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是全派的炉鼎 叫出来啊叫出来我就放过你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第2455章 水东泽的诅咒(月初求月票)

凤倾城听取了凤星流和韩非的建议,凤星流的战斗经验不多,但其实凤倾城的战斗经验也不多。

不过,这么长时间下来,看过的战斗,数以百万计,不管是凤星流还是凤倾城,都是获益匪浅。

此番东海神州之行,凤倾城已经感觉自己的实力和当初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了。

水东泽是在休息了八个时辰后开始打第三战。中间的哪吒、安屠夫、花灵悦、凤倾城四联排,真要说一路打穿过去,目前还不知道能不能有人可以做到。

水东泽以为收买了一个哪吒,就已经具有了旁人不具备的优势。

此刻,凤倾城上来擂台,只见凤倾城淡淡地看着水东泽道:“我知道你做了一些安排,不过这些并不要紧。在开天之后,再往后的征途中,那些小动作,其实并没有什么意义。”

水东泽淡淡一笑:“凤倾城,知道你难缠。但是,别忘了,你走的是异火流!而我……走的是异水流,水克火,天经地义。”

这一次,水东泽倒是没有藏着掖着。

只是,对于水东泽的嚣张,凤倾城并未放在眼里。

只看见,凤倾城随手掏出一件极品定海异宝级别的圆球道:“同境之下,我不拿神器欺负你。但是,我也要你知道,水,不一定能克火。”

“咻咻咻~”

只看见,凤倾城丢出的那件极品定海异宝,化作了亿万沙砾,一枚枚如同一道道箭矢一样,爆发射出。

而在凤倾城出手的时候,周围沧海化冰,冰障,冰墙,挡下了这些沙砾。

但是,水东泽却并没有半点的开心,因为经过对凤倾城的调查和研究,他知道凤倾城的异火,名为磁火。这种火焰,还包含了磁场和力量的多种大道在其中。

果不其然,在寒冰覆盖擂台之时,凤倾城双手一抬,只听“啾”地一声,一头火焰之鸟出现在擂台之上。

这只火鸟,不像是火凰,也不像是火凤,她就有三尾,背部色泽绚丽,更像是,一只孔雀。

韩非不禁狐疑地看向凤星流:“这是啥?”

凤星流满不在乎道:“这是我们凤凰神族的独门血脉,孔雀神鸟,很凶,特别凶。昔日,孔雀神鸟也是问鼎神兽的。但是因为太凶,后来被列为洪荒凶兽。只是洪荒凶兽觉得孔雀神鸟是神兽那边过来的,所以就不接受,然后孔雀神鸟就既不是神兽,也不是凶兽。”

“呃~”

韩非当时整个人就是一懵,还有这等来历呢?

“啾~”

只听见,孔雀神鸟一声鸣叫。一头冲入了凤倾城的体内,然后凤倾城就多了一双火焰双翅。却见凤倾城双手结印,那些砂砾开始旋转风暴,每一颗砂砾都沾染着混沌磁火。只是一轮扫过,擂台上所有的冰封,就被碾碎。

这还不算,别看只是一轮磁火风暴,水东泽试图以水障减速,并以水柱为利器,和那些砂砾争锋。

然而,一轮交锋之后,水东泽浑身燃火。

这等情况下,终于有一只四条腿的巨兽,挡在了水东泽身前。

“咦!碧水麒麟?”

凤星流道:“那是碧水麒麟,算是神兽了。怪不得这家伙觉得自己有资本和这凤倾城交手。”

“这就是碧水麒麟?”

韩非看着那长相并不神俊,倒像是有点儿牛首一样的脑袋,觉得这特么是这不是某种老牛伪装的吧?

他心说自己倒是遇到了两次碧水麒麟精血,但是那玩意太掉价,自己在暴乱沧海的时候就已经搞到的,一直没啥用,血脉档次太低。

虽然韩非不知道孔雀神鸟是什么档次的,但绝对不是这碧水麒麟可以比拟的。

这碧水麒麟,在水东泽身上凝现成了一具水之盔甲,这盔甲上的水是流动着的,具有扭曲的力量的作用。

如果是神魂碧水麒麟的话,可能还有转移神魂伤害的作用,这不需要看,只要猜就可以猜得出来。

当无尽的砂砾冲击水东泽,都被那水之盔甲挡住之后。水东泽身前凝聚一道水束。

“极寒风暴~”

一道极寒气流涌动而出,所过之处,磁沙无论如何冲击,都无法挡住。

看见这一幕,凤倾城淡淡一笑,只见她掏出了一根羽毛。刹那间,刺目的光芒在擂台中闪耀。

只有少数人可以看见,那根羽毛,一击洞穿了那极寒气流。不仅如此,还一举击穿了水东泽,后者鲜血狂奔。

凤倾城再出手:“神术,五色神光。”

五道颜色各异的光芒,掠过破开水障,破开战衣,直接将水东泽轰爆了半边身体。

观众台上,疯叫一片。

有人激动狂吼:“不愧是倾城女神,虽然看不懂,但是这特么好厉害啊!”

有人震惊:“那是神术,那射出来的根本不是剑,不是羽毛,而是光,是纯粹的光。”

有人唏嘘:“水东泽区区一介散修,怎么可能有媲美凤凰神族的底蕴?他输是注定了的。”

便在所有人都以为凤倾城要赢的那一刻,突然间,凤倾城莫名的喷出一口鲜血,然后浑身炸裂,眨眼睛遭受了重创。

“怎么回事?”

“发什么了什么?”

刚才还在欢呼的群众,一下子就傻眼了,那水东泽明明重创了,怎么凤倾城会突然也重伤了呢?

韩非不禁皱起眉头,就连他都没看出来凤倾城是怎么受伤的,那就意味着,这种力量根本就不该是水东泽该掌握的。

而凤倾城遭受重创的那一刻,水东泽拼着重创,似乎早有预料一般,突然暴起,一枪刺向凤倾城。

好在,那裁判的速度比水东泽快了许多,随手捏碎了水东泽的那一枪后,站在了凤倾城的身前。

只听这裁判喊道:“此战,水东泽胜。”

凤星流脸色极为难看的看着韩非:“韩非,你看懂怎么回事了么?为什么我没看懂?”

周润:“我也什么都没看见,如果我们都没看见,则意味着他动用了连我们都不懂的力量。这力量就绝对不是他一个辟海巅峰可以用出来的,除非是一种我们都不理解的神术。”

凤倾城虽然重创,但是却露出了深深的不解,只听她道:“你用的什么方法伤的我?”

水东泽:“无可奉告。”

因为凤倾城已经输了,所以也没法继续留在擂台上。她第一时间,回到了凤星流他们的身边。

旁人或许生怕和开天境强者混在一起,这样人家会以为有开天境强者在帮你什么的。但是,凤倾城和凤星流的关系谁都知道,凤星流和韩非的关系也是无人不知。所以,凤倾城坐在韩非他们一群开天境强者的中间,那是很顺理成章的事情。毕竟,人家的身份摆在那边呢。

只是,观众们对于凤倾城的战败,感受到了浓浓的不解。甚至觉得不可思议,觉得水东泽怎么可能逆袭凤凰神族的绝代天骄。

但是,事实就是事实,凤倾城已经输了,至于怎么输的,只是他们看不懂而已。

凤倾城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看向韩非:“韩非哥哥,他用了什么手段伤的我?”

凤星流:“你自己不知道?”

凤倾城:“我当然不知道。”

韩非则是递过去一枚液态神辉,然后淡淡道:“把手伸过来的。”

凤倾城伸出手,韩非捏住凤倾城的手腕在,力量沉入凤倾城体内。既然受伤了,就必然有受伤的源头,等他仔细一找,发现,凤倾城体内,引动伤势的,是一滴血。

随着韩非伸手一抽,将那滴血给抽出体表之后,确认了一下,发现这血液中藏着一道道纹。

过了许久,韩非淡淡说了一声:“这是,诅咒。”

“诅咒?”

凤星流,凤倾城还有周润等人,都不由得失声,怎么会有这么莫名其妙地诅咒。

韩非忽然问道:“倾城,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唯一一次受伤,是在第三场,是伤在那个身形诡异的家伙手里吧?”

凤倾城愣了一下,微微点头:“是的,他叫夜河,因为他手段太诡异。当时我没注意,被他的匕首掠过,切了一根手指,但那根手指立刻就被我收回来了。”

凤星流不由着急道:“这跟那个夜河有什么关系?”

韩非回忆起来,倾城,你记得,有几个人和那夜河战斗是曾受过伤?

凤倾城愣了一下道:“吾,好像那夜河挑战的时候,至少有二十余人的人在他手里伤了点伤。毕竟,他也不弱。”

只听韩非道:“那就对了,诅咒是他下的,准确来说,是他的那匕首,似乎带着一种诅咒。这诅咒的功能我大致也猜出来了,应该就是将你和你的对手的生命暂时联合起来了。如果你的对手被你杀死了,按诅咒可能会直接给你反噬,将你也击杀。目前看来,这个诅咒的力量很强。刚才你重创了水东泽,然后你跟着立刻就遭受了重创。而他,却早有准备……呵,这人在玩火。”

“混账!下作,太下作了。”

凤星流暴怒,就要起身,但忽然间,却有一只手按在了他的肩头。

韩非不知道身边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出来,心头一凛。凤星流和凤倾城看见这人的时候,都是心头一惊,露出了诧异的神色。

凤倾城直接讶异道:“九叔?”

“九叔?”

韩非心头一震,他一直都知道,在这暗中,应该有人保护凤星流和凤倾城。只是,之前一直都没有出现,现在有人给凤倾城下了诅咒,他终于忍不住出现了。

只听这中年人淡淡说了一句:“这件事你九叔去处理。胆敢对我凤凰神族的宝贝疙瘩用出这么下作的手段,纵然他得了这万年大比的第一,也休想活着再走出神都王朝一步。”

这中年人话音刚落,就看凤倾城眼珠子一转道:“除非他付出惨重的代价。”

那九叔微微皱眉:“他得死。那个夜河,还有这个水东泽,都得死。”

韩非嘴角扯了扯,这位杀心还真重。别人都想着法儿的想捞这三十二强选手,他上来就要干掉两个。

只听凤倾城撒娇道:“九叔~不合适,这些人现在抢的人太多。咱们凤凰神族毕竟是南海神州那边的,不是东海神州的本土势力。所以,只要他们付出代价就行。”

这九叔皱着眉头,似乎想争辩一下,但韩非顺口补了一句:“那水东泽是天族的人,九叔可以可劲地跟他们要好处。”

那九叔听了韩非的话,不禁侧目看了他一眼,然后微微点头:“嗯!那就这么办,暂时便宜那小子了。还有……你小子不错。”

那九叔拍了拍韩非的肩膀,然后转身头也不回地就离开了这辟海境竞技场。

在九叔动的那一刻,暗中,有人骇然,忙不迭的离场,似乎是知道,事情玩大了。

??第二更……祝大家国庆愉快,可以放假在家好好玩玩……还记得之前过过两个国庆,我都暴更了不少。不过这一次恐怕不行了!不出意外,我媳妇就是国庆这几天生,先两更保持着了,一切都后期有机会再加更……

?

????

(本章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