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吗舒不舒服宝贝h 早到宝贝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赵周韩和池小叶,在整个圈子里都是天花板一样的存在。

赵周韩常年扎根军区,大家对他的印象多半来自传说,传着传着就成了传奇人物。

池小叶更神,从普通女孩一跃成为赵家的儿媳妇已经够幸运的了,没想到还是都城首富郭立失踪多年的大女儿,这种锦鲤体质,让多少人眼红。

而他们的孩子,自然也是人中龙凤。

那孩子比同龄孩子高出一大截,却不是壮壮那样的胖墩儿,胖瘦正好,且运动细胞发达,上大马都不需要旁人扶,一抓一蹬自己就能上去。

声音清亮,口齿清楚,别说是小班的孩子,即便中大班的孩子也不一定有他说得清楚,到底是谁在乱传这孩子是一个不会说话的自闭症患儿?!

宾客当中,许多人都在关注着果果,都在私下悄悄议论。

在一众小孩当中,果果和壮壮因为是同班同学的缘故,自然要比其他小孩更为熟悉。

“陈宇泽,朱老师布置的作业你做了吗?”

壮壮一愣,小眯眼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木马上的男孩,抿唇不语。

孩子的长辈们都站在外围,一边看孩子,一边聊天。

见状,陈太太老远地提醒自己的大孙子,“壮壮,他是果果啊,你们不是小班里的同学吗?”

壮壮眨了眨眼睛,一脸懵逼。

要说开学也有一个月了,有个别孩子,每次放假上来,总能把同学的名字忘记大半,亦或者,根本叫不出同学的名字。

壮壮认识这张脸,也听到过“果果”这个名字,但是,他不知道原来这位同学就叫“果果”。

他慢吞吞地开了口,“你,姓果吗?”

果果大笑着摇头,“我不姓果啊,我叫赵启尧,我姓赵。”

“你,为什么,姓赵?”

“我爷爷姓赵,我爸爸姓赵,我当然也姓赵啦,果果是我的小名,你不是也有小名叫壮壮吗?”

如果单看果果,大家就觉得这小孩挺机灵,也不会觉得他能说会道。

可把几个同龄孩子放在一起,特别是两个同班的孩子放在一起对比,相形见绌就十分明显了。

同样是三四岁的孩子,单轮说话,陈家的胖孙子还在词语阶段,且发音都不清楚,而赵家这个小孙子,已经是出口成章逻辑满分了。

说小孩子“贵人语迟”的话,那都是自我安慰,聪明的孩子说话早且表达能力强,这是有科学道理的。

陈太太挺尴尬的,吃力地将孙子从木马上抱了下来,说:“来壮壮,给大家表演一个节目。”

这句话,听得许多大人尴尬症都犯了,可奶奶辈们却乐此不疲。

壮壮年纪小,也不懂事,奶奶拍着手鼓励他,他就在台上翻起了跟头。

连续翻了三个,都快出界了,陈太太就竖起大拇指夸赞得不行,“我家壮壮可太厉害了,来,还能再翻回来,翻回来……”

壮壮实在是太胖了,翻了三个确实可以,但再翻,显然已经非常吃力,他没有往回翻,而是继续往边上翻。

陈太太哄着说道:“壮壮,你再往里边翻,大家可都看不到你哦。”

说话间,壮壮已经翻了过去,可翻到一半翻不过去,身子一偏,一下朝旁边的草坪上倒去。

“啊……”正巧路过的一个小女孩被他给绊倒了,两只膝盖直接撞到了地面,当场就泪眼汪汪起来,“呜呜呜……妈妈……”

小姑娘不大,但一定比壮壮和果果大,是大班或者一年级的孩子。

壮壮撞了人,一句话不说,听到哭声,更觉烦躁,他不管不顾抬腿就是一脚,大声嚷嚷,“吵死了!”

骂人都口齿不清,他说的是——qiao xi le!

说话的同时,他还不由分说地一脚踹人家小姑娘胸口上。

“哇……”本来都快停了,这一下,小姑娘彻底大哭起来,还“妈妈妈妈”地叫个不停。

也不知道这是哪家的孩子,家长大概是想着反正有托管服务就离开了,久久不见出现。

果果正骑在木马上,要比他们高一头,全部的经过都看在眼里。

见状,跳下木马,飞奔过去,笨拙地插进小姐姐的胳肢窝,试图将她抱起来,可是,那小姐姐不配合,他没抱动。

“壮壮,你撞到人了不但不道歉,怎么还踢人啊?”

陈太太离得最近,赶忙过去“主持公道”,“哎呦壮壮,你的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被人打了?”

果果一听,这不对啊,“陈奶奶,没有人打壮壮,是壮壮撞倒了人,还踢人家了。”

这么多的宾客,果果精准地喊出了“陈奶奶

粗吗舒不舒服宝贝h 早到宝贝

”三个字,而不是敷衍的“奶奶”,或者是投机取巧的“壮壮奶奶”。

刚才仅一遍的介绍,他就把人都给记住了。

陈太太离得最近,当然是看到全程的了,但是,小朋友之间难免有个撞撞跌跌,非得上纲上线吗?

哭是吗,我们也会哭,谁哭谁有理呗。

想着,陈太太心疼地摸着孙子的脸,带着可怜的哭腔大喊起来,“壮壮,你是被打脸了吧?这是手掌印啊……哎呦,这位小姐姐是谁家的啊?你家闺女把我孙子的脸都打肿了,我可怜的壮壮,疼不疼?”

壮壮的共情能力倒是强,见奶奶带着哭腔摸自己的脸,委屈极了,他也好像真的受到了天大的委屈似的,脸一皱,嘴一扁,居然真的很伤心地哭起来。

小姑娘一听,懵了,哭得更惨。

也不辩解,就是哭。

围观的众人纷纷上台来看情况,其实刚才那一幕虽然发生在角落里,但大家当时都看着壮壮翻跟头,都是看到的。

只是碍于“小孩子又不是故意的”一说,都不好直接挑明。

果果理直气壮地说道:“壮壮,我都看得一清二楚,就是你撞倒了人,还踢了人家,人家又没有打你,你哭什么呀?”

壮壮扯着嗓子哭喊,像是故意一样,朝着果果大喊。

女孩的妈妈终于听到声音从人群中冲了过来,女儿坐在地上哭,大白袜上两个膝盖处非常明显的黑灰,依稀好像有点血迹,白棉裙的胸口上也有一个很明显的黑脚印。

不用问,女儿这是被欺负了。

而且,她听到果果刚才说的话了,欺负女儿的就是眼前这个贼喊抓贼的小胖子。

喜欢战少我是你命中的劫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