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小说 长日光阴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宴会前几天,苏蕴正在家里完成一个网络作业,听见李姨过来敲她的房间门:“大小姐,有您的快件!”

苏蕴打开房门,从李姨手中接过一个偌大的盒子,和李姨道了谢。

是个同城快送,盒子最外边写着她的名字。只是她没买过东西,不知道这是谁送给她的。

打开一看,里边又有几个小盒子。

最上边的是一个黑丝绒的盒子,用丝带绑的结结实实。苏蕴打开,里边放着的是一对祖母绿的耳坠。

宝石质地温和,颜色通透,没有一丝杂质,一看就是上好的成色。

另外一个盒子里,放着一只和而耳坠配套的手镯,触手生温,细腻绵软。

下边的盒子稍大,里边是一个小巧的珍珠坤包。淡蓝色的布底,上边缀着一颗颗小巧圆润的珍珠。

最下边的盒子是最大的。打开之后是绒布包裹的内里,放着一双高跟鞋。

高跟鞋是白色,两边有两多小小的金凤,简约却不单调。

这些东西的指向性很明显——都是和她的旗袍搭配的。

送她东西的人就很明确了,必然是沈子轶。除了沈子轶之外,没有人知道她明天出席宴会要穿旗袍。

别说,沈子轶这眼光还算不错,挑的东西也都还挺好的。

想到这里,苏蕴打开微信,正巧看见沈子轶一个小时前给他发的一条消息:“女神,明天我下午五点去接你。”

她方才在认真写程序,没有听到消息提示音。现在给他回了一句:“五点可以。而且东西我收到了,多谢你。”

沈子轶回得很快:“这么快?看来他们还挺给力的啊。”

苏蕴放下手机,继续认真写程序。

一个小时候,她收到了第二个快件。

是一件深棕色的翻领大衣。

现在这个季节,要是出门的话只穿一件旗袍肯定会冷。她自己是有大衣的,但是很明显,材质没有沈子轶送来的这件好,她肯定会选择有好的穿好的。

准备明天宴会结束后,问一问沈子轶这些东西的价格,她给他转过去。

第二天,苏蕴起来之后没吃太多东西,又浅浅睡了个午觉,就起来梳妆打扮。

她的妆容很简单,就是勾勒了一下五官提升了一下气色而已,并没有画太浓重的妆容。

她将丝绸一样如瀑的长发在脑后挽了一个低髻,从自己拿来的东西中找出一个珍珠梳篦固定住,带好昨天收到的配饰。

通体下来,苏蕴对自己这身打扮还算满意。优雅大方,还透露着华贵的气息。

看了一眼时间,快到五点了,她拿起手包和大衣下楼。

苏清墨正从房间里出来,正巧遇见了一并出来的苏蕴,眼中闪过一抹掩饰不住的惊艳情绪。

在苏清墨的印象中,苏蕴不怎么爱打扮,平时就是一些简单的衣裙,倒是很有学生气息。

这是第一次,见到她这样穿着。

素白的旗袍勾勒出她纤细曼妙的身躯,玲珑有致,曲线姣好。她低头关门的时候脖颈处的曲线被拉长,露出一段优美的天鹅颈。

转头看过来的时候,灯光自上而下打入她的眸中。她眸光莹然,微微上挑的眼尾有勾人魂魄的弧度,配合着她嫣红的唇色,像是百年前的名媛。

对上苏蕴的眸光,苏清墨毫不掩饰赞赏:“很漂亮。”

苏蕴微微一笑,抬手将鬓边的一缕发丝别到耳后。

就这一个简单的动作,苏清墨体会到了温婉的气质——这是他之前从未在苏蕴身上看到过的。

下楼,正巧苏家其它几人也都收拾好了。苏清榆今日也是一副正经的装扮,西装领结,一个不少。

她走过去,在另外一个单人沙发上坐下,自顾自地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海棠小说 长日光阴

从她出现

海棠小说 长日光阴

在楼梯上的时候,她就能感受到这几人聚集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只是她并没有给出什么反应。

苏清珊放在身后的手,不禁紧紧攥住了她的裙摆。

她一点儿都不想承认,刚才在楼梯口看见苏蕴的时候,她被她惊得呼吸都仿佛顿了一瞬。

那一刻,她宛如看见了一位从画中走出来的女子。

她的艳羡伴随着苏蕴每一步走下来而不断攀升,她觉得自己在她身边,黯淡得就像是劣质的璇玉。

明明她身上穿着的才是繁复华丽的礼服,还缀着宝石和明珠。明明她才是该光彩夺目的那一个,却觉得这客厅的所有灯光,都打在了苏蕴身上。

与此同时,外边响起了几声鸣笛,接着,沈子轶的电话打了过来。

苏蕴挂掉电话,起身道:“沈子轶来了,我就先走了。”

高跟鞋踩在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她走到门口,甩开大衣,直接披在身上。

大衣激荡起的一阵清风,像是将客厅中的其他人给打醒了。

唐琳看了一眼苏清珊,只是叹了口气,没说话。

去庄园的路上,苏蕴全程都在听沈子轶的夸奖。

甚至他还用了几句脏话来表达自己的赞美之情。

“卧槽,太漂亮了女神,你他妈真的……太有那味儿了。”

“我也说不明白,就是刚才你上车的时候,我觉得真的是天仙下凡了。”

“真的太好看了,我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这衣服太配你了。你身材好,又漂亮,绝了。”

“我是不是太俗了?可是我他妈除了漂亮二字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没文化真可怕。”

“要是我能早点认识你,我一定追你。但是现在没办法了,我心里只有雅雅,女神,我只能对不起你了。”

苏蕴:“?”

她一点都不需要他的对不起好不好?

六点多,沈子轶到达了举办宴会的地方。

冬日,天色已晚,灯火璀璨。

是一处庄园,里边灯火幽微,只可隐隐看见别墅的轮廓,莫名有种古朴的幽暗。

院中挂着一串串的彩灯,五颜六色的,又俗气又热闹。

地面上有各种颜色的碎屑,不知道是气球破碎之后的残骸还是彩带,让人不难想象这里不久之前应该举行过什么规模宏大的盛典。

走进了,苏蕴看见古色古香的红木门口放着两个石狮子,口中还都叼着竖幅。

借着路灯,不难辨认出上边的字迹。

一个写着:“盼英俊帅气的贺老爷子青春永驻!”

一个写着:“愿潇洒倜傥的贺老爷子永远年轻!”

上边还挂着一条横幅:贺国锋先生十八岁生日快乐!

苏蕴:“?”

不是,怎么感觉和想象中的场面不太一样?

不,不是不太一样,而是相距甚远。

她甚至开始觉得这家里好像画风不太对。

喜欢豪门团宠:大小姐每天都在打脸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