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惑主妇 回娘家每次他都搞我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苏青湖睡到自然醒,浑身的力气回笼,大脑清晰

诱惑主妇 回娘家每次他都搞我

,看着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被子,眨了眨眼。

家里只有这么一条红到极致的喜被,都给了自己,那狠人陈列——

从被窝里伸手去摸床的另一半,果然摸了个空。

她呆了一瞬,深吸了口气,一件件把衣服拽进被窝,一点点穿好,才呼出一口气,钻出了被窝。

下床,先打了一套姑婆教给自己的养生慢动作,这才收了势,裹上水粉色羽绒服在室内走了几遍,力求走路无恙。

年轻人身体好,就她这样的,面对昨晚,除了有些微的害羞,身体基本上没太大的不适了。

只能夸一句陈列,期间劳逸结合,科学与激情齐飞……

咳!

打住打住!

出了卧室,苏青湖就听到厨房里的动静,想了想,先去洗漱了。

陈列感觉到有人靠近,解下围裙,让两个儿子继续包饺子,丢下擀面杖,提着一壶热水就过去了。

于是,苏青湖刚挤好牙膏,犹豫着要不要直接凉水上嘴的间隙,人家陈列就上前,动作利索地兑好了热水。

苏青湖没忍住笑了。

“我要怎么表扬你啊陈列同志?”

笑得飞扬,说得婉转。

陈列的话脱口而出,“把表扬攒起来,床上见真章。”

苏青湖:“……”

苏青湖看着他,嘴角都要抽抽了,“青天白日,穿件衣服吧你!”

她扭头,不再看他,专心刷牙。

等漱完口,还不见人走,她疑惑地看向他,“刷牙的热水,洗脸的热水刚才都弄好了,没有用热水的地方了吧?”

潜台词,你为什么还在这里?

陈列笑,“我想看看昨天你这里——”

他指了指自己的脖子,“还有没有痕迹。”

“……有怎么样?没有又怎么样?”苏青湖面无表情。

这就是男人的幼稚和自尊吗?

陈列:“有的话,下次转移阵地?”

苏青湖看他一会儿,忽地笑了,“今天晚上,我们要守夜。”

转移阵地?等着吧!

陈列:“休息是为了更好的奋斗,一切等待都值得。”

痕迹没有退,但是她穿着高领毛衣,便没有那么突出了。

苏青湖啐他:“……幼稚!”

陈列笑着,提着热水壶出去了。

====

厨房里,大蛋二蛋熟练地包着饺子。

二蛋有些担心,“爸调的饺子馅,会好吃吗?”

大蛋:“好吃不好吃,你不会尝尝吗?”

二蛋视线下移,看着桌子上放着的饺子馅,抽了抽,“生的,怎么常?”

大蛋语言简洁,“所以,你担心有什么用?”

二蛋:“……”

二蛋沉默了一会儿,还是没忍住开了口,“哥,你最近火气有点大?”

干啥老是怼他?

怼得他都感觉自己是个憨批了!

大蛋瞥他一眼,手里动作不停,“我感觉你最近越来越蠢,有些焦虑。”

二蛋:“啥???”

“我期末成绩考多少分,你知道的吧?我在我们年级——”二蛋站起来就想说点什么,说到一半,又坐了回去。

话赶话,差点把自己坑了!

年级他第二,是跟哥哥的第一比不上……

“多少?”大蛋紧追不舍。

二蛋:“……”哥哥何必呢?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这样的道理还是懂一懂比较好!

大蛋给他回答了,“你是第二名。”

二蛋一下子把饺子皮给捏烂了一个。

大蛋继续说,“钱多枢是第一名,他还比你年龄小!”

二蛋像是被踩住了尾巴,“嗷”一嗓子,“哥,你是不是喜欢钱多枢?你想让钱多枢做你弟弟,所以你才使劲儿挖苦我?”

大蛋冷笑。

俩人冷战中,陈列走了进来,看了一下,饺子皮已经快被包完,于是走过去,熟练地继续擀饺子皮。

大蛋二蛋对视一眼,二蛋傲娇地把视线撞开。

哼!

从现在开始,他要跟哥哥绝交到包饺子结束!

大蛋简直不想看憨批弟弟了,无奈无语都挡不住他的嫌弃。

苏青湖进来,就看到了这一幕。

她揉揉大蛋的脑袋,笑着说,“人和人的聪明程度不同,别拿你和多多的标准来要求他啊,让你弟弟过一个单纯快乐的童年吧。”

大蛋低下脑袋,抿了抿唇,捡起一个饺子皮,应了一声,“嗯。”

傻人有傻福,就是这样的吗?

大蛋没忍住,去看了一眼对面,正对上弟弟略显呆滞的脸。

他一个没忍住,眉毛又皱了起来,可惜被苏青湖刚才的话压制,还是放过了这个脑子不太好使的弟弟。

而二蛋,早就在看见苏青湖的时候,就开心傻了。等她说让哥哥不要强求他时,更是心里冒着甜蜜蜜的泡泡。

结果甜不到三秒,他忽然明白过来。

——人和人的聪明程度不同,别拿你和多多的标准来要求他啊,让你弟弟过一个单纯快乐的童年吧。

这乍听起来,一点毛病没有,但是仔细品一品,再加上他妈刚才那表情语气,怎么都是有问题好不好?

还有,他啥时候有个单纯快乐的童年了?

上个问题,他妈是说他傻,是吧是吧?

后一个问题,他每天不是在奋斗,就是在奋斗的路上,他妈更是他路上的考验,这种情况下,他能有单纯快乐的童年?

苏青湖走向陈列,见他端出来什么,略有些好奇,“是什么?”

“煮的补气养血的粥。”陈列说。

苏青湖:“……那,谢谢你?”

“不客气。”

陈列一搭话,苏青湖就感觉两人之间说话的调子就向着不可控的方向奔驰而去。

“我能喝吗?”二蛋凑过来,“我

诱惑主妇 回娘家每次他都搞我

每天都太难了,肯定也要补气血!”

苏青湖:“???小朋友你是不是对自己身体素质有些误解?”

之前带着他们兄弟去体检过,身体超棒的好吗?

二蛋想起之前做体检,他妈带着他去看检查,医生一边说,他一边问,最后问得医生烦了,直接把他们送去给护士了。

护士当时讲的很清楚。

他们身体素质是真的好,检查的没一个指标都没问题

“那我不喝了。”二蛋妥协,“妈,你今天怎么起来那么晚?之前不是说好了咱们一起起来贴春联门画吗?”

喜欢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飒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