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换系列集共70部 人妻门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地狱、天堂......

也许...最苦和最乐都在人间。

命运的不公,生活的酸苦,又几乎让每一个人都发出过“人间不值得”的感叹。

然而,总有

交换系列集共70部 人妻门

那么一些人,他们活成了我们梦里的样子,然后把一个叫做“希望”的东西甩在你的脸上,怒吼咆哮着,“跟我走,还没结束!”

这种人,在我们的国度...尤其多!!

......

贾桃芳拉着李鑫,一步一步地走下教学楼的阶梯,走向白雪覆盖的操场,走出163中学那老旧的大门。

李鑫其实还是没觉得他做错了什么。

其实,你很难用具象的语言,向一个生活里只有痛的男孩描述什么是底限,什么是对错。

可是,也许他根本就不需要知道,因为贾桃芳在他心目中的位置,已经超越了是非。

就像那些追星的小粉丝,理智并不足以支配他们的言行举止,偶像却可以。

而李鑫幸运的是,他的偶像...才是真正的偶像。

一师一徒就这么向三石公司而去,大步!坦荡!!

来到了三石公司,通过门卫的盘查和阻拦,两人被带到一间办公室内。

当齐国栋和周桃闻讯而来,有些错愕地看着贾桃芳和那个小混蛋的时候,当贾桃芳郑重而又满怀不舍地把那张支票递到三石公司的人面前的时候,李鑫突然觉得,贾老师真特么帅,真特么牛!

而齐国栋和周桃的感觉则是,见鬼了!

连闻讯而来的南老,还有赵娜和张建,也是无比震惊扒在门口看着两个人。

好吧,三十万在这个年代的冲击力,不亚于后世的三千万。

上午送出去的,下午就送回来了,确实没想到,也没见过。

而紧接着,已经在城北的金山脚下看着远处静谧安详的尚北城,长长出了一口浊气的齐磊,就再一次被电话铃惊扰。

搭眼一看,是南老的电话。

齐磊没太在意,接了起来,“喂?”

结果,对面的一声咆哮,吓了齐磊一跳,“喂啥喂?我是南大爷,马上给我滚回来!”

齐磊,“???”

啥情况?谁惹你了,跟我发这么大的火。

还没搞清楚咋回事,手机里隐隐约约还能听见周桃和齐国栋在房间里的怒吼。

“这败家孩子,啥事不能摆在台面上说清楚?人心都是肉长的,谁还能难为你是咋的?”

“你还会威胁了?知不知道你哪句话说错了!?”

“要不是你老师来了,你还救你妹妹的命!?你救鬼去吧你!”

齐磊怔怔地端着手机,听着对面周桃疯婆子一样的怒骂。

“出,出啥事儿了吗?”

南老也不多说,“反正你赶紧回来,很急!”

“我......”能让南老说出很急的事儿情不多。

可是......

此时的齐磊,马上就可以选出他这辈子最讨厌的城市——哈市!!没有之一!

真的一趟都不想去了。

可是又没办法,让赵维往前开了一段儿,到能打到电三轮儿的城边儿上把吴宁、徐小倩他们都放下,然后掉头马上往回赶。

吴宁他们其实也好奇发生了什么事,可是,真不想回去了,那就死道友不死贫道吧!

吴小贱甚至还好心提醒,“石头哥,别累着哈!早点回来哈!耽误了开学,我给你请假哈!”

唐小奕,“安心去吧,为了大伙儿的前途!放心,我们不会想念你的。”

说的齐磊后悔死了,当初还光腚的时候,就应该一个翻身压死俩算了。

三个小时之后。

哈市已然华灯初上,远眺尚北就一眼的齐磊,又回到了三石总部。

先在走廊隔着窗户朝办公室里看了一眼,此时里面坐着四个人——贾桃芳、许晨、李鑫和董秀秀。

齐磊没急着进去,而是到齐国栋办公室,先听自己人说了个大概情况。

贾桃芳下午带着李鑫过来,直接退回了支票。

目的就一个,不要让这三个小孩参与三石公司与Actoz的竞争,他们可以不要那么多。

甚至只要三石公司不追究,哪怕不要20万,只拿十万该拿的奖金就行。

突然的变故自然让齐国栋他们不解,真是得寸进尺的见多了,主动往回退钱的还是头一回。

而贾桃芳在三石一再的追问下也没隐瞒什么,把三个孩子的情况说了出来,也算是为他们搏个同情吧!

然后,就炸了。

太可怜了,谁心里都不是滋味,于是就有了南老叫齐磊回来的这一幕。

好吧,南老是不是也不是滋味儿,大伙儿就不知道了,挺平静的,还和贾老师聊了一会儿天呢。

不过,聊完就给齐磊打电话了。

此时,齐磊听完他们的描述,也眉头皱的紧紧的,心里更恨那三小孩儿了,特么的!!这算个什么事?

这回还麻烦了呢,弄不好,又是一场舆论危机、道德谴责。

可是,我做错啥了?三石公司做错啥了?

真操蛋!

而这个时候,齐国栋还在朝南老埋怨,“您老叫他回来干啥?他回来有啥用?”

说着话,又看向齐磊,“下午,我跟着那个姓李的回去找另外那两个,真有点......”

齐国栋一个大老爷们儿都不忍心了,两个小孩窝在一间破房子里,四面漏风,咋看咋可怜。

朝齐磊递上来一张银行卡,“既然回来了,那就你去吧!”

“公司是公司,这事儿我们也想明白了,你做的没错,咱们摊子这么大,确实要按道理办事。”

“可是....”一阵烦躁,“反正这算我个人的一点心意吧!这不算坏规矩吧?”

周桃那边也一样,也递上一张卡,“也算上我的吧!”

那边,张建也拿出一张卡交给齐磊,还嘱咐,“取完钱,把卡还我哈,我就这么一张卡!”

我噗!!

齐磊想吐血,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这特么的,还说不怪我?这是打我脸呗?

不过,吐槽归吐槽,这真的就是他们能想到的最优的解决方式。

由公司的人捐款,既不会坏了规矩,又可以帮到那三小孩儿。

没办法,齐磊先三张卡先接过来,还臭不要脸地看向南光虹,“南老,你的呢?”

“我的?”结果,南老恶狠狠地瞪了齐磊一眼,“这事儿你还弄不明白?还让我给你掏钱?那你趁早哪凉快哪呆着去吧!”

骂完,又凑到齐磊身边,一脸严肃,低声道:“知道叫你回来干什么吗?”

齐磊翻着白眼,“知道。”

南老乐了,“知道就好,去吧!”

临走之前,齐磊还朝大伙儿戏谑调侃,“你们好好学学,还是南老了解我,你们啥也不是!”

扬了扬三张卡,随后往兜里一揣,“谢谢啊!”

弄的齐国栋、周桃和张建莫名其妙的。

而齐磊说完,从齐国栋办公室出来,直奔贾桃芳的那个房间。

贾桃芳和三个孩子坐在屋里有点忐忑,他们知道在等人,等三石公司真正的老板出面。

可是,贾桃芳怎么也没想到,等来的会是一个孩子。

而李鑫、许晨三人更没想到,又是这个“很讨厌”的同龄人。

只见齐磊推门而入,在四人错愕的注视下,坐到了四人对面。

“自我介绍一下,”齐磊开门见山,“三石公司实际控股人,齐磊。”

“......”

“......”

“......”

“......”

对面四个人没啥表情。

好吧,贾桃芳是没反应过来,另外三小孩是没明白这句话有什么意义。

齐磊也不在意,先是玩味地看着李鑫,“你是个厨子?”

结果,李鑫还没回话,贾桃芳变着调儿,“嗯!?什么玩意!?”

贾桃芳差点没蹦起来,他那漫长的反射弧终于生效了,惊悚地看着齐磊!“你....你是三石的老板?”

“......”

嗯,又多了一个世界观崩塌的。

齐磊只是淡淡地笑了笑,没办法,早就习惯了,世界都在惊叹他的“年轻有为”。

继续看着李鑫,“所以,你是厨子?不,还是个学徒的厨子!”

李鑫还是梗着脖子那一套,“咋的?不行啊?”

“行,真行!”齐磊砸吧着嘴,行是行,就是没怎么见过。

扫了一眼,依旧楚楚可怜的董秀秀,感觉和白天见面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

暗自一叹,朝门外的周桃招了招手,让她先带董秀秀吃个饭,回来再给剩下这三个带点饭。然后别让董秀秀回来了,找个地方休息。

董秀秀起初还有点不敢去,最后还是贾桃芳点了头,才肯动地方。

当屋里只剩下齐磊和对面的三个人,贾桃芳也从震惊中清醒过来,不管谁是老板吧,其实都一样。

也不再把齐磊把一个小年青看待,主动开口:“齐老板,我们没别的意思,我代我的学生向三石公司道歉。”

“然后....”又拿出那张支票,退回给齐磊,“这三十万,他们同意退还给你们。”

“再然后....”

毕竟只是老师,不善交际,勉强地挤出一丝笑意,“他们毕竟是完成了贵公司的那个悬赏令,应该给多少,你们说了算。”

贾桃芳其实也很为难,这个钱必须退,这没什么可说的。可是,还不能全退,毕竟那是董秀秀的救命钱。

要是少个十万,贾桃芳还能想想办法。他爱人下岗安置给了七八万,再加上他这些年当老师的积蓄,还能凑出三十万这个数儿。

只见齐磊拿起支票,在手里把玩着。

其实他也在纠结,这就是个烂腚眼子的破事儿。

现在,反倒是三石公司骑虎难下,里外不是人。

坚持原则没有错!不想被敲诈,又有什么错?

可是,这钱你收回来...传出去,不仅仅是伤害了三个可怜的孩子,伤害了一条生命那么简单,舆论能埋了三石公司。

可是话又说回来,你要是大大方方的同情心一泛滥,三十万不要了,你们缺多少,我给你,也不行。

沉吟了一会儿,似乎理清了思路。

突然开口:“收...是肯定要收回来的!”

冷冷地看向李鑫,“你知道,你错在哪了吗?”

李鑫咬着牙,看了一眼贾桃芳,终还是不甘心地低下了头,“我...我不该贪得无厌!”

“错!”齐磊摇头,“贪心很正常,每个人都贪心,我也贪心。我希望一分钱都不给你,照样能达到目的。”

见李鑫和许晨都抬头看他,齐磊讪笑,“你们不要以为,我要给你们讲什么贪心也要有个度的大道理。”

“我没那么高尚,也没那个资格。”看向贾桃芳,“只有你们的老师有这个资格。”

“我要告诉你们的是,贪心可以,但是你得有与之匹配的能力。否则,你不是害人,就是害己。”

“你错就错在,不应该说那句,如果不给就把漏洞发布到网上去。”

“我......”李鑫和许晨一时语塞。

齐磊直视李鑫,“你攻击了我的服务器,到我的家里一通翻找。即便没有破坏,也是道德问题。”

“我国还没对网络攻击行为立法,我做为漏洞方,又要考虑损失和成本,只要你方法得当,我们其实是愿意破财免灾的。”

“可是,你万不该说那句带有威胁性的话。”

“因为没有这句话,法律制裁不了你。可是有了这句话,你就构成了敲诈勒索。”

“即便我们不追究你,可是你知道这句话对我们的伤害有多大吗?”

李鑫低着头,“我就是随口一说!”

齐磊,“呵。”冷笑出声儿,“你随口一说?”

骤然凌厉,“传奇开服到现在,不足一个月的时间,三石的服务器已经承受了近千万次的网络攻击。”

“如果每一个黑客都随口说一句这样的话,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吗?”

“你知道你这句话,又得引来多少黑客盯紧三石这块肥肉吗?”

李鑫脸色苍白:“我......”

齐磊,“没有这句话,我很乐意促成你们和三石之间的一段行业佳话。你们技术高超,三石大度能容。”

“可是有了这句话,你就毁了一切的可能。一个公司,最不能展现出来的气质...就是软弱!”

“一个好欺负的公司,是活不下去的。”

“所以,错不在你贪,错在你说错话了。”

“......”

“......”

李鑫和许晨茫然地看着齐磊,这些真的是他们没考虑过的。

低着头,说出一句,“我们错了....”

齐磊,“......”

操!!

想给自己个嘴巴子,浪费这么多唾沫,就为让两小孩认个错?

有病!

不多磨叽了,把那30万的支票缓缓撕开。

“回头,出纳会开一张二十万的支票给你们,那是之前咱们谈好的价格,这件事就算过去了。”

“我不希赢你们将来再拿这件事做为谈资,出去炫耀。尤其是你威胁三石公司的那句话,忘掉它!”

“另外,三石公司也不会再雇佣你们攻击《红月》的游戏端,咱们算两清了。”

此言一出,贾桃芳也好,李鑫和许晨也罢,都是松了一口气。

“但是!!”结果气还没出完呢,齐磊话锋一转,“但是,这笔钱,我不会交给你们。”

李鑫一听就急了,“为什么!?”

不给我们,你在这扯这么多干什么?

尽管他很清楚,人家不给他也没办法。可是,他必须要这笔钱。

只见齐磊淡笑着,“你说是给妹妹治病,可终究是你说的,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治病,而不是骗我呢?”

“我......”李鑫语塞。

倒是贾老师镇定很多,“这一点,齐老板可以不用担心。秀秀看病是在医大一院,大内科的张杏林主任是主治大夫,齐老板稍稍去了解一下就可以了。”

却没想到,齐磊还是摇头,“可我还是不信,他们两个在我这里已经失去了信任。”

“这......”贾桃芳也没话说了,现在主动权在齐磊手里。

许晨都憋不住了,“那你到底要怎么样!?”

齐磊一笑,“你们别急,我没说不给钱,但我要保证这笔钱确实用在治病上。”

“这样吧,这笔钱由三石公司代为保管,什么时候医院有合适的肾源,需要手术,三石公司亲手把这笔钱交到医院。只有这样,我才能彻底相信这是治病的钱。”

“你们看,行吗?反正你们是治病,放在我这,比放在你们那里更安全。”

“......”

“......”

“......”

贾老师眯眼看着齐磊,说实话,他有点没搞懂这是个什么操作,完全没这个必要吧?

要么三石公司想赖账,但可能性不大。要么,这个齐磊有着别的打算。

正在他疑惑不解的时候,那两个孩子倒是痛快。

主要还是太嫩了,在齐磊面前完全没有招架的能力,齐磊的方案在他们看来就是信不过他们,就是激将法。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说,瞧不起谁呢?我们本来就是给秀秀治病,谁要骗你的臭钱!?

最后瞪着眼,“行!听你的,行了吧!?”

他们倒要看看,等真到给秀秀拿钱的那一天,你是什么表情,惭愧不惭愧?

李鑫红着眼珠子:“但是,你必须保证,这个钱到时候一定给我们!不然...不然秀秀就没命了啊!”

齐磊笑了,“放心,我比你们有信用。”

“......”

“......”

好特么憋屈,说不过他。

......

贾桃芳听到这儿,虽然还是有疑问,可也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毕竟...二十万!留下了二十万,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他就算拿一部分钱,也起码是负担得起的。

当然,贾桃芳没有两个男生那么天真,知道三十万肯定还不够,还差一点,还得想别的办法。

突然道:“齐老板,我能再提一个请求吗?”

齐磊对贾桃芳还是很尊敬的,“贾老师,您说。”

贾桃芳组织了一下语言,“我的这个学生。”

他指的的李鑫,“他在计算机方面还是很有天赋和能力的,加以培养,是个好苗子。你看,贵公司能不能......”

“不能!”齐磊打断了贾桃芳的话,“三石不会雇佣他,至少现在不能。”

贾桃芳急切,“为什么?”

齐磊看了一眼李鑫,“贾老师,和您说句实话,我现在并不怀疑他的人品,相反,我很钦佩他。”

“如果我身处他的位置,我不敢想象我能不能坚持下来。”

“但是,我依然不敢雇佣他,这无关信任和人品。”

“为什么!?”这回连贾桃芳都不理解了,不是信任的问题,那是什么问题?

而且,如果你真的钦佩李鑫和许晨的人品,你刚刚又为什么说不信任呢?为什么还要强留那笔钱?图什么?

“能和我说一说原因吗?”

齐磊,“呼....”呼出一口浊气:“人品没问题,不代表性格没问题。”

看着李鑫,很郑重,“你太年轻了,做事没轻没重的。”

“我同事说,你还给微软发了威胁邮件?你知道那是什么后果吗?你认为微软比三石公司更好欺负吗?”

摇着头,“实在对不起,就你这股愣劲儿,我真的不敢雇你。”

“三石公司除了自身的安全问题,还涉及到多家兄弟企业的核心技术,万一出点什么事儿,我真的担待不起。”

李鑫被说的又低了头,无言反驳。

而贾老师,“唉....”一声叹息,面容垮了下来,这确实是李鑫最大的缺点。

可这确实也是搞来钱的...最后的一丝希望。

如果三石公司肯接受李鑫,那起码这孩子不用去做厨师,荒废了本领。他虽然不能让李鑫回到学校,可是,起码让他有一个好的出路。

再加上,如果李鑫能进三石公司,那秀秀的治疗费多多少少能从工资之中得到一些缓解。

此时,齐磊看得出贾老师的想法,但并没有多说什么,更没有可怜他们。

靠着椅背,擎着水杯,慢悠悠地喝水。

心说....

心说,贾老师啊,再想想,好好想想,除了把李鑫送进三石,也许还有别的办法呢!

......

此时,门外的齐国栋、张建急的团团转。

他们可是把积蓄都掏出来了,你这等什么呢?看把那师生急的?赶紧给人家不就得了。

你看把人家急的!

连赵维现在都不站齐磊这边儿了,非得吊着人家干什么?该咋办咋办,就不能给个痛快的?

可是,齐磊偏偏不给,就在那慢条斯理地喝着水,等着贾桃芳自己想办法。

终于,贾桃芳从愁苦中回过魂来,做着最后的努力,“那......”

踌躇着,“那可以求齐老板最后帮个忙吗?”

齐磊放下水杯,有了一丝期许:“您说,我其实也是同情他们的,所以能帮的忙一定帮!”

贾桃芳一喜,“贵公司在国内首屈一指,与微软...应该有一些业务上的联系吧?”

齐磊,“有啊,怎么了?”

贾桃芳,“那...齐老板能不能帮忙和微软公司说明一下?就当我们没发过那封邮件?”

“他真的就是一时冲动,我们绝对没有勒索的意思!”

“这......”齐磊挑着眉,心说,我就等你这句话呢!

面上为难,“这个事儿嘛...难办!”

贾桃芳心中一沉,却又一松。

难办!就是不好办。可是,.难办,也意味着能办!

急切道:“齐老板,看在这三个孩子实在可怜的份上,帮帮忙吧!”

只见齐磊眉头紧皱,看着李鑫和许晨,似乎很惋惜的样子,“唉,这样吧,我去和同事商量商量!”

说着话,齐磊起身出门,好像真去和人商量。

结果一出门,脸色立马就变了。

“南老呢!?”出门就找南老。

“这呢这呢!”南光虹手忙脚乱地从齐国栋几人身后挤出来,“给我起开,碍事呢?”

好不容易和齐磊凑到一块儿,一脸期许,“怎么样了?搞定没?”

齐磊则道:“哪那么容易?我就是最后再确认一遍,您真看好这个人了,对吧?”

南光虹一瞪眼,“你敢怀疑我眼光?”

齐磊一缩脖子,“不敢!”

只见南老街边八卦一般凑到齐磊耳边,“我都和他聊过了,这三个小的都是跟他这个老的学的。”

“他是北大出来的,84届!”

“大学毕业本来进了北大方正,可是母亲卧床了,这才回东北当了教书先生。”

“刚刚,我和也在北大的王选教授通电话了解过了,王选都知道这个人!”

“你猜怎么着?”

齐磊也是眼珠子开始冒光儿,“怎么着?”

南老,“这人在北大学的还不是计算机,他说的是无线电,花了一年多自学的basic、c++、和c语言。”

“而且,他就是把windows系统汉化的那个人!!”

“要知道,当年微软花大力气,用5年都没解决的汉化问题啊,他一个人不到两年就完成了!”

吸溜~~!

齐磊吸了一下口水,这么牛的吗?人才啊!

南老一看齐磊那表情,就知道他也动心了,急道:“这么好一块材料,扔中学当老师算咋回事?太可惜了!”

“可是和他聊了几句,他好想挺乐意当老师的,我就没敢吱声儿。”

一摊手,“这不,就得叫你回来了!”

说完还不过瘾,瞪了一眼齐国栋,“就这货,啥也不是!”

说的齐国栋脸都绿了,你也没跟我说你要挖人啊?你要说了,我不就早动了?

好吧,为啥南老打电话?这事本来不用齐磊回来解决的,可是南老动歪心思了。

此时,南光虹给齐磊下了死命令:“我不管,你给我弄过来,我就要这个人!”

齐磊:“......”

抹了把嘴角,呖!当老师确实可惜!

对南老保证,“看我的!”

和南老说完,正要进屋,却是齐国栋凑过来拦住他,“你东扯西扯的干啥呢?把钱给人家不就得了!?”

瞪着眼珠子,那意思好像是,又不是花你的钱!

齐磊白了他一眼,也就是我三叔了,换个人非顶你两句。

返身进屋,没坐,而是招呼三人,“你们跟我来一下。”

带着师生三人出了办公楼,来到后院的系统研发中心。

进到里面,灯火通明,三石国产系统的测试版本已经接近完成,此时正是加班加点的在攻坚最后的收尾阶段,研发中心这些人已经到了不要命的状态。

一来,是南老本身就全情投入。

二来,前段时间,老秦不是来了一趟吗?说是来让齐磊安心,别多想,其实主要任务就是这套系统。

要知道,国家也是很重视的。

齐磊带着他们,穿过大办公区,师生三人已经被眼前埋头苦干的近两百个程序员惊呆了,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场面。

直到齐磊把他们带到一间挂着网络安全团队牌子的小办公室,贾桃芳才回过神来。

只见办公室里只有两个人,陈盈豪和翁世同,两个宝岛人。

齐磊也没介绍,反倒对李鑫和许晨道:“这个忙我可以帮,但是,说到底,还要看你们自己的能力。”

李鑫和许晨眼还是花的,真羡慕这里琳琅满目的设备啊!

“什么能力?你直说。”

只闻齐磊道:“这件事,三石是说不了情的,没用!唯一的办法,就是淡化你们的威胁。”

“所以,我需要另一个漏洞,一个真正属于windows系统的漏洞。”

指着桌上的两台笔记本电脑,“这两台电脑里,一个运行着windows98se,一个是全新的系统,你们两个各凭本事,不管是合作,还是各自为战,在微软回复邮件之前各找出一个漏洞。”

“这样,我才能帮你们解决这场危机。”

两个小孩对视一眼,不但没有胆怯,甚至有点跃跃欲试。

岁数小,不懂事儿,心说,这有什么啊?

各拿过一台笔记本,开始忙活起来。

陈盈豪和翁世同则是站在两个人身后看热闹,带着意味深长的笑意。

只凭两台笔记本?这可不容易。

况且,三石的“盘古”系统,虽然不像LINUX那么难上手,需要专门学习,追求的就是视窗系统的简洁易操作。

可是,毕竟是一个全新的系统,运行机制,甚至系统指令都和Windows不一样,即便有漏洞,也不是说找就找的。

至于windows98se,这是微软对win98的升级版本,可以说做到了前所未有的稳定,更不是那么容易找漏洞的。

贾桃芳显然也看出了这一点,站在两人身后看了一阵,眉头渐渐皱紧,突然对齐磊道:“我可以帮他们吗?”

齐磊乐了,“当然可以。”

贾桃芳,“那也给我一台笔记本。”

齐磊,“笔记本够吗?这的设备随便你用!”

研发中心可是南老下了血本儿的,别说笔记本和台式机了,大型计算模组都有。

“不用。”贾桃芳淡然道,“笔记本就够了。”

贼自信!

齐磊一撇嘴,和看热闹的南老、齐国栋等人退了出去。

来到研发中心外面,齐国栋点上一支烟,大伙儿聚在门口的雪地里聊天。

临近三月,东北依旧很冷,可是已经过了最冷的时间,冷风吹着面颊反而有点舒服。

这时,周桃领着董秀秀从大门外回来,也往这边走。

齐磊发现,这大姐不但带着人去吃了顿饭,还逛了趟街。

董秀秀换了一整身的新衣服,厚厚的长款羽绒服,还有全新的棉鞋。

周桃手里还大包小包的拎着不少,显然给李鑫和许晨都带了衣服。

看的齐磊一副没脸见的样子瞪了周桃一眼,你是真行啊!

周桃就当没看见,对大伙儿喜不自禁地嚷嚷:“这孩子身上棉服就跟一张纸似的,都让我给扔了!”

把董秀秀推到大伙儿面前:“看看,多水灵的小姑娘!”

众人笑着以示,确实换了衣服,就像换了个人似的。

董秀秀很羞涩也很乖巧,“谢谢小桃姐...谢谢大伙....”

结果,齐磊来了句一点也不合时宜的,“谢什么谢?从你们那二十万里扣。”

董秀秀一听,登时低下头,有些无措:“好...”

“......”

“......”

众人也是无语,你都抠成什么样儿了?

周桃瞪了齐磊一眼,老觉得这家伙有点矫情了,或者说,矫枉过正?

不就是一套衣服吗?你至于吗?

回瞪回去,然后不再理齐磊,带董秀秀回自己的办公室。

她办公室有床,今晚就让她睡在那了。

等她安顿好董秀秀回来,齐磊正在打电话,徘徊在众人边上,一听说着什么,一边低头踢着雪。

齐国栋他们则在旁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

周桃到了近前,“钱给他们了吗?”

齐国栋撇嘴摇头,“没有,让那小资本家给贪了!”

周桃一怔,“咋还没给?他敢?”

也没当回事儿,又道,“唉,对了,换肾三十万就够吗?不够我再想想招儿!”

这事儿她不懂,但是,还是那句话,周桃从一开始对这三小孩就有着超于常人的同情。

知道董秀秀的事儿,就更加的......

这事儿南老知道的多,砸吧嘴道:“三十万?再加一个三十万也不够!”

“啊?”周桃心头一紧,“那小姑娘太可怜了。”

抬头看齐磊,想问他怎么钱还没给,却是听见了他打电话的内容。

“老王,你协和有熟人吗?”

.....

“嗨,别提了,特么冒出三个小崽子,给老子惹了一腚的破事儿,到最后我还不能不管了。”

....

“对啊,这要是传出去,我见死不救,多有损公司声誉啊!”

....

“所以能怎么办?认倒霉呗!你帮我找找关系,看有没有匹配的肾源。”

...

“我知道肾源得不少钱。没事儿,人家有钱花去呗,又不花我的。”

...

“我就帮着联系联系,真出了事儿也挑不出咱的毛病不就完了?”

....

“对呗,那还想咋的?意思到了就行了。”

....

“好!挂了!!”

....

“等会!”

...

“你....上点心哈!别不当回事儿。人命关,我这挺危险的,随时可能被骂的。”

......

“嚓!!爱死不死!逼急了老子,死不死谁儿子!?”

...

挂断电话,齐磊砸吧着嘴看天,一脸的便秘。

可是一低头,就见大伙儿都直勾勾地看着他,

交换系列集共70部 人妻门

腾的一下又红了脸儿。

“都,都瞅我干啥!?”

结果,还没等大伙儿说啥呢,齐磊自己就眼珠子一立,绷不住的抢白,“还是那句话,公司就是公司,该怎么回事就怎么回事。就二十万!多一分都不行!”

“噗...”大伙儿实在没憋住。

“对对对对对!”周桃一副哄小孩的架势上前,给齐磊捋着后背顺气儿,“我们小资本家说的都对,行了吧?”

咋呼着,“那我们石头是一般人吗?心老硬了!”

齐磊:“......”

突然软了下来,往那一蹲,很是沮丧,“不开玩笑,公司就出20万...这是规矩,破不了。”

周桃试探,“那不够咋办?”

齐磊,“不够...不够....”

一咬牙,“不够特么算我的!”

“算你的?”大伙儿眼前一亮。

结果齐磊,“不行!”他又反悔了,“不能算我的,我才不当这个冤大头呢,算我爸的!”

咧着大嘴,“对,算老齐的,他现在也富的流油!”

众人翻着白眼,这有什么区别呢?

要说,齐磊就是拧巴,他下的狠手,然后现在他又不好意识改主意。

可他的出发点其实没错,谁都没错。

谁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局面,只不过身为老板,你不能让他认错。

“行!”大伙儿顺着他说,“那说好了?算你爸的?”

齐磊,“对啊,不挺好吗?”

“是挺好!”说着话,齐国栋、周桃,还有张建,齐刷刷一伸手,“拿来吧?”

齐磊呆愣,“啥啊?”

三人,“银行卡!”

齐磊下意识一摸兜,这才想起三个人的银行卡还在他这儿呢。

突然改变主意了,“要不,别让我爸一个人出了吧?他老人家挣钱也挺不容易的。”

“滚!”

张建上手就抢,“那是我老婆本儿,给我!”

齐磊躲,“你都秃了,秃了就是无敌,还要啥老婆?”

周桃也来凑热闹,“老娘还留着找汉子呢!”

齐磊再躲,“你就嫁三石公司吧,不管你要钱!”

“齐磊,你找揍是吧?”

众人闹做一团,阴霾一扫而空。

结果,还没分开,陈盈豪哐的一声推开研发中心的大门,一脸惊悚的瞪着众人。

“别(四声)搁那机车了!”

“完事儿!”

“???”

“???”

“???”

齐磊他们一滞,没反应过来,“啥完事儿?”

陈盈豪,“那个姓贾的....完事儿了,把活干完了!”

我噗!!!

众人一口老血飙出来,假了吧?

这才...这才多长时间?

一个小时都没到!

南老和齐磊对视一眼,两人眼里直冒绿光儿,人才!!绝对的人才!!

贾桃芳是个大牛逼货啊,必须留下来!

想到这儿,急忙往研发中心里冲。

而远在尚北小城里的章南,此时坐在自家沙发上,一边给徐小倩削着苹果,一边想着心事。

贾桃芳...是个人才!

必须弄到二中来!

......

【月票投币口】

【推荐票投币口】

......

贾老师的履历其实是王振东的,不要与现实挂钩。

还有就是,月底双倍月票,可以投了。

打赏的话就不求了,可以等下,一号之后再打赏。

要是实在忍不住非打赏不可,可以在晚上8点到12点这个时间打赏,可以得4倍月票呢!

喜欢重生之似水流年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