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大陆开局女性好感度全满 白洁高义小说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长风呼啸,森寒冷寂的魔宫所在。

两座恢弘壮阔的宫殿,皆千万丈高,矗立在那方天地,千年万年不倒,受寂灭大陆万民敬仰,乃世间所有魔修心目中的圣地。

最高的宫殿之间,群山林立,一栋栋矮小楼宇,分的极散。

那些山峦矮峰之上,山腹中间,也有诸多塔楼和洞穴。

出自魔宫的修行者,常年在其中苦修,参悟魔决之神妙,打熬体魄,或在阳神鏖战天外时,将本体真身放置于特殊禁地。

一座灰褐色的山峰上,修到魂游境的严禄,和交好的几人,正在琢磨一篇残缺魔决的内藏奥义。

忽然间,他的阴神、天魂和主魂倍感压抑。

下一刻,他那魂念永远流转自如的识海,仿佛突然凝固了。

不止是他,他身旁的几人,也和他一样。

一群人,不知所措地抬起头。

远方,隶属于竺桢嶙的那座铁灰色宫殿上空,凭空出现了两条神秘的宽阔长河。

一清澈,一浑浊。

两条神秘的长河,在宫殿上空交织。

长河的交叉点,坐落着一座暗青色的巨大宫殿。

那宫殿,似乎是九幽主宰的行宫,千万年以来都深藏在大地之心。

仿佛,也曾在众人深沉的噩梦中偶尔出现过。

数不尽的魂灵鬼物,地魔,本在下面竺桢嶙那座铁灰色宫殿的墙壁中,本该侍奉竺桢嶙,受竺桢嶙调度。

此刻,被竺桢嶙收集炼化,受他驾驭的魂灵鬼物,地魔,拼命地扭动着身子。

试图,融入到上空,两条交叉长河处的神秘宫殿。

竺桢嶙派系的魔宫修士,围绕着那座宫殿,建造了许多矮一些的楼宇。

有人在高谈阔论,有人在闭目静修,有人在炼制魔器,有人在密室切磋……

噗!噗!噗噗!

阴神境,魂游境,阳神境,这三个层次的修行者,不论正在做什么,眉心下的灵魂识海突然爆灭。

瞬间惨死。

一缕缕亡魂,残存的邪念恶念魔念,如袅袅轻烟,流逸向半空交织的两条河流。

严禄那些人,仿佛化作了雕塑,一动不敢动。

也,当真动弹不得。

在他们所有人的内心深处,都同时浮升出一个可怕的念头……

只要他们敢动,敢过去支援,就会落得同样的下场。

——灵魂瞬灭。

嗷!呜嚎!

千万年以来,被竺桢嶙炼化的,被他拘禁起来的,融入宫殿岩壁,石柱和漆黑大地魂灵地魔,化作诸多狰狞可怖图案的异灵,此刻仿佛得到了赦免,如被他们的神明召唤,突获神力地摆脱了封禁。

密密麻麻地异灵,纷纷向半空的神秘宫殿而去,主动融入其中。

绝大多数的异灵,原本智慧和灵性被尘封着,可在它们冲天而起的过程中,从那座溪河交叉点的宫殿内,洒落出了无数的“阴葵之精”。

“阴葵之精”被它们争先恐后地吞没,它们逝去的灵性,尘封的记忆,一一被唤醒,顿时生龙活虎。

“竺桢嶙!你的末日来了!”

“叛徒!你该死一万遍!”

“哈哈!我们的神回来了!”

“……”

两座宫殿间的鬼物,异灵,强大的几头,身形数百丈,浑身流转着令人心灵扭曲的磁场,冲着下面的宫殿咆哮。

他们,或是曾属于鬼巫宗,或是新生代的凶悍地魔。

嗖!嗖!嗖!

两位依附于竺桢嶙的自在境大修,一个从宫殿冲出,一个从旁边山峦而来,直接现出了巨大的法相。

一位的法相,高三千丈,有八只巨臂,体内盘踞着数万死者的恐惧恶念。

另一位的法相,粗阔如山的躯体,缠绕着一条条锈迹斑斑的铁索,他疯狂舞动着,向半空的宫殿冲去。

身形枯瘦的幽瑀,从那宫殿飘然而出,又随宫殿缓缓落下。

在这一刻,所有出自浩漭的众生,但凡境界达到一定程度,但凡知晓阴脉源头奥秘,去过恐绝之地者,都感受到了一股源自灵魂的震颤。

幽瑀手握画卷,向两位魔宫自在境大修的法相,轻轻一抖。

气焰凶厉的两个魔宫大修,阴神、阳神和主魂瞬间失控,彼此间开始征战,直接精神错乱。

他们的法相,被那画卷抽打着,喀喀喀地碎裂,化为一地的绿色,青色,紫色和黑色的晶块和光雨。

两位自在境大修,一个照面,就被打杀。

宫殿内。

竺桢嶙幽幽一叹,看着角落一根石柱下,早已魂魄爆灭的儿子,“够了,让不相干的人离开吧。”

握着画卷,落在他宫殿一个屋檐的幽瑀,微一点头。

随后,尚未凝炼出阴神,且听命于竺桢嶙的魔修,全部听到了一个赦免的心声。

“都退走。”

竺桢嶙轻声说道。

下一刻,幽瑀展开了手中的画卷,仿佛有另外一个恐绝之地,潮水般慢慢地淹没了竺桢嶙的宫殿。

凝望此处的,来自于各方的目光,渐渐看不清楚。

彩云瘴海,“陨落星眸”上的柳莺,虞渊和蒋妙洁,脚下月石台内的清晰画面,也仿佛被灰色墨水涂染,不再清晰。

“他,他怎么敢在这时下手?”

斗罗大陆开局女性好感度全满 白洁高义小说

等无法看清那边的场景时,柳莺仿佛才从梦中醒来,满脸的不可思议。

“幽冥殿!”

蒋妙洁深吸一口气,眼中都是敬仰,“那就是传说中,能通行亡灵和地魔两界,在生与死之间来往的幽冥殿吗?”

虞渊心神微动。

一点记忆光烁炸开,这次不需要蒋妙洁解释,他就知道幽瑀炼化的幽冥殿,就是鬼巫宗的至宝。

袁青玺,之前交给幽瑀,让幽瑀打开的神秘画卷,名为幽冥图录。

——乃存放幽冥殿的空间容器。

在那幽冥图录中,就坐落着幽冥殿,幽冥殿被两条能沟通阴脉源头的溪河承托着,能让幽瑀游走生死,穿梭于阴脉源头,恐绝之地,污浊之地和彩云瘴海。

幽冥殿,也是鬼巫宗闻名天地的神器。

幽瑀,便是它的主人。

“竺桢嶙,怕是要陨落了。”

天藏的身影飘然而落。

“天藏前辈!”

“天藏!”

蒋妙洁和虞渊一惊。

“他将我拘禁在幽冥殿,是要找玄漓。而且,他应该是找到玄漓了。”天藏笑容苦涩,讲话时对着虞渊,“竺桢嶙,虽然成了魔宫的二号人物,可竺桢嶙最初所参悟的大道,根源其实是传承至幽瑀。”

此言一出,虞渊等人纷纷愕然。

“此话怎讲?”柳莺最不知内情。

“竺桢嶙被袁青玺选中,早早就吸纳到了鬼巫宗。袁青玺传授给他的秘术,你们所知的化生轮转魔决,还有几种类似的魂术,都源自于幽瑀。袁青玺栽培他,让他迅速破境,是为了让他有天能成为幽瑀的部将。”

天藏解释。

“袁青玺,是想让竺桢嶙帮助他,好让他主人幽瑀成功醒来。从头到尾,袁青玺都没打算,让竺桢嶙去继承幽瑀的神位。”

“那个神位,在袁青玺的眼中,自然永远属于幽瑀。他主人不醒,袁青玺宁愿等,等千年万年,也在所不惜。”

“竺桢嶙也是天纵奇才,这条神路他既然已登堂入室,岂甘心乖乖拱手相让?”

“尤其是,后来竺桢嶙渐

斗罗大陆开局女性好感度全满 白洁高义小说

渐意识到,出自鬼巫宗的修行者,受限于浩漭的规则,因斩龙台卡着喉咙,推翻不了就难以成神之后,他就更要打破制衡了。”

天藏说出隐情。

虞渊和蒋妙洁多少知道点内幕,给他这么一说,就知道竺桢嶙为何背叛了。

那条源自幽瑀的神路,如果在推翻斩龙台,成功谋取之后,也将属于幽瑀,而不是他竺桢嶙。

不推翻,受限于鬼巫宗的身份,和他一直修炼的道法,他成神之路又被堵住了。

对他而言,这两条都是死路。

他不脱离鬼巫宗,不去魔宫找一条新的神路,他永远无法抵达终极,永难成就至高席位。

他只能反。

只有反了,才能打破所有的囚笼,才能开辟新格局。

然后,他成功了。

成功之后的他,深知他的大道根脚,部分源自于幽瑀,一旦幽瑀苏醒,和他一样成就为至高,将天然压制他。

就好比,时空之龙的存在,让煌胤、媗影痛不欲生,却又无可奈何般。

他竺桢嶙当然不愿意,有一个竞争对手,成神之后永恒压他一头。

于是,邪王虞檄摒弃了鬼巫宗的术法大道,在天邪宗重新开辟出一条神路,成就为至高,刚被袁青玺唤醒,立即就遭受了外域几位巅峰战士的围杀,才醒不久便又死了。

竺桢嶙,自知只要幽瑀醒来,他就会受制于幽瑀,所以自己不敢现身。

而是借刀杀人,泄露幽瑀的位置,促动外域的巅峰强者合力斩杀。

现在,幽瑀再一次重返至高。

他主动找上竺桢嶙,虞渊不觉意外,也知道终有这么一天。

他所意外的是,为何选在了这个时候?

“太始没醒,天启又没给明确答复,对他显然缺乏了解。他要通过竺桢嶙,告诉神魂宗,告诉现在浩漭的所谓至高,他幽瑀如今意味着什么。”

天藏深吸一口气,“幽冥殿在手,他又是旷古以来,第一位神奇的鬼神。他原来的神路,加邪王虞檄开辟的第二条神路,和现在的鬼神之路。三条神路脉络,他都参透了,且全部成功封神。”

“阴脉源头,又处于最强盛的阶段,且已全面苏醒。”

“这样的他,在此刻的浩漭,恐怕谁都不敢招惹。”

话到这,天藏忽然看向天外,“尤其是,如今魔主的真身,也不知道在天外遭遇了什么,迟迟未能回归。”

“檀笑天不在?”虞渊喝道。

“嗯,韩邈远明明传讯给了他在魔宫的魔影分身,他也知道那场议会在即。可已过了那么久,他的真身始终没回。”天藏收回目光,又望着魔宫,道:“竺桢嶙凶多吉少。”

……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