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太大了坐不住 祁醉于炀肉车过程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穆清颜一行九人喝下了孟婆汤,顿时只觉得心中充满了难以言喻的豪情。

原本也都很担心苏离,但苏离此番展现出来的实力,也让他们彻底看明白了一些因果,是以也就完全放心了下来。

是以,他们将这仙药喝下之后,立刻觉得无比的爽快,就仿佛一下子洗去了所有的背负,让灵魂都得以洗涤清静一般。

这样一番的体悟,让他们都忍不住充满了豪情壮志,恨不得当场引吭高歌一曲。

甚至,小狐狸已经忍不住了,直接就化身成了白狐,然后当真就兴奋的高歌一曲了——不是唱的《白狐》,而是《长歌一曲》,而且她竟是无师自通的运用了腾大师的唱法。

这是一种用最大的力气唱最小声音的唱法。

每次听到你,总是大风起

每次看到你,却又惊雷起

长烟落日山河壮,你在缥缈云里画里,你在缥缈云里画里。

长歌一曲,好风好梦好歌好义气……

总之,小狐狸仿佛化身麦霸,完全不知自己乃是诸葛云霓天机道神的形象,完全放飞自我了。

苏离默默的将小狐狸的精彩表演投影记录了下来,准备到时候给九凤看看——就这种小狐狸,为了不丢你天机阁的面子,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了这妖孽吧。

小狐狸的表现,便是不苟言笑的云青鸿都给逗笑了。

不过苏离也有关注,他们这群人喝完了这美味的忘魂酒之后,的确该记得的还是记得,并没有什么大碍。

记忆要清除和转轮,至少也是要进入画卷之中才开始,眼下时间还没到呢。

“皇主现在放心了?就一点儿不相信人家。”

华紫嫣语气幽怨道。

“没有没有,非常非常的相信好吧?嗯,你要是生气就在壁画世界里多欺骗我一次好了,我这人很大度的。”

苏离在内心传音说道。

对于这般事情,他向来都是不在意的,反正他活在当下——若是过去的他?嗯,那这么蠢,多毒打一下也好,毕竟开局那么没有自知之明,还想吃软饭?

实在是太可耻了!

华紫嫣:“……”

华紫嫣也很是无奈,遇到这么个皇主,当真是不好办呢。

这可真是甩手掌柜,没事儿就往过去的他身上丢因果,让过去的他去壁画世界里背锅——这谁要应了他过去的因果,得是多么倒霉多么凄惨啊!

华紫嫣都有些于心不忍了。

苏离则不以为意——这些因果也已经全部清晰明了了起来,而华紫嫣肯定是不能进入其中的,但可以适当的干涉几分。

“皇主,接下来也可以让他们开始了。”

华紫嫣传音道。

忘魂酒已经服下,是时候开轮回了。

苏离道:“好。”

说着,苏离这才正色了几分,走了出来。

他看向了还在唱唱跳跳的小狐狸,随即抬手一抓,直接掐住了小狐狸的后颈,将她提了起来。

小狐狸化作的小白狐双腿乱蹬——放开我,我还要喝——哥两好啊,六六六啊,五魁首啊……

就这酒量……

苏离已经懒得吐槽,别说是酒量,就这智商也是堪忧啊。

“回去好好当一回诸葛云霓吧,天机道神的因果给你了,到时候也算是补偿了九凤对吧。说不定那个世界出现了特殊的进化,将来能覆盖部分现实呢。”

“如果有那样的机缘我就以天魂降临,解锁部分因果,这样就帅了。”

“不过小世界要发展超越原来的世界,痴人说梦啊!”

“难的很,只能说,他们有了历练的效果就好,其余也就不奢求了。就算是历练的效果,只要能沉淀到炼虚合道的合道层次,也差不多够了。

到了这个层次之后,结合《一气三清》之术以及《天罡造化混元气》,《身外化身》之法等等,战力其实已经足够强了。

如三清一气化盘古这些功法,需要盘古血脉,却也没法传授。

但是像《鲲鹏逍遥游》身法之类的身法,却还是可以传授一些的。

再加上祁云梦那边获取过来的《虚空天杀镇魂道》以及虚空九炼杀魂道,这些其实也是非常强的,可以让系统修正成为杀道传授出去。”

“总之,这一次其实整体还是非常不错的。”

苏离心中沉吟,然后看向了沐雨兮。

“少爷。”

沐雨兮立刻靠近了过来。

苏离伸手拉住沐雨兮的手,然后轻轻拥抱了一下她:“雨兮,这些年你受苦了。”

沐雨兮美眸如水,立刻柔声道:“少爷,这是雨兮的荣幸呢。”

苏离伸手抚摸了一下沐雨兮的脸。

如今的沐雨兮,身穿的是一身粉色的纱裙,看起来格外的清纯灵秀,楚楚动人。

在这一世,她并不需要去各种演戏,所以呈现得很实在,就是那种很娇俏可爱的少女类型。

她浑身拥有着很轻灵的灵性气息,那修长的身体和绷紧的、笔直的双腿,让她看起来也充满了青春的活力。

这样的沐雨兮,带着几分天真烂漫,不像是曾经那般背负诸多。

也因此,她少了一缕曾经的不食人间烟火气息的飘渺,多了几分真实感。

苏离轻抚着沐雨兮的脸,看了好一会儿,这让沐雨兮都露出了一抹羞怯之色,心中欢喜却又有些心如鹿撞。

这是初恋的感觉,也是心动的感觉,但更多的还是源自于如同前世今生般的幸福的感觉。

“这一次,应该是你们最好的历练机会了,在无尽动乱之中,我为你们寻了一处真正的港湾。

或许世界之中本身会有诸多黑暗,但是你们的心中,应该心怀光明,向前而行。

特别是你,雨兮你的心中有真善美,反而最是容易受到欺负。

不过你们放心,但凡出现什么被欺负的情况,只要和阴阳相关,那都会没事。

因为我以无上秘法进行了命运转移,到时候会有人替你们去完成那些事情的,所以也不用膈应。”

“方然,如一些不太好的事情,甚至连发生都不会有机会发生的。”

“而若是真有类似的事情发生——雨兮你牢记一点,尝试着召唤时空天河,然后召唤可以帮助你的人帮助你,那就行了。”

苏离轻声叮嘱道。

“少爷您这是……”

沐雨兮有些难以明白。

苏离笑道:“不用想那么多——我已经封死了所有让你们受欺负的情况,当然这种欺负不是正常的那种欺负,而就是被冒犯的可能。

可一旦还是有出现类似的情况,那么就说明了一些问题——那个世界有可能契合到了真实的因果。

所以是可以着重打造的。

而这其中,你和云青萱、魅儿这方面,多半会有一定的可能。

所以这件事,你只需要心中有印象就好。

至于我说的冒犯,是因为你的体质本身是有问题的,太过于蕴含强大的阴阳合道气息了。

这一点自斩之后已经解决了,所以如今是没问题的。

但是因为忘魂酒和壁画世界规则的问题,转轮进去之后,就会出现之前的情况了。

这时候,多半会有一些因果算计。

到时候,我会让那里面的孙成峰去应对的——那里面的孙成峰就是个画出来的纸人,无所谓的。”

苏离说到这里,沐雨兮和云青萱等人全部听懂了。

这时候,便是冯芊芊,都不由表情精彩了起来。

沐雨兮柔声道:“少爷,雨兮只愿意和少爷在一起呢。”

苏离道:“当然,这是无法控制而出现的情况——正常情况下这些是不会发生的,我已经加强了好几层的保护。

毕竟哪怕是虚假的,也不能接受啊,我这人呢,一向是非常霸道而又追求完美的。

我说的这些情况,是这个世界的发展一旦突破了我的控制之后的情况,如果出现了类似的情况——

这种情况,包括云青萱也是一样!

那么,只要有出现的征兆,雨兮你就召唤时空天河,接下来有人会进行守护。

如果是青萱那边出现这种事情,那青萱你就将那个世界里的雨兮想办法杀死就行了。”

云青萱闻言,微微震惊,道:“这……是不是有些残忍了?”

云青鸿道:“那有什么残忍的?你要明白,那个世界其实只有我们自己是真,其余都是虚幻的存在——到时候,我要变强,就斩断执念,直接将你杀了。”

云青萱闻言,眉头一挑,道:“哦?是吗?那既然这样的话,我到时候也会让你瞧瞧,我这个姐姐有多么厉害!”

云青鸿耸耸肩,道:“所以说,我也不喜欢扶弟魔姐姐啊。”

云青萱道:“所以你凭什么加入皇族?凭什么在壁画世界历练?你以为是凭你那张脸吗?”

苏离道:“凭的是你姐姐的魅力,所以现在不是我帮你姐姐扶你吗?”

云青鸿:“……”

云青鸿道:“皇主我错了,我说错话了。”

苏离道:“行了,差不多就是这样,其余也没什么好注意的。”

穆清颜若有所思,道:“我先前一直觉得,幽月的来历是有些异常的,所以我原本是打算去探寻的——你这壁画世界能做到和现实一比一的那种进程吗?”

苏离道:“可以。”

穆清颜道:“那我去试试幽月的因果,你别再去镇魂碑那儿搅局了,那雪螟古庙里有更大的隐秘。”

小狐狸道:“那我没法出世了呢。”

穆清颜道:“你是诸葛云霓了,还想当狐媚子去勾引谁呢?”

小狐狸道:“啧啧啧,我怎么听出了一股酸味儿?”

穆清颜道:“我需要吗?我和夫……我修行的时候,你大概还在娘胎里没开始凝聚出来呢!”

小狐狸道:“哦,是哟,你年纪大你了不起。”

穆清颜:“……”

苏离:“……”

这是什么鬼,这后宫之中,还开始内斗了?

苏离抬手拍了小狐狸后脑勺一下,道:“好好说话,再阴阳怪气就丢了你。”

小狐狸立刻老实了,亲昵而又热情的、可怜兮兮的道:“清颜姐姐……”

穆清颜抚额,道:“算了,我懒得和你争。”

穆清颜说着,又看向苏离,道:“幽月的因果不在于幽月,可惜这一世……可惜如今的这个世界里已经死了,终究有些因果也就没有呈现。

她的因果其实在幽梦身上。

幽梦我一直觉得,来自于一首仙词——夜来幽梦忽还乡。”

苏离道:“我想到了,所以还是和苏荷有关系。”

苏荷诧异道:“和我有什么关系?反正我不管,我进去之后,我要当姐姐,我要照顾弟弟。”

苏离道:“那不是弟弟,那是个纸人,还斩了因果的那种,就是去当陪练的。”

苏荷道:“那更有趣了,这得趁着弟弟没成长起来好好打打,不然等成长起来了就打不过了。”

苏离:“……”

苏离无语之极,道:“你们这些人一个个的心中存有暴力因素的?都想打我?我这么可恨吗?”

苏荷道:“不是啦,就是觉得很有趣嘛——毕竟你也说了,在里面可以放飞自我,而且平时吧,你是皇主,我们也不能太过分了不是吗?

但是在那里面就不同——我其实挺好奇,如果我将你杀出去,你那天魂会跑哪里去,会不会跑出来向你告状?”

苏离一挥手,道:“杀,尽管杀,看你杀不杀得死吧。而且我告诉你们,既然那天魂有我的命格,估计不是那么好杀的,你们就可劲儿造呗,要是被毒打了,别说我对你们太狠——到时候我会将那些场景记录下来,让你们好好回忆一番的。”

云青鸿闻言,顿时自信了几分,道:“那肯定不会,我一向是个务实之人!”

华紫漓道:“我大概可能会正常的去奋斗一番,像是苏叶那样,参与万族之战,应该不至于去欺负你。”

冯芊芊道:“我大概可能会试试?皇主可不要生气哟。”

苏离道:“别觊觎我的身子啊——这要真涉及到这方面,可就会被真实的我直接降临取代的,到时候别偷鸡不成蚀把米。”

冯芊芊道:“那皇主这么说,芊芊就更想试试了。”

苏离道:“试试就逝世。”

冯芊芊:“……”

她是个如大家闺秀、小家碧玉般的少女,平时自是不会这么说话的,但是忘魂酒之后,也就放飞自我了。

诸葛青尘道:“我会努力的学习壁画,我觉得,掌握了壁画才掌握了真正的天机,其余什么功法手段,那完全和这个没法比。”

苏离道:“那希望你能成功。”

诸葛青尘道:“放心,我会将离兄所在镇魂碑上,好好研究离兄的天魂结构的。”

苏离:“……”

苏离道:“所以这就是你们内心的真实想法了?”

诸葛青尘道:“离兄在说什么?没有,绝对没有。”

……

大轮回术衍化,壁画世界化作神秘的世界,全部呈现而出,并很快的没入到了记忆禁区十层的一处处的虚空之中。

虚空仿佛亮起了一朵朵美丽的烟花,又在忽然之间扩散了出去。

这烟花是变得更加璀璨,还是会在将来彻底的化作黑暗,苏离也并不知道。

但是这群一行九人——沐雨兮、云青萱、诸葛青尘、华紫漓、云青鸿、冯芊芊、苏荷、小狐狸以及穆清颜,却就这般的被命运安排,进行一场前所未有的‘真虚体悟’级的历练。

这样的历练带来的好处,远远不是诸葛九凤等人沉淀两万年普通的壁画世界所能比的。

同样的,也并不是直接送回两万年前去沉淀就可以沉淀出来的。

诸葛云霓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看起来很强,在外界也确实有一定的威慑力。

但是苏离对比了一下——就诸葛云霓这天机道神,如今的他,当真是一手能就拍死!

而且对方连挣扎之力都没有,扑腾第二下的能力都没有。

就是这么弱——比普通的神王都还要弱太多了。

当然,苏离能确定,如秦祖渊之流,若是没有特殊底蕴的话,基本也就被如今的他几巴掌就能拍死。

这只是单纯的极限战力对比的情况下。

像是如果是出什么五指山的绝杀手段的话,无论秦祖渊有何等底蕴,皆难逃一死。

这就是苏离如今的底蕴。

不知不觉战力已经达到神王级了。

只不过,苏离很清楚,别看神王级似乎很牛逼,但是这只是个残破法则的小世界,战力都很水,而且比较浮夸。

就像是越南盾的价值一样,动不动以亿为单位,但是换算成大国的货币,可能也就九牛一毛。

但苏离不同,苏离的战力哪怕是在通天塔大位面天道规则世界,他也有把握一掌拍死几个守护者级别的天骄。

当然,大抵上差不多也就是这种战力层次了。

底蕴绝杀方面自是另说,因为到了大位面,多半每个存在都是有极强底蕴的。

拼这个反而并不能说明自身真正的实力。

眼下,苏离看着足足九个世界融入了他这记忆禁区第十层虚空之后,才重新回到了东泰山神域区域。

在这里,苏离看到了凝实的华紫嫣。

“皇主这般,倒是确实是一个极好的锻炼之法,而且有了三大三千大道的规则加持的话,这也相当于皇主在磨砺、在以我们这个世界的底蕴来豢养三千大道,把这个世界都当成了魂奴药奴了。

这样一来,皇主也成为恶龙了。”

华紫嫣轻声道。

苏离摇了摇头,道:“小世界终究只是小世界,是模拟的因果而不是现实。再者,屠龙者绝不会成为恶龙——至少我这里是这样。

这世界太黑暗了。

在我的理想之中,修行者的世界应该是真正的人人如龙,大同盛世,而不是像是如今这般,无尽的分身一直内卷,这实在是太恐怖了。

而很多时候,想要改变,是一定会要有牺牲的。

在我们祖地,始皇统一天下,车同轨,书同文,这就是功在千秋的事情。尽管战争必定也依然是兴百姓苦、亡百姓苦,但是一苦却可以换来无数岁月的安定与繁荣。

若是立下的道统足够完善,是可以拥有真正的永恒国度的。”

华紫嫣沉吟片刻,道:“的确如此,至少得拥有最公正的轮回道统,而这你已经做到了。”

苏离道:“是的,一旦天道失衡,必定礼法崩乱,道德沦丧,世间化作魔域。相对,我所做,不过是希望这般环境变好一些,人人有敬畏之心,敬畏鬼神,做事留三分余地。

让每个人都明白,举头三尺有神明,做事不能做绝。

让每个人都能明白,真善美才是时间真正的幸福源泉,明白修行即便不打打杀杀,也一样可以成就真正的大道。

读书人可以以文载道。

武者也可以以炼体入道。

气血者以血脉入道。

修行佛法者,也可以以佛法、度化世人入道。

便是牛鬼神蛇,都可以以功德入道,以行善积德入道。

而恶徒者,生前作恶,死后则镇入底蕴,受各种轮回酷刑鞭笞,让他们意识到这样的因果业报,然后悔悟在人间的所作所为,然后再次转世,以戴罪之类布施功德,换来真正的解脱……

一个文明的传承,一个道统的建立,往往都不是一朝一夕的。

他们进去修行磨砺,同时也是我的一种顿悟,对于三千大道的修行也是原因之一,却没想过要蚕食天道的某些因果。

我完全没有这般心思,若真有蚕食,将来也定然会给予弥补。

所以你终究还是格局小了一些。

我其实没有太多的心思,期初只是想让身边的人过得好一点,后来觉得,洪荒皇族祖地即将沦陷,诸多兄弟姐妹、同血同根源者都真的很无辜。

我是个普通的存在,就像是他们之中的一员,也有家人妻子孩子和父母,这些构成了生活之中的每一个普通的部分。

我希望……可以让他们过得好一些,希望他们可以得到救赎。

如果我没有能力,也就只能独善其身。

但是有能力了,便应该背负兼济天下的责任。”

苏离认真说道。

华紫嫣乃是轮回掌控者,被系统敕封,如果她有误会,显然这是不好的。

正常情况下,苏离也没有必要去解释这些。

可眼下,他却还是认真的解释了——华紫嫣目前也是唯一知道他拥有三千大道、拥有真正巨大因果之人。

也是唯一可以说说话的人了。

其余便是苏忘尘、苏梦,如今都不方便交流了。

另外的几个重要的存在,也已经开始了属于他们的独立世界的历练。

甚至——苏离还有一些特殊的想法——若是有将来。

那么,就将他们每个人的最美好、最幸福的一份经历剪辑出来,然后组合一起,形成一个完美的曾经,再覆盖掉现实。

这样,整个浅蓝世界将会是最美好的世界,而绝不会是归墟般的浩劫末日。

不过,想要做到这一点,就就必须要在他自己的时间轴里进行深度的耕耘了。

这不是一朝一日可以完成的。

但,有这念头之后,苏离也会去尝试。

无论成功与否,这都是一种极道的因果。

“果然如此,所以你是苏人皇,是洪荒皇族之主,也只有你有资格,有这样的魄力!而且,我确实可以清晰的判断,你的初心一直没有改变。”

“你还是曾经的那个少年,没有一丝丝改变。”

华紫嫣认真说道。

苏离:“……”

苏离唏嘘道:“这里就交给你了。”

华紫嫣道:“嗯,想办什么事情,安心的去办好了。”

苏离点了点头,然后,他便直接的来到了《皇极经世书》中。

《皇极经世书》中的世界,包括了东泰山神域以及其余的地方。

混沌世界之五指山道场,则存在于苏离的记忆禁区前九层空间。

而万千之心目前则在东泰山神域外围区域单独的一处空间里。

苏离来到的《皇极经世书》的地方,则是《皇极经世书》书页世界,也就是《皇极经世书》的核心枢纽之地。

在这里,这一次苏离也已经毫无顾虑的运转了《八九玄功》。

同时,他直接变身成为了神笔马良——身怀顶级的《大梦千秋术》(《庄周梦蝶》功

师父太大了坐不住 祁醉于炀肉车过程

法),以顶级的《八九玄功》变化成为神笔马良之后,苏离直接用整整一页的《皇极经世书》书页,来作为底蕴。

随后,苏离以造化笔衍化神笔马良的笔,手持《皇极经世书》这天书的书页为画纸,苏离在上面画出了一枚造化玉碟。

而此时,正准备向上层汇报、准备画出‘通天塔’以显化真实并降临而下的马良,在一群大佬期待的眼中,刚画了半截的通天塔,便忽然炸了。

如果不是一群神秘的存在忽然出手稳住了其神魂底蕴,恐怕这马良,立刻就要彻底死穿。

“什么情况?”

“有巨大因果变化!”

“造化气息?”

“果然和通天塔有关,也就是说,这个世界暂时不能立通天塔?”

“不是不能,而是有一座还没有立起来的通天塔中,必定有造化之门的痕迹!”

“毫无疑问,青云冢啊!”

“嗯,就是大帝墓无疑了——这一次天池血河化作了黄泉,形成了幽冥海忘尘寰的特殊秘境世界——冥河秘境!损耗资源极其巨大!”

“那三层记忆禁区之第一层和第二层,蕴含诛仙剑阵,也全部融入到了冥河秘境之中,形成了独立的‘冥河秘境’,实在是巨大的不朽机缘之地!”

“这是一次极好的探囊取物之法,如此就将诛仙剑阵套了出来,可惜那苏离还拥有五成权限没有降低。”

“已经足够了,他的底蕴也应该损耗一空了,毕竟诛仙剑阵价值不菲,我们拿到五成,投入再多几乎也不可能填平的!没有降低其实已经是万幸了。”

“所以那苏离不懂诛仙剑阵蕴含的真正不朽奥义,因而还觉得幽冥海付出多,实际上,沧海一粟罢了。”

“说到底其实还是他的眼界变强了,若是按照先前的布置,一亿天机造化本源命气的投入,都可以拿五成了,到时候让全部的神灵去免费打工。”

“确实,此番耗费如此海量的天机造化本源命气,的确是巨大的投入了。也是如此,那苏离才没有异议,不然他若是不满意,多半即便是斩出来,形成了冥河秘境,也依然会导致我们丧失部分权限。

这反而是不好的。”

“是的,唯有他觉得我们的投入多,才会有五成权限正常分配。但实际上,再拓展万倍,也比不上诛仙剑阵的奥义重要。

这是真正的不朽剑阵,真正的蕴含不朽的道痕!

而且,让神灵进入其中,不是更好的收割吗?

一旦他们悟出来了,恰恰又相当于是为我们累积底蕴,我们甚至可以省去顿悟不朽造化的时间。

到时候,将这些顿悟全部总结出来,直接就可以攫取胜利果实。”

“嗯,的确如此。所以大帝墓中,是有造化之门相关因果,以及三千大道了。也是如此,现在才无法在此地立通天塔。

如此一来,便先关注大帝墓的变化吧。”

“如此也好。”

一群神秘的存在商议之后,便将马良重新拯救过来了。

甚至,一位神秘的存在还赐予了一缕造化给予马良,这让马良也因此而因祸得福,各方底蕴反而变得更强了几分。

可这好处还没沉淀,顿时他只觉得底蕴陡然一空,顿时身体又炸了。

……

如此,足足好几次之后,马良一脸衰弱的倒在地上,不时口吐白沫。

而现场那提议让马良绘画通天塔的那位神秘存在,脸都黑了。

“晦气,损耗了我足足三成的造化本源,足足三十份的造化本源气息啊!”

这神秘的存在说话似乎都带着泣血的哭音了。

“此番立道‘冥河秘境’,因果巨大啊!”

“确实如此,所以不用忧虑,很快就都回来了。”

“我们去看看那冥河秘境如今如何了,这样也能心情愉快一些。”

“造化本源而已,不用放在心上,稍后只会来得更多。”

“呵呵,不是你的损失,你当然说得轻巧。”

……

苏离此时每一笔下去,他这个身体仿佛就在冥冥之中炸裂一次。

好在,一番操作之后,造化玉碟被他画了出来。

不仅画了出来,苏离还画了完美级的足足二十四片!

其中甚至有三片直接镌刻了三千大道的印记,同时苏离也将自己的三千大道烙印了上去。

这样一来,三千大道相当于‘归位’了。

非但如此,苏离还镌刻了那样一首诗在那造化玉碟上——

高卧九重云,蒲团了道真,天地玄黄外,吾当掌教尊,盘古生太极,两仪四象循,一道传三友,二教阐截分,玄门都领袖,一气化苏离。

这些画完,苏离以《八九玄功》衍化出的这个马亮,都直接在现场炸了。

莫名其妙的这么惨死了一次,苏离也是有些无语。

好在他也有心理准备,留了造化本源,所以炸死一次也相当于又自斩了一次,实力又弱了几分。

这是一件好事。

所以完成了这些之后,苏离毫不犹豫定下刷新天机商城,把所有次数全部用了,刷出了造化玉碟。

造化玉碟(已认主苏离)(售价3000亿天机值,4点造化点):蕴藏三千大道之大命运术、大轮回术、大时间术(待激活)、大因果术(待激活)等三千大道奥义的无上宝物,为二十四片造化玉碟碎片凝聚体。造化玉碟可记录大道三千天道至理,并感应三千大道其余至道气息,同时屏蔽一切其余造化玉碟(盗版)对本造化玉碟(正版碎片)的窥视。

造化玉碟,人皇苏离专用,有诗曰:高卧九重云,蒲团了道真,天地玄黄外,吾当掌教尊,盘古生太极,两仪四象循,一道传三友,二教阐截分,玄门都领袖,一气化苏离。

这东西刷出来的时候,四方惊雷滚滚,炸裂不觉。

天地仿佛都裂开了一般!

不过,苏离浑不在意——你们不仁,休要怪我不义!

苏离没有在意无尽惊雷炸裂四方,如毁灭末日降临般——此地已经如此,外界更是如何?

懒得理会,死道友不死贫道!

毕竟,他虽是人皇,却也不可能真的一直让别人薅羊毛,没道理的!又不是傻哔!

眼下,苏离毫不犹豫,直接购买。

购买完的那一刻,苏离只觉得一种难言的因果直接圆满!

刹那之间,伴随着造化玉碟出现,苏离怎么又觉得,战力至少比先前的巅峰战力都提升了十倍?

苏离感应了一下,发现战力真就提升了十倍!

要知道他如今的战力是很恐怖的啊!结果还提升十倍?

苏离有一句MMP非常的想要讲。

曾经极限追求战力,战力升不上去。

如今极限追究压低战力,却怎么也压不下来。

人生就没有能顺心如意一点儿的时候吗?

苏离都有些抑郁了,升什么战力啊这是?!

这实在是太糟心了。

苏离叹了一声,然后无奈的拿起造化玉碟,又看了看虚空中的那一幅巨型的眼睛之画,也没有多想,将造化玉碟往上一扣。

“轰——”

虚空仿佛一下子活了。

这一方混沌世界,顿时有了真正的太阳。

因为眼瞳,加上眼瞳之外的光晕以及二十四道光柱(造化玉碟以及其二十四片碟片),就仿佛形成了一个散发光线的太阳一般。

这就真的是‘天枢之眼’了吧。

所谓天枢,就是天书。

天书对于苏离而言,就是《皇极经世书》。

那么这不成了天书之眼又是什么呢?

“所以,那诸葛浅韵的天枢之眼,说到底就是想顶我这‘天书之眼’的因果?可惜我竟是误打误撞的成了!”

“不,不是误打误撞,这就是浅蓝小精灵的指引啊,毕竟画‘造化玉碟’之法是她提出来的。之前底蕴还完全不够,这天池血河这么一搞,我不仅吃饱吃撑,刚还吃炸了。”

“这也太爽了吧?!”

“如今好像任何死局都可以逆转?”

“不过……好像每次顺利的时候都会有变卦……呸呸呸,想什么呢!”

苏离想着的时候,莫名脸色一变,然后立刻断了糟糕的想法,只是去想好的地方。

果然,杂念清除之后,心中倒是舒服多了。

随后,苏离感应因果,尝试开启天机之眼。

那一刻,一种玄之又玄的状态生出,同时,在他的眼睛四周,他清晰的感应到了连同记忆禁区混沌世界五指山、东泰山神域、《洪荒皇族》之洪荒世界等,全部都拥有了气候变化。

他这只眼瞳,仿佛就是这个世界的真正太阳一样。

而那造化玉碟伴随着的三千大道,就是这世界的真正大道规则。

虽然规则不全,但是可以陆续完善进化,这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因为,他这世界本身也处于修行与进化之中。

除此之外,那二十四块碟片,也同样的开始了各自的命运衍化!

这一刻,其竟是化作了二十四节气!

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

一行奥义对应呈现于苏离的感悟之中——这不就是节气歌吗?

二十四节气,恰恰就是根据太阳在黄|道上的位置,将全年分为二十四个时段,即:

立春,雨水,惊蛰,春分,清明,谷雨;

立夏,小满,芒种,夏至,小暑,大暑;

立秋,处暑,白露,秋分,寒露,霜降;

立冬,小雪,大雪,冬至,小寒,大寒。

这些,合称二十四节气,其中也以春夏秋冬四季为核心。

苏离怔然半晌,随即立刻想到了什么!

花月山谷!春天!

灵荷秘境!夏天!

烈焰荒域!秋天!

雪螟古城!冬天!

这一系列因果,就是围绕这四季而来!

而如果复刻打造出这样的四季秘境在这一方世界,融入五指山区域的话,那就是五指山外,四季秘境。

融入对应的地脉就是九!

九本就是数之极!

九也代表了帝王之数。

那一刻,苏离若有所思,一切似乎已经渐渐明朗了起来。

沉吟之间,苏离直接将这造化玉碟衍化四季五行以及华紫嫣的六道,引入了云青萱沐雨兮等人历练的小世界之中。

这般之后,整个天地仿佛一下子变得更加的神秘了。

随后,苏离也才默默的收了这些手段,并重新出现在了外界。

外界,他是自天池血河离开。

如今出现,自是再次出现在了天池血河区域。

可再次出现之后,苏离的眼瞳也不由猛然收缩了一下。

因为,这一方天池血河,化作了秘境——如同地府一般无比真实的轮回秘境!

但见远方,地形凹凸,势更崎岖,峻如蜀岭,高似庐岩。

非阳世之名山,实阴司之险地。

荆棘丛丛藏鬼怪,石崖磷磷隐邪魔。耳畔不闻兽鸟噪,眼前惟见鬼妖行。

阴风飒飒,黑雾漫漫。阴风飒飒,是神兵口内哨来烟;黑雾漫漫,是鬼祟暗中喷出气。

一望高低无景色,相看左右尽猖亡。那里山也有,峰也有,岭也有,洞也有,涧也有;只是山不生草,峰不插天,岭不行客,洞不纳云,涧不流水。

岸前皆魍魉,岭下尽神魔。洞中收野鬼,涧底隐邪魂。山前山后,牛头马面乱喧呼;半掩半藏,饿鬼穷魂时对泣。

除此之外,苏离也亲见此地衍化出了伪十八层地狱!

每一层,苏离都能无比清晰见证其底蕴,雄壮浩瀚,波澜诡谲!

吊筋狱、幽枉狱、火坑狱,寂寂寥寥,烦烦恼恼,尽皆是生前作下千般业,死后通来受罪名。

酆都狱、拔舌狱、剥皮狱,哭哭啼啼,凄凄惨惨,只因不忠不孝伤天理,佛口蛇心堕此门。

磨捱狱、碓捣狱、车崩狱,皮开肉绽,抹嘴咨牙,乃是瞒心昧己不公道,巧语花言暗损人。

寒冰狱、脱壳狱、抽肠狱,垢面蓬头,愁眉皱眼,都是大斗小秤欺痴蠢,致使灾屯累自身。

油锅狱、黑暗狱、刀山狱,战战兢都是大斗小秤欺痴蠢,致使灾屯累自身!

油锅狱、黑暗狱、刀山狱,战战兢兢,悲悲切切,皆因强暴欺良善,藏头缩颈苦伶仃!

血池狱、阿鼻狱、秤杆狱,脱皮露骨,折臂断筋,也只为谋财害命,宰畜屠生,堕落千年难解释,沉沦永世不翻身!

而其中,已经有恶徒凶魂,一个个紧缚牢拴,绳缠索绑。

然后有来自于幽冥海的赤发黑脸兵卒,手持长枪短剑;牛头马面将士,挥舞铁简铜锤。

只打得那些凶魂恶煞皱眉苦面血淋淋,叫地叫天无效应。

此情此情,苏离甚至莫名想到一句轮回之名句——人生却莫把心欺,神鬼昭彰放过谁?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注:此18地狱引用西游记描述)

苏离心有戚戚焉——幽冥海忘尘寰这一手,干的也是漂亮,血赚!

这是把地府提前立了?

可惜,你们终究没有掌控孟婆,没有大轮回术!

一切,也不过镜花水月,空中楼阁!

苏离身影一动,飞上了奈何桥,顿时,一种强烈的阴风飒飒的感觉扑面而来,那真实程度,让人震撼!

桥下,奔流浩浩之水,险峻窄窄之路。俨如匹练搭长江,却似火坑浮上界。

阴气逼人寒透骨,腥风扑鼻味钻心。波翻浪滚,往来并没渡人船;赤脚蓬头,出入尽皆作业鬼。

桥长数里,阔只三寸。高有百尺,深却千重。上无扶手栏杆,下有抢人恶怪。

枷缠身,打上奈河险路。桥边神将甚凶顽,河内孽魂真苦恼。

桠杈树上,挂的是青红黄紫色丝衣;壁斗崖前,蹲的是毁骂公婆‘银’泼妇。

铜蛇铁狗任争餐,永堕奈河无出路——

此时,仿佛天地间还有道音轻声歌唱,如泣如诉:

唱曰:

时闻鬼哭与神号,血水浑波万丈高。无数牛头并马面,狰狞把守奈河桥。

……

好一会儿,苏离才来到了三生石前,整个人说不出的怪异。

合着打造了这样一个空壳,砸了几千万亿天机值和几千万通天道痕?

这是浅蓝的手笔吧?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把真正的资源给我打造了,就这个场景——一千亿天机造化本源命气苏离都嫌多!

而且那些牛头马面什么的,都不需要用天机值凝聚,直接找些幽冥海的高手来顶,洗一洗就可以用了。

苏离甚至估计,一千亿都有点多了。

“浅蓝,你这夺笋啦!”

苏离心道。

“嘻嘻,主人,这次花了足足十万通天道痕和三百亿天机值呢,已经花的很多了,其余都给我们搭建混沌道场啦!”

浅蓝小精灵主动的飞了出来,一点儿都不害怕,反而主动的扑入苏离怀中。

嗯,这都十六七岁了,而且还吃成了水桶腰!!!

苏离感觉他抱不动了,太沉了!

这就真是傍上了富婆,一日暴富不是梦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