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晚日了我八回 经典乱小说篇合集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孕育亿万年的真神要觉醒了。”

白雨珺缓缓降低高度,距地面两尺高悬浮。

披帛飘带猎猎,长发如龙鬓般张扬,靴尖朝下静静浮在镇北面前。

“之前送你的龙血现在可全部吸纳融合,龙血为辅,助你苏醒,希望你未来不会让我失望。”

九具残尸尚未赶到,镇北身上沉寂许久的龙血骤然爆发。

浑身紧绷咬牙死撑的镇北只觉得浑身血液发烫,感觉血管里流淌的是岩浆而非血液。

猛地一声清脆嘹亮龙吟。

龙血能量显现,一条白色丈长小白龙盘在镇北身上,龙虽小,龙威十足。

白雨珺双手眼花缭乱凝结符文,说了句玄奥龙语。

又是一声清脆龙吟。

丈长白龙略微升高后对准镇北胸口,低头径直扎进去,围观的小猫妖还有士兵以及魔头能清晰看见过程,小龙身影在镇北全身若隐若现,龙首逐渐固定在镇北脑袋,四爪融进四肢,在九具尸身到来之前率先融合。

白雨珺怕没有龙血压制会让镇北失去理智。

浓郁煞气一旦控制不好容易干扰神智,到时候变成煞气沉沉的杀神就坏了,龙血能量纯正,可保驾护航。

幸亏这里是与诸天万界不同的地球。

否则白某龙也不敢大张旗鼓施展龙语秘法,那些老家伙们肯定对镇北很感兴趣。

几个士兵好奇围观。

“真羡慕他啊,这可是龙血,够玄幻的。”

“是啊,神龙之血比仙丹还牛。”

小猫妖翻个白眼。

“别羡慕了,咱们都羡慕不来,融合龙血除了有机缘关键自身足够强,咱们碰不得,纸杯可装不了炽热岩浆。”

恰当且简单易懂的比喻。

羡慕归羡慕,虽然做不成小时候一直想做的英雄,幻想一下硬是要得。

另一个稳重点的士兵扭头看看围绕广场盘旋的无人机。

“我觉得明天我们要写厚厚一摞详细报告,可能接下来几天都得配合调查,没完没了,枯燥乏味。”

机枪手耸耸肩。

“无所谓了,除了女朋友照片要什么给什么。”

与此同时。

临时指挥中心口语者翻译了这段对话,众人哭笑不得。

年长指挥官看了眼有点发胖的年轻机枪手,伸手招来一位参谋。

“记住这小子,明天把照片借来给大家伙看看,看完立刻还回去,老规矩,有好事当然要给大家分享嘛。”

指挥中心响起笑声。

郝顾问嘿嘿笑扭开保温杯,细数里面飘着可怜的几粒枸杞。

从极光异常一直到现在,终于能够放心笑笑,不容易啊……

刚刚松一口气。

特殊部门后勤人员来到郝顾问身边,弯腰低头小声说些不能公开的事,内容十分操蛋。

“头,这里发生的事已经传到大洋彼岸鹰巢那边。”

“嗯,这我猜得到。”

郝顾问点点头,特殊部门能守住秘密,但是别的地方就不一定了,各强国其实都一样。

“他们包括我们这边许多人,想要无人机所有录像。”

“好啊。”

几天没洗脸满脸油腻的郝顾问微笑点头。

区区录像而已,随便改改送给他们慢慢看呗。

“提出要取走土壤包括雨水样本。”

“OK。”

“想要亲自来这里。”

“可以啊。”

“各种关系各路人太多,他们还想……想和神龙进行直接对话。”

闻言,郝顾问腾的起身,枸杞水洒的到处都是。

“Areyoucrazy?”

郝顾问不知该做何种表情,抬手用手指着大屏幕那条盘亘在广场上空的巨龙,感觉那些各种关系各路人是不是疯了,他们或许没疯,只是想要得到更多。

“神龙从降临到现在!除了感受不敬看了我们一眼,压根对我们没有丝毫兴趣!再看看旁边那是什么!那是恶魔!刚刚吃了一票人的恶魔!”

“以为这是拍电影吗!”

“在神龙眼里我们所有人有什么区别吗!”

“随便!”

“谁想去冒险谁就去!老子没心情!活到老不好吗!”

掌握大部分资料的郝顾问很清楚。

目前来看,白龙两次来地球的目的很清晰,第一次来是为了化龙池和走蛟,此次为的镇北那小子。

几次与人类接触看似融洽其实并不愉快,幸好祥瑞就是祥瑞。

凑到跟前万一说错话怎么办?

天知道神的思维是否和人类一样。

何况是神兽。

郝顾问好不容易让糟糕的心情平静,探测设备又发现异常,有高能量物体快速朝这边靠近,结合之前得到的信息来看,应该是镇北前几世尸身。

回想起和镇北接触的过往,不知该高兴还是担心。

“唉,这小子终于苦尽甘来,要一飞冲天喽。”

探测设备屏幕上,一个亮点快速靠近。

第一具荒草地苏醒的尸骸

他一晚日了我八回 经典乱小说篇合集

出现了……

不久之前。

遥远海边,原本晴朗天气忽然聚拢乌云,海风吹得浪花拍岸。

渔船上的渔民们大声呼喊忙碌,天气变化的毫无征兆,忙碌的渔民们不知道脚下海底出现异常现象。

海底泥沙逐渐隆起,什么东西钻出并搅得海水浑浊。

浑浊海底出现一双冒红光眼睛,挣扎撕扯,推开沉船木板扯断乱七八糟渔网绳索。

推开海底各种垃圾后,双腿用力一蹬!

渔船上干活的渔民不经意间低头,愣了一下,低头仔细看水底,模糊看见两个红点,越来越清晰越来越近……

惊恐朝后跌倒。

“鬼!鬼啊……!”

掌舵的船老大叼着烟,还没来得及骂出口,就听轰的一声水里直直钻出个人影!

黑中透着血红的身影站在海面。

锈迹斑斑的甲衣残缺少了许多甲片,个子很高,皮肉半腐发黑发灰,眼睛冒红光,恐怖怪人站海面回头看向海崖方向,此时风也静了,海浪也消失了。

船老大呆愣,连嘴里烟头掉了都没注意。

紧接着,浓烈悲壮绝望气息让渔船上的渔民们喘不上气。

沉默片刻,恐怖怪人轰的一声炸起浪花,像颗炮弹腾空飞走……

大江畔,繁华大都市。

阴雨绵绵湿冷,滔滔江水奔腾不息。

江边行人撑伞脚步匆匆,或许已经没人记得,也不愿知晓并不遥远的那年发生过什么。

只有江底的人忘不掉。

江水里走出个人影,一步一步走上台阶。

裤子和衣服里的泥浆在身后留下痕迹,过路行人对怪人指指点点。

平头短发,身上衣服勉强看出和当年王牌师一模一样,看军衔应该是个基层小官。

江水浸泡多年的衣服有许多弹孔,虽残破,仍有英武之气。

走上沿江步道,静静扫视繁华都市高楼大厦,似在回忆当年。

看着看着,开心的笑了。

喜欢新白蛇问仙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