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教授的小黏糖全文免费阅读 外国人那东西太大进不去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帝释天躲闪不及,直接被抓个正着。

一浪高一浪的挤压之力几乎将他压扁,此时他根本无法使出什么手段,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龙元甩脱出去。

其余几人见状纷纷面露贪婪之色,压下对帝释天的恐惧,二话不说冲向龙元。

然而其中有一道身影远比众人来的更快,只见他半个呼吸间就飞到了龙元跌落处,大手抓去,转而塞进了系统空间中。

看着龙元瞬间消失,众人纷纷止住脚步。

“说,龙元被你藏到哪里去了?”断浪第一个忍不住,指着谢鸣大喝道。

“不错。屠龙大家都有参与,理应人人有份!”破军附和道。

谢鸣冷冷瞥了一眼两人,直接闪身冲到帝释天面前,想也不想抬手朝着帝释天轰去。

而这会,帝释天才刚脱离了神龙的禁锢,只能险而险之躲过要害。

嘭!

谢鸣的一掌将帝释天打得鲜血狂喷不止,感受着体内疯狂流逝的凤血,原本庞大的生机像是抽水机一样快速消散,顿时,他的神色变得疯狂起来。

“龙元呢!被你藏到哪去了,快给我一半!”帝释天咬牙切齿道。

“龙元已经被我收下了。帝释天,你要是现在退走,我可以放你一马。要是冥顽不灵的话,今日就是你命丧之时!”谢鸣冷笑道。

“谢鸣,你不要得寸进尺!”帝释天大怒道。

“机缘是靠自己争取的,没什么得寸进尺。”谢鸣平静道。

“好,好,好!”帝释天指着谢鸣气急而笑,他不顾头上黑发渐渐蜕白,狰狞道:“是你逼我的!想让我死,你也不会好过。”

说着,帝释天聚齐全身神魂之力,一下从身上脱离开来,化作一道金光遁入谢鸣识海之中。

殛神劫!

圣心诀中最恐怖的一招,以元神做为武器,与对方元神拼杀。

这招一经使出,谢鸣的识海就像是硬生生被塞进了某些异物一样。

“帝释天,你是在找死!”

感受着识海中有一道庞大的身影在疯狂吞噬他的神魂之力,谢鸣也面露狠色,索性闭上双眼,快速凝聚起了元神。

当下,两道朦胧的元神在白茫茫的空间战斗起了。

轰轰轰的声音不绝于耳。

谢鸣化身的元神占据主场优势,拼着两败俱伤下,没多久就将帝释天打得节节败退。

“谢鸣,想不到你也修炼出了元神...是我小瞧你了!不过你以为你能胜利吗?哈哈,做梦吧你!”帝释天见状自觉无力回天,竟然激发元神化身在谢鸣的识海空间内引爆开来。

“你疯了!”谢鸣大骂不已,然而下一刻,眼前帝释天的神魂猛地炸开。

谢鸣只觉天地间像是失声了一样。

轰隆隆!

登时,一股恐怖的爆炸震荡识海,险些将识海炸破,而谢鸣的元神也在一闪一逝间快速削弱。

与此同时,他那显现在外头的气息飞快衰减,原本被真气遮住的面容也得以被众人看清。

紧接着,谢鸣才一头栽倒在地。

“谢鸣兄!”场中几人惊呼道。

聂风与剑晨两人受到谢鸣最多恩惠,想都没想飞身过来扶住谢鸣。

而其余几名屠龙强者包括断浪、破军、怀空怀灭等人却心怀不轨,眼神中寒芒不断闪过。

最终,龙元的驱使下让他们放开忌惮,打算先把谢鸣抢到手再说。

“放下谢鸣!否则休怪我们对你不客气!”断浪等人指着聂风道。

步惊云脸色一变,冲到聂风身前,冷冷道:“风师兄要保谁,我就保谁。识相的赶紧滚,别逼我们出手。”

“步惊云,你什么意思?”断浪气不过,抬手就朝着步惊云轰出一击。

“逼我出手,你要死!”步惊云面无表情,挥剑便是一斩,将断浪打出的气劲斩断。

而后,恐怖的剑气依旧朝着断浪头顶斩下。

“诸位,你们还不动手?等我死了你们就别想得到龙元!”危急时刻,断浪大喊道。

破军等人脸色变幻,最终还是出手当下步惊云的攻击,并反手开始围攻步惊云。

瞬间,其余几人也像是受此引导一般,全都一个劲地内斗起来。

场中气劲激荡,炸响连连。

伴着远处天门高手反应过来,接连冲杀上前的身影,聂风与步惊云、剑晨三人脸色大变,挣脱开断浪等人的攻势,扛起谢鸣便疾步匆匆脱离了战场。

冰皇、骆仙等人来迟一步,最终等待他们的只有帝释天苍老的尸身以及一旁趴在地上的神龙躯体。

......龙神岛某处山涧石洞中。

谢鸣孤身一人躺在洞内石床上。

聂风、步惊云以及剑晨三人皆坐在洞口外,望着眼前篝火陷入沉思。

眼下帝释天身死,神龙伏诛,天门众人应该会疾步匆匆离开龙神岛才是。

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

冰皇、骆仙率领的天门高手直接将龙神岛搜索了一遍又一遍,不仅将水族之人屠戮殆尽,也抓住了当日屠龙的参与者——破军以及怀空怀灭两兄弟。

至于来自扶桑的皇影,早就在当日内斗时被步惊云与聂风两人联手杀死。

在断浪的指认下,所有人都一致认定当日杀死帝释天的是谢鸣。

风云两人以及剑晨也是其中帮手。

冰皇听闻大怒,扬言定要将这些人全部找出来一一杀之。

随后,聂风在探寻天门中人是否离去时被冰皇撞见,两人大打出手。

要不是有着步惊云的相助,风云两人根本无法脱身。

时至今日,天门中依旧常驻在龙神岛上,看样子不将他们几人杀死是不会罢休。不得已,风云等人只能躲在暗处,期盼谢鸣能够早日苏醒过来,到时候再借助对方的力量来对抗天门。

…………

“聂风,你说谢鸣兄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剑晨无聊的拿起一根树枝,挑动眼前篝火问道。

“不好说。”聂风长叹一口气,道:“谢鸣兄当日与帝释天对拼,两人施展的招式我根本看不明白。不过据我猜测,谢鸣兄受到的可能是神魂之伤,所以才迟迟无法醒来啊!”

“神魂之伤?风师兄,神魂也会受伤吗?”步惊云听闻好奇道。

“当然会。人体精气神三宝可催生出意识,意识强化转变为灵念,而神魂就是灵念的内在表现。通常,武道修为者越强,其神魂也越强。当然,这些我都是在天门中观看帝释天的藏书阁发现的。”聂风解释道。

“原来如此。”步惊云恍然大悟道。

“那你知道神魂之伤该怎么治愈吗?”这时,剑晨又问道。

“我不知道。如果是身体内伤外伤那还可以操作,但这涉及神魂的层次,恕我无能为力。谢鸣兄想要恢复,估计只能靠自己了。”聂风摇了摇头,一筹莫展道。

“看来,我们还得在龙神岛待很久啊!”剑晨顿时脸色哭丧,道:“都怪着帝释天,屠龙屠龙,跑到这苍茫大海中。没有足够大的船舶,想回神州都回不去。”“没办法,先静观其变吧!”聂风无奈道。

正在三人依旧谈论之时,洞内忽的响起一声闷吭,紧接着一股强有力的气劲扩散开来。

一下子就将地面上的篝火全部扫灭。

“嗯?谢鸣兄好像苏醒了?”聂风第一个察觉,不顾周身尘土飞扬,脚下一动就想要进入洞中。

然而还没等他有动作,谢鸣淡淡的声音便传了出来。

“多谢诸位近日以来的照顾。”说话间,谢鸣高大的身影从洞中大步走而来。

看着满脸容光,神采奕奕的谢鸣,聂风与步惊云两人皆面露狐疑之色。“谢鸣兄,你的伤势好了?”聂风问道。

“不错,历经一个月时间,我总算恢复了!”谢鸣点了点头,心下有些感慨。

之前与帝释天元神交战,他的识海被帝释天元神爆炸弄得乱成一团。

要不是他识海经过破穴冥想图的修炼比人强大,勉强撑住了爆炸的余波,谢鸣这会依然还得陷入昏迷状态。

虽说元神之战的损伤较大,不过谢鸣却因此得到了不少好处。

其中,帝释天那一身神魂精华全部散落在他的识海中,缓缓化作谢鸣元神壮大的养料。

而其中包含的记忆碎片也被谢鸣一一获取,并从中窥探到了帝释天千年时光中不少的记忆,比如人生际遇,比如各种绝学功法,比如一些世界隐秘,等等等等。

借着帝释天的神魂之力,谢鸣快速恢复了到了先前的水平,同时自身元神也再度凝实了几分,达到了某种更为奇妙的层次。

随后,他又花费大量时间消磨帝释天残余在识海中的意志,免除最后的后患,谢鸣才敢醒了过来。

因而,对于‘昏迷’期间聂风等人的帮助,他也看的清清楚楚。

最终谢鸣不得不感叹,聂风与步惊云两人不愧为心怀正义之人,也难怪能够被该世界选为命运之子。当下,他看向场中几人的目光愈发和善。

“谢鸣兄,既然你已经恢复过来,不知能否带我们出龙神岛?我和云师弟的妻儿都还在天门中人的手里,我必须尽快离开龙神岛,赶在冰皇他们回去之前将他们救出来。”聂风看着谢鸣,请求道。

“没问题。冰皇是吧?此人交给我对付。”谢鸣轻笑一声,想了想,他忽然想起什么,直接挥手取出储物空间内的龙元,不顾其高温单指一弹,划分为七份。“在此之前,你们每人先分一块龙元,免得说我小

叶教授的小黏糖全文免费阅读 外国人那东西太大进不去

气。”

聂风见状脸上顿时露出欣喜之色,但很快他便压下心头的贪念,连连摆手。

“谢鸣兄,龙元对我来说可有可无。给我的话反而是个累赘,我可不想时时刻刻被其他人觊觎。所以,你收起来吧!”聂风拒绝道。

“我也是。”步惊云紧随聂风,冷酷道。

剑晨看了一眼风云两人,又看了龙元,最终他艰难地开口道:“师傅曾经教我,剑道需要的并不是实力,而是对剑的忠诚。龙元除了能增强实力外,并不能让我的剑道迈入更强的层次。谢鸣兄,这龙元我也不要了。”

“行吧!”谢鸣顿时了然,翻手收起龙元,顿了顿,他才道:“既然你们都不要这份机缘,那我就换一个!”

说着,谢鸣闪电般地朝着三人额头一点,分别按照三人的特性每人传了一道感悟。

这道感悟就是谢鸣这么多年以来一路积累的成果。

其中包含剑道、刀道、拳道、真气之道、身法之道、神魂之道...

得到谢鸣的感悟,三人皆伫立不动。

过了好半晌,聂风与步惊云、剑晨三人才回过神来,各个神采斐然,一看就是大有所获的模样。

“多谢谢鸣兄指点!”三人恭敬道。

“呵呵,不必客气。”谢鸣摆了摆手,眼中寒芒闪烁,只听他冷冷道:“现在,我们就去会一会龙神岛上的天门中人吧!”

“好!”三人顿时齐声应道。

随即,在谢鸣的带领下,聂风与步惊云、剑晨三人紧随其后,直直地朝着天门驻地而去。

龙神岛中央村寨内。

冰皇与骆仙两人各自在房内静修,外头则是大量天门高手四处巡逻,一看就是将整个村寨化作禁地的模样。

半月前,他们两人将帝释天尸身下葬后,接着便开始处理起来神龙躯体,打算借助神龙之血来提升自己的实力。

要知道,神龙作为世界难得一见的神兽之一,即便失去了最精华的龙元,它身上的其他东西仍然是极为珍贵的宝物。

无论是龙血、龙胆、龙筋、龙角...乃至龙肉,皆蕴含着庞大的精气能量。

凡人一旦将其食用,不说长生不老,最起码寿元大增,实力大进不在话下。

尤其是经过提炼浓缩的神龙之血,其中的气血恐怖之极,只需要取一滴便能低过大宗师强者一年修炼之功。

然而可惜的是,一头诺大的神龙,捣鼓大半个月以来却只提取了两百斤的龙血,这让冰皇觉得有些可惜。

原本他还想利用龙血提升整个天门中人的实力,可看这仅仅有两百斤的模样他却又舍不得。

在将龙肉以及其他无关紧要的东西分配出去后,他与骆仙当即宣布闭关的消息。

随后,两人各自分得一半龙血,开始缓步增强自己的实力。

…………

另一处高峰上。

当谢鸣与聂风等人来到村寨外围时,置身高处俯视下方,唯独只见一队又一队的守卫,却不见冰皇与骆仙的身影。

“咿?今天冰皇和骆仙他们没有轮流出来巡视啊,看样子好像去闭关了。我们要不要趁这个机会,直接把码头上的大船抢过来?”剑晨建议道。

谢鸣看了眼风云两人,后者也都有些意动,看模样也不想与冰皇等人冲突。

“不必了。帝释天当初打造的大船体型庞大,光靠我们几个人手根本开不动。最好的办法,就是怎么来的便怎么回去。天门没了帝释天,剩下的人只不过是一群游兵散将,没什么威胁性。至于冰皇的话...待会他很快就会从这个世界里消失。”谢鸣面无表情道。

说着,他脚下

叶教授的小黏糖全文免费阅读 外国人那东西太大进不去

一点,整个身形迅速朝着寨内飞去。

聂风、步惊云、剑晨三人对视一眼,也快速跟上谢鸣的脚步。

此时,盘膝在地陷入深层次修炼的冰皇感受到一股森然的杀气将他笼罩,当下他便醒了过来。

“是谁在窥探本座!”冰皇猛站起身来,大喊一声道。。

骆仙、断浪、怀空怀灭两兄弟,以及其余各大高手接连走出房间,来到外头的空地上打算看看究竟发生了何事。

然而一来到外面,他们便见到了再也不想见的人。

“是谢鸣!”断浪脸色阴晴不定道。

“奇怪,这家伙命这么硬,这都还没死。”破军心中大骂道。

“谢鸣、聂风、步惊云、剑晨!杀害我师傅的凶手!”骆仙咬牙切齿道。

寨内塔楼顶端,谢鸣双手抱胸看着下方的冰皇,脸上不由露出冷冷的笑意。

“冰皇,一个月不见,你的修为长进很快嘛!居然达到了大宗师后期,不错,不错!”谢鸣淡淡道。

“谢鸣!你居然没死。”冰皇脸色大变,指着谢鸣道。

“你就那么想让我死啊?很抱歉,我命硬,老天不收。”谢鸣平静道。

冰皇看着对方犹若洪水猛兽般的目光,浑身上下不禁汗毛乍起,死亡的味道时刻将他笼罩着。

但他又想到自己这半个多月以来服下的龙血精华,以及利用神龙鳞片打造的龙鳞甲,当下,他便压下对谢鸣的恐惧,怒睁双目反瞪对方。

“谢鸣,本座这段时间恰好实力有所精进,今日正好拿你试试手!”冰皇大手一挥,身后众多高手瞬间意会,一个个飞身直起朝着风云两人与剑晨杀去。

至于他则与谢鸣对上。

“有意思。突破到了大宗师后期觉得很厉害是吧?”谢鸣站在高处冷笑一声,道:“可惜你眼界太低了,就算是大宗师巅峰强者,在我面前也不一定敢说能够稳胜我。”

“大言不惭!看我雪血爪!”冰皇大喝一声,大手变爪径直从下方往上狠狠一扫。

一股至阴至寒的真气从空中迸射而出,转瞬间化为殷红之色的巨爪,闪电般朝着谢鸣抓了过去。

谢鸣身形未动,只是伸出右手屈指一弹,一道疾速的至阳至刚真气犹若利剑般射出。

轰!

两股相冲的真气相撞,巨爪霎时寸寸崩裂,而至阳至刚的真气却依然凝实无比,继续往前冲去。

冰皇心中大骇,连忙飞扑躲过来袭。

“你居然一眼看出了我施展的雪血爪弱点。”冰皇脸色铁青道。

“还有什么手段尽情使出来吧!不然待会你就没机会了。”谢鸣没有正面回答冰皇,口气平静道。“谢鸣,你太狂妄了!”冰皇暴跳如雷,但又一时间不知道再施展什么手段。

要知道,他一生所学皆来自帝释天传授,除了雪血爪之外,并无其他独门绝学。

对付起谢鸣,最强的雪血爪都不凑效,再使用其他手段也是白费。

想了想,他很快从怀中取出一粒丹药,接着张开大口吞了下去。

当下,冰皇便脸色狰狞不住扭曲着,一道痛到灵魂的蜕变让他疯狂嘶吼。

“冰皇,你不要命了!兽王丹你也敢用!”骆仙与聂风拼杀间隙,看到冰皇的变化心中不由咯噔一声,暗道不好。

心急之下,她想上去相助冰皇却一不小心露了破绽,直接被步惊云一剑削在肩头。

伴着一声惨呼,骆仙倒飞出去,随后一头撞入某间茅草屋内。

与此同时,冰皇的外表也开始变化起来。

只见他身躯快速膨胀变大,片刻间就撑爆了外衣,露出里面黄橙橙的龙鳞甲,双目也变得赤红,脸上青筋暴跳,双手化出锐利的爪子,张牙舞爪时竟会发出犹若野兽般的狂嚎。

不过谢鸣在他的眼神中依旧感应到一丝理智,可见对方并未完全陷入疯魔。

看着气息更为强烈的冰皇,谢鸣笑了笑,道:“一颗兽王丹就可以提升五层实力,提升地这么多,其中要付出的代价肯定不小!我说的对吧,冰皇?”

“对你个头。”冰皇低吼一声,双脚一踏顿时窜了出去。

紧接着谢鸣只觉一道劲风从腰间袭来,他想也没想,纵身往上一跃,躲过了冰皇一击。

但冰皇却没停下,依旧疯狗般朝着谢鸣一路追去,他双手左右撕扯,一路轰飞大量建筑物。

谢鸣躲了片刻就摸清了对方虚实。

所谓兽王丹无非就是以消耗寿命为代价,来换取一时间实力的强大。

虽说能够短暂时间增强使用者的真气量、身躯强度,但也极有可能导致使用者心神彻底崩碎,化为无人性的野兽。

看了眼愈加疯狂的冰皇,谢鸣摇了摇头,失去了继续打下去的兴趣。

他身形不再躲闪,借着冰皇冲杀过来之时,手中戮仙剑突然出现,朝着冰皇来了一招“拔剑术”。

咚!

冰皇身穿的龙鳞甲上火花迸射,紧接着体内传来骨骼尽碎之声,只是一击,冰皇胸口便被打塌下去。

他不甘地怒吼一声,身躯像是破布麻袋一样倒飞出去。

“结束了!”谢鸣飞身来到冰皇面前,看着对方狂呕不止的鲜血,平静道。

喜欢无限之我有亿个技能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