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目录 杨家后宅(全)笔趣阁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卫德曼真的有些担心,这件事情如果说出去的话,搞不好他会受到处罚的。

也不知为什么,或许是出于对高九的好感,而且人家高九当着她的面谈论这件事情,明显的就是对玛丽的信任。“为什么这样说?”玛丽感到有些受到了侮辱的意味。

她不满地说道:“卫德曼先生,请你尊重我的人格!高先生愿意答谢你,是他个人的心意,这些事情是你们个人的隐私,我怎么能够干出出卖朋友隐私的事情呢?”

看到玛丽义正辞严的样子,卫德曼虽然受到了斥责,但是他却十分开心。他笑道:“玛丽小姐,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你这样的人,是可以做好朋友的。你不像那些无良的记者,他们专门利用挖别人的隐私来赚钱。”

他一说这个,玛丽更加不高兴了,她说道:“卫德曼先生,你实在太过分了!我告诉你,从今天开始,我就不再是记者了。”说完,她气鼓鼓地扭过头去,不再理他了。

“这位大小姐这是抽的什么风?为什么好端端的记者就不干了呢?”卫德曼心里嘀咕着,不过却没有问出来。

玛丽不想再当记者了,这想法是刚刚才产生的。她在跟欧阳雪交谈的过程中,得知欧阳雪也曾经做过记者,如今,欧阳雪已经不再做记者了,而是在协助高九管理工业。

她忽然觉得自己再当记者,也没什么意思了,她也应该干一些更加有意义的事情。

回到了招待处之后,玛丽就给自己的父亲发去了电报。

不久以后,米国的军工代表团就启程前往重庆,不过代表团的成员里悄悄地增加了玛丽的名字。

这天下午,高九去陆军总医院看望了张全。张全如今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这家伙似乎有些喜欢医院里的气氛,每天有很多的女医生和护士陪着聊天,小日子过得十分惬意,有点乐不思蜀。

高九这次来,原本是打算让张全返回桃花山的。如今桃花山的当家的们除了冯秀才以外都出来了,高九心里有些不太踏实。

不过他看到张全还没有出院的意思,他也不想勉强他,说道:“你在这里好好养伤,让杜生喜先回桃花山吧!”

张全听到这里明白了,高九是让他赶紧出院,回桃花山主持大局,他笑道:“九爷,我的身体已经好了,我这就返回桃花山去。”

高九半开玩笑地说道:“真的好了吗?不勉强。”

张全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说道:“九爷,我真的没事儿了。我这就跟五当家的一起返回桃花山。”

高九说道:“也不急在这一半天,后天晚上我给你们饯行。”

高九回到了住处,军统反谍处处长王锡林打来了电话,说要过来拜访高九。

不久以后,王锡林就来了,跟他一起来的,还有军统荆州站的一位副站长,向高九汇报了薛东升在荆州活动的情况。

薛东升原来所在的第21兵团在这次宜昌战役中,与日本人死磕,薛东升彻底的失去了对这支部队的影响

岳目录 杨家后宅(全)笔趣阁

力。

日本人对他也失去了兴趣,不可能再给他集团军司令官的地位,只给了他一个和平建国军高级参议的名头,就连他小舅子带过去的那一个营的叛军也划拨走了,他如今就是一个有职无权的光杆司令,日本人连警卫人员也不给他派,他身边只有原先就跟着他的几名贴身警卫。

军统荆州站的副站长说道:“九爷,如今我们已经掌握了他的住处和活动规律,除掉他并不困难。不知道您有何想法?”

军统大老板一直认为是高九想要薛东升的命,因此,他下令军统荆州站只是掌握薛东升的行踪,提供给高九,看看高九是否愿意亲自动手来除掉这个叛徒。

高九如今对薛东升已经失去了兴趣,再说了,薛东升是军委会那里挂了号的汉奸,高九也不想跟军统方面抢功劳。

他说道:“你们回去后替我谢谢你们大老板,这件事情,既然你们已经掌握了情况,就由你们自己解决吧!”

能够除掉薛东升,对于军统荆州站来说,的确是一份很大的功劳。军统荆州站的副站长高兴地说道:“那就谢谢九爷了。”

当天晚上,军统荆州站就对薛东升展开了刺杀行动,没有想到的是,薛东升为了保命,给了日本宪兵队的队长一大笔钱,一旦他遭遇危险,日本宪兵们能够及时地赶来增援。

薛东升身边的四名警卫身手了得,他们顶住了军统特工人员的突袭,坚持到了日本宪兵的到来,这次刺杀行动失败了。

接下来,薛东升就躲藏了起来,军统荆州站一时无法掌握他的行踪,他们无可奈何,只好向军统总部做了汇报。

如今除掉薛东升的这件事情已经交到了军统的手上,大老板觉得很没面子,严厉地斥责了军统荆州站,让他们务必想办法除掉薛东升。

这天上午,高九去重庆机场送走了张全和杜生喜等人,在返回别墅的路上,碰上了王锡林。

高九停下车来跟他打招呼,顺嘴问了一句:“薛东升那里怎么样了?”

王锡林十分尴尬,他也不隐瞒高九,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不过,他表示军统方面一定有办法尽快除掉薛东升的。

高九对薛东升早已经失去了兴趣,也没有多问,他跟王锡林闲聊了几句,就离开了。

两天后,王锡林给高九打来了电话,说他们抓到了一个日本间谍,这个日本间谍指名要求见高九。

这件事情的确是有些奇怪,这名日本间谍是主动暴露的。他原本化装成一个商人,在进入重庆城门的时候,对卫兵说自己是日本间谍。

守城的卫兵们将这件事情报告给了军统方面,王锡林审问了这个日本间谍。

间谍名叫今村胜夫,是华中派遣军特高课的,他要求军统方面帮助自己见到高九,说有重要的情报,要向高九汇报。

王锡林等人拿不准,他跟高九究竟有什么联系?也不好多问,就来征求高九的意见。

这件事情也引起了高九的兴趣,他就来到了军统总部,跟王锡林一起审问了这个日本间谍。

日本间谍见到了高九之后,十分恭敬地鞠躬行礼,他说道:“尊敬的高先生,我叫今村胜夫,是华中派遣军特高课的少佐科员。我首先代表我们的特高课佐藤课长阁下向您问好。”

高九很感兴趣地问道:“我与你们的课长素昧平生,他找我有什么事情?”

今村胜夫说道:“我们课长阁下久仰高先生的大名,希望能够跟高先生成为好朋友。他想送给高先生一个礼物。”

此情此景,如果换上别人,一定会被军统人员质疑与日本人暗通款曲,会遭到怀疑的。可是高九不同,大家都信任高九,而且也相信日本人不敢在高九面前耍花招。

高九也愈发地感兴趣了,他笑道:“什么礼物?”

今村胜夫说道:“我们听说薛东升得罪了高先生您,课长阁下决定把他送给您处置,高先生,请放心!我们的课长没有任何的条件,只是希望高先生能够高兴,他就心满意足了。”

然后他就讲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薛东升遇刺之后,他十分害怕就跑到了特高课寻求保护。特高课课长佐藤对他不感兴趣,直接就要打发他离开。

薛东升知道日本人对自己不感兴趣,他早已经想好了一个能够让特高课感兴趣的理由。

薛东升讲述了自己跟高九之间的恩恩怨怨,自己跟高九有仇,这次刺杀行动就是高九组织的。他希望特高课能够保护自己,利用自己来钓鱼,借此机会除掉高九。

薛东升这是无奈之举,知道日本人对高九十分痛恨,如今自己对于日本人来说,恐怕也就这点儿利用价值了。他希望能够借此引起日本人的兴趣,从而加强对自己的保护。

薛东升猜得没错,日本人对此果然十分感兴趣,只不过日本人的想法,却是他万万想不到的。

特高课课长佐藤听完了薛东升的话,他的心里对薛东升充满了怨气。华中派遣军特高课跟高九可是打过交道的,当初在容城的时候,因为提供消息打落了高九乘坐的运输机,华中派遣军特高课遭到了高九的毁灭性地打击。

当初凄惨的情景,至今令人毛骨悚然,佐藤不想跟高九再扯上任何关系。薛东升却偏偏的要将自己跟高九联系在一起,他恨不得现在就一刀劈了薛东升。

他命人先扣下薛东升,然后就来求见华中派遣军参谋长。

他汇报了这件事情之后,参谋长也感到十分头疼,他可是刚刚在宜昌战役中,在高九的手下吃了败仗,他也不愿意来招惹高九这个恶魔。如今他跟特高课课长佐藤的想法一样,感到了莫大的压力。

薛东升对于他们来说,是一条毫无价值的死狗,他们可不想因为他惹上任何的麻烦。

参谋长问道:“佐藤君,你认为该如何处理此事?”

佐藤科长说道:“参谋长阁下,薛东升刚刚遭遇了刺杀,他一定是高九重点监视的对象。他来到了司令部,搞不好已经被高九看到了。高九很有可能做出针对派遣军司令部的事情来,为了避免麻烦,我建议干脆把这个薛东升送去给了高九。高九是一个讲道理的人,他一定不会再来找咱们的麻烦了。”

参谋长毫不犹豫地就同意了特高课长佐藤的意见,他说道:“事不宜迟,这件事情你就赶紧去办吧!”

得到了参谋长的首肯,佐藤课长的心情好了许多。他回到了特高课,就下令把薛东升以及他手下的卫兵全部缴械,抓了起来,然后就派今村胜夫前往重庆,来求见高九。

听到这里,高九等人都笑了起来。高九笑道:“那好吧!这份礼物我就收下了。回去告诉你们的课长阁下,就说他的心意我领了。”

今村胜夫一直担心着一件事情,因为特高课课长佐藤还交代给了他一句话,让他在最恰当的时候说出来。

看到高九高兴,今村胜夫小心翼翼地说道:“高先生,我们课长阁下还有一个小小的请求,还希望高先生能够允诺。”

高九问道:“什么请求?你说吧。”

今村胜夫说道:“高先生,把薛东升送过来,是我们课长阁下自己的主意,希望您能够对此事保密,就说人是你们抓来的,您看可以吗?”

日本人把薛冬升送过来,他们不愿意这件

岳目录 杨家后宅(全)笔趣阁

事情公开出去,那样他们实在是太丢人了。

高九向来不强人所难,他说道:“这件事情我答应了,你可以回去了。”

“谢谢高先生,谢谢高先生。”今村胜夫对高九鞠了一个躬,连声致谢。

高九对王锡林说道:“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们军统方面办吧。就说人是你们抓的。”

王锡林等人都很高兴,他们平白捡了一份功劳,最关键的是,除掉薛东升是军委会交办的任务,高九可是为他们解决了大麻烦。

高九走后,王锡林兴冲冲地去见大老板,向他做了汇报。

大老板感慨地说道:“高兄弟就是高兄弟,什么难办的事情到了他这里,都如此的轻松。

锡林,高兄弟如此仗义,咱们也不能失了礼数。你去财务处取1万大洋,送给欧阳小姐,就说是给孩子的奶粉钱。”

这天下午,高九接到了林文翰从军令部打来的电话,他邀请高九今晚去家里吃晚饭,他有事情要跟高九商量。

林公馆。

听说高九要来,林燕妮早早地就离开了军统训练基地,回家等高九到来。

家宴过后,林燕妮陪着高九来到了林文翰的书房。

林文翰说道:“高九,听说米国军工部组织了一个军工代表团,他们前来重庆是找你,是不是啊?”

原来通过卫德曼上校的联络,高九跟米国军工部达成了约定,米国军工部将组织一批米国著名军工企业的工程技术人员及商业代表,前来中国跟高九见面。

高九原本希望他们直接去金三角,那里有金三角的研究院,有些事情谈起来就更加方便。

可是他实在是舍不得离开欧阳雪,于是就让他们直接来重庆。

米国的这个军工代表团是以私人名义组织的,他们没有通过外交系统,要以个人的名义跟高九会谈。

这么大的事情,是瞒不过guo民政府的,guo民政府对此无可指责,也无力干涉,只是觉得面子有些下不来,而且他们特别希望guo府的军工部门能够跟米国军工部的代表团接洽,从中能够获取相关的利益,因此就指令林文翰跟米国军工代表团取得联系。

林文翰本身就是负责军令部军工部门的最高首长,加上林燕妮跟高九的关系,军委会对此抱有很大的期望。

林文翰说完了自己的意思,高九还真的感到有些为难。

米国军工部不愿意直接跟guo府的军工部门打交道,是因为彼此之间完全不对等,guo府的军工部门提供不了人家想要的东西,只是希望获得米国方面的帮助,人家当然不愿意了。

高九理解林文翰的处境,这件事情是军委会交代给他的任务,再说了,他作为军工部最高的领导,也希望guo府方面能够从米国那边获得帮助,因此这个任务他必须要完成。

高九说道:“岳父,您看这么行不行?这件事情你们军令部暂时不要出面了。等我跟米国人谈完了之后,一定会为你们争取利益的。”

林文翰相信自己这个女婿,听他这么说,心就放下了一半。不过,他想要的东西很多,担心高九满足不了自己的愿望。他说道:“你看这样行不行?我提前给你列出一份清单来,你想办法帮助guo府方面完成。军工部的家底太薄了,guo军装备方面的补给,存在着很大的缺口,这些都需要你帮忙解决。”

这次米国军工代表团的到来,guo府方面将会有什么样的反应?高九也提前预料到了。

高九这次不打算免费为guo府方面提供帮助,而是要跟guo府方面做笔军火方面的大生意。他很希望知道guo府方面到底需要些什么东西,林文翰的话正中他的下怀。

喜欢抗战最牛山寨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