,可能是对莫小姐有些不尊重。

但是为了莫小姐反悔,还是请莫小姐开一价,顾家只要是出得起的,一定是出。”

莫小然一听,微微一怔,看着顾夫人这样子说,她怔了怔,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说:“呃,什么意思?”

怎么又提到了钱的的事情的了?

顾夫人看着莫小然这样子,脸上的笑意挂不住的了,微微是有些冰冷,说:“我的意思,莫小姐听不懂的吗?”

莫小然立马就点了点头,说:“听不懂……”

顾夫人听罢,气结,直接就是说了起来道:“那我就直接一点,莫小姐开一个价,说出来一个价,钱财交易清楚之后,就永远不得再出现在我儿子的面前。”

莫小然有些不敢相信,这个顾夫人,也会做出来这样子的事情,哦,不对,顾夫人也是上流社会的贵妇人,这不是她们最常用的手段的吗?

想到这里,莫小然深吸了一口气,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看着顾夫人,说:“顾夫人,我可以理解为,你这是在想要卖掉顾小北的吗?”

顾夫人一听,脸色一变,十分的难看了起来说:“莫小姐,你跟我的儿子,本来就不是同一个社会的人,你们两个人,本来就不相配,给你钱,只是因为想要让你信守承诺,以后不要再纠缠我的儿子。”

莫小然一听,微微一怔,说:“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你什么的了?”

顾夫人听罢,这一次,脸色真得是十分的难看了起来,看着莫小然,声音中都有些气愤之意的说:“那你刚刚不是说,明白了我的话中的意思的吗?”

莫小然她认真的看着顾夫人,说:“顾夫人刚刚说着的话,我是明白的了,我也能明白顾夫人说这样子话中的意思,这些事情,我都能懂,我也都能明白。

只是,顾夫人,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你,跟顾小北分开的了?”

顾夫人脸色刷的一下子十分的冰冷:“那你要怎么样子才想要离开我的儿子,我告诉你,我不可能会同意你跟我的儿子在一起的……”

莫小然扭过头去,淡淡的说道:“顾夫人,只要是顾小北说一句,他不要我要的了,他不爱我的了,我就会离开他,你不用如此的大费周张的想办法让我离开顾小北的身边的。

我想要离开,很简单的的一句话,就是顾小北不爱我了,顾小北不要我了,他亲口对我,就可以的了。

但是,若是顾小北没有说出来这样子的话,顾夫人,我很抱歉,我是不可能会离开顾小北的身边的,更别提,拿钱让我离开顾小北的了。”

莫小然看着顾夫人这样子,说真的,真心的感觉到她的可笑,真得,想要她离开很是容易,她不爱那个男人,或者是那个男人不要她的了,她就可以离开的了,完全是不用浪费钱的。

她们若是真得有钱的话,就可以捐增出去,那么多的穷苦的地方,完全就是可以捐赠出去,不用浪费在她的身上的。

顾夫人和顾小南脸色十分的难看,顾小北跟郁欢说过的话,她们已经是清楚的知道的了,也清楚的知道,顾小北不知道是哪一根筋坏掉的了,非要跟这个女人在一起?

顾小北的性子,她们都清楚的明白根本就是不能逼迫着他做着什么事情的,所以,这才是没有办法找这个女人的。

却没有想到,这个女人会这样子说。

顾小南一时间忍不住的生气,看着莫小然就叫了起来说:“莫小然,你别在这里得意,你不就是知道我大哥喜欢着你,所以,你才这样子有侍无恐的吗?

我告诉你,就算是这样子,你也跟我大哥不配,你自己这样子的身份,一个离异过的女人,还想要跟我大哥在一起,你配的吗?”

莫小然紧紧的握着拳头,唯有是指甲传到了肉里面的疼痛,才是能是让她渐渐的清醒了过来,她看着顾小南,声音淡淡的说:“我配不配,那是小北说着算的,我不是嫁给顾小姐你,所以,这件事情,就不让顾小姐操心的了……”

顾小南一听到莫小然这样子说,气得吐血,看着莫小然,恨不得想要抽她两耳光子,怎么会是有这样子厚脸皮的女人的呢?

人家家里的人都不同意的了,她居然还是非要缠着人家的?

而一旁的顾夫人听罢莫小然这样子说,她深吸了一口气,也大概是知道儿子是喜欢这个女人是什么的了,凭心而论,若是这个女人没有嫁给过苏向阳,她或许是不会那么反对的。

可是,一个离异的女人,她真得无法接受,顾家,也不可能会接受这样子的一个女人成为儿媳妇的事情的……

所以,她绝对是不会同意的,绝对是不可能会同意的……

顾夫人看着莫小然,说:“莫小姐看样子坚持是不愿意离开我的儿子的身边的了吧!”

莫小然摇了摇头,说:“倒不是说坚持不离开顾小北的身边,而是只要顾小北开口说了,不要我,或者是不喜欢我,我就自然是会离开的,真得,不需要顾夫人你多说什么的了……”

顾夫人一听,有些生气了起来,看着莫小然,声音有些冰冷的说道:“我是不会同意你跟我的儿子在一起的,莫小姐,我不是一个那么喜欢干涉我自己儿女的婚姻的,但是,像你这样子的女人,我是不会同意的。

莫小姐,你真得想要嫁给这样子的一个家庭,除了那个男人,他家里所有的人,都不会接受你的这样子的家庭的吗?

你认为,你这样子嫁进来,会幸福的吗?”

莫小然抬眸看着顾夫人,顾夫人这样子的话,一点点的,全都是说中了她的心思,她是不可能会嫁给这样子的一个家庭的。

可是,要是就这样子的放弃的话,她真是,十分的不甘心的。

她看着顾夫人,看了半天,忽然之间,笑了起来说:“顾夫人,你说的没有错,嫁给这样子的一个男人,可能是幸福的,但是,嫁给这样子的一个家庭,可能就不会幸福。

可是顾夫人,你说的好听,你是不会干涉她们的婚事的,可是为什么我跟小北之间,你就要干涉,这样子强烈的反对的?”

顾夫人淡淡的说了起来道:“你是一个离过婚的女人,顾家,不可能会接受的。”

莫小笑了:“原来是这样子,顾夫人,你的话,我明白了,原来,你不干涉她们的婚事的前提下,也是需要让他们找一个让你十分满意的你,你才不会干涉的,是吗?

找了一个让你不满意的你,你总会找到各种各样子的理由,是吗?”

顾夫人仿佛是被说中了一心思一样子的,脸色微微一怔,十分的难看了起来,说:“莫小然,你不管说什么,我都不可能会同意你跟我的儿子在一起的……”

莫小然扭过头去,深吸了一口气,说:“顾夫人,你是顾小北的母亲,我并不想要跟你之间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让顾小北为难,让你不开心。

所以,顾夫人,我并不想要跟你争什么,但是,我还是那一句话,只要是顾小北不要我,我就立马会扭过头就走的,不劳你费心,拿钱让我离开的。”

顾夫人脸色微微一变,说:“所以说,你是非想要嫁给我儿子的了?”

莫小然摇了摇头,说:“我没有这样子说,我只是想要跟顾小北两个人并肩做战……”

顾夫夫冷哼了一声,说:“看看到时候,在小北的心底,是你一个离过婚的女人重要,还是我这个妈妈重要?”

莫小然笑了起来说:“这一点,我可不敢跟顾夫人你比,你是小北的母亲,你在他的心中,永远都是占有着最重要的位置。

但是顾夫人,你的儿子,如此的深爱着你,你也如此的深爱着你的儿子。

你这样子深爱着对方,你现在,又怎么舍得,让你的儿子这样子为难着的呢?”

顾夫人听罢莫小然这样子说着的话,身微微一怔,整个人看着莫小然,不能否认,这个女人真得不错,她懂得如何的说服一个人。

若不是她离异的身份在这里,她真得可能会接受她。

可是,她真得没有办法接受一个离异的女人做儿媳妇。

顾夫人看着莫小然,说:“这样子的话,我也同样是送给莫小姐,你说你深爱着我的儿子,可是,你现在,却是想要让他和他深爱着的母亲吵架,因为你。

莫小姐,你真得能心安的吗?”

莫小然听罢,怔了怔,并没有回答,她看着顾夫人,忽然之间,问了起来说:“顾夫人,你就是这样子的讨厌着我的吗?”

顾夫人一听,微微一怔,怔了怔,然后,摇了摇头,声音带着一丝丝的淡漠薄离的说:“我并不讨厌你,若你只是一个陌生人的话,我根本就不会讨厌你。”

莫小然听罢,大概是明白了顾夫人说着的话的了,说来说去,就是不希望她跟顾小北在一起的……

而且,看样子,应该就是顾夫人没有办法说服到了顾小北的时候,所以过来她的面前,说起来这些毫不客气的话。

喜欢满级大佬她不想重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