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货跪下屁股撅好 洛冰河给沈清秋扩张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苏忘尘召唤出了杀破狼三星手镯,盯着那乾坤生死门,有好几次想动用仙魂底蕴将这道门给劈了。

但是想了想,他还是没有这么做。

命运终究是有轨迹的,即便是偏离了,又会慢慢的修正。

如果他踩踏进去了,依然会成为轨迹之中的一个部分,并且会深陷其中。

“这乾坤生死门,曾经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这其中怕是有异常的东西在累积。”

“那血莲和红莲实力虽然不俗,但是明显也没有强得匪夷所思。”

“这般世界,实力上限都并不是很高,这说明这些都只是浮在表面的存在——而这乾坤生死门内部,怕是有些真东西了。”

“其中,隐约有真正的墓地气息。”

“这或许是镇魂墓的入口?里面有什么?”

苏忘尘第一次显出了迟疑之色。

他从来都不是一种迟疑的性子,可是这一刻竟是迟疑了,这足以说明这件事并不是那么简单的。

在之前,他如同感应到了大命运术一般,感应到了那份记忆的重要性,然后特意去《皇极经世书》里调查了这样一段记忆。

这一段记忆的内容,其实也非常的特殊。

其实在当时来说,当时的他苏忘尘其实是胡辰,而当时的苏离就是苏离。

但是当时发生的那一段对话并不是很适合当初的环境,反而非常适合现在的环境。

现在的环境里,他是苏忘尘,而苏离……就是本体。

只不过是处于某些因果被蒙蔽状态的本体。

大命运术让他联想到了这些,并且牵引他翻出了这样一段记忆的目的,自然是暗示了一种结果——这个乾坤生死门之中,有未知的大因果。

如果一旦他真的破开了,很有可能真的要被镇魂碑镇压了,脑袋都被砍掉被人当球踢了。

苏忘尘是狂妄,但是也是一种性格呈现,也是有意为之。

但却也绝不是白痴,知晓其中有隐藏的大佬在还去这么干。

他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了解这地脉深处的所有一切因果,就是能了解多少是多少的那种。

一点因果也不鲜少,十点因果也不嫌多的那种。

所以,拿这样的风险去拼一个未知的因果,显然是非常不值得的。

苏忘尘无法确定这件事是否是这样,所以他毫不犹豫的冥想蓍草,卜了一卦。

对着这乾坤生死门的卦象卜了出来之后,只一眼,苏忘尘就从心了。

这个卦针对的就是他自己。

而卦象的结果——下下卦中的下下卦。

苏忘尘曾经并不能掌握天机之道,即便是会一些,也是因为本体的某些原因,而知晓一些基本的东西。

但是天机是无法执掌的,也就无法精准的卜卦。

可是如今获得了《玄心奥妙诀》加成之后,这份能力终于也呈现了出来。

这样的能力和本体也是完全不同的——本体是《玄术通灵》,他的反而更像是正统一些的风水八卦。

在测算精准上差一点,但是绝对不会偏差多大。

这结果出来,苏忘尘二话不说,纵地金光闪烁,直接起飞逃窜。

这乾坤生死门就这么敞开着,四周还有金光……

苏忘尘离开的时候,还不忘记在这里释放出了一股强大的法宝气息。

至于说是不是有修行者有天骄上当受骗,那就不关他苏忘尘的什么事儿了。

“那里面,是有真大佬沉睡,抑或者那就是一个神秘的古墓。以乾坤生死门镇压的古墓,其中镇压着什么玩意?”

“而且之前那地脉的构造,血团……应该就是那大佬的某些肉身组织吧?”

“我在里面狂轰乱炸也就罢了,真要冲进那乾坤生死门中,那多半不是什么好事儿。”

苏忘尘心中嘀咕着,然后将这些记录了一番,直接传递到了《皇极经世书》中。

没办法,核心全新被干掉了,现在苏忘尘对于《皇极经世书》的运用仅能用来查阅或者是冥想什么的。

但是《皇极经世书》内部的世界他进不去。

进不去就意味着没办法传讯给本体。

这本体就不当礽子,我在这么拼命,他在那里拼命的享受。

躺赢也不是这么躺赢的嘛。

苏忘尘心中嘀咕着。

这时候,系统面板上的浅蓝小精灵直接将这句话记录了下来,然后转身就传递了给了苏离。

苏离此时正在关注苏夏的经历。

是的,苏夏,也就是镜仙子。

冷不防,浅蓝胖球球竟是忽然传来了苏忘尘的经历?

对于苏忘尘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苏离没太多关注——真有精彩表现的时候,通天塔肯定是会呈现出来的——通天塔对应的天道规则是不会错过这样的不当人的机会的。

这就是个老阴阳家了。

苏离看出了这一点,苏忘尘又怎么不知道?是以之前见到苏忘尘被斩仙飞刀杀死了的一幕,苏离也就笑了笑,根本没放在心上。

开玩笑,以他苏离本体这种底蕴,那斩仙飞刀杀来,他躲都不用躲的好吗——那是必定要损失一条命的。

不过,有天机值兜底慌个鸡儿?

所以苏离知道,苏忘尘哪怕是真粗心了,也一定不会死,天机值扣光还有因果值呢,还有功德值呢,还有造化点呢。

就算苏忘尘倒霉,这些属性点刚好都花光了,那还有大命运术大时间术和大轮回术啊,直接砸在自己身上,扭曲命运与轮回以及时间,保命还是没问题的。

可苏忘尘死得太痛快了,还有那表情有点儿浮夸,差评。

这还是最糟糕的判断。

事实上,但凡苏忘尘不是蠢得离谱,那么如这样的杀机暗藏的情况下,大命运术是会有非常明确的提醒的。

这种提醒就是灵光一闪或者是忽然之间联想到了什么的这种。

这时候,就应该冷静下来想一想了。

苏离没有关注苏忘尘,不管他死活——祸害活千年,这种祸害就是站着杀都没那么容易杀死,更遑论是这样的布局杀机?

不过,他不关注苏忘尘,苏忘尘竟还有脸说他苏离躺赢?

“信不信我以《八九玄功》变身马良,画个斩仙飞刀葫芦真把你脑袋砍了?”

“还是直接以天脉审判罪域灭神道,衍化五指山道场将你镇压了?”

苏离摸着下巴喃喃自语道。

然后浅蓝胖球球很贴心的将这句话烙印了下来,传递给了苏忘尘。

苏忘尘顿时就从心了,立刻不再多哔哔。

至于浅蓝小精灵或者是浅蓝胖球球的举动,他也已经无视。

不过他还是将更多的信息共享了出来,记录在了《皇极经世书》上。

苏离这一次终于有所察觉,然后打开了《皇极经世书》,仔细的观看了一番。

片刻之后,苏离冥想大命运术,冥想《皇极经世书》之后,好一会儿才睁开了眼。

“苏忘尘,现在开始,离开那乾坤生死门之地,离开旌阳村。另外找一找孙成峰,抓住了先镇压一段时间,好好练练。”

苏离吩咐道。

苏忘尘这时候也收到了苏离来自于《皇极经世书》中的传讯,顿时也有些唏嘘。

终于要离开这个破地方了。

这地脉的变化结构,他其实是摸清了一部分的,但是还有一部分暗藏得很深。

而且其中的绝大部分毫无疑问就在那乾坤生死门之中。

但是他已经不打算去参与了。

可这般事情终究还是要和本体那边交代一番的。

“嗯,终于可以出去了,放心,孙成峰的事情我会办妥的。”

苏忘尘松了口气,随即毫不犹豫的衍化纵地金光,再次快速离开。

而苏忘尘离开之后,那乾坤生死门之地,上面的九道门上的奇诡的图腾,仿佛全部都活了过来一般。

然后,很快那九道门中,每一道门里都淌出了大量的、猩红的鲜血。

接着,整个乾坤生死门也很快像是笼罩上了一层又一层的蛛网一般。

只是这些蛛网,全部都是血色的,看起来那些网丝,就像是一根根的血色的秩序锁链一般,异常的诡异。

……

苏忘尘离开之后,苏离通过大命运术和谛听之眼的能力,

浪货跪下屁股撅好 洛冰河给沈清秋扩张

隐约察觉到了乾坤生死门九大通道里全部像是眼中流血一般的异象,不由心中也有些寒意滋生。

“看样子苏叶一定是知道什么,所以在苏忘尘先前以杀破狼三星手镯轰炸了血塔之后,就直接逃离了地下,如今更是已经不参与这次的事情了。”

苏离沉思之间,想到了苏叶的果断,一时间,那乾坤生死门便在苏离的心中烙印下了重重的一笔。

“此地,先放一放,至于镇魂秘境和镇魂碑,谁爱拿谁拿吧,这次估计不是那么好拿的。这东西,烫手。”

苏离沉吟,随即再次的打开了苏夏的那幅画。

那幅画中,镜仙子已经进入了万漓圣地。

……

通天塔大位面天道规则世界,姬家,虚空大殿。

“打开啊!”

“打它!打!”

姬太虚盯着血色壁画上的诡异的一幕,眼中带着几分兴奋和期待之色。

而他的身边,姬天虚微微皱眉,脸色有些不耐烦。

“唉,可惜了,要是这一下打下去,那就是真舒服了,那炎姬将必死无疑,必被杀穿!”

姬太虚喃喃,随即有些意兴索然。

姬天虚则沉声道:“此次少了一次机会也没什么,接下来机会多的是,家主说过,一切结局已定,过程如何都左右不了结局,因为这中间没有别的路可走了。

所有的路,走向的都是那种结局。”

姬太虚道:“话虽如此,但看着这般事情发生,忍不住激动啊。”

姬天虚道:“都已经锁定了结果,还有什么好激动的?让办的事情如何了?镇天棺放逐了吗?”

姬太虚闻言,回过神来,摇了摇头,道:“还没有,不过也快了。”

姬天虚凝聚神眼,眼中显化神秘的道韵霞光:“很好,那一幅画中,有一道大造化术和大因果术以及一道大封印术,如此,恰好给我姬家皇女逆天改命。那姬炎炎的命格极好,而且——她父亲顶替了人皇的命格。

这也是好事,这样直接将那一幅画用掉,将其化作姬魃,镇压到镇天棺中,放逐到星河中去。

到时候,她成功了,我们可以替回来,失败了那也是活该。

这一边,让姬魃顶替姬炎炎,以炎姬身份出去,可以适当泄露身份——反正已经泄露了不是吗?

这样一来,我们可以暗中收集信息,知晓洪荒皇族那边立道的进程。

同时,让姬炎炎那边放出消息,就说小心姬魃顶因果,最后直接干掉的那种。

这样,无论是苏忘尘还是苏离有了那种能力,杀死姬魃,到时候就会知道,他彻底将其女儿杀穿了。

那么真正的因果就不会有人在意了——因为一旦‘姬魃’死了,那么‘炎炎’女帝的命格,就是我姬家皇女‘姬魃’的了。”

姬天虚沉吟之间,眼神一动,呈现出了这样一道信息。

姬太虚见状,眼中以同样的神光流转回应:“嗯,已经安排妥当,而且那一幅画已经沉淀了旌阳村无数天骄的本源,此番所有法宝碎片本源什么的都是幌子,加上以往的底蕴,这一幅画的底蕴足够强大了,将那三道大道释放出来毫无问题。

另外,家主已经推衍过天机,没有任何失败的可能,可放心去办。”

姬天虚微微点头,也就没有再提及此事。

“大长老,二长老,此番九窍神胎出世,姬家发布通告只有,诸多天骄都陆续来了,在家族山门之外等待。”

这时候,虚空大殿之外,有黑袍幽魂汇聚,并传递对应的信息。

姬天虚微微沉吟,以眼神示意道:“太虚,你去应对吧,记得不要暴露了九窍神胎乃是炎姬被镇其中的信息。”

姬太虚以眼神回应:“诸多天骄不会看出端倪来吧?”

姬天虚道:“不会,那九窍,所在了乾坤生死门的九道生死道门上了,先前那苏忘尘如果出手,炎姬此时已经死穿,诸多因果都可磨灭。

如今苏忘尘虽没出手,但是那乾坤生死门中的因果也该诞生出来了。

这是葬帝陵墓,镇魂之墓,足以镇死她了!”

姬天虚沉吟之间,收敛了眼神之中的信息,然后沉声询问道:“都是哪些天骄?”

外边的黑魂顿时回应道:“禀告大长老二长老,总共三十八天骄,其全部都在通天塔大位面世界之通天塔守护者天骄榜排名前五十,其分别是:

古池圣地姜雨绮,雷衍圣地周无道,元磁圣地万剑云,古族圣地古云深,葬天圣地萧永一,白骨圣地白秀妍;

乾坤圣地后依依,无极圣地后宗延,归蝶圣地蝶语怡,天山古地云道一,天妖圣地熊如山,斗战圣地皇甫空;

青阳圣地宗昊尘,弱水圣地冯雨薇,寂灭圣地陆逸凡,虚空圣地虚九天,摇光圣地青瑶光,玉狐圣地古嫣儿;

天心圣地姜天枢,魔心圣地姜墨月,噬魂圣宗文承袭,血月圣宗元应初,无常圣地孙啸擎,幽冥圣地穆清岚;

刀皇圣地皇戚筠,螳螂圣地碧浔夜,苍穹圣地姜九真。离家天女离苍月,离族战魂离苍澜,天机圣地诸葛染月;

仙凰雷炎凤夕颜,龙魂雷炎龙诗云。”

姬天虚微微诧异,道:“姜家天心圣地那位姜天心呢?”

姬太虚道:“死了,被浅蓝世界浅蓝星的归墟皇族天皇子苏忘尘打死了。”

姬天虚微微皱眉,道:“怎么会——下等位面能杀死上等位面的姜天心?他可是拥有三道天心,相当于三根救命毫毛啊。”

姬太虚道:“真死了,被修罗冥狱镰刀屠戮了元神。”

姬天虚沉吟道:“行吧,姜天枢目前情况如何?”

姬太虚道:“异常了得,沉着冷静,心思深沉,手段凌厉。”

姬天虚道:“那他愿意为姜天心出头吗?”

姬太虚道:“从未提及,但却很重视天皇子苏忘尘。”

姬天虚道:“是个人物,厉害。”

姬太虚道:“这天皇子邪门——正常情况下他不是要碎这乾坤生死门吗?”

姬天虚道忽然道:“黑魂你听到了什么?”

黑魂道:“属下什么都没有听到,一直断了所有因果,只等大长老二长老允许,让那三十八名天骄进入,参悟九窍神胎。”

姬天虚道:“嗯,允了,另外,这九窍神胎,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谁不听的话,直接用玲珑塔将其吸入,用天火焚烧烧死。”

黑魂道:“是,大长老,不过谅他们也没有这般胆识在姬家放肆。”

姬天虚道:“那古池圣地姜雨绮,是否有与摇光圣地或者是摇光神地接触?”

黑魂道:“此事下边并无消息传递出来。”

姬天虚道:“好,继续监视,暂时不宜让双方有过多接触。另外,无论是古池圣地还是摇光圣地,一旦有弟子下界,直接以轮回之门截断通道,屠了喂养玲珑塔。”

黑魂道:“是,大长老。”

姬天虚道:“好,你下去吧。”

黑魂躬身行礼,然后很快便离去。

姬太虚道:“我也没说什么,这黑魂也是不错的,从来不聆听额外的东西。”

姬天虚道:“所以他能活着,其余的都通传者都死了。”

姬太虚道:“以那天皇子的心性为什么不直接砸穿那道乾坤生死门?”

姬天虚道:“可能是冥冥中的危机感应。”

姬太虚道:“他不是凝练无敌之道吗,岂会惧怕区区危机感应?不应该像是之前摧毁玲珑塔之子塔一般吗?这次也砸了啊!我就等着看这一场精彩大戏,结果看不上了,快要脑梗塞了。”

姬天虚道:“要不我拿定海神针帮你戳一戳元神,给你戳七窍?”

姬太虚闻言,讪笑道:“咳咳,还是算了,那倏忽给帝江开窍,用的就是定海神针,结果帝江都死了。”

姬天虚道:“那不是正好,可以顶盘古的因果,到时候你死了,肚子里孕育一个盘古。”

姬太虚额头上冷汗直冒,道:“这个,这个就算了吧。”

姬天虚道:“那天皇子有潜力,先养一养,等机会到了就镇压了,多半这玲珑塔也就差不多了。”

姬太虚道:“那这九窍神胎——”

姬天虚道:“你一直念叨着,是有什么想法?劝你不要有,现在一切平衡稳定,但是你要是合道或者是做什么,瞬间就破了她的平衡,也破了我们的计划。”

姬太虚道:“这是顶级的血脉奇女子啊,心痒难耐。”

姬天虚道:“心痒难耐,那就割以永治。”

姬太虚:“好吧,当我没说,大长老放心,此事不会再有了,这点儿绮念已经斩了。”

姬天虚道:“不错,下去吧。我得去见见家主了,最近动荡极大,命运的轨迹都扭曲成麻花了,这样下去,路会被撕裂甚至是崩断的——这是不能走向既定的锁定的结局的征兆,得好好调整一番。”

姬太虚道:“好好好,大长老您去忙,嘿嘿,姬家在我的带领——不是,在我的守护之下肯定不会有恙的。”

姬天虚道:“最少三天,最多一个月——下个月10月20日之前,我定会出现。

这一段时间是命运轨迹极其扭曲的时间点,好好稳住,不要轻举妄动——若是姬家有什么损失,或者是有什么皇子皇女、圣子圣女之流死了,那就让他们死了算了。

死了的都是废物,不值得继续投入,应当立刻止损。”

姬太虚道:“一直都是如此。”

姬天虚道:“九窍神胎的事情,以参悟‘时空’和‘造化’为主,如果有天骄参悟出了时空的某些机缘,可给予大量奖励,什么通天道痕,什么造化丹,无极丹之类的都可以给——只要能参悟出‘时空’道痕之类的东西,就可以了。

这是时空锁魂塔的关键。”

姬太虚道:“大长老放心,这般事情,嘿嘿,我还是知晓轻重的。我定会完成得好好的,恭送大长老。”

姬天虚微微点头,这才刹那之间离去。

他的身影仿佛没有动过,但就是这样突兀的没了。、

可谓是真正的瞬间消失。

这已经不是身法了。

光是这样的能力,若是在对战之中,便已经无人能及。

“大长老是真强啊……”

“就是不知道已经领悟了多少造化……”

“或者,已经能感悟不朽道痕与机缘了?”

“原来还是哥哥,现在……差距越来越大了呢,我这个弟弟还得更加努力才行。”

“嗯,今晚再找几个天骄奇女子,炼化其天骄本源,得更努力的操练了。”

姬太虚想了想,随即又不由想到了被镇压在九窍神胎之中的炎姬,顿时心中一阵烦躁。

他的确是斩断了绮念,但耐不住炎姬足够诱惑啊,所以他心中又生出了更强烈的炽烈。

甚至,他有种疯狂的念头滋生——不顾一切,将炎姬给合道采补了!

这样一来,他的许多能力就可以一步功成,甚至可以领悟大量的造化本源,实力有可能超越大长老。

那时候,以实力为尊的姬家,还不是以他为尊,什么都要听他的!

可……

思索了好一会儿之后,姬太虚还是压下了诸多狂躁混乱的念头,然后努力的稳住内心的躁动。

不得不说——炎姬真的是太美太有魅力了。

哪怕是刻意的降低了魅惑等能力以及颜值,也依然无比的光彩灼目。

姬太虚就这样纠结了很久,最终还是理智占据了上风。

同时,他也更加坚定的再次斩了这样的绮念,让自己更加的冷静下来。

大局——一定要从大局出发才行。

很快,姬太虚便来到了姬家山门之外。

看到那三十余名绝世天骄,姬太虚仿佛看到了一片恐怖的命运天柱汇聚在一起,冲天而上。

“这群人,能占据通天塔守护者天骄排行榜前五十,果然是被天道认可的顶尖天骄啊!”

“不过,天道方也确实有些狭隘了,按说苏忘尘干掉了姜天心,应该是获取对应的通天塔排名的,结果前一千都没有苏忘尘的排名——这是不够资格上榜吗?

还是说,苏忘尘仅仅是凭借法宝的威力?所以真实战力不强?”

“法宝本身能摧动而不被吸死,那同样是一种能力。”

“我还以为会在第十九名呢,结果还是没上去。”

姬太虚直接调出了姬家通天塔的光幕信息,这信息,仿佛一块浅蓝色的虚幻面板。

上面,呈现着通天塔守护者级天骄的排行榜。

其中,唯有前一千名,才会上榜。

而上榜之后是有各种好处的——无论是通天道痕的奖励还是其余的造化丹等奖励,每周都会结算进行奖励。

通天塔的排名,严格来说其实不算是特别准确的排名,只能说是经过了一些计算、以及一些事件来进行的某些分析然后得出的结论。

换句话说,上榜了的存在,实力只有两种可能——等同于榜上的能力,抑或者远远高于上榜的实力。

但是,却绝不会低于判定出来的实力。

这是因为很多天骄会藏拙。

是以这个榜单仅仅具有参考意义。

即便如此,即便很多天骄不在乎排名,如之前的姜天心也随随便便排到了十九名。

苏忘尘在杀穿了姜天心之后,那就应该上榜第十九名。

可姬太虚将所有的排名都扫了一遍,的确是没有。

“格局不大啊。”

“让他上去,还会有些想要冲榜的会干他,这反而是一种……嗯,或许是我狭隘了,可能是屏蔽榜单进行保护?”

“给予他发展的时间?”

姬太虚沉思着,随即来到了虚空。

“晚辈,见过姬家二长老。”

这时候,诸多天骄纷纷躬身行礼,态度恭敬的同时,也不卑不亢,很有风度。

姬太虚微微点头示意,挥手制止了诸多天骄行礼。

“诸位天骄不必多礼。

诸位天骄能刘买了,已经是我姬家蓬荜生辉了。

大家的来意,老夫也很清楚,便不耽搁大家的时间了——诸位请随老夫前往后山禁地。

黑魂,将九窍神胎在那里去呈现出来吧。”

顿时,黑魂闻言,化作一道黑烟。

片刻之后,姬家后山禁地之中,三十余名天骄纷纷神色凝重的盯着前方的虚空。

虚空中,无数的光影汇聚,接着形成了一座非常恐怖的古老的、巨型的雕像。

这雕像足足有十七米多高,像是一座小山一般。

这是一个无脸的女子雕像。

雕像的脸部双眼已经丢失了,眼眶空洞。

眼睛上方的眉毛也被削除了。

额头和鼻梁也已经被削平,嘴巴处也被封闭了。

甚至便连耳朵都没有。

就像是一个还没有彻底孕育出神性的九窍神胎,还没有开启七窍。

这雕像浑身仿佛披着一层浅红色的火焰,带着火焰本源般的神秘气息,非常的吸引人心。

更重要的是,其蕴含着一缕仿佛玉狐神地里会诞生的极道帝王级的魅惑气息,令人一眼看去,心神便会被牢牢的吸引住。

“诸位天骄,这便是九窍神胎。

这九窍神胎之中,蕴含着天道造化,不朽道韵,以及有许多的时空道痕本源。

我姬家如今邀请众多天骄前来,给出的奖励也很丰富。

但凡能提供一道时空道痕本源的——额外奖励一次通天塔的试炼机会,保证不死或者是死亡之后无任何损失的那种试炼机会!

通天塔之诸天小世界中,能获得的好处,便看诸位天骄自己的能力了。

这九窍神胎,乃是姬家耗尽巨大的机缘和资源获取而来,蕴含不朽玄妙。这其中,天道造化、不朽道韵等玄妙,大家领悟了可以自行保留,姬家不要。

但是这时空道痕本源,因为涉及到姬家的三千大道‘大虚空术’的传承,是以非常重要。

老夫姬太虚,仅代表姬家,恳请诸位天骄帮忙感悟,必有重谢!”

“嗯,此番感悟,具体奖励如下……”

姬太虚一番话语,诚恳之极,态度也非常的谦卑,可谓是将身段都完全放下了。

姬家这等庞然大物,家族二长老,亲自鞠躬请求,这实在是巨大的重视了。

这也让现场三十八名天骄全部都颇为触动。

“姬家强大果然是有道理的!”

“不朽玄妙感悟到了都是我们的!”

“好大方!”

“千金买马骨啊,而且将目的直接明确说出,当真是不错。”

“姬家从不参与通天塔排名,若是参与,多半前百都包了。”

“那不至于,但是至少能包一半的榜。”

“上次我遇到姬魃皇女,被其一道眼神震慑了神魂,愣是不敢说一句话。”

“姬魃皇女先前还不强,忽然就变得极强了!”

“……”

诸多天骄纷纷交流了起来,同时他们的眼中也带着深深的震撼以及激动之色。

而在姬太虚的话语之下,这些天骄也纷纷开始表态,态度也极为热情。

对于他们而言,这同样是极大的机缘!

“姬二长老,这九窍神胎,远看像是被刺瞎了双眼、斩了九窍的神女啊,想来这必定是绝美之极的神女,竟是一座雕像。

只是,我们远远看着,多少有些不妥,不方便感悟,能否靠近一些呢?”

这时候,葬天圣地的圣子萧永一站了出来,躬身行了一礼,态度有些轻慢。

姬太虚淡淡道:“抱歉,这个是不行的,此九窍神胎干系甚大,只是是否是被削了九窍,此因果本长老并不知晓。

这只是一座神秘的雕像,雕像本身蕴含不朽道痕等因果,至于其来历,若是知晓,本长老也不会邀请诸位天骄前来。”

萧永一闻言,微微皱眉,道:“可本圣子恰巧有一缕关于时空道痕——”

姬太虚忽然抬手打断了萧永一的话,道:“你是葬天圣地的萧永一对吧?”

萧永一抱拳,桀骜自信一笑

浪货跪下屁股撅好 洛冰河给沈清秋扩张

,道:“是,晚辈正是萧永一。”

姬太虚忽然道:“烧了。”

“轰——”

随着他的声音一出,顿时,虚空中忽然出现了一座恐怖的血色古佛塔,佛塔之中直接喷出一道血色火光。

火光一卷一震,萧永一就直接当场化作了劫灰,被烧了所有本源。

连其元神都没有挣扎一下,直接就没了。

“不知死活的东西,给你们机缘,让你们领悟就领悟,不愿意可随时离去,在我姬家放肆?”

“谁给你们脸?”

“这等机缘,给你们是恩惠,不给那也是我姬家的自由,这都不懂,当什么神子神女,丢人现眼么?!”

“黑魂!让葬天圣地老杂毛过来跪着赔礼道歉!”

姬太虚冷声道。

说完,他身影一动,就消失不见了。

“是,二长老。”

黑魂身影显化,躬身行礼,恭敬答应之后,冷冷扫了现场众天骄一眼,便同样的离去了。

九窍石胎矗立于远方虚空,如一座孤绝的剑峰挺立,悲绝而凄然。

而此时,诸多天骄立刻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九窍石胎没任何保护,也没有任何禁止措施。

但是诸多天骄反而纷纷后退了数步,以一种很神圣的心态观赏参悟,再不敢有半分僭越。

甚至,原本还带着几分轻慢之意的那些天骄们,一个个神色肃然,再不敢有半分倨傲之心,桀骜之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