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在我面前被多p 大尺度到肉黄文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得知巡捕房医疗室的醉鬼医生老黄便是战友‘鱼肠’,程千帆的心情无比之好。

他的内心是无比愉悦的。

一度,他以为自己是一个孤魂野鬼。

尽管去年便同组织上取得联系,回归组织。

但是,前年的大搜捕后,同志们牺牲的牺牲,失联的失联。

程千帆的内心是孤独的,特科那么多的同志啊,就剩下他自己了啊。

就剩下他自己了啊!

他将孤独和泪水深埋心底。

此时此刻,得知了‘鱼肠’的消息,确认他真的还活着,程千帆内心的激动情绪是言语无法形容的。

“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程千帆摸出打火机点烟。

彭与鸥看着年轻的、久经考验的老同志手指微微颤抖,深深的吸了一口,却是被呛到了,连连咳嗽。

看到程千帆激动的样子,彭与鸥无比动容,他能够理解程千帆的这种激动情绪。

当年‘四一二’之后,他辗转得知一些同志潜伏下来、还活着的消息的时候,也是如此激动。

这是最真挚的革命友谊、战友情!

同时他的内心中还有一丝长辈对晚辈的疼惜,‘火苗’同志素来是那么的冷静、谨慎,这是戴着面具在敌人面前跳舞的潜伏者啊,也就只有在他这里,在他面前,情绪上才能够有所释放。

离开这个房间,程千帆将重新带上面具,投入到残酷而危机四伏的潜伏工作中去。

……

残酷的斗争形势下,两人没有过多的时间‘浪费’在‘个人感情’上。

程千帆与彭与鸥就如何安排‘苗先生’进入到台拉斯脱路警察医院检查,进行了缜密的讨论。

彭与鸥告知程千帆,‘农夫’同志已经批评‘鱼肠’同火苗搭线,故而他准备是在此次行动中就安排‘鱼肠’与程千帆‘相识’。

程千帆仔细思忖后,反对这个提议。

他建议将自己同‘鱼肠’同志搭线的时间推后。

“我无法确定老黄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后,情绪是否会有波动。”程千帆说道,“此次行动至关重要,不能有任何容易引起怀疑的蛛丝马迹。”

“也好,就按照你说的办。”彭与鸥看了程千帆一眼。

无论是他此前

娇妻在我面前被多p 大尺度到肉黄文

打算安排两人搭上线,还是程千帆的反对意见,他们两人的选择都没有错,只是考虑问题的出发点不同而已。

彭与鸥考虑的是,老黄与程千帆接上头之后,两人便是可以彼此信任的战友,更加有利于行动。

程千帆的反对理由很直接:他不信任‘鱼肠’。

不是不信任‘鱼肠’对党的忠诚,甚至也不是不信任‘鱼肠’的专业能力。

更加确切的说,是‘火苗’只相信他自己!

如若是别的同志有这种思想,彭与鸥一定会提出严厉的批评。

但是,面对‘火苗’的这种‘错误’思想,彭与鸥选择了沉默,或者更确切的说是默许。

彭与鸥相信,如果确有必要,‘火苗’会毫不犹豫的牺牲自己的生命来拯救同志。

‘火苗’的这种思想,并非自私。

只有这样的‘火苗’,才能够活到现在!

“还有一件事,护送‘苗先生’来上海的同志的电台电池坏了,需要你帮忙搞一块电池。”彭与鸥说道。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了。”程千帆沉声说。

作为法租界数得着的黑市商人,这对于他来说不是什么问题。

……

“老黄,老黄。”巡街归来的秦迪擦着额头的汗水,敲了敲医疗室的窗户喊道。

“敲什么敲?”老黄打开窗户,没好气说道,说话间打了个酒嗝。

“热死了,来点仁丹。”秦迪说道。

“拿着。”老黄看了他一眼,随后在里面翻了翻,好一会才从窗口递过来一个纸包,摆摆手,“别打扰我睡觉。”

待秦迪离开之后,老黄醉眼惺忪的眼眸变得严肃。

秦迪的右手食指和中指的指甲缝里有黑色的污渍。

这是没有洗掉的油墨。

因为油墨的质量糟糕,依然残存着一丝臭味。

这种味道,他太熟悉不过了。

只有我党的印刷品和传单才会大量使用这种劣质油墨。

原因很直接:没钱。

正直善良的秦迪在巡捕房有些异类,老黄早就暗中关注这个年轻人了。

他现在有很大的把握可以确定,秦迪是我党同志。

不过,在‘鱼肠’的眼中,秦迪实在是太过稚嫩,缺乏地下工作的经验。

这也就是现在国红第二次合作,国府方面虽然私下里依然没有停止对红党的追捕,但是,明面上总归是有所收敛,没有以往的那种严密、残酷的大搜捕。

不然的话,老黄断定秦迪绝对躲不过大搜捕的。

“这个老黄!”巡捕房捕厅里,秦迪打开纸包,拿仁丹吃,却发现仁丹已经受潮,手指沾染后黏糊糊的,指甲缝里也沾染上了。

秦迪只能无奈的去洗手,心中却是对老黄腹诽不已。

……

“老黄!”

路大章左手拎着油纸包,右手拎了一瓶酒,用脚踢了踢医疗室的门。

“哎呦,路巡长。”老黄打开门,眼珠子锁定路大章手里的酒瓶子,“你怎么有空来这里?快请进!”

说着,直接一把接过酒瓶。

“你前些日子给我家小子开的那副药,果然有用。”路大章是大嗓门,进了门,将油纸包放在桌子上,打量了一眼,说道,“这不,我那家里婆让我拿点东西来看看你。”

说话间,路大章脚后跟一磕,将房门关上。

“来就来了,还带什么东西。”老黄搓了搓手,却是就要拧开酒瓶子。

“别介。”路大章指着油纸包,压低声音说道,“这可是正宗的绍兴老郝家花雕,得配着万振兴的猪头肉,那叫一个舒坦。”

老黄的表情一变,讪笑一声放下酒瓶,搓了搓手,看着路大章,“绍兴大东门的老郝家?”

“不是,是小五门的老郝家。”路大章沉声说,“他家的花雕最正宗。”

两人就那么看着对方。

老黄又搓了搓手,张了张嘴巴,又搓了搓脸,“我只喝郝老六亲自酿的。”

“我这是郝老蔫酿的,他家的鱼肠饭是一绝。”路大章回道。

“中央特科,红队,‘鱼肠’。”老黄的面部肌肉抽搐了一下,看着面前的路大章,一字一句说道。

“中央特科,情报科,‘飞鱼’!”路大章咧嘴笑,笑中带泪。

老黄瞪大了眼睛。

“‘鱼肠’同志!”

“‘飞鱼’同志!”

两双手重重的握在了一起。

喜欢我的谍战岁月请

娇妻在我面前被多p 大尺度到肉黄文

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