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教室做啊好大用力 纯肉小黄文高H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若巷尾药店出售后悔药,杰西卡·奈德能把那家药房买到破产。

她和去他妈的金妮换了班。

自某位重要人物的幺妹来这边读书后苏格兰场的安保压力一直很大,对她而言,最直观的影响是以前一个月三个夜班,从四年前起算,即便她转正成警/探,却迎来平均每月的六个夜班。

数月前,和提职消息同时到达的是另一位——这位不是“重要人物”,是死对头——的伴妃光临。

唐宁街原本就在大马士革红玫瑰事件发生后下达了零意外的死命令,这次又追加了新文件。

于是,最后一个月她足足有十一个夜班。

她不得不把攒了一整年的年假在这个月休掉,以图养精蓄锐。

为了拼凑出一个二十天的幸福时光,她和金妮换了班,今晚本应是她最后一次值班,熬到早上七点半就可以和暴雪飓风天的俄航机组人员一样春风得意的出关。

但换班必有大事发生的薛定谔定律应验了。

罗雅尔家的老幺纠齐狐朋狗友,打算扒窃米雅公主的私宅,公然在街头巡逻车旁大声宣布要偷直升机。

“老大,领导,兄弟,伙计,姐妹,喂。”杰趴在方向盘上,他指着窗,“按流程。”

“没有流程。”杰西卡拉开车门,“我们现在的任务是安保。”

她举起工作证件,如摩西分海般拨开人群,“苏格兰场。”

男宾女宾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

男人西服革履地站在花园里,女宾则在别墅。

在没有男人出现的私下场合里她们其实是盛装。

房间里香料和香水的味道太浓,杰西卡很糟糕的打了个喷嚏。

一路走来她偷偷打量陈设,金银饰品奢华地令她咋舌。

“你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女主人米雅同时担任副馆长,她坐在落地窗旁的沙发上,浓厚的棕色卷发被夜风吹的微乱。“你们在这里没有执法权。”

“例行安保排查。”杰西卡站定,为尊重风俗,下属把男宾客请去了另一个大厅,“需要您的配合。”

“你们过线了。”米雅微怒。

“我们不得不按最高规格办事。”杰西卡放任米雅抓起手机去找她上级质问。

她也很想终结这场倒霉的闹剧。

但几轮电话打下来,米雅礼节式微笑,“哦好的。”还很殷切,“我们全力配合。”

该死,她心里骂着。

还没问候几句,就听那个金发女人问,“你家的豹子不咬人吧。”

她急忙往外看。

尊贵的三公主站在芝士面前,弯下腰伸手摸摸芝士的鼻头。

“妈的。”米雅小声骂道。

“大猫猫。”阿德莱德揉揉花豹的下巴,小心翼翼地问,“今晚喂过了吗?”

驯兽师拽着链子,“坐下,芝士,坐好。”

他有些殷勤,“喂过了,现在很乖。”又介绍,“他叫芝士,三岁半了。”

“好可爱。”丽贝卡摸摸芝士的脑袋。

“我们出去就会被抓。”英诺森倒着走,一直很紧张地盯着周遭事物。

“不会。”里奥妮很笃定。

“你看。”英诺森拽拽她的衣袖。

“不用看。”里奥妮说,“这里是不列颠。”

“嗯?”

“是像芦苇的地方。”里奥妮抄着手,站在一旁等阿黛。

莉塔不停蹦跳,威胁着,“我要去揭发你。”

“你去。”阿黛接过牛肉条,忙着喂“大花猫”。

不再紧张后英诺森的注意力集中在了不该在的地方,比如某个妙龄金发少女。

“她怎么回事?”英诺森瞪着像鹿一样无辜的眼睛,视线来回打量她和莉塔。

“她差点成了我的小姑子。”里奥妮当然选择避重就轻。

“不,阿黛刚刚说……”

“不要理黛黛。”里奥妮打断,“她是个喜欢搞怪的小女孩。”

英诺森张了张嘴,他还想继续质问,但见里奥妮不悦,又乖觉地闭紧嘴巴。

里奥妮大部分时间脾气很好,但今天一反常态,没惯着黛黛。

“你大可直接去要直升机钥匙。”里奥妮嘲讽道。

“有什么关系呢。”阿黛撬开直升机的门,“我们不是已经有一位不打自招的么。”

“她不会说的。”不知究竟是什么来头的丽贝卡好奇地张望驾驶室。

“你好信任她。”阿黛酸溜溜的。

“她如果说出去,我就再也不理她。”丽贝卡问,“你拿电脑干什么?”

“黑操纵盘啊。”阿黛扯出一根网线,上下翻找端口,虽然在忙,却不忘出言不逊。“你这个威胁,好怕怕呀,我都吓死了呢。”

“你知道如无预先批准航线一律击落的规定吧。”里奥妮交叠手,抱在胸前。

“啊?”阿黛从驾驶座底下爬出来。

“而且直升飞机的油根本不够飞越大西洋的。”里奥妮语气平淡但杀伤力很强,“难怪你地理考过C。”

“莉塔的地理拿过C。”阿黛说。

“你胡扯。”莉塔扒住机门,“我地理明明是B-。”

“补考的B档。”阿黛伶牙俐齿。

这时丽贝卡从另一边爬上去,撬开操纵杆下边的盒子,拽了几根线出来,剪短,用发卡修建掉外边的塑料保护壳,把铜线拧在一起。

她把那一团线扔回去的瞬间直升机引擎轰鸣,把大家吓了一跳。

“呐,阿黛。”丽贝卡把长发拢了拢,她的头发真的好长,养到腰间,英诺森只在橱窗里摆的玩具娃娃身上见过这么长的头发。

阿黛瞬间很生气的撅起嘴,哼了声扭过脑袋,莫名其妙地生起闷气,把莉塔扒拉到一边,自顾自地从驾驶室跳下来。

莉塔虽然很喜欢蹦哒,嘴巴也很碎,不停的说,可意外地,好像很怕阿黛生气。

一见阿黛不悦,莉塔立刻闭嘴,低头看草坪,用白色小羊皮高跟鞋的鞋跟磨着枯萎的小草。

“那我勉为其难地去趟机场吧。”里奥妮见气氛不对准备撤离。

但不妙,逃跑计划遇到层层阻碍。

首先是从副驾驶位挪到驾驶座上的丽贝卡,她抓着操纵杆,腿斜搭着。

“阿黛是不是也来自塔拉庄园?”丽贝卡和阿黛间总有些微妙的暗潮汹涌。“必须大获全胜。”

“当然不是呀。

在教室做啊好大用力 纯肉小黄文高H

”阿黛笑笑,露出尖尖的虎牙,不熟悉她的人都会以为她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至于熟人都知道这时候阿黛一定会搞点事情。

里奥妮和莉塔视线一触,摒弃前嫌,视线交汇的短短一刹那,她们达成共识:

——溜,现在、立刻、马上!

她不露痕迹往后一退,撞上杀千刀的英诺森,不小心踩了他一脚。

小男孩矫情的很,杀猪般惨叫顷刻响起。

“类似综合格斗吗?”阿黛开始斜着绿眼睛看她。

“不太一样。”丽贝卡这时候从直升机上跳下来了。

“那你和莉莉比,谁会厉害些?”果不其然,阿黛从不负众望。

“我永远倒数第二。”还好丽贝卡疑似是皇帝伴妃,没惯着阿黛,比了个数字。“我不喜欢跟人打架。”

“哎,你是坏蛋,怎么能说我们莉莉是倒数第一?”阿黛一旦技穷就会开始煽风点火。

“我是文职人员。”里奥妮松了口气,“我……”

该被千刀万剐的莉塔他妈的接了阿黛的茬。

“莉莉最厉害了。”莉塔像个斗鸡似的冲上去,然后被一句话闷回来。

“你好像很欣赏你前嫂子。”丽贝卡说,“是如同你兄长对前未婚妻般的赏识吗?”

莉塔失误在她心虚,企图组织语言。

趁莉塔组织语言的瞬间,丽贝卡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她从莉塔身边走过,托了下莉塔的下巴,“是这样;小可怜。”

“我……你!”莉塔炸毛。

阿德莱德功成身退。

她退开半步,随后意识到自己干了件蠢事。

她一退,加上丽贝卡凑到莉塔跟前,这就让出来了一条路。

里奥妮见缝插针,连踹带推,把踉踉跄跄到差点手脚并用的英诺森攮搡进了直升机,还不忘带上机门,生怕她还有后招,先开了螺旋桨。

“再见,黛黛。”里奥妮冲她挥挥手。

“莉塔,”阿德莱德目送直升机远去,“你现在买机票去拉斯维加斯还来得及哦。”

“你记恨我。”莉塔没像她料想——如离弦之箭般冲出去。

“你还是有一点点喜欢我的。”莉塔把手揣在风衣兜里。

“看来你也没那么爱莉莉。”阿德莱德扫了她一眼。

“我们现在讨论的不是莉莉。”

“法不溯及既往。”阿德莱德抱着电脑往外走。

“为什么突然生气?”丽贝卡追上来,问她。

“因为我突然想到回家要挨骂了呢。”阿德莱德仰起脸,“因为你这个告状精,坦白从严。”

“阿黛必须是最高的优先级。”丽贝卡勾唇莞尔笑过,半是打趣半是认真,“你喜欢独角戏。”

“不可以吗?”阿德莱德视线上挑,“只要高音足够优秀,就可以独唱咏叹调。”

丽贝卡粲然一笑,她其实有些内向,个性使然,她泰半的笑容都是礼节式微笑,功力不够深厚,永远带着疏离,鲜少有发自内心的笑颜,但毫无疑问,这一抹笑意不掺假,可绝非欣赏和艳羡,更不含爱意与仰慕——是彻彻底底的居高临下,俯视,甚至掺着些许不甘和挑衅。

“阿黛黛。”丽贝卡目光流转调整的很快,凌厉不再,温柔复现,若不是阿德莱德足够敏锐,大概也就放过那转瞬。

她揉揉阿德莱德的脸颊,有些做作的漫不经心,“是可爱的小朋友。”

“啊?”阿德莱德瞪她一眼。

“还是个小孩子。”丽贝卡垂下手,刮了她的鼻尖,扣住她后颈,挨近了调笑。“阿黛黛什么时候长成大猫猫呀?”

她张开嘴,冲丽贝卡哈了一口气。

“是猫猫。”丽贝卡亲亲她。

#

“如果,如果……”格瑞塔指着弗莱娅,“是让你开心,让你幸福的事,我哪一桩哪一件没有默许?桩桩件件,我哪次没支持?”

玛戈见状不对,把菜拨到碗里,把米饭变成盖饭,转移阵地去客厅。

她的小伙伴英格丽德则不一样,瞬间闪现,还开了听可乐。

“是这个我没真心相待,”格瑞塔指玛戈,很快,指尖就往餐桌方向来了,“还是这个我未曾以诚相待,还是……阿黛不在家。”

伊莲恩挪了个位置,“嗯,你一贯以诚待人。”

格瑞塔知道她在阴阳怪气,但又没有话柄。

“顺便说,”伊莲恩第若干次企图纠正读音,“阿呆,不是阿黛。”

但每次格瑞塔的复述都不负重任地是:“阿黛,黛黛。”

“随便你。”她放弃。

“这不是对与错的问题。”弗莱娅说,“对错自由我来量度,跟你没关系。你该做的事是选择,你选哪边,你选我,还是不选我,就这么简单,这不是对错,这是立场!”

“总统你当过了,你还有什么执念。”格瑞塔道,“好好活着,享受生活不行吗?”

“这就是我的生活。”弗莱娅一掌拍在大理石餐桌上,她重复,“这就是我所选择享受的生活。”

她视线瞄着,伊莲恩本在围观,电话响了,先按了,又响,屏幕亮了,是条讯息,看过后再下一次手机响时接了。

“你说。”伊莲恩说话语气非常凌厉,整个人变得很冰冷。

“不管,找你姐。”伊莲恩没带耳机就是为了竖着耳朵听格瑞塔跟弗莱娅吵架。

这对儿养母和养女很好玩。

“阿呆撺掇的。”李云斑告状。“你管不管,你不管我就替你管教了。”

“啊,皇后娘娘几时翻洋过海,在国会山临朝称制。”伊莲恩讽刺。

这下好了,李云斑变成了炸毛的猫,叽叽呱呱。

“是,我错了,”弗莱娅生气了,“我唯一的错就是入主椭圆办公室时太年轻,我太年轻,当我学会规则,知道该做什么,该怎么去做,我们该所向何方,我卸任了。”她音调提上来,“我还年轻,你不能让我后半辈子在家呆着,看看小孩养养猫。”

话赶话,格瑞塔来了句令世界瞬间安静的话。

“精力无处安放你就给我滚出去乱搞!”格瑞塔骂道。“一个女人不够,不能满足你,你搞十个,十个不够,二十个。不要通过在议会里肆意妄为来发泄你……”

“放尊重点。”伊莲恩赶紧挂了李云斑的电话。

她把手机放在桌上。“请自重。”

格瑞塔顷刻安静。

弗莱娅摔上厨房的后门走了。

“我不是故意的。”格瑞塔缓和了下语气。

“得克萨斯和阿拉巴马的事,先不去管。”伊莲恩拿起叉子叉了块卷心菜,“盯住犹他、印地斯安那和科罗拉多,无论通过什么新议案,全部判定违/宪,把其他人弹压住,对你来说做得到吧,不算很难。”

“犹他?”格瑞塔蹙了下眉,手支在椅。

“不堪教化不是最大的动荡,固步自封也不是最大的不安,”伊莲恩靠着椅背,“最大的问题是教育、科学和与时俱进加上保守的观念,再来点家族势力。”她抬眸,“沿海产业往内陆迁移这是必然,到时候会起什么化学反应……你可以参考一下德/黑/兰或巴/格/达,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这些地方都经历过短暂——二三十年的开明和世俗化,完成工业结构的变革和学习,突然急转直下走向一个极端——比未进行世俗化尝试前更恶劣。外界扰动不足以解释为什么那片土壤可以滋生出那样的东西。是有的东西,不能见天日。”

“见光即燃。”她纠正,“总统不是终点,总统之上,还有君王,君王之上,还有皇帝,皇帝之上,”她露出个笑,“还有……”

这时她还能心平气和地跟格瑞塔说话。

但电话响起,带来一个令她目瞪口呆的消息。

“玛戈?”她顾不上管格瑞塔,“小翅膀?”

客厅里人去楼空。

“该死,有事找她她就不见了。”她换上鞋去别墅后山找弗莱娅,“弗莱娅,弗莱德翠卡,你女儿她……”

阿呆去偷飞机,阿呆她妈在抓狐狸。

后山有只带崽的狐狸妈妈,开春时一场暴雪袭击东海岸,它们一家四口在那时溜进来

在教室做啊好大用力 纯肉小黄文高H

的,她原本想赶走,但考虑到阿呆和玛戈都不经常在家,没人打扫剩饭,就把这几只小动物留下来了。

弗莱娅拿着根意式火腿,蹲在树下,对狐狸学猫叫,“喵喵。”

玛戈在挠手臂,“你为什么要在这里凿个湖?”她抱怨,“简直是蚊子养殖场。”

“你凿的。”伊莲恩挥挥手,赶走蚊子。“不是我凿的。你还记得打洞公主吗?”

狐狸妈妈跟弗莱娅不熟,被弗莱娅吓出来了飞机耳,身子压的低低的,趴在地上冲弗莱娅哈气。

弗莱娅以为时机成熟,选择在这时要逮。

当然狐狸上去就蹬了她一爪子。

“哎,你挠我?”弗莱娅站起来,放弃守株待兔,开始追,要生擒。

半大小毛球还黑乎乎的,三只烤糊了的毛团依偎在树洞里。

“来,过来。”伊莲恩拍拍手,骗出来一只,抓住抱在怀里,“你回来,别追了,抓只小的行不行?小的亲人。”

“不要,我要大的。”弗莱娅跑不动了,折返,站定,瞄了瞄,目测了下距离,抄/枪要打。“我要它妈。”

可惜伊莲恩推了她一把,她手往上一抬,没打中。

“你跟它较什么劲儿?”伊莲恩把那只小狐狸球放走,“这玩意不能养屋里,味道很大的,你不嫌弃,我还嫌弃呢。”

“它挠我。”弗莱娅拿裙子擦擦手背上的伤口。

“难道你想抓住它,挠它?”伊莲恩啼笑皆非。“说正事,令爱阿呆她……”

这时玛戈从地上捡了个毛乎乎、脏兮兮的玩意,“这是不是阿呆的柯基?”

可怜的小狗发出哀鸣,一喘一喘的,屁股被打了个/血/洞。

※※※※※※※※※※※※※※※※※※※※

伊宝:真是你妈亲生的

狐狸妈妈被小弗盯上的原因是她正好生了三只狐狸宝,所以小弗才“抓它妈”

喜欢百老汇再无佳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