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自己动 乱小说目录阅读目录84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德安县城北,相比于县城的其它地方,这里的房屋显得比较规整,各家的门脸也修的比较气派,这里算是县城里的富户区,一般有点产业的人都喜欢在这里买房定居。

杨士奇的家也在这里,本来他家住在城南,但杨士奇后来挣了些钱,这才将家搬到城北,他的母亲与妻子儿女也都住在这里,只是杨士奇这几年却基本没有回来过。

锦衣卫总旗何琼还是一副算命先生的打扮,这时坐在路边的树荫里,正在给一个出门买菜的大娘看面相,这位大娘虽然黑了点,但长得去富态,而且眉眼间带着笑纹,一看就知道是那种生活如意的人,所以何琼立刻送上一套吉祥话,当即把这位大娘哄的眉开眼笑。

最后何琼送走大娘,手里多了一张二十文的宝钞,要知道二十文其实已经不少了,码头上扛大包的,一个大包也才一文钱,二十文钱都足够普通人吃上三五天的饱饭了。

生意开张了,何琼也似乎十分高兴,刚巧旁边有个茶点铺,于是他进到里面点了壶茶了一份点心,坐在那里喝茶休息,一切都看起来十分的自然。

不过只有何琼自己知道,他从一开始就在观察着不远处的杨家宅子,他手下的人也早在几天前就将这里观察了几遍,对于那些暗中监视杨家的人,也都摸清楚了。

比如就在杨家宅子对面开着一家成衣店,里面的掌柜和伙计虽然看起来是在做生意,但其实却时不时的打量一下对面的杨家宅子,而且还会观察着路上的行人,如果有什么异常的人行人,也会引起他们的警觉。

另外在杨家宅子左边的宅子,那里也被人买了下来,表面上宅子里似乎住着普通的一家人,但其实也在暗中监视着杨家。

上面这两处是固定的监视点,另外还有一些移民的监视者,比如何琼所在的这个茶点铺,就有一个中年人坐在靠边的位置,据石贵他们发现,这个中年人几乎每天都会来这里坐上半天,应该也是监视杨家的人之一。

说到暗中监视这种事,锦衣卫若是论第二,那就没人敢称第一,特别是何琼这些常年外派的换衣卫,更是这方面的高手,所以监视杨家的人虽然看起来隐蔽,但却瞒不过他们的眼睛,所以何琼对这些人也是了若指掌。

相比于何琼,这些监视的人却都没怎么注意何琼,毕竟像他这种走江湖的人也十分常见,而且何琼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和普通的算命先生几乎没什么两样,所以一般人也根本看不出异常,这也是何琼敢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何琼喝了半壶茶,点心也吃了大半,不过就在这时,不远处的杨家宅子也终于打开了门,随后只见一个老妈子走了出来,手里拎着菜篮子,看样子是要去买菜。

何琼早就把杨家的情况调查清楚了,杨家一共五口人,除了杨士奇的母亲外,还有他的妻子以及一双儿女,最后一个就是家里的管家婆,平时负责买菜做饭之类的杂物,应该就是这个出来的老妈子。

不过何琼却发现,这个老妈子在出门的时候,竟然和对面成衣铺的掌柜打了个对脸,似乎还有眼神上的交流,这让何琼也暗自一笑,这个老妈子应该也是监视杨家的人之一,而且还是主要人物,毕竟她直接住在杨家,显然更加方便掌握杨家人的一举一动。

管家婆走后,杨家似乎多了些喧闹,听起来像是孩子的打闹声,又过了片刻之后,只见杨家的大门竟然打开了一条缝,然后一个梳着瓦盖头的小家伙从里面伸出半个小脑袋,好奇的打量着外面的一切。

这个男孩应该是杨士奇的儿子,也是他的长子,只不过这个孩子才刚了一会,就被人从里面拉了进去,随后似乎还隐隐传来训斥的声音,似乎里面的

小东西自己动 乱小说目录阅读目录84

大人并不想让孩子出去。

这一切也都被何琼看在眼里,不过他表面上依然不动声色,说起来他和手下也已经来到德安有一段时间了,对于杨家的情况也摸的十分清楚了,但没有上头的命令之前,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

很快何琼的茶水喝完了,他把剩下的点心包起来放在怀里,然后挑着自己的幡子晃晃悠悠的离开了,临走的时候他还向成衣铺撇了几眼,似乎想进去,毕竟他身上的衣服也早就破旧不堪了,但最后摸了摸干瘪的钱袋,却又叹了口气离开了。

等到出了监视的范围后,何琼这才挺直身子,扭头看了一眼远处的杨家,虽然现在已经看不到杨家的房子,但他总感觉这其中有大阴谋,要知道杨士奇只是工部的一个中层官员,除了受驸马重视一些外,根本没什么特殊之处,可是竟然有这么多人监视他的家人,这肯定有问题。

何琼迈步来到城北,然后七拐八拐的来到一处不起眼的宅子门外,他上前敲门,三长两短,虽然有些不吉利,但却十分特别,里面也立刻传来脚步声,紧接着大门被打开,何琼也闪身进到院子里。

开门的正是石贵,他前两天刚去过杨家打探消息,所以这几天不宜再出面,而他见到何琼也立刻问道:“老大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新的发现?

小东西自己动 乱小说目录阅读目录84

“就那么点东西,早就被你们给摸透了,不过那个管家婆已经可以确定,她应该就是监视杨家的人之一,日后你们也要小心些,千万不要和她有什么接触。”何琼说到最后也叮嘱道。

其实管家婆的问题石贵他们也早就发现了,只是一直没有确定,直到今天他亲眼目睹对方与成衣店有交流,这才确定了对方的身份,虽然这也不算证据,但锦衣卫做事又哪需要什么证据?

何琼与石贵来到客厅,刚聊了没几句,就又听到有人敲门,而且同样是三长两短,石贵也急忙去开门,结果很快他就和一个人快步跑进来叫道:“老大,上面有消息了!”

喜欢我要做驸马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