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只想和你睡1v1 美国大豆多少钱一吨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良久,义银开口说道。

“百地三太夫。”

“嗨!”

“放下你手中所有的事,带精干忍众马上回返近幾,查清将军之死的真相。

我回归近幾之时,要第一时间听取你的详细汇报。”

“嗨!”

百地三太夫轻声问道。

“御台所,关东这边的事,我想交给雾隐才藏负责。”

义银微微点头。

“就这样吧。”

百地三太夫鞠躬后迅速离去,她已是归心似箭。

虽然大雪封路,穿越关东关西是件苦差事,但她却敏锐察觉到一个天大的机会。京都事变,将军战死,中同组绝对脱不了干系。

百地三太夫当初收买妖女果心,害死藤林姐妹的母亲。这笔烂账虽然被斯波义银淡化,但百地家与藤林家的私仇不可能真正消除。

藤林姐妹的中同组在近幾办事出了大纰漏,百地三太夫的心思瞬间活跃起来。能不能借着这次良机,整死藤林家这个潜在的威胁?

她刚才在义银面前举荐雾隐才藏这个弟子,主持关东的斯波家情报网。

若是她再弄死藤林姐妹,拿下近幾的斯波情报网。那在整个斯波体系中,她将是大权独握的忍众首领。

对于未来美好前景的憧憬,让她怦然心动。于公于私,她都不能放过藤林姐妹。

外间寒冬刺骨,风雪交加,但百地三太夫的心却是越来越炽热。

———

在百地三太夫走后,义银又独自思索许久,最后吁出一口长气。

他必须弥合与上杉辉虎的分歧,上杉辉虎对他来说太过特殊,他承受不起双方决裂的代价。

关东攻略刚才展开,他就回归近幾,关东斯波领需要有人帮衬,上杉斯波合作的大局不能变。

况且,因为系统任务的存在,义银也不具备和上杉辉虎撕破脸的底气,他怕任务失败,沦为丑吊。

不论如何,义银都不能与上杉辉虎决裂,他必须死皮赖脸与她继续你好我好亲如一家。

但今天双方的谈话让两人的关系已经走到悬崖边,再有一点点刺激,就可能因爱生恨,反目成仇。

义银想不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既让上杉辉虎支持他回归近幾,又不会把双方的和谐关系推入绝境。

宝宝只想和你睡1v1 美国大豆多少钱一吨

他思来想去,既然对上杉辉虎束手无策,那只好用最原始的办法解决问题。

生涯不犯这个特效太好用了,让义银已经产生路径依赖,遇事不决就上床。

只要强行和姬武士上床,就等于被姬武士强迫啪啪,之后只需低头装哭,等着对方认罪认罚即可。

义银下定决心出去,往上杉辉虎的营帐走,蒲生氏乡带着人紧紧跟在他身后。

走到营帐不远,上杉辉虎的旗本上前鞠躬,歉意道。

“御台所,非常对不起。我家主君正在休息,她说不见任何人。”

蒲生氏乡就要发火,被义银一眼制止,他淡淡对上杉旗本说道。

“诸事不理?这里是军营,我们在打仗,军务大过天。

我现在有紧急军情要与上杉殿下商量,你真要阻止我吗?”

义银扫了上杉旗本一眼,吓得她一个哆嗦。

上杉旗本接到上杉辉虎的军令,不想见斯波义银,硬着头皮在这里阻拦义银进入,但她心里不免打鼓。

斯波义银与上杉辉虎的暧昧关系,在她们这些旗本眼中,根本不是秘密。男女之事本就说不清楚,感情纠纷谁能辨别真假?

万一两个人只是小儿女耍小性子,回头又和好到如胶似膝。义银撒撒娇投个诉,今天阻拦他的上杉旗本,回头就得倒大霉。

既然义银大义凛然用了军务的名义,上杉旗本自然是借坡下驴,赶紧鞠躬让路。

义银回头,对蒲生氏乡一行同心众说道。

“你们在外面候着。”

“嗨!”

蒲生氏乡鞠躬行礼,目送义银消失在营帐间。她貌似不经意看向上杉旗本,双方的目光在空中一触就散。

风雪越来越大,双方的旗本皆沉默不语,最后还是那上杉旗本先熬不住,说道。

“蒲生大人,风雪交加,不如进警卫的小帐避避风吧?”

蒲生氏乡望了眼身后冷得抖索的同心众,点点头。

“那就麻烦大人了。”

上杉旗本笑着回答。

“不麻烦,大家都是自己人。御台所进去

宝宝只想和你睡1v1 美国大豆多少钱一吨

一时不会出来,姐妹们在风雪里吹着也不合适。”

一时不会出来。。上杉旗本一出口,就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两人对视一眼,面色都有些不自然。

———

义银掀开营帐的重帘,外间风雪随着他的动作卷入帐中。原本被隔绝成单独世界的温暖,瞬间被外来的寒风凛冽冲散。

背对门帘坐着生闷气的上杉辉虎,开口骂道。

“滚出去!我说了不准打搅!”

义银将重帘放下,营帐内再次成为温暖的一方世界,他柔声道。

“上杉姐姐,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上杉辉虎身体一震,回转看向一脸委屈的斯波义银,刚到嘴边的狠话却是说不出口。

她暗骂自己一声,没用的东西,冷着脸说道。

“外面的家伙是怎么做事的?我说了谁都不见!这种阳奉阴违的东西,回头就让她滚蛋!”

义银甩了甩头,伸手捋了捋长发。当初在织田信长面前断发起誓的短发,如今已是长发过肩。

他潇洒得整理头发,将其扎在身后,走到上杉辉虎面前。

“不要责怪别人,要怪就怪我吧。是我说有重要军务,小小一个旗本岂敢拦我?”

上杉辉虎横了义银一眼,营帐中央的火盆嘣起几个火星,火光倒映在义银的脸上,反射出白皙的通透。

她哼了一声,最后还是没有说什么。这个走入她心扉的少年,即便伤她再深,她还是不忍说一句重话。

上杉辉虎拒绝沟通,双方陷入沉默。义银却是不怕,对付这个霸道的纯情少女,他还是有些把握。

施施然坐在上杉辉虎身边,两人一齐望着火盆,义银问道。

“上杉姐姐,有酒吗?”

“没有。”

不理会冷漠的上杉辉虎,义银从某个角落搜出几瓶清酒,在她面前晃了晃。

上杉辉虎脸上一僵,义银虚点她的翘鼻两下,笑嘻嘻说道。

“大,骗,子。”

他娇蛮嗔怪的模样,让上杉辉虎愣了一愣,脸上泛红,默默挪开了视线。

上杉辉虎对义银是一点办法没有,他时而英武,时而娇贵,时而睿智,时而执迷不悟。

义银就像是百变精灵在她面前飞舞,一点点把她拉入爱情的深渊,自愿沉沦。

这样的可人儿,上杉辉虎怎么都恨不起来,只能恨自己儿女情长,英雌气短。她强迫自己冷脸,不被义银表现出来的柔情迷惑。

上杉辉虎当然知道义银的来意,硬的不行,玩软的是吧?真把自己当成了傻瓜吗?

以前迁就你,是我愿意。今天拒绝沟通,你玩什么花样都没用,老娘才不会中什么美人计!

义银见她冷冷转开头,却不以为然。老子真用心勾引你,还怕你不上套?任你心硬似铁,都得跪下喝老子的洗脚水!

他也不管上杉辉虎冷漠的态度,自顾自扒开一壶清酒瓶口的泥封,吨吨吨吨就往嘴里灌。

上杉辉虎一看急了,赶紧伸手把酒壶夺了过来,紧张道。

“疯了吗你!你平日里又不喝酒,这酒后劲太大,你受得了吗!”

上杉辉虎嗜酒如命,这两年被义银责备伤身。只好把嗜好从面上收到地下,藏酒自娱自乐,不敢让义银知道。

义银怎么可能真不知道?他一伸手就能找到酒壶,也是会装糊涂的高手。

想要管上杉辉虎这种人,得像放风筝,松一松,紧一紧,才不会伤了感情。

上杉辉虎的珍藏,是越后的清酒,新潟津杜氏的名酿。清酒入口如水,后劲却是厉害得很。

义银这个平时不喝酒的人,一口吨吨吨吨下去,可是吓到了上杉辉虎,唯恐他喝出毛病。

见上杉辉虎的冷漠装不下去,义银主动握住她的手,双目饱含感情,说道。

“我就知道,上杉姐姐还是心疼我的。”

上杉辉虎哼了一声,沉默半晌,无奈叹道。

“真拿你没办法,坐着好好说话,我听着就是,不要再喝了。”

义银嘻嘻一笑,总算是打开了沟通的渠道,他想要坐下,却是忽然头晕眼花脚软。

他往前倾几乎跌入火盆,上杉辉虎一把拽住他,将他拉进自己的怀里。

火盆旁温暖如春,美人在怀,一股子男人味止不住得往上杉辉虎鼻子里钻,让她心头一荡。

她咽了口唾沫,抱着义银不说话。义银也不说什么,躲在她怀里天旋地转,这酒劲上得还挺快。

上杉辉虎无数次梦到这一刻,但现实真正发生在眼前,她却是不知所措,只希望时间停滞不前,怀中人永远不要离开。

只可惜,时间永远不会为一个人的愿望停下。不知过了多久,义银轻轻摇晃,从她怀中脱出。

上杉辉虎想要拉他,却是万千思绪涌上心头,一时呆呆望着他离开自己的胸膛。

看了眼茫然若失的上杉辉虎,义银微微一笑,这个头开得不错,之后就好谈了。

义银不再用跪坐正姿,而是双手抱着双膝,一副邻家男孩的模样盯着火盆中的火苗出神。在他的身旁,上杉辉虎亦是愣愣看着他。

良久,义银忽然低声说道。

“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他的声音哽咽难言,把头埋在双腿间,肩膀发抖。上杉辉虎心口一疼,仰头将手中酒壶一口灌下。

“总说什么对不起,不要和我说对不起,我不想听。”

义银抬头看向上杉辉虎,两道泪痕划过俊朗的脸颊。

“上杉姐姐,我想家了,我想回家。”

上杉辉虎哼了一声,但这次却是虚弱没有冷漠,她撇开头说道。

“越后不好吗?我对你不好吗?我们两人有一个家不好吗?”

义银真诚看着她,说道。

“四年前,在尾张,我的家被毁了。斯波宗家灭门,我为了报仇,用身体换取了援兵。”

上杉辉虎浑身一抖,愤怒得看向义银。

“京都之时,你已经说过此事,我不想再听。

斯波宗家是尾张守护,当地武家都有为守护复仇的义务,织田信长!无耻之尤!”

义银凄然摇头。

“守护又如何?三管领名门又如何?正如你之前所说,武家就是一群豺狼虎豹。

我很庆幸,自己长的还不错,还能够换到援兵,为家人报仇。”

望着义银看似不在意的表情,上杉辉虎感觉自己的心都要碎了。

她将壶中残酒一饮而尽,咬紧牙根,紧握双拳,冷声道。

“你为什么要重提此事?你知道我不在意的!

我爱你,我不在乎你曾经经历过什么。我会保护你,不会让你再被人欺负。”

义银在微笑,泪珠不断滴落,笑着哭着说道。

“可是我在乎,我发誓我会复兴斯波家,我会再建一个家。

我离开了尾张,去往京都,用尽我能想到的所有办法,去复兴家业。我做到了,我复兴了斯波家。

有一群人,她们追随我出生入死,让我又有了一个家。我从一无所有,又拥有了一切。

你说她们是唯利是图的武家,对,她们有她们的诉求。但这世界上谁又会不求回报的付出?武家纷争,母女姐妹自相残杀也是常态。

也许你觉得我是个傻瓜,但我不能抛弃她们,她们是我的家人,是与我一起建立了家业的亲人!

也许有一天,她们会背叛我。但在她们动手之前,姬不负我,我不负姬!”

义银斩钉截铁的言语,让上杉辉虎不住摇头。

“天真,太天真了,你这个傻瓜,斯波义银你这个大傻瓜!”

义银笑了笑,拉起上杉辉虎的手,这一次她没有拒绝。

“上杉姐姐,我要回家了。我已经失去过一次家,这一次,我不会让人再毁了它。

求求你,帮帮我。”

义银的话像是一击凶猛的拳头,狠狠砸中上杉辉虎的心灵。

随后,他起身一解衣带,外衣顺势滑落在地,里面空无一物。原来,他早已在来之前脱光了内衣。

喜欢不一样的日本战国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