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绝世高手最新章节更新 anquye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我的天哪,好男人啊!”陈丽迅盯着赵放,满眼的爱慕和欣佩。

楼宇平不自然地哼了二声,给陈丽迅夹了一个鸡腿:“赶紧吃,要不然娜娜把它干掉了!”

话音落下,赵放突然站起来,拉着围也娜就往外面去,到了门口,转头对楼宇平和陈丽迅说道:“你们俩慢慢吃,我跟娜娜有点事儿。”

说着, 拉着围也娜出了门,直接来到自己的家里。

“你搞什么鬼?”围也娜推开赵放的手。

“娜娜,你告诉我,刚才王同海为什么找你?”赵放盯着围也娜。

围也娜若有所思地低着头,不吱声。

“娜娜,你必须得告诉我!”赵放急了,脸色涨红,“我劫了他的花车向你求爱,而且你答应了……王同海的复仇心理很强,这个时候他不复仇,竟然隔三岔五的找你,这不符王同海的性格。”

“你说得对,或许在他的表面之下隐藏着更大的阴谋!”围也娜低声说道。

赵放一愣:“你终于是清醒的……”

“我又不傻,我不清醒!”围也娜答道,“他刚才电话我,让我把我们公司的标书发一份给他,他说他有县府的招标书,他说帮着对着修改,以确保我们公司中标中得光彩亮丽。”

赵放愣愣地听着,反问道:“你打算给他一份吗?”

围也娜点头:“对,我应该给他一份,让他帮我改改,确保中标光彩,给县领导脸面。”

“你傻啊,王同海的话你也相信?”赵放着急起来,一把抓住围也娜的手。

围也娜轻轻地推开赵放,抿着嘴微笑地看着赵放不吱声。

赵放愣了愣,突然笑了:“我说呢,娜娜你怎么可能会那么笨!你打算给个什么版本的标书给他?”

“你也不笨,也终于懂了我的意思。”围也娜抿嘴笑。

赵放跟着傻笑了一会儿,提醒道:“娜娜,你要做好准备,王同海聪明得很,把标书给他之后,你要做好下一步的打算。再就是你公司里的账目一定要清楚,及时申报,足额纳税,千万不要有空子让他钻,否则,被他绞上了很难办!”

“你放心吧,我公司的账目清清楚楚,在纳税事宜上,更是

陈扬绝世高手最新章节更新 anquye

没有半点含糊。”

赵放终于放心地点了点头,突然问道:“你不喜欢王同海,为什么要带他回去见你父亲?”

“他帮我拿项目,牵扯到鑫运集团。”围也娜说道,“而且我也想让我父亲看看王同海这个人办事可不可靠,所以就带他回去了。”

赵放皱着眉头问道:“可是,那天下午我明明看到他已经在望西了,你却说他跟你在一起,为什么?”

“我是随口而说,当时我跟几个哥们在一起喝酒,也听不清你说什么。”围也娜奇怪地看着赵放,“你为什么还要追问这些过去了的事?”

话音落下,围也娜的手机骤然响起,是王同海打来的。

围也娜瞅了一眼赵放,直接把电话接了过来:“王股,又有事?”

“娜娜,我刚得到消息,招标会改至后天上午进行,你今天晚上得把标书给我,要不来不及了!”

围也娜愣了愣:“我们还没有接到通知啊,怎么突然就改日期了?”

“我得到的是内部消息,你们明天会得到

陈扬绝世高手最新章节更新 anquye

通知的。”王同海说道,“你赶紧把标书发给我,我争取明天下午五点之前帮你改好,然后发回去给你。”

“好,我十二点之前给你发过去。”围也娜回答得很干脆。

围也娜的干脆爽快让王同海愣了愣,说道:“娜娜,要不这样吧,我现在到你那儿去,咱们一块儿完成这件事。”

“我正从市里开车往望西去,你等着我吧,我十二点之前给你发标书过去。好了,我开车呢,挂了。”

围也娜挂了王同海的电话,转头对赵放说道:“我得到办公室一趟,我在十二点之前给他把标书发过去。”

“我跟你一块去!”赵放站了起来。

围也娜怔了怔,最后还是点了点头:“走吧,咱们打车去,都喝了酒了。”

赵放当然高兴,一脸兴奋地随手就把围也娜揽住,谁知围也娜一脸嫌弃地就把赵放的手扔了出去,并严肃认真地说道:“我可告诉你,赵放,那天你求爱,我是为了不让王同海闹事才配合你演的戏……”

赵放有点儿尴尬,这些话围也娜已经跟他说过,但没有放在心上。

现在围也娜再次强调,他不得不这样想,那天是为了阻止王同海,而不是真心实意地求爱。

于是,赵放说道:“娜娜,你放心吧,我会找机会给你一个浪费的求爱……”

话没说完,围也娜挥手打断赵放:“赵放,咱们做朋友比做情侣来得轻松愉快……”

“为什么?”赵放愣愣地问道。

“没有为什么,咱们就只是做朋友的缘分。”围也娜说着已经出了门。

赵放紧跟着围也娜的后面,思忖着围也娜的话,想到自己的家境和围也娜的家境,原来的那种自卑感不由得又涌了上来,门不当户不对是摆在面前的事实,生长环境和生活条件的巨大差异,或许是围也娜拒绝赵放的真正原因!

这样想着,赵放的心倒是放宽了。

……

王同海放下围也娜的电话后,思忖着怎么找机会见见大江公司老总洪才福。

想到余槿布已经答应他去找洪才福,王同海想了好几天,以什么样的方式去见洪才福,然后让他相信,他是余槿布的人!

思来想去,不如就直接电话过去,告诉他自己就是余槿布的人。

这样想着,王同海拨打洪才福的电话。

很快,洪才福接了电话。

“呵呵,王股长,你好啊!”洪才福打着呵呵接了电话。对于企业老总来说,如果不是偷逃税问题,税务人员主动打电话只有好事没有坏事,但也是个巴结的好机会。

“不好意思,洪总,这么晚了打扰你了!”王同海说道。

“没事,没事,夜生活都还没开始呢,不晚!王股长,有事?”

王同海故意顿了顿,然后说道:“后天咱们望西水电站工程项目招标会就要开始了,余县长让我来跟你聊聊。”

一听是余槿布的口令,洪才福怔了怔,虽然不尽相信王同海的话,但王同海的身份也让洪才福不好质疑,于是,便说道:“好啊,没有问题!是在电话里聊呢,还是咱们见面聊?”

“当然见面聊为好!”王同海说道。

“好,我一会儿给你发地址,我等你!”洪才福很是爽快。

半个小时后,王同海在一茶楼的包厢里见到了洪才福。

“洪总,余县长让我跟你聊聊,关于水电站项目招标的事情。”王同海开门见山。

洪才福点头:“哦,不是改到后天进行吗?”

“对,没错。”王同海眼睛扫过洪才福,却没有在洪才福的身上停下,而是垂下眼帘,低声说道:“你不知道你是怎么拿到这个项目的吧?”

洪才福拿到这个项目心知肚明,王同海却突然这样问他,便笑了笑,不经意地问道:“或许我不知道,你知道?”

“我当然知道!”王同海眉毛挑起,一脸的得意,“如果没有我,你们拿不到这个项目!”

“哦?”洪才福疑惑地扫了扫王同海,眼前这个乳毛未干的愣头青,竟然敢在他面前说这么大的话?

看着洪才福质疑的眼光,王同海笑了笑:“如果你不相信,你现在可以立即电话给余县长。”

王同海适时抛出余槿布。

洪才福也不蠢,他早就耳闻,王同海有一手按摩技术,余槿布有严重的颈椎病,一直依赖着他。

当然了,这只是内部极其隐秘的事情,只有跟县府领导关系很好,才知道余槿布跟王同海这一隐秘之事。

现在王同海推出余槿布,洪才福又不得不相信,只好说道:“不用,不用,既然你这么说,就有这种可能!只是我想知道,原来这个项目是准备给哪个公司做?”

王同海思忖了一下:“这个我也不好跟你说,现在定下这个项目你公司来做,是我给余县长提的建议。”

洪才福心里有些愤懑,明明这个工程是市里二把手帮讲的话,怎么又轮到你王同海说话去了?

“王股长,我们平时也没有交往,连朋友都算不上,你为什么要帮我这个忙啊?”洪才福质疑地看着王同海。

“因为我要报复另一家要拿到标的的公司!”王同海一字一顿地说道,“我决不能让标的落下那家公司,所以,你的公司可以说捡了个巨大的福利!”

洪才福皱着眉头点了点头,开口道:“你今天晚上约我出来,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个项目是你帮我们拿到的?”

王同海回答道:“有这个意思!但是重要的是虽然项目内定是你公司,但是流程还是要走的。所以,余县长要求,你公司拿到标的,在实力上也要超过其他参加竞标的公司。”

洪才福皱着眉头听着,心里一直打着问号,招标书的内容他已经拿到手,而且公司的标书也按着招标书的内容制作,在竞标会,所有参与竞标的企业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现在王同海约自己出来念念叨叨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样想着,洪才福说道:“王股长,你说得我不大明白,我还是电话问问余县长吧。”

王同海一怔,点头道:“好了,你现在就可以电话问问。”

于是,洪才福拨通了余槿布的电话。

喜欢靠山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