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 混沌剑神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记者会结束,大家被各大媒体围了个水泄不通。有些记者不知道从哪儿得到宋启华失踪的消息,就想借着这个机会,堵住江云歌问出个所以然来,要不是有君衍挡在面前,江云歌想把陆鸣渊带离现场,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记者问题犀利,仿佛知道了整

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 混沌剑神

个过程。

“江小姐,请问,近日听闻,宋启华教授莫名失踪,到现在还生死未卜,不知道这个消息是不是真的?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出现了,是吗?与此同时,一起凭空消失不见的,还有江小姐的大师兄温淳医生。请问,这是不是事实?”

“江小姐,你的师父和大师兄一起失踪,是他们被什么坏人抓住了吗?对这件事,你有什么看法?”

“还是说,这件事是温淳做的?”

“你和你大师兄的行事作风完全不同,你们师兄妹在处理问题的时候是否存在矛盾?是不是因为你们师兄妹意见不合,温淳才离开,消失不见?”

“宋教授失踪这么久,江小姐你对这件事怎么看?有可能会是什么人做的?还是说,宋教授在外有仇家找上门来了。”

“听说你的外公陆老那双手已经好不了了,这是真的吗?”

一大堆的问题朝江云歌砸过来,她顿时觉得头昏脑涨。这些人还真会找时机,记者会是一回事,他们想趁机打听更多的消息,这才是真正目的。这些记者的问题,一个比一个刁钻,有些话,还是在故意给她挖陷阱。

“我如果知道这么多,还会站在这?诸位的想象力这么丰富,没有从事编剧行业,实在太可惜了。”

“江小姐,请问……”

“无可奉告!”有人还不死心,君衍干脆护在江云歌面前,冰冷的眼神从这群记者身上一扫而过,这四个字,重如千斤,砸在他们身上。刚才还如飞蛾扑火一般的记者们,立即闭上了嘴,整个会场鸦雀无声。

君衍没有多说别的,带着江云歌就这么堂而皇之离开了会场。等这些人反应过来时,他们已经离开了。

江云歌和陆鸣渊被成功带离现场的时候,江云歌终于明白,君衍为什么坚持要来看看了。关键时候,还是他比较管用。

“刚才,要不是你,我肯定会被这群苍蝇给烦死。外公,你还好吧?”

陆鸣渊摇摇头:“我没事!只是,那些记者问的问题,让我想起了你师父。他们说的不错,现在,你师父生死未卜,真不知道他现在又是怎样的处境。”

“外公,这件事,急不来。我已经在尽力找了。我相信,师父他吉人自有天相,肯定不会有事的。”

“但愿如此!”

陆鸣渊大概有些累了,车还没走多远,他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没一会传来平稳的呼吸声。江云歌看着外公花白的头发,轻叹了一声。记忆中意气风发的外公,真的老了。以前的他无所不能,自己从来没见过他有累的时候,可是现在不一样了。

看到他现在这样,江云歌由衷觉得心疼。以后,她还是不要让外公在抛头露面了,有些问题,她自己解决就可以了。外公以后要做的,就是调养好,

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 混沌剑神

保重身体,安享天伦。

记者会这么一闹,这件事毫无悬念上了头条新闻,第二天,更是让整个京都城都炸开了锅。一个医院,这么多教授专家都诊断不出来的问题,被一个年轻女孩给治好了,现在本人活蹦乱跳的,这不是活生生在打脸吗?

那些教授专家花了大半辈子才走到了今天的地位,大家心里都很清楚,这个记者会后,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有人感叹江云歌医术高明,而圈子里的人,却在感叹,宋启华教出来一个脾气火爆的徒弟。

这个女人,不好惹!

其他教授专家不由觉得背脊一凉,竟有些担心,哪天自己也会落得这样的下场。

就这么一件事,把江云歌推到了风口浪尖上,一时间,众人对此议论纷纷,众说纷纭。

有人说,江云歌做得对极了,现在很多医生都挂着一个牌子,却是空有其名,根本没有真本事,耽误病人的病情不说,浪费了金钱的生命,这样的结果,到最后,还不是这些病人家属来买单。

症状轻的还好,要是为此丢了性命,不少人可能都不知道,自己本是命不该绝。

可也有人为那些教授专家发声,声称江云歌是晚辈,就算教授专家们没能诊断出康乾的额真实病情,那也只需要好言相告就够了。大家虚心受教,把人救活,这不就完了吗?为什么还要搞这么多事出来,让那么多人身败名裂?

说到底,还是江云歌自己想出风头吧!

这事,会不会本来就是江云歌自己设计的?真相如何,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

顿时,各执己见的两边网友在论坛上吵了起来,有的甚至在互相对骂。对方称,诋毁江云歌的,说不定就是这群庸医中的一个。自己不行,不虚心承认受教,还要打肿脸充胖子。张婵更是无法让人原谅,为了自己,不惜去害人性命。

都说医者仁心,可张婵有的,却是一颗黑心,这是绝对不能被原谅的。

因为这事,网友们在网上舌战了几天几夜都没有停下来,江云歌也因此名气更大了。有人也说,江云歌也就是想借着这个机会炒作,提高自己的人气。立即有将于跟呢的支持者回怼:有本事,你也炒作一个。问题是,你有这个能力吗?

当大家为江云歌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我们的正主正坐在豪华的客厅里,一边切水果给外公吃,一边陪着外公看电视,好不惬意。

陆鸣渊多少听到了些风声,见外甥女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他还是忍不住问道:“云歌,那些人把话说的很难听,你真的一点都不在乎吗?其实,你大可不必为了我一个老头子,坏了自己的名声。现在,你不只是你自己,更是君家的儿媳妇。”

喜欢替嫁娇妻甜又飒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