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霍太太又甜又飒免费阅读 通房宠 作者 白鹿谓霜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比起魁城商会的余孽来,天阳其实更好奇,那些人到底是捅了个什么样的马蜂窝,以至于把商队都给玩死了。而且,那什么神孽巢穴如果是在必经之路上的话,那么红宝石商会也会遇到。

想来这个巢穴应该不是早就存在,而是最近才出现的,否则的话,魁城商会怎么会不知道。并且,如果这个巢穴长期存在,挡在了商路上,早叫几个商会联合起来清理掉了。

商人是不会放任这么危险的障碍不管的,何况这会影响到他们的收益,商人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自己的正当利益受到损害,他们肯为此拼命。

突然。

天阳听到街道上似乎变得嘈杂起来,片刻后,敲门声响起。

星洛把门一开,就见孙荪正做着原地跑,似乎随时会飞奔起来,她一脸兴奋地叫道:“天阳,你要不要一块出城看看。”

天阳不知道她在兴奋什么,闻言疑惑道:“去城外看什么?”

“神孽呀。”

“听说城外来了一群神孽,我们老大已经出发了,她让我来知会你一声。你不想去的话,那我走了,拜拜。”

活泼的小姑娘扔下这句话,嘴里喊着‘嘿嘿哟哟’,一溜烟似的跑了。

张瑞闻言色变:“神孽来了,那我们在城外的队伍。”

天阳宽慰他道:“仇雄不是还在外面,而且还有其它护卫,你不用担心。”

他又对苏烈道:“老爹,我和星洛去看看。”

“去

重生后霍太太又甜又飒免费阅读 通房宠 作者 白鹿谓霜

吧。”苏烈回过身,温和地对张瑞说,“让那两个小家伙留下来,该上课了。”

张瑞知道,苏烈是想借意保护自己的孩子,点头道:“好,那我也出去看看。”

天阳和星洛来到旅馆外,便见大街拥堵,银树堡的居民紧张地往城市中央撤去。两边的房屋上,不时有升华者踩着屋顶跑过,想来他们是嫌路上太拥堵,干脆从屋顶上走。

天阳两人也有样学样,跃上一座木楼的屋顶,跃到一栋矮房的天台,拿这些建筑当落脚点,朝着城门的方向而去。

银树堡方面的守卫力量本来就有限,现在更想借助城中升华者的力量对抗神孽,于是对升华者们这种做法也就张一只眼闭一只眼。

很快,天阳来到城门附近,远远就看见月光站在高耸的城墙上。他和星洛也跟了上去,经过几个陌生的升华者,来到月光身边。

月光正做着伸展运动,看样子打算下去活动手脚。孙荪还没有赶到,刘哑和胖子倒是在旁边。

天阳往城下看去,果然看到一些神孽,基本上是孽狐这种低阶的,也有几头烛狼,另外还有一些中高阶的怪物,但是数量不多。

这时,城外的红宝石商队就成了神孽袭击的主要目标,但商队护卫里,有仇雄、马良极这样的高手在,又有众多护卫。

一时间,神孽也奈何不了商队。

“你要下去吗?”天阳明知故问。

月光嘴角微微扬起:“都好些天没有活动手脚了,再不活动活动,我就要生锈了。”

她说着,转过身,背对着城外虚空就这样倒仰而下。在城墙上几名升华者的惊呼里,月光做了几个翻滚,最后无声无息地落到了地上。

她站了起来,姿态轻松地朝远处的神孽走去。立时,有两只烛狼发现了她这个一点紧迫感也没有的人类,嚎叫几声,冲了过来。

月光笑容轻浅,反手抽出腰后的长剑,突然扬剑遥斩,那两只飞奔的烛狼突然弹了起来,身在半空,便左右分开,等到月光经过时,它们的尸体才重重落到了地上。

这时,城墙上又是一阵哗然,指着月光议论纷纷。

天阳笑了笑,突然发现,有几道鬼鬼祟祟的身影,绕过了商会车队,朝瑞祥车队的两辆物资车摸去。

天阳笑容消失,轻轻在鼻孔里哼了声,低调地离开城墙。

......

“陈老大,这样做不好吧,万一被发现,我们可就惨了。”

躲在一棵高大的银木树后,一个身材矮小的男人满脸担忧地说道。

另一棵银木树后,却站着个身高近两米的壮汉,他哼了声道:“你他妈也太胆小了,没看见他们红宝石商队的护卫现在自顾不暇,我们搞他们一辆物资车就走。”

“他娘的,要不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居然撞进神孽巢穴.里,现在我们应该在路上了,你以为我喜欢干这种事。”

“可要没有物资,我们连回家都办不到。”

壮汉看向那辆物资车上红宝石商会的标记,咬牙切齿地说:“凭什么我们倒霉透顶,红宝石那些人却能高高兴兴地上路,老子非要他们掉几滴眼泪不可。”

“上!”

重生后霍太太又甜又飒免费阅读 通房宠 作者 白鹿谓霜

他挥了挥手,附近七八道身影就借着树木和草丛的掩护,摸到了那辆物资车的旁边。

物资车上有两名护卫,但他们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前面神孽身上,其中一人突然感觉后背一痛,然后人就失去了意识。

另一名护卫却看到,有人摸到自己同伴身后,用一把战刀刺穿了他的身体。他正要示警,突然脖子一紧,被条钢丝勒住,勒得他别说示警了,就连呼吸都十分困难。

看到自己的人已经制伏护卫,那姓陈的壮汉狞笑起来,快步冲去,就要扑向驾驶室,开着这辆物资车逃之夭夭。

突然,壮汉看到物资车上人影一闪,多了个人。

那人有一头银色的碎发,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在看了下车上一名护卫的尸体时,眼中闪过一缕杀气。

而这时,壮汉看到自己的两个手下才反应过来,他们正要出手,突然车上有灰蓝色的光线闪烁,两颗人头就飞了起来,掉到地上,滚到了壮汉的旁边。

那名给钢丝勒脖的护卫这才喘过气,连连咳嗽,便听有人说道:“你去包扎下伤口,这里交给我。”

他抬起头,看到那头银色的碎发,顿时激动道:“天阳先生,你来啦?”

天阳点点头,居高临下地看着下面那个壮汉,冷笑起来:“我们又见面了,只是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相见。”

“你叫什么来着?”

“算了,别告诉我,我没兴趣知道一具尸体的名字。”

这姓陈的大汉,正是陈力。起初在荒野上炮轰了天阳所在的车辆,却让星洛一枪剃掉了一行头发。之后又在暮光堡里遇到了天阳,和白月光猎团的人还打了一架。

算上这次,这已经是第三次见面了,而且今天,一个照面就让天阳杀了自己两人。

顿时,新仇旧怨涌上心头,陈力低喝一声:“干掉那个小子!”

一个剃光了头发的大汉拎起把有诸多枪管的机炮,就要往天阳轰射,突然他脑袋猛地一震,倾刻炸开,红的白的喷了一地,无头的尸体直直栽倒,血咕噜咕噜地流了出来。

陈力连忙往银木树后一站:“小心,有狙击手。”

远在银树堡的城墙上,星洛正半跪在地上,举着狙击枪,瞄准了一棵银木树。

她灌注星蕴,扣动板机,一枚星蕴子弹轰射而去,穿透坚硬的银木树,把藏在后面的一个男人爆头。

“该死,撤!快撤!”

陈力见状,不敢再迟疑,大吼出声。

突然耳边风声一响,再定神看去,天阳已经站在他前面十米开外的地方。

“你们确实应该撤的,但得在我来到之前。现在,想走不嫌太迟了吗?”天阳好整以暇地举起月光长剑,身体表现浮现银光,勾勒出一双合拢的羽翼。

砰!砰!砰!

城墙那边,狙击枪的声音平均两秒一次在响着,每响一次,就有一个男人中枪倒下。

陈力看得瞋目裂眦,拎起手上战斧,星蕴爆发。

在他的胸口,一个职级纹章闪烁银光,天阳看到那个纹章中,有一个数字:4。

“去死吧,小杂种!”

陈力发力冲刺,却只跑出两步,便见天阳消失了。

在他的视野里,有一道灰蓝色的光线断断续续,划过自己的身边。他正要转头就寻找天阳,便见那道光线突然爆发,炸起一道道灰蓝色的剑光。

那些纵横交错的剑光,把自己的视野,切割成了一片大大小小的网格。

呛。

天阳收起了月光,摇着头轻声道:“对一个职级4的家伙我居然要使用秘技,果然还是太孩子气了。”

“不行,我得更稳重点才行...”

听着天阳的声音逐渐远去,陈力感觉自己受到了污辱,这算怎么回事,无视我吗?

“你这...个...小...”

话没说完,刚才还站着的陈力,近两米的高大身体突然像给推倒的积木般,散成了一地碎片!

砰!

星洛开了最后一枪,将剩下的一人击毙后,站了起来。

在她身边,几个升华者有些畏惧地往后退了退。他们刚才也看到了,星洛弹无虚发,哪怕对手借且岩石和树木遮挡住了身体,也无法阻止她的狙杀。

这样的狙击手,太可怕了!

当然,对于这些人的感受,星洛全然未觉,而哪怕她仍有感觉,也不会放在心上。

对于一名职级6的狩猎者来说,这是再正常不过的表现了。

喜欢黑雾之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