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货跪下屁股撅好 塞珠子自己排出来车朝俞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江帆十分郁闷,急忙转身往回走,忽然一愣,转身之际视线无意识的从对面一户人家门上扫过,正好看到门牌。

急忙再去看那门牌惊愕了,门牌上的数字是9,什么情况?老子明明离开郝府出来走了几十米,怎么还是她家?

江帆立刻掉头回去要再看看出来的那个郝府偏门上门牌,走了十几米便停下愣住了,旁边一户人家门上门牌是7。

难道是老子看错了门牌!江帆脑筋急转心中一动,急忙匆匆的去郝府偏门前面一户一看果然,再过去门牌是5。

我靠,终于明白了,郝府的门牌是6,正好一边掉下挂在那看成9,m的,什么玩意,写个字也不至于看倒了,江帆哭笑不得了。

咦,圣女说把令牌送到9号郝队长手中,怎么6号也是郝队长府?难道有两个郝队长?江帆迷惑了。

“老人家,请问这6号和9号都是郝府吗?”江帆拉住路过的一老头问道。

“是啊,怎么了?”老头一愣不解道。

“呃,两家的主人都是姓郝,都是郝队长?”江帆郁闷了,十分惊讶地问道。

“是啊,都是郝队长,不过6号的郝队长是正的,9号的郝队长是副的!”老头点头道。

“两人之间什么关系?”江帆十分郁闷的又问道。

“两人是表姐妹关系,你问这干什么?”老头奇道。

“没什么,好奇,好奇而已,谢谢了!”江帆终于彻底明白了怎么回事,忙敷衍道。

我靠,这次哑巴亏吃大了,好一顿折腾,原来都是弄错了啊!江帆像泄了气的皮球萎了,原本火烧火燎的要回去找圣女算账,现在看来真不知道该如何个算账法了。

郁闷纠结了好一阵,江帆想了想打起精神来到正宗的9号门前敲门,事情还没办好,只得继续了,很快门一开一个下人打扮的青年看了看江帆客气的问道:“你是谁?”

“去通报一声郝队长,就说蒙城来人找她有事!”江帆道。

“请问您是蒙特使吗?”那人顿时面露喜色急忙问道。

“对啊,你怎么知道的,你认识我?”江帆一愣奇道。

“蒙特使您好,属下有礼了,属下并不认识您,只是家主人叮嘱了,说您会来,快请进吧!”那人急忙施礼接着解释并闪到一边让出道路。

那下人身后还站着一愣人,知道江帆就是特使急忙施礼打招呼,完毕便飞奔而去,显然是给郝副队长报信去了。

江帆抬脚进门,心中释然,看来不是圣女就是蒙老头已经打过招呼了,跟着下人一路走,发现这个郝府明显比前面的郝府小上不少,而且里面也冷清不少,下人和侍卫都不多。

忽然前面传来一阵急促脚步声,很快一个身高近两米强壮似铁塔般的黝黑强壮女人出现,江帆一看与之前见到的郝队长身高差不多,长相有五分相,果然是一对表姐妹了。

“蒙特使您好!”郝副队长急忙施礼道。

“不用客气,找你找得好苦啊!”江帆摆手随口感慨道。

“找属下找的好苦?呃,特使大人,您这话属下听不懂!”郝副队长一愣不解道,一边前面领路。

“哦,我在前面错把6号当成9号的了,对了,你和6号是表姐妹关系,你们的关系最近似乎不怎么样吧!”江帆心中一动忙含糊的敷衍一句便转移话题试探问道。

江帆觉得自己有些失语,人家表姐妹也算一家人,提刚才冲突的事似乎不妥,不过郝队长是统帅,圣女要把调军令牌给副队长,这似乎是剥夺了郝队长的权,不知是何意。

“我们表姐妹之间的是您应该很清楚啊,这么多年来关系一直很差早就不往来了,最近依旧很差,而且矛盾还加剧了!”郝副队长有些疑惑,看了看江帆笑道。

“哦,你知道我来你这的目的吗?”江帆这才放心不少,关系差就好办,又问道。

“知道,您给属下送令牌来了,另外就是族长大人要我全力配合您的工作呢!”郝副队长应道,已是进入客厅,桌上已是沏好了两杯茶。

全力配合工作?江帆一愣有些迷糊,这是什么意思,配合我什么工作?我来这好像没什么工作吧,一边想着一边随意的打量了下周围,发现比郝队长家条件差的太多,看来似乎清廉得很。

难道是让我查郝队长,像查宇文长老那样?嗯,应该是这样,否住怎么会剥夺郝队长统帅

浪货跪下屁股撅好 塞珠子自己排出来车朝俞

大军权利,看来蒙老头又要利用老子了,也好,那郝队长实在令人气愤。

“郝副队长,那查处6号的事还要麻烦你帮忙了!”江帆想到这试探道。

“属下定当竭尽全力,而且属下已经早就收集好了她的资料,只是,只是……”郝副队长爽快一下,眼中闪动着兴奋之意,不过又是欲言又止。

“只是什么,只管说!”江帆皱皱眉道,心中高兴不已,这对表姐妹不但是关系很差了,差到死掐的那种了。

“只是她有免罪金牌,有可能又要徒劳无功了!”郝副队长一咬牙皱眉道。

“哦,这个啊,呵呵,没关系,你只管完善材料,要板上钉钉的那种,其他事你不用管,老子保证这次她一定死翘翘!”江帆诡异一笑拍着胸脯道。

“真的?那免罪金牌可是连族长都奈何不得的!”郝副队长有些怀疑的提醒道。

“免罪金牌的事你不用管,族长早有了对策了!”江帆不好说自己已经取走的事,只得忽悠的安慰道。

“这样啊,那太好了,只要解决了她的免罪金牌障碍那就是死罪了!”郝副队长顿时大喜道。

郝副队长来了精神,开始口头数落起郝队长的罪状,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江帆这才明白了为何蒙不灭要拿掉郝队长了,这郝队长作恶在宇文长老的十倍以上了。

呃,蒙老头难道是神算,招呼都不打就安排人配合工作,似乎

浪货跪下屁股撅好 塞珠子自己排出来车朝俞

猜到老子与郝队长要冲突起来似的,难道他就不担心免罪金牌的事?就知道老子有办法对付免罪金牌?江帆有些迷惑了。

一小时过去了,江帆已是基本掌握情况,喝干茶水,江帆将令牌放在桌上,接着告辞道:“我该走了,你准备好材料,越齐全越好,明早我让人来取!”

“特使大人,属下有件私事需要您帮助!”郝副队长收起令牌,迟疑了下请求道。

“什么私事?”江帆奇道。

“属下的祖上留下一副奇异的图案迷局,一直无法参透,以前请族长帮助破解,但没成功,听族长说您在迷局图案方面很有研究,还请帮忙一看!”郝副队长道。

我靠,蒙老头这不是瞎忽悠嘛,江帆无语,不过倒是蛮感兴趣的问道:“图案迷局中是藏宝藏图还是天灵地宝之类的?”

喜欢神医高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