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爱游戏 bl调教文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才见黄叶飘落,霎时雪花飞起。

时光若流水,弹指便过。一个眨眼,入宫的千名佳丽十走七,只剩得三百人。而这三百人皆是经过了层层考核,仔细观察了品性,留用在宫中之人。

沈梅棠暗中吩咐灰兰跟玳瑁,务必要尽快的打听出来珍珠的下落,是否随同在这七百佳丽当中一同出宫?

说来,沈梅棠怎么能不时刻惦记着珍珠?自小同吃同住同求学的长大,何曾分开过?

她心中期盼着珍珠能顺利出宫,过着跟从前一样的生活,无忧无虑的跟表兄齐安见面就吵个不可开交,而现在,齐安平是珍珠的亲四姐夫。

用齐安平的话来说,珍珠是一路欺负着他长大,真是孽缘。或许,珍珠现在不敢在欺负这位四姐夫了,因为有四姐姐帮着齐安平,欺负不起了......,想到此处,沈梅棠笑了。

室内生着红彤彤的炭火,时不时能听见炭火燃烧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与室外的温度相较,温差能有三、四十度。

虽然室内很暖和,沈梅棠却觉有些头痛,有些头晕,眼见着室外片片雪花飞落,不知不觉间,地面铺上银白色的地毯。

逢着午时过,纷纷扬扬的雪花不紧不慢的落着,灰兰给沈梅棠披了一件厚实的大氅,又将一个热乎乎的暖手宝塞到她的手里,出得门来。

没有风,雪花慢慢的飘落着,脚下传来咯吱吱的响声,如蚕食叶。

远远的看见,理当园的地面上落着黑压压一群的鸟儿,约有几百只,在吃着食,好不热闹。

不待沈梅棠三人至近前,呼啦啦地飞起,却又飞得不高,径直落在一旁边低矮的树木枝杈上,枝杈上的雪花纷纷而落。

三人对笑,向前走去。

稍刻,闻得灰兰说出得的消息,出宫七百佳丽名单中并没有肖珍珠的名字,沈梅棠心中禁不住的往下一沉。

怎么可能不多想?而这多想,往往都是往事情不好的一面去想,她是否出了什么意外?

本就了解珍珠爱打抱不平的性子,必是受屈而被关,若在是真有个三长两短......,沈梅棠不敢往下想,她的心中变更加焦急。

掐指算来,三百佳丽留用宫中,五十人受到封赏,其余皆为宫女或者其它,不过还有二十几天,又听说或是提前,赶在贵妃生辰之日前封赏共庆。

沈梅棠自是知道,逢着宫中大喜之事,皇恩浩荡,宫中犯有轻罪之宫人要放出一部分。虽然,焦急万分,但是,也要在等上十几天。

“务必去打听珍珠的情况,在封妃当日将她带过来。无论封妃者是谁?”沈梅棠说道。

“二小姐放心,前一时,我见过了翠儿,大小姐与四小姐还有李嫆等都记着珍珠这事儿。”

灰兰低声道:“自打方嫣红得太子之宠后,越发的跋扈、目中无人,随其身边的人,也直接称呼她为红主娘娘,竟然在太子跟前也是。”

“前番杖毙孔宁儿之事,必是有人在后挑唆,杖毙了一个孔宁儿,或是还有第二个孔宁儿蹦出。告诉姐姐那里,凡事要三思而后行。剩下这十几天里,宁可不动,不可乱动。”沈梅棠嘱咐道。

“大小姐也说,那日里有一群温婉的人,前来生事,无非就

换爱游戏 bl调教文

是煽风点火,坐享渔翁之利。”玳瑁道,“这个温婉,有传言,其为贵妃的亲外甥女。”

“嗯,传言很有可能就是真的。”沈梅棠道,“就从太子的赏赐上来看,可见一二。”

正说着话,忽见不远处亭台上有人在赏雪,沈梅棠一眼就认出,当中身着锦袍外罩黑色大氅者正是那日站在窗口之人。

见其身边陪着一位雍容华贵的女子,艳粉色的锦衣外罩着灰白色的裘皮大氅,珠翠满头,贵气迎眸。身后跟着两行宫女跟太监,小心侍奉着。

没有风,雪花飘落在水面上,即刻而化,没有一丝的痕迹,水面如镜,仿佛片片洁白的花朵从空中簇簇而落,缥缈若幻境。

稍刻,见其等行入一处楼阁当中,楼阁若画船一般的窗子敞开着,在内观景,仿若身处画船。

沈梅棠转头看向理当书阁,二楼的窗子紧紧关闭着,这样的天,自然是有些潮湿,刘公公没有将窗子打开。

犹豫着是去理当书阁还是转身回去之时,雪花忽然变大,先是一片两片、三片五片,而后七片八片如鹅毛一般天空中密集而下,天地间变得朦胧一片。

“二小姐,快,我们快到书阁当中去。”灰半扶着沈梅棠的胳膊向前快走道。

“嗯。”沈梅棠应声,也只有去理当书阁暂避一时。

未待行至门口处,刘公公就迎了出来,微笑着礼罢,迎三人入得室内。心直口快的玳瑁见室内无有旁人,急着问道:“刘公公,前边亭台处有人在赏雪啊?”

“是。”刘公公点头道,“圣上与贵妃在此赏雪。圣上喜雪,逢着这第一场雪,自然是要赏的。”

“呀!是圣上在此赏雪啊,我等来得不是时候,不可打扰圣上在此赏雪,这便告辞了!”沈梅棠急忙道。

“打扰不着,稍刻,就顺着楼台转到别处去了,有贵妃陪着,不会到书阁来的。”刘公公道,“我沏茶去,有劳你们俩个门前清雪,棠主到楼上自己选几本书,替我推开窗子通会儿风。”

“哈哈,好活。”灰兰跟玳瑁笑着到门外去清雪。

一个转身刘公公去沏茶,沈梅棠走上了二楼,想着刘公公说替他推开窗子通会儿风,沈梅棠来到窗口,推开了窗。

整个水面上的风景应入眼帘,空中落着雪,亭台楼阁如诗如画。

清晰可见那观雪的一行人沿着楼台向一处走去,虽然听不见雍

换爱游戏 bl调教文

容华贵的女子在说着什么,却能听见她如银铃摇动般清脆的笑声,咯咯咯、咯咯咯地飘荡在水面上,仿若演奏着欢快的乐曲。

沈梅棠忘记了拿书,站在窗前看着那人的背影,蓦地,想起了六一大师兄,心岸乏起思念,眼中噙了泪。

喜欢沈梅棠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